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普天歌臉色一變,感到有些悚然,他連忙壓低身形,紋絲不動的匍匐在地面上,那些窸窸窣窣聲從遠處的黑暗中傳來,回蕩在四周,令人膽顫。

這聲音時而響起,稀疏散落,雖然響聲不大,但在這寂靜的黑暗中還是異常清晰,透露著森森詭異,極其的不祥。

窸窸窣窣聲由遠到近,再由近到遠,此起彼伏,飄忽不定,令人難以琢磨,而這聲音持續了很久,一直沒有停歇,如鬼魅般遊離在黑暗中。

此時此刻,普天歌不敢有絲毫妄動, 我只想靠臉吃飯 ,同時屏氣凝神,向四周觀望,然而由於黑暗的阻礙,根本就看不清聲響的源頭。

普天歌並沒有急躁,而是冷靜的等待聲音的消失,現在這是唯一的辦法,著急可沒有用處,只能在這裡靜觀其變。

好在,窸窸窣窣聲並沒有太過接近這裡,否則普天歌很可能會有暴露的危險,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普天歌將氣息完全收斂,沒有絲毫的外泄,同時他也不敢用一些玄妙的神通來探查四周,像這種時刻很可能是生死瞬間,一個不慎就可能引發無法想象的後果。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窸窸窣窣…………」黑暗中作響。

終於,這些響聲開始逐漸遠去了,很快聲音變得越來越微弱,到了最後都已經弱的聽不清楚了,響聲完全消失…………………………

即便如此,普天歌還是沒有輕舉妄動,他明白人們總是犯一個錯誤,那就是自認為危險已經離去,鬆懈下來的那一刻,往往才是危險的到來。

寂暗無光,寒氣襲來,陣陣涼意徘徊,幽風四起,隱於天幕,透徹心肺。 過了許久,四周的一切都寂靜無聲,普天歌這才緩緩的向斜坡下爬去,斜坡下方一片的漆黑,令人無法看清前方的狀況。

名門教授抱緊我 ,一陣的心有餘悸,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詭異,四處都隱藏著未知的危險,駭人至極。

但他既然已經選擇跟隨宇青他們尋找天宇碑,就早已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在他看來犧牲雖然是不可避免的,卻永遠不是退縮的理由。

人族的未來就寄托在這塊天宇碑身上,毀滅還是新生都由此決定,這將牽動一個族群的命運,所以他有自己的道路要走,守護一方生靈。

此時,普天歌正在小心翼翼的向下移動著,戒備著周圍的一切,他全身沾滿了泥土,身上泥濘不堪,但他對此卻毫不在意。

突然間,斜坡下方的黑暗中,亮起了瑩瑩火光,綠芒幽暗,鬼氣森森,透露出一絲不同尋常的不祥氣息,太過滲人。

那數道幽光飄忽不定,照亮了斜坡下的一切。

當普天歌看清下方的情況后,身體不由得一僵,神情無比的凝重。

在那斜坡的下方,堆積著無盡的屍骸,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盡頭,整片大地都被成片的屍骸淹沒,猶如一片屍海般浩瀚。

那裡屍氣滾滾,鬼意澎湃,屍骸成山,綿延無盡,有著腐爛的氣息飄蕩,十分古老,在瑩瑩鬼火的照耀下,顯得異常的恐怖。

下方的每一具屍骸,都有著不同程度的腐爛,屍體乾枯,而且這些屍骸死狀凄慘,可以想象生前是遭受了何等的磨難,簡直令人悚然。

萬屍坑?普天歌無法冷靜了,神情驚異。

只有在一些曠世大墓中,才有可能出現這種萬屍坑,所以他可以確定這裡不光是一座大墓,而且來歷非凡,十分的不簡單,恐怕其中有大兇險。

萬屍為坑,葬盡諸天,這種布局極其不祥,對墓主非常不利,甚至可以讓墓主死後也不得寧靜,無法安息。


一般的墓穴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布局,除非說………………整座墳墓就是針對墓主來建立的,要讓其死後也被痛苦折磨,不得安寧。

