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暗暗憋着一口氣的孫楷,希望籍着這一次北伐建功,自己也好在朝堂之上揚眉吐氣,所以他親自率領着數千精兵,準備夜裏向洛陽城中發起偷襲。

可沒想到剛剛進入到了地道之中,他們就遭受了滅頂之災,漢軍引水灌地道,孫楷等人剛感覺到情況不妙,洪水已經將他們吞噬掉了,就算吳兵水性再好,但在這密閉的空間之內,一點兒呼吸的空氣也沒有,也只有死路一條。

孫楷覺得自己的肺都快炸了,但一張嘴,大量的水就涌入到了喉嚨之中,他不能呼吸,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他拼命地掙扎着,他可不想死在這裏,但地道內漆黑一片,除了水之外,還是水,孫楷絕望地閉上了雙眼……

大水從地道口洶涌地衝了出來,同時被衝出來的還有無數具吳兵的屍體,這讓一直守候在地道口邊上的孫歆大吃了一驚,慌忙報之了陸抗。

陸抗聞聽之後,臉色頓時大變,攻打洛陽城絲毫沒有進展,本來這個地道攻城已經是陸抗最後的希望了,在這個時候傳來了失敗的消息,陸抗的心情可想而知。

陸抗親自趕到了地道口附近,這裏已經是一片狼籍,大水不斷地從地道口中涌了出來,朝着低窪之處流去,周圍的帳蓬已經被拆掉了,既然地道已經暴露了,那麼原本掩人耳目的這些帳蓬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吳兵動手將它們拆除,以方便打撈地道內衝出來的屍體。

春閨夢裏人 孫楷的屍體也被找到了,衆皆默然而嘆,陸抗看了一眼,吩咐軍士將孫楷的遺體收殮,送回建業安葬。

孫氏宗族的成員死了之後,一般是要安葬在宗族墓地的,由宗正府統一安排,其靈位也要供奉在宗祠之內,所以陸抗特意地差人扶樞回京,交由宗正府去處理後事。

連續地折了幾員大將之後,陸抗心情鬱悶,回到了中軍帳之中,忍不住是嗟然長嘆。

長子陸晏勸慰道:“父親連日勞累,須得小心身體。”

陸抗輕輕地擺擺手,有些倦怠地道:“無妨,爲父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連日攻城未果,眼看大軍糧盡,恐怕是難以爲繼了。”

陸晏道:“既如此,父親爲何不思退兵?戰不利,能全身而退,未嘗不是幸事。”

陸抗搖搖頭,輕嘆一聲道:“晏兒,你不懂,如果退兵能解決問題的話,爲父早就退兵了,或許根本就不會考慮來打洛陽。此役若敗,吳國將再無與蜀國爭雄之力,也許不久之後,吳國也要步魏晉之後塵,社稷不存。”

陸晏愕然地道:“父親是否憂心過甚了,縱然取不得洛陽,但東吳坐擁長江之險,半壁江山固若金湯,縱然是強如曹魏,數度南征,亦是無功而返。蜀人步騎雖然厲害,但想要跨越長江,那也是絕非易事。”

陸抗神色戚然地道:“現在吳國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如何能應強敵?爲父此舉,亦不過是強撐最後一口氣罷了,如果僥倖能拿下洛陽,或許還能令吳軍苟延殘喘,暫緩危局,如果兵敗的話,局勢必將是一發不可收拾,敗亡之途不遠矣。”

“可現在糧草匱乏,我軍再戰無力,如不退兵,何爲以戰?”陸晏憂慮地道。

陸抗的眼神變得堅毅起來,斬釘截鐵地道:“明日一戰,爲父將親自督戰,不成功,則成仁!”

次日凌晨之時,吳軍大營早早地便擂響了鼓聲,那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吳兵,首先便被誘人的肉香給吸引住了。由於糧草的短缺,這幾天來軍中的伙食只有平時的七成左右,本來打一天的仗體力消耗就很大了,再吃不飽飯,吳兵們的士氣低迷就不難理解了。

而且好幾天都是粗茶淡飯,吳兵們嘴裏都快淡出鳥來了,這回兒聞到肉香,頓時便來了精神,聽到各營的將領都在召集部衆,吳兵們趕緊披掛起來,列隊整齊。

陸抗在中軍帳召集起諸將,沉聲地道:“諸位,現在的形勢如何,本督就不多說了,相信各位都是心如明鏡。所以今日一戰,必將是決死一戰,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拿不下洛陽,我們必都將會葬身於洛陽城下。拿出你們的熱血和勇氣來,殊死一戰,成功於否,就在今朝!本督已備下酒肉,你們回營之後,要激勵諸軍將士,告訴他們,江東自古不缺的就是好兒郎,拿不下江東,我們都無顏去見江東父老,生死一戰,繫於今日,前進者賞,後退者斬,衆志成城,其利斷金,不拿下洛陽城本督誓不罷休!”

