• 未分類
  • 0

暗魔微微愣了一下,旋即便反應了過來,笑著說道:「行行行,沒問題!」

他已經注意到了,自己方才的舉動太過激動了!

若是被屠宗的其他弟子看到暗魔這一副表情,絕對會嚇一跳!

這還是平日里看起來凶神惡煞的暗魔嗎?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啊!

將自己發展起來的勢力安排妥當之後,妖宇便在手下們不舍的目光下,離開了這片一開始讓他立足的地方!

對於那名聲響亮的屠宗,妖宇心中也是極為好奇,妖界中頂尖的勢力,和劍山這等勢力有什麼區別!

半個月之後,妖宇在暗魔的帶領下,來到了屠宗!

看到整個屠宗壯觀的景象,妖宇心中不禁感嘆了起來,這等氣勢,倒是比劍山強大的不少!

暗魔一路帶著妖宇前行,腳步匆忙,並沒有說話。

這一路上,妖宇也仔細觀察了一下一路上遇到的其他妖族。

對於那些妖族的實力,妖宇心中也大概有了底,這屠宗外表看來和劍山不相上下,但是實際的實力,比劍山要弱上一籌。

當然,這或許只是表面跡象,一個宗門的強大與否,最終要看的,還是宗門中最強大的幾人!

此刻韓宇已經完全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他只知道,妖宇會加入到屠宗。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但是之後的事情,韓宇卻是不清楚了,畢竟他自己的時間也很緊迫,不能耽誤太長的時間!

剩下不到八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內,寒羽門的諸多弟子,也是加大了訓練的力度!

每個人心中,都有了危機感,但是卻沒有人臨陣逃脫!

韓宇的強大與否,每個寒羽門的弟子都見識過,既然成為了寒羽門的一員,那麼在宗門受到威脅之時,必定也要拚命保護宗門!

無影等人也同樣加快了修鍊的進度,他們每一天,都會感覺時間過的很快!

心中也是越來越緊張,當然無影的心中,更多的是好奇。

韓宇得到時空塔后,具體的作用並沒有和他說,但是他心中也大概猜到了,那時空塔,必定是韓宇自信的來源!

無影也是很想看看,八個月之後,韓宇出關的時候,會達到怎樣的層次! 時空塔內的韓宇,完全陷入了修鍊的狀態,根本感覺不到,究竟過去了多長的時間!

在時空塔的最頂端,外界一天的時間,在時空塔內,卻是已經過去了一年!

這種時間流速,對很多人來說,絕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韓宇的實力,在穩步的提升著,極短的時間內,他便是已經突破到了真命境三重的層次!

突破之後的韓宇,依舊沒有任何停頓,繼續領悟著法則的力量!

一開始他只是對空間法則先進行了領悟,儘管韓宇自身天賦很高,而且有著本源法則的幫助,領悟法則的速度很快,但是越來後面,領悟法則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當然,即便是速度慢了下來,這等速度,對於普通的真命境強者來說,也是神速了!

儘管如此,但如果韓宇一直領悟空間法則這一種法則,他突破的速度,必定會是飛速!

外界八個月的時間,足以讓他完成自己想要達到的目標。

但韓宇並沒有這麼做,隨著對空間法則感悟的越來越深,韓宇就越能體會到,自己突破真命境時領悟的那特殊法則,會更加強大!

對空間法則領悟到一定程度之後,韓宇卻是直接換了一條路線,開始領悟時間法則!

不論是這兩種法則中的哪一種,在韓宇領悟的時候,時空塔都會給予他最大的幫助!

韓宇現在渾然不知,他的周圍,正環繞著無數的文字。

彷彿是一篇篇奇異的經文,又好像是宇宙中無數的璀璨星辰,將韓宇完全包裹!

對於寒羽門所有人來說,時間過的越來越快,每個人心中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包圍寒羽門的勢力越來越多,甚至亂神榜上的十幾名真命境強者,都來到了寒羽門附近!

內城城主府內。

白華榮坐在座椅上,臉上浮現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之前他得之韓宇的實力依舊停留在真命境二重之後,心中那種壓抑的情緒,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好一個韓宇!你很快就會知道,得罪我不會有好下場的!」白華榮抿了一口茶,目光陰狠,充滿恨意的話語,從牙縫中一個個吐露了出來!

但是有一件事情,卻讓他一直感到很意外!

在他對無塵宗高層提起要收拾韓宇的時候,無塵宗的那人居然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而且,無塵宗的那位存在,似乎早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殺掉韓宇!