衆將慷然領命,各自回營召集人馬,飽餐酒肉之後,吳軍出征的戰鼓已經是隆隆作響,各營兵馬全部出動,就連馬弁伙伕都拿起了武器,投入到了進攻的行列之中。

整個洛陽城下,吳軍是撲天蓋地,漫山遍野,浩浩蕩蕩如煙海一般,從洛陽的城頭上向下望去,幾乎是望都望不到邊,吳國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孤注一擲地發起了最後的一波進攻。

不管是陸抗還是吳軍的諸位將領,他們都明白,今天的進攻將會是吳軍最後的機會了,如果再拿不下洛陽城,那麼他將徹底地和洛陽城無緣了,今天的這一戰,已經是最後的一戰了,沒有任何的退路,不成功則成仁!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如果他最終第一個進入洛陽城,那麼這必將是一個最完美的結果。

孫楷也是孫氏宗族中人,不過他們這一系與孫家並沒有什麼血緣關係,孫楷叔祖父孫河本姓俞,因爲孫策很喜歡他,便收爲義子賜姓孫。所以孫楷這一系在孫氏宗族中地位比較低下,常常不受人重視。

暗暗憋着一口氣的孫楷,希望籍着這一次北伐建功,自己也好在朝堂之上揚眉吐氣,所以他親自率領着數千精兵,準備夜裏向洛陽城中發起偷襲。

可沒想到剛剛進入到了地道之中,他們就遭受了滅頂之災,漢軍引水灌地道,孫楷等人剛感覺到情況不妙,洪水已經將他們吞噬掉了,就算吳兵水性再好,但在這密閉的空間之內,一點兒呼吸的空氣也沒有,也只有死路一條。

孫楷覺得自己的肺都快炸了,但一張嘴,大量的水就涌入到了喉嚨之中,他不能呼吸,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起來,他拼命地掙扎着,他可不想死在這裏,但地道內漆黑一片,除了水之外,還是水,孫楷絕望地閉上了雙眼……

大水從地道口洶涌地衝了出來,同時被衝出來的還有無數具吳兵的屍體,這讓一直守候在地道口邊上的孫歆大吃了一驚,慌忙報之了陸抗。

陸抗聞聽之後,臉色頓時大變,攻打洛陽城絲毫沒有進展,本來這個地道攻城已經是陸抗最後的希望了,在這個時候傳來了失敗的消息,陸抗的心情可想而知。

陸抗親自趕到了地道口附近,這裏已經是一片狼籍,大水不斷地從地道口中涌了出來,朝着低窪之處流去,周圍的帳蓬已經被拆掉了,既然地道已經暴露了,那麼原本掩人耳目的這些帳蓬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吳兵動手將它們拆除,以方便打撈地道內衝出來的屍體。

孫楷的屍體也被找到了,衆皆默然而嘆,陸抗看了一眼,吩咐軍士將孫楷的遺體收殮,送回建業安葬。

孫氏宗族的成員死了之後,一般是要安葬在宗族墓地的,由宗正府統一安排,其靈位也要供奉在宗祠之內,所以陸抗特意地差人扶樞回京,交由宗正府去處理後事。

連續地折了幾員大將之後,陸抗心情鬱悶,回到了中軍帳之中,忍不住是嗟然長嘆。

長子陸晏勸慰道:“父親連日勞累,須得小心身體。”

陸抗輕輕地擺擺手,有些倦怠地道:“無妨,爲父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連日攻城未果,眼看大軍糧盡,恐怕是難以爲繼了。”

陸晏道:“既如此,父親爲何不思退兵?戰不利,能全身而退,未嘗不是幸事。”

陸抗搖搖頭,輕嘆一聲道:“晏兒,你不懂,如果退兵能解決問題的話,爲父早就退兵了,或許根本就不會考慮來打洛陽。此役若敗,吳國將再無與蜀國爭雄之力,也許不久之後,吳國也要步魏晉之後塵,社稷不存。”

陸晏愕然地道:“父親是否憂心過甚了,縱然取不得洛陽,但東吳坐擁長江之險,半壁江山固若金湯,縱然是強如曹魏,數度南征,亦是無功而返。蜀人步騎雖然厲害,但想要跨越長江,那也是絕非易事。”

陸抗神色戚然地道:“現在吳國內憂外患,風雨飄搖,如何能應強敵?爲父此舉,亦不過是強撐最後一口氣罷了,如果僥倖能拿下洛陽,或許還能令吳軍苟延殘喘,暫緩危局,如果兵敗的話,局勢必將是一發不可收拾,敗亡之途不遠矣。”

“可現在糧草匱乏,我軍再戰無力,如不退兵,何爲以戰?”陸晏憂慮地道。

陸抗的眼神變得堅毅起來,斬釘截鐵地道:“明日一戰,爲父將親自督戰,不成功,則成仁!”

次日凌晨之時,吳軍大營早早地便擂響了鼓聲,那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吳兵,首先便被誘人的肉香給吸引住了。由於糧草的短缺,這幾天來軍中的伙食只有平時的七成左右,本來打一天的仗體力消耗就很大了,再吃不飽飯,吳兵們的士氣低迷就不難理解了。

而且好幾天都是粗茶淡飯,吳兵們嘴裏都快淡出鳥來了,這回兒聞到肉香,頓時便來了精神,聽到各營的將領都在召集部衆,吳兵們趕緊披掛起來,列隊整齊。

陸抗在中軍帳召集起諸將,沉聲地道:“諸位,現在的形勢如何,本督就不多說了,相信各位都是心如明鏡。所以今日一戰,必將是決死一戰,我們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拿不下洛陽,我們必都將會葬身於洛陽城下。拿出你們的熱血和勇氣來,殊死一戰,成功於否,就在今朝!本督已備下酒肉,你們回營之後,要激勵諸軍將士,告訴他們,江東自古不缺的就是好兒郎,拿不下江東,我們都無顏去見江東父老,生死一戰,繫於今日,前進者賞,後退者斬,衆志成城,其利斷金,不拿下洛陽城本督誓不罷休!”

衆將慷然領命,各自回營召集人馬,飽餐酒肉之後,吳軍出征的戰鼓已經是隆隆作響,各營兵馬全部出動,就連馬弁伙伕都拿起了武器,投入到了進攻的行列之中。

整個洛陽城下,吳軍是撲天蓋地,漫山遍野,浩浩蕩蕩如煙海一般,從洛陽的城頭上向下望去,幾乎是望都望不到邊,吳國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孤注一擲地發起了最後的一波進攻。

不管是陸抗還是吳軍的諸位將領,他們都明白,今天的進攻將會是吳軍最後的機會了,如果再拿不下洛陽城,那麼他將徹底地和洛陽城無緣了,今天的這一戰,已經是最後的一戰了。 就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吳軍的敗退很快地就引發了連鎖的反應,虎牢關緊跟着也失守了,駐守虎牢關的鎮南將軍伍延抵擋不住漢軍的進攻,再加上聽聞大軍敗退的消息,虎牢關的軍心渙散,伍延只能是放棄虎牢關,率兵南逃,欲同陸抗的大軍相匯合。

由於虎牢關的存在,羅憲的右軍團被擋在關東,無法進入到關內,而一旦虎牢關失守,就好比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七萬精銳的騎兵由關東進入到了關內,在洛陽一帶掀起的可怕風暴,將會席捲整個的關內地區。

陸抗聽聞到了虎牢關的失守,神色頓時大變。如果說僅僅只是蔣斌的十萬追兵,那怕就再加上洛陽的追擊部隊,陸抗都可以做到從容撤退,畢竟雙方都是步兵,在行軍速度上,基本上不會差別很大,吳軍就算是撤軍,也可以做到井然有序,儘管在氣勢上,吳軍是遠遜於漢軍的,但如果說漢軍想要一口氣吃掉十幾萬的吳軍,撐死它也沒那個胃口。

但漢軍騎兵部隊的殺到,卻給敗退中的吳軍一記當頭棒喝,步兵和步兵對比,那完全可以用數量來相比的,數量多的一方毫無懸念的可以佔據的優勢,就算是撤退,數量多的一方絲毫都不會怵數量少的一方。

但騎兵的加入,卻產生了顛覆性的後果,數量再多的步兵,在騎兵的面前,都毫無優勢可言,更何況,這裏是平原地帶,正是騎兵的天堂,縱橫馳騁,無所欲爲,步兵在騎兵的面前,根本就無還手之力。

漢軍和晉軍在偏廂車方面的應用,給步兵對抗騎兵帶來了新的變革,吳軍在這方面雖然要落後的多,但這幾年來也逐步掌握了利用戰車阻礙騎兵攻勢的方法,再加上傳統的長槍陣、拒馬陣、陷坑陣等對抗騎兵的手段,雖然說很難佔據上風,但也並不是那樣毫無抵抗能力的。

可惜的是,這些戰法都建立在一個前提條件之下,那就是步兵與騎兵的正面對抗,只有正面對抗,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步兵纔有可能會立於不敗之地。