雖說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但是一想想韓宇即將大難臨頭的場景,白華榮心中就越來越得意!

原本他只是想利用自己城主的身份將韓宇的寒羽門徹底趕出亂神域。

但現在看來,無塵宗那高層的意思,似乎是想將韓宇直接殺死!

「哈哈哈!韓宇,你的死期馬上就要到來了!」白華榮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仰天大喊!

躲藏在城主府大殿附近的霸刀,聽到白華榮的吶喊,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他雙拳緊握,一臉糾結之色,在原地站了良久,最終嘆息一聲,悄然離開了城主府!

「我霸刀真是瞎了眼,居然會跟隨白華榮這種人!」離開城主府的霸刀,忍不住暗罵了起來!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收集關於韓宇的訊息,心中也對韓宇愈加佩服。

眼下妖族馬上就要入侵上界,韓宇對於整個人族來說,無疑是重中之重!

但是白華榮卻是為了一己私利,仗著自己的地位,要公報私仇,甚至想要除掉韓宇!

越是想到這些,霸刀心中就越是感到恥辱!

其實他早就打算離開城主府,只是沒有下狠心,方才看到白華榮那副樣子之後,霸刀終於做出了決定!

總裁的致命遊戲 對於白華榮來說,這段時間,每天都是度日如年!

他的腦海中,一次次浮現韓宇被諸多強者圍攻斬殺的場景!

時間實際上過的很快,轉眼間,韓宇的時間,就只剩下半個月了!

而白華榮,也是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寒羽門附近,準備欣賞韓宇接下來的下場!

寒羽門的諸多弟子,依舊在加緊訓練,已經做好了大戰一場的準備!

司馬家族分支的族長司馬山,更是整個人直接擋在了寒羽門的大門前方!

羅秀死去的消息,他已經知曉,即便如此,他也必須要殺掉韓宇,因為這是司馬家族下達的命令!

以往的司馬家族並不敢對韓宇出手,但是最近,司馬家族似乎是有了靠山!

即便是到時候劍山出面針對司馬家族,司馬家族也絲毫不畏懼!

白華榮也來到了寒羽門大門的前方,和司馬山並肩站在了一起,嘴角泛起了一絲笑容。

「司馬山,如果你讓我親手殺掉韓宇,我會給你足夠的好處!」白華榮說道。

司馬山轉過頭,看了一眼白華榮,便不再多看,淡淡說道:「誰殺掉韓宇我不管,我只要他的人頭!」

說道這裡,司馬山的雙眸中,閃爍著期待無比的神情。

他知道,司馬家族為了殺掉韓宇,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如果自己可以把韓宇的人頭帶回去,就可以成為司馬家族備選族長的人選!

雖然只是備選,但是這兩個字,足以讓他在司馬家族的地位,水漲船高!

即便自己以後不能成為司馬家族的族長,依舊會成為族長之下的大人物,也就不必在這個地方,只是一個小小分支的族長!

白華榮看了一眼司馬山,也沒有再說話,雖然他是內城城主,但是實力上,卻是比司馬山弱了一些!

司馬山對他的態度,也讓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爽,自己好歹也是內城城主,掌管整個亂神域內部區域,區區一個司馬山敢對自己這種態度?

不過白華榮也沒有過多糾結,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便是取了韓宇的命!

很快,又過去了十天,距離最後的期限,還有不足五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白華榮心中,也是愈加激動,每過去一天,韓宇的死期就愈加接近!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為何韓宇招惹了如此多勢力的人。

雖然包圍寒羽門的諸多勢力,有一部分是自己安排的,但是也沒有如此多的勢力!

當然,發生了這樣的狀況,對白華榮來說,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盤坐在地上的白華榮緩緩站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直接一拳猛地揮出!

一聲轟然巨響響起,寒羽門的大門,直接被他砸了個大洞!

幾個呼吸的時間,無影等人便是紛紛來到了門外,對著白華榮怒目而視!

「白華榮,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反悔?」雷暴憤怒問道!

「反悔?你們也不看看現在還有多長時間,只有五天時間,就算是五年,韓宇他也不可能進入亂神榜的排名!」白華榮臉上浮現了一抹嘲諷的笑容,不屑說道。

「當然,如果你們聰明的話,可以在我手底下當條狗,為我做事,我會饒你們一條狗命!」白華榮看著雷暴扥人憤怒的表情,忍不住又補充了一句!