但現在情況卻是恰恰相反,吳軍正處於潰逃之中,對付追擊的步兵,尚有一定的餘力,但對付突襲而至的騎兵,卻根本沒有時間沒有能力去組織戰陣,在強大的騎兵衝擊力面前,吳軍步兵就形同一盤散沙。

莫少,追妻需謹慎! 陸抗最擔憂的正是這一點,所以他才極其地看重對滎陽漢軍的牽制,不光是請求關東三王派兵前往,他更是下令給伍延,要他嚴防死守虎牢關,絕不可放漢軍一人一騎入關。

只可惜關東軍沒有能夠牽制得住漢軍騎兵,伍延也沒有能夠守得住虎牢關,就在吳軍剛剛敗退下來的時候,漢軍騎兵大舉入關,對於陸抗而言,這纔是真正的噩夢開始。

蔣斌率領軍隊由南向北,傅僉率領軍隊由西向東,羅憲率領騎兵由北向南,三路大軍,就如同是圍獵一般,在洛陽之東的這片區域之中,對敗逃之中的吳軍進行了圍剿。

右軍團以無可阻遏的衝擊力,輕易地撕裂着吳軍的隊形,漢軍騎兵的每一次衝擊,都可以將吳軍的陣形一分爲二,漢軍騎兵就如同一柄鋒利的刀,不停地肢解着吳軍這個龐然大物。

羅憲採用了最爲聰明的打法,並沒有集中兵力去打殲滅戰,而只是將右軍團的各軍騎兵分成了若干個縱隊,他們就如同是一把把的尖刀,衝向吳軍陣線,將他們的陣型撕開,而並不加以圍殲。

每一次的衝鋒,吳軍都無法抵擋漢軍騎兵的進攻,只能是消極地避讓,吳軍的陣型很快地變得支離破碎,四分五裂。

陣型的崩潰帶來的後果是災難性的,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兵不見將,將不見兵,上面的軍令很難傳達到下面,喪失了統一的指揮,十幾萬的吳軍開始朝着失敗的深淵滑落了下去,無可阻遏。

本來在按序的撤退之下,留下一部分的軍隊斷後,陸抗有信心將這支軍隊帶出洛陽,只要重新回到吳國所控制的地盤之內,陸抗完全可以重振旗鼓,揮師再戰,但此時此刻,在漢軍騎兵的強力衝擊之下,吳軍已經完全喪失了統一的指揮,各路吳軍如一隻只無頭的蒼蠅,不分東西,難辨南北,四處亂撞。

而漢軍的進攻卻是犀利而有序的,右軍團的騎兵只負責將吳軍大隊人馬分割開來,剩下的圍殲戰,則交給中軍團和左軍團以及蔣斌的步兵來處理,對於已經是一盤散沙的吳軍,漢軍步兵的進攻條理清晰,目標明確,對一塊塊如無頭蒼蠅四處亂竄的吳軍進行了有力地圍殲,毫不費力地一步步蠶食掉。

在被分割包圍之後,各部的吳軍幾乎成聾子和瞎子,既看不到已方的部隊支援,也聽不到上峯的命令,想要突圍,四面八方都是漢軍的身影,根本就是無路可走。稍微有些血性的都戰死了,那些貪生怕死的,則是紛紛投降。

而貪生怕死的,則是佔據了很大的比例,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是人,在突圍無望的情況下,大多數人還是以保命爲主,畢竟吃糧當兵,也只是混口飯吃而已,沒有什麼能比他們的性命更珍貴的,在盡忠爲國和苟且偷生之間,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會選擇後者。

有第一個投降的,很快就會有第二個,喪失了抵抗意志的吳兵跟風投降的很快,起初還是個別士兵的行爲,很快就變成了集體的行動,呼拉拉跪地投降的,有時能佔據一支隊伍的大半。

既然投降已經成爲了大勢所趨,吳兵的抵抗意志瓦解得更快了,甚至一支軍隊只要是身陷重圍,就連象徵意義的抵抗都不存在了,一個個跪地投降,降者如雲。

僅僅只在一天的時間之內,吳軍就已經摺損了大半,僥倖逃出漢軍包圍圈的,只有爲數不多的一些隊伍。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伍延只能是放棄虎牢關,率兵南逃,欲同陸抗的大軍相匯合。

由於虎牢關的存在,羅憲的右軍團被擋在關東,無法進入到關內,而一旦虎牢關失守,就好比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七萬精銳的騎兵由關東進入到了關內,在洛陽一帶掀起的可怕風暴,將會席捲整個的關內地區。

陸抗聽聞到了虎牢關的失守,神色頓時大變。如果說僅僅只是蔣斌的十萬追兵,那怕就再加上洛陽的追擊部隊,陸抗都可以做到從容撤退,畢竟雙方都是步兵,在行軍速度上,基本上不會差別很大,吳軍就算是撤軍,也可以做到井然有序,儘管在氣勢上,吳軍是遠遜於漢軍的,但如果說漢軍想要一口氣吃掉十幾萬的吳軍,撐死它也沒那個胃口。

但漢軍騎兵部隊的殺到,卻給敗退中的吳軍一記當頭棒喝,步兵和步兵對比,那完全可以用數量來相比的,數量多的一方毫無懸念的可以佔據的優勢,就算是撤退,數量多的一方絲毫都不會怵數量少的一方。

但騎兵的加入,卻產生了顛覆性的後果,數量再多的步兵,在騎兵的面前,都毫無優勢可言,更何況,這裏是平原地帶,正是騎兵的天堂,縱橫馳騁,無所欲爲,步兵在騎兵的面前,根本就無還手之力。

漢軍和晉軍在偏廂車方面的應用,給步兵對抗騎兵帶來了新的變革,吳軍在這方面雖然要落後的多,但這幾年來也逐步掌握了利用戰車阻礙騎兵攻勢的方法,再加上傳統的長槍陣、拒馬陣、陷坑陣等對抗騎兵的手段,雖然說很難佔據上風,但也並不是那樣毫無抵抗能力的。

可惜的是,這些戰法都建立在一個前提條件之下,那就是步兵與騎兵的正面對抗,只有正面對抗,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步兵纔有可能會立於不敗之地。

但現在情況卻是恰恰相反,吳軍正處於潰逃之中,對付追擊的步兵,尚有一定的餘力,但對付突襲而至的騎兵,卻根本沒有時間沒有能力去組織戰陣,在強大的騎兵衝擊力面前,吳軍步兵就形同一盤散沙。

陸抗最擔憂的正是這一點,所以他才極其地看重對滎陽漢軍的牽制,不光是請求關東三王派兵前往,他更是下令給伍延,要他嚴防死守虎牢關,絕不可放漢軍一人一騎入關。

只可惜關東軍沒有能夠牽制得住漢軍騎兵,伍延也沒有能夠守得住虎牢關,就在吳軍剛剛敗退下來的時候,漢軍騎兵大舉入關,對於陸抗而言,這纔是真正的噩夢開始。

蔣斌率領軍隊由南向北,傅僉率領軍隊由西向東,羅憲率領騎兵由北向南,三路大軍,就如同是圍獵一般,在洛陽之東的這片區域之中,對敗逃之中的吳軍進行了圍剿。

右軍團以無可阻遏的衝擊力,輕易地撕裂着吳軍的隊形,漢軍騎兵的每一次衝擊,都可以將吳軍的陣形一分爲二,漢軍騎兵就如同一柄鋒利的刀,不停地肢解着吳軍這個龐然大物。

羅憲採用了最爲聰明的打法,並沒有集中兵力去打殲滅戰,而只是將右軍團的各軍騎兵分成了若干個縱隊,他們就如同是一把把的尖刀,衝向吳軍陣線,將他們的陣型撕開,而並不加以圍殲。

每一次的衝鋒,吳軍都無法抵擋漢軍騎兵的進攻,只能是消極地避讓,吳軍的陣型很快地變得支離破碎,四分五裂。

野蠻勾勾纏 陣型的崩潰帶來的後果是災難性的,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兵不見將,將不見兵,上面的軍令很難傳達到下面,喪失了統一的指揮,十幾萬的吳軍開始朝着失敗的深淵滑落了下去,無可阻遏。

本來的按序撤退,留下一部分的軍隊斷後,陸抗有信心將這支軍隊帶出洛陽,只要重新回到吳國所控制的地盤之內,陸抗完全可以重振旗鼓,揮師再戰,但此時此刻,在漢軍騎兵的強力衝擊之下,吳軍已經完全喪失了統一的指揮,各路吳軍如一隻只無頭的蒼蠅,不分東西,難辨南北,四處亂撞。

而漢軍的進攻卻是犀利而有序的,右軍團的騎兵只負責將吳軍大隊人馬分割開來,剩下的圍殲戰,則交給中軍團和左軍團以及蔣斌的步兵來處理,對於已經是一盤散沙的吳軍,漢軍步兵的進攻條理清晰,目標明確,對一塊塊如無頭蒼蠅四處亂竄的吳軍進行了有力地圍殲,毫不費力地一步步蠶食掉。

在被分割包圍之後,各部的吳軍幾乎成聾子和瞎子,既看不到已方的部隊支援,也聽不到上峯的命令,想要突圍,四面八方都是漢軍的身影,根本就是無路可走。稍微有些血性的都戰死了,那些貪生怕死的,則是紛紛投降。