「你找死!」無影第一個坐不住了,當即就要對白華榮出手,卻是被其他人直接攔了下來!

「一定要忍住,再等等,記住韓宇一開始交代過的。」蘇眉欣焦急說道,她冰冷的目光,始終落在白華榮身上!

白華榮自然也注意到了蘇眉欣,頓時間便是眼前一亮!

之前的毛球的姿色他也見識過,但是卻沒有想到,韓宇身邊居然還有這等傾國傾城的美女。

看著蘇眉欣那冰冷的絕美容顏,白華榮心中又是忍不住一陣嫉妒!

憑什麼韓宇能夠得到這些?

「嘿嘿。」白華榮看著蘇眉欣冰冷的俏臉,忍不住賤笑了一聲,「小妞,你家的主子馬上就要死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可以選擇來服侍我,我會讓你很爽的!」

「我會親手殺了你的!」蘇眉欣的目光變得冰冷徹骨,一股寒意爆發出來!

看著白華榮那種眼神,她心中就感到極為厭惡,如果不是韓宇交代過他出關之前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要忍住,蘇眉欣早就直接出手了!

但是眼下這種情況,儘管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她還是要忍住!

如果激怒了眼前的這些人,他們很可能會直接和寒羽門開戰,那個時候,修鍊中的韓宇,很可能會被打擾!

在修鍊中被打斷,對修行者來說,可是一件極為嚴重的事情!

「他媽的!」白華榮狠狠朝地面上吐了一口口水,惡狠狠說道:「小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等韓宇死了,我會把你綁在床上,好好折磨你!」

軍色誘人 一旁的司馬山不屑的看了一眼白華榮。

司馬山也承認蘇眉欣的容貌很美,但是到了他這種層次,早就對美色免疫了。

眼下看到白華榮貪戀美色,心中不由得對他一陣鄙視!

「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蘇眉欣目光死死盯住白華榮,冰冷的話語,從牙縫中一字一句的吐了出來!

白華榮雙手抱在胸前,做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道:「我說你是小賤人,我會好好折磨你的!」

下一秒,他就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威壓,撲面而來! 白華榮得意的臉色,頓時變得僵硬!

寒羽門周圍原本議論紛紛的修行者們,也同時止住了嘴。

無影等人,同時轉過頭,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

男子的一襲白衣,伴隨著微風吹過,緩緩浮動,他一臉淡然之色,絲毫沒有把如此多勢力帶來的強大壓迫當成一回事!

「韓宇?」蘇眉欣看到韓宇的時候,心中已經抑制不住的激動。

僅僅八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韓宇帶給她的感覺,完全不是八個月之前!

白華榮使勁搖了搖頭,終於回過神來,兩道兇狠的目光落在了韓宇身上!

「韓宇!你現在實力太弱,按照規定,應當帶著寒羽門離開這亂神域!」白華榮堅定的語氣說道。

但說話的同時,他並不敢和韓宇的目光對視。

剛剛韓宇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讓他感覺到如墜冰窟。

韓宇那對如汪洋大海般深邃的眸子,讓他心中感覺到了恐懼。

白華榮身旁的司馬山,也是目光一凝,心中一陣驚訝,他突然感覺,自己摸不透韓宇的實力!

韓宇似乎沒有注意到司馬山,將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白華榮的身上。

被韓宇一直盯著,白華榮心中更加發怵,忍不住後退了兩步。

蘇眉欣拉住了韓宇的胳膊,示意韓宇不要衝動。

畢竟現在整個寒羽門被諸多勢力團團包圍,她確信方才白華榮的話都被韓宇聽到了,以韓宇的性格,肯定不會放過白華榮!

「韓宇,沒事……」

蘇眉欣剛剛準備說話,她的話語,卻又是戛然而止!

白華榮的身體再度後退了兩步,雙眸中,滿是駭然之色,一臉的恐懼之情。

此時他的兩個鼻孔,都流淌出了一道鮮紅的液體,他的嘴部,甚至已經凹陷了進去!

韓宇根本沒有任何廢話,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嘴上,讓白華榮嘴裡的牙齒,都崩碎了幾顆!

「有些話,一旦說出來,是要付出代價的!」韓宇淡淡的語氣說道。

無影等人紛紛站在了他的身旁,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臉色扭曲的白華榮。

白華榮嘴角肌肉忍不住抽搐了兩下,渾身開始顫抖了起來。

「韓宇,你居然敢對我出手!」他發出了一道怒吼聲音,雙目瞪得滾圓,似是要將韓宇生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