而貪生怕死的,則是佔據了很大的比例,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是人,在突圍無望的情況下,大多數人還是以保命爲主,畢竟吃糧當兵,也只是混口飯吃而已,沒有什麼能比他們的性命更珍貴的,在盡忠爲國和苟且偷生之間,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會選擇後者。

有第一個投降的,很快就會有第二個,喪失了抵抗意志的吳兵跟風投降的很快,起初還是個別士兵的行爲,很快就變成了集體的行動,呼拉拉跪地投降的,有時能佔據一支隊伍的大半。

既然投降已經成爲了大勢所趨,吳兵的抵抗意志瓦解得更快了,甚至一支軍隊只要是身陷重圍,就連象徵意義的抵抗都不存在了,一個個跪地投降,降者如雲。

僅僅只在一天的時間之內,吳軍就已經摺損了大半,僥倖逃出漢軍包圍圈的,只有爲數不多的一些隊伍。 陸抗勉強應戰,已是力不從心了,長槍脫手之際,陸抗已經是閉目待死了,沒想到半路之上竟然殺出一將,力斬方恆,讓陸抗又驚又喜。

方恆一死,漢軍大亂,四散而逃,周處追殺了一陣,便撥馬回來,對陸抗拜道:“末將救援來遲,讓大司馬受驚了。”

陸抗覺得周處有些面熟,卻不曾認得,聽得他自稱周處,便道:“鄱陽太守周魴,是你何人?”

周處道:“正是先父。”

陸抗恍然地道:“果賢良之後也,今日若非你相救,我命休矣,你現在現居何職,在何人手下做事?”

周處道:“末將現任建武校尉,在平西將軍張鹹手下任職。”

周處只是一個小小的校尉,陸抗自然是識不得的,他微哼了一聲,道:“張鹹只是糊塗之極,如此忠勇之士,竟然屈居於校尉之職,明珠蒙塵。周處,本督現在升你爲揚武將軍,總領一軍,隨本督一同向東突圍。”

周處拱手道:“多謝大司馬,末將願效犬馬微勞,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當下二軍合一,陸抗令陸景爲前部,周處斷後,一路望東而行。

這一路之上,漢軍的追兵不斷,周處力戰廝殺,驍勇果勁,殺得追兵是抱頭鼠竄,讓吳軍無半點後顧之憂。

陸抗視之,不禁是暗暗稱奇,嘆道:“果世之良將也,如此人才,緣何會埋沒至今?”

陸晏手臂受傷,使不得兵器,便陪伴於陸抗身邊,聞言呵呵一笑道:“父親久鎮邊地,自然不知曉吳中之事,這個周處,在吳中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其年少之時,兇強俠氣,武力過人,好騎馬田獵,縱情肆欲,爲禍鄉里。其時義興南山有一隻吊睛白額虎,水中有一隻大黑蛟,鄉里人便將它們與周處並稱爲‘義興三害’,而尤有周處最甚。有父老勸說周處去殺虎斬蛟,周處從之,在南山射殺了白額虎,又到江中去殺大黑蛟,在水中與之相鬥了三天三夜,百姓以爲周處與大蛟同歸於盡了,皆是彈冠相慶。周處殺蛟而回,聞百姓相慶,始知自己爲父老厭惡,萌生悔意,特意地去了我們陸家,當時正好五弟陸雲在家,具情以告:‘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終無所成。’雲道:‘古人貴朝聞夕死,況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亦何憂令名不彰邪!’周處遂改過,入仕爲官。”

陸抗奇道:“竟有這般異事,果真是剛烈之士也,今得周處,乃國之大幸也。”於是陸抗便萌生了重用周處的想法,不過此時正在逃亡之時,陸抗也只得把這個念頭壓在了心底。

到了陳縣之後,陸抗陸續地和左部督薛瑩、鎮南將軍伍延、平西將軍張鹹等人匯合到了一處,能從亂軍之中突圍出來,薛瑩、伍延、張鹹等人也是極爲地幸運,不過經過幾天的廝殺,他們個個早已是渾身血跡斑斑,傷痕累累了,手下的人馬,也是所剩不多了,除了伍延還率領着萬餘人衆,其他的人只有幾千的殘兵敗將了,個個衣甲殘破,疲憊不堪,幾乎無再戰之力。

從張鹹的口中,陸抗得知威遠將軍孫歆、鎮西將軍朱琬相繼陣亡於亂軍之中,不禁是扼腕而嘆。

這一次的敗仗,不可謂不慘重,吳國先後出兵十五萬,孫秀在轘轅關便首遭敗績,除了吾彥帶着一萬人全身而退之外,五萬人馬折了四萬。陸抗這邊的十萬大軍,現在能檢點到的人數已不到三萬,十停之中折了七停,如此慘重的損失,創下了吳國建國以來之最。

陸抗陷入了深深地自責之中,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要北伐的話,吳國是不可能折損這十餘萬人馬的,此次洛陽之戰,前後不足一月時間,竟然遭受如此大敗,陸抗覺得自己真的是無顏面見江東父老了。

薛瑩勸道:“勝敗乃是兵家常事,大司馬又何須自責,縱然此此損失慘重,但我們有長江防線,堅不可摧,蜀人縱然追來,亦不可渡也,大司馬何須憂心。當務之急乃是我們得儘快趕回弋陽,中原之地,並非是久留之所。”

陸抗嘆道:“我陸抗平生,未有如此慘敗,真乃奇恥大辱也,如今重回故土,我又何面目面見聖上,面見江東父老?若真如孫歆、朱琬一樣戰死於洛陽城下,倒也少了許多煩心之事。”

薛瑩驚道:“大司馬何出此言,如今國之危難,更是斷然離不開大司馬。”

陸抗苦笑一聲,道:“天命之歸,奈之若何?卻不知在亂軍之中,穎川王、淮南王和泰山王下落如何了?”

起初撤軍之時,陸抗和陳騫、石苞、馬隆的人馬還是合在一處的,但在漢軍騎兵的衝擊之下,很快他們就都被打散了,自然而然也就失去了消息,陸抗還惦記着陳騫等人的安危,故而問道。

薛瑩搖搖頭,道:“亂軍之中,我們都已是自顧不瑕,在緱氏縣之時,末將還曾與穎川王的部下有過接觸,聽到過穎川王的消息,只不過後來又被蜀軍給衝散了,末將拼死突圍,其後再也沒有聽到他們的消息了,至於淮南王和泰山王,卻是至始至終都不知道他們的去向,生死未知。”

張鹹說道:“其他幾路人馬末將未曾見過,不過在京縣之時,末將與泰山王馬隆倒是打過照面,當時我們還一起合力擊退了蜀人的進攻,不過後來馬隆說他要回青州去,我們就分道揚鑣了。”

雖然有陳騫馬隆等人的消息,但那全是過去式了,戰場之上的局勢瞬息萬變,剛纔還活生生的人,瞬眼之間就身首異處,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陸抗現在根本就無法確定陳騫等人的生死,不禁是仰天長嘆。

薛瑩勸道:“吉人自有天相,生死各安天命,大司馬就無須掛懷了,此處非棧留之地,我們還是儘快地南下吧。”

陸抗默然半響,下令南下弋陽。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便撥馬回來,對陸抗拜道:“末將救援來遲,讓大司馬受驚了。”

陸抗覺得周處有些面熟,卻不曾認得,聽得他自稱周處,便道:“鄱陽太守周魴,是你何人?”

周處道:“正是先父。”

陸抗恍然地道:“果賢良之後也,今日若非你相救,我命休矣,你現在現居何職,在何人手下做事?”

周處道:“末將現任建武校尉,在平西將軍張鹹手下任職。”

周處只是一個小小的校尉,陸抗自然是識不得的,他微哼了一聲,道:“張鹹只是糊塗之極,如此忠勇之士,竟然屈居於校尉之職,明珠蒙塵。周處,本督現在升你爲揚武將軍,總領一軍,隨本督一同向東突圍。”

周處拱手道:“多謝大司馬,末將願效犬馬微勞,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當下二軍合一,陸抗令陸景爲前部,周處斷後,一路望東而行。

這一路之上,漢軍的追兵不斷,周處力戰廝殺,驍勇果勁,殺得追兵是抱頭鼠竄,讓吳軍無半點後顧之憂。

陸抗視之,不禁是暗暗稱奇,嘆道:“果世之良將也,如此人才,緣何會埋沒至今?”

陸晏手臂受傷,使不得兵器,便陪伴於陸抗身邊,聞言呵呵一笑道:“父親久鎮邊地,自然不知曉吳中之事,這個周處,在吳中那可是大大的有名。其年少之時,兇強俠氣,武力過人,好騎馬田獵,縱情肆欲,爲禍鄉里。其時義興南山有一隻吊睛白額虎,水中有一隻大黑蛟,鄉里人便將它們與周處並稱爲‘義興三害’,而尤有周處最甚。有父老勸說周處去殺虎斬蛟,周處從之,在南山射殺了白額虎,又到江中去殺大黑蛟,在水中與之相鬥了三天三夜,百姓以爲周處與大蛟同歸於盡了,皆是彈冠相慶。周處殺蛟而回,聞百姓相慶,始知自己爲父老厭惡,萌生悔意,特意地去了我們陸家,當時正好五弟陸雲在家,具情以告:‘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終無所成。’雲道:‘古人貴朝聞夕死,況君前途尚可。且人患志之不立,亦何憂令名不彰邪!’周處遂改過,入仕爲官。”

陸抗奇道:“竟有這般異事,果真是剛烈之士也,今得周處,乃國之大幸也。”於是陸抗便萌生了重用周處的想法,不過此時正在逃亡之時,陸抗也只得把這個念頭壓在了心底。

到了陳縣之後,陸抗陸續地和左部督薛瑩、鎮南將軍伍延、平西將軍張鹹等人匯合到了一處,能從亂軍之中突圍出來,薛瑩、伍延、張鹹等人也是極爲地幸運,不過經過幾天的廝殺,他們個個早已是渾身血跡斑斑,傷痕累累了,手下的人馬,也是所剩不多了,除了伍延還率領着萬餘人衆,其他的人只有幾千的殘兵敗將了,個個衣甲殘破,疲憊不堪,幾乎無再戰之力。

從張鹹的口中,陸抗得知威遠將軍孫歆、鎮西將軍朱琬相繼陣亡於亂軍之中,不禁是扼腕而嘆。

這一次的敗仗,不可謂不慘重,吳國先後出兵十五萬,孫秀在轘轅關便首遭敗績,除了吾彥帶着一萬人全身而退之外,五萬人馬折了四萬。陸抗這邊的十萬大軍,現在能檢點到的人數已不到三萬,十停之中折了七停,如此慘重的損失,創下了吳國建國以來之最。

陸抗陷入了深深地自責之中,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要北伐的話,吳國是不可能折損這十餘萬人馬的,此次洛陽之戰,前後不足一月時間,竟然遭受如此大敗,陸抗覺得自己真的是無顏面見江東父老了。

薛瑩勸道:“勝敗乃是兵家常事,大司馬又何須自責,縱然此此損失慘重,但我們有長江防線,堅不可摧,蜀人縱然追來,亦不可渡也,大司馬何須憂心。當務之急乃是我們得儘快趕回弋陽,中原之地,並非是久留之所。”

陸抗嘆道:“我陸抗平生,未有如此慘敗,真乃奇恥大辱也,如今重回故土,我又何面目面見聖上,面見江東父老?若真如孫歆、朱琬一樣戰死於洛陽城下,倒也少了許多煩心之事。”

薛瑩驚道:“大司馬何出此言,如今國之危難,更是斷然離不開大司馬。”

陸抗苦笑一聲,道:“天命之歸,奈之若何?卻不知在亂軍之中,穎川王、淮南王和泰山王下落如何了?”

起初撤軍之時,陸抗和陳騫、石苞、馬隆的人馬還是合在一處的,但在漢軍騎兵的衝擊之下,很快他們就都被打散了,自然而然也就失去了消息,陸抗還惦記着陳騫等人的安危,故而問道。

薛瑩搖搖頭,道:“亂軍之中,我們都已是自顧不瑕,在緱氏縣之時,末將還曾與穎川王的部下有過接觸,聽到過穎川王的消息,只不過後來又被蜀軍給衝散了,末將拼死突圍,其後再也沒有聽到他們的消息了,至於淮南王和泰山王,卻是至始至終都不知道他們的去向,生死未知。”

張鹹說道:“其他幾路人馬末將未曾見過,不過在京縣之時,末將與泰山王馬隆倒是打過照面,當時我們還一起合力擊退了蜀人的進攻,不過後來馬隆說他要回青州去,我們就分道揚鑣了。”

雖然有陳騫馬隆等人的消息,但那全是過去式了,戰場之上的局勢瞬息萬變,剛纔還活生生的人,瞬眼之間就身首異處,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陸抗現在根本就無法確定陳騫等人的生死,不禁是仰天長嘆。

薛瑩勸道:“吉人自有天相,生死各安天命,大司馬就無須掛懷了,此處非棧留之地,我們還是儘快地南下吧。”

陸抗默然半響,下令南下弋陽。

老鐵!還在找";最後的三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看着陳輿在包圍圈內左衝右突,上竄下跳,急得如瘋了一般,張樂呵呵一笑,他並沒有急於動手,如果要殺陳輿的話,那不過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只須幾支羽箭,便可以輕易地結果了他的性命,不過張樂沒有急着動手,他很樂於享受這種貓捉老鼠的樂趣,看着陳輿徒勞無益地掙扎着,張樂臉上浮現出一絲嘲弄的笑意。

陳輿身邊的豫州兵不是戰死就是投降,打來打去,只剩下陳輿孤家寡人一個,陳輿望着黑壓壓擋在前面的漢兵,徹底地絕望了,再衝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他只有扔掉武器,束手而降。

張樂令人將陳輿綁了,押解回洛陽去請功,如果按功行賞的話,生擒肯定要比斬首功勞更大一些,張樂活捉了陳輿,還是挺滿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