這絕對是一座異常可怕的凶墓,建造者與墓主有著血海深仇,才會如此針對墓主,布下此局,要讓其死後也被壓制,不得解脫。

恐怕這座大墓的其他地方,也有著類似的布局,即便不是萬屍坑,也可能是一些兇險之局,每一處都是針對墓主而設計的。

普天歌敏銳的察覺到,這些屍骸生前的氣息完全被抹去了,沒有一點修者的痕迹,很可能是被磨滅了所有修為,化為了普通的屍骸。

能有這種手段的,也只有一些絕世強者可以做到,而若是如此,那這座大墓也許比想象中的更加兇險,更加可怕。

那些幽暗的鬼火還在四處飄蕩,散發著陣陣寒意,看上去無比的詭異,按理來說這些鬼火應該是無害的,但普天歌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這裡的一切都沒有什麼是絕對安全的。

像這種凶墓,越往深處,就越危險,但普天歌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深入大墓,在無盡的兇險中尋到一條生路。

這座大墓實在是神秘,令人琢磨不透,尤其是那些蛆群,為何要鑽入這座墓中?而宇青他們又是怎麼消失的?這一切都有什麼關聯?

普天歌百思不得其解,不管他如何推測,都無法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

看著這些面目猙獰的屍骸,普天歌不再多想,他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逃離這裡,面對眼前的危機,這才是關鍵所在。

鬼火幽幽,黑暗徘徊,普天歌沉思片刻,決定直接穿過屍坑,也許這樣看起來很危險,但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這片屍坑太過龐大,根本繞不過去,所以只能如此。

斜坡上,普天歌輕手輕腳的向下潛行,生怕驚擾到一些變故的出現,越靠近這片屍坑,他的內心就越發的沉重,猶如萬道壓身一般。

隨著普天歌的靠近,那些瑩瑩鬼火全都向遠處飄去,好似有意的避開他,不想與他離的太近,這種情況讓普天歌有些始料未及,十分不解。

這是怎麼回事?普天歌眉頭微皺,這種自然形成的鬼火,應該是無害的,不可能會主動的避開其他生靈,但這次的鬼火恐怕有些特殊。


普天歌停下了移動的步伐,壓低身形,身體緊緊的貼在地面上,目光炯炯,注視著遠處的那些瑩瑩鬼火,神情凝重。

實在是太不尋常了,其中必定有奧妙所在,不過好在這些鬼火只是遠遠的避開他,而沒有攻擊他,所以這情況還不算特別糟糕。

鬼火與普天歌都沒有再妄動,雙方對峙,僵持了下來,只是普天歌的情況十分不妙,他不能等太久,問題總要想辦法解決,只不過這件事實在是棘手,令他有些難辦。

時間流逝,黑暗依舊,普天歌明白,他的時間並不多,不能再僵持下去了,只有向前進發這一條路了,他只能這樣選擇。

就在普天歌拿定主意,即將行動的時候,猛然間異變突生!

「轟隆!————轟隆!————轟隆!————」宏音震動。

剎那間,一股可怕的引力充斥著四周,撕扯著這片空間,令這地面都開始顫動,一塊塊空間碎片從虛空中掉落,周圍的一切都在扭曲,幾乎分崩離析。

在這股令虛空都破碎的引力下,普天歌全身血肉模糊,一道道裂縫出現在他的軀體上,經脈崩壞,大口咳血,幾乎被這股引力撕碎!


這股引力太可怕了,連空間都不再穩固,近乎化為了點點碎片,而且許多石壁都化為了粉末,消失在了空間裂縫中。

如果不是因為普天歌肉體強悍,而且所修神通玄妙無比,早就在引力下化為碎片了,即便如此,普天歌現在的情況也萬分危急,一個不慎就可能會身死。

普天歌咬牙強忍著劇痛,儘力保持意識的清醒,這種撕裂經脈的痛苦實在是令常人難以忍受,不過幸好普天歌意志堅韌,心智超然,否則很難挺住。

他全身侵滿了血水,傷勢頗重,而且體內神力堵塞,甚至連神通都無法運轉,只能在這裡坐以待斃,別無他法。

空間震蕩,層層扭曲,這股可怕的引力還在撕扯著周圍的一切,粉碎山石,威能浩蕩,地面上的泥土都在不斷分解,化為塵埃。

「轟隆!————轟隆!————轟隆!————」響徹八方。

這股可怕的引力瘋狂暴動,毀天滅地,簡直不可想象!不過奇怪的是,上方的壁頂居然完好無損,幾乎不受這股引力的影響,也正因如此,才導致這裡沒有塌方。

就在這時,整片屍坑突然坍縮,從中間開始向外延伸,轉眼間屍骸飛濺,殘肢四起,整片屍坑都幾乎崩開了,不斷的向下陷去。


場面十分恐怖,整片屍坑像是形成了一道漩渦,一片片的向下坍縮,屍骸的殘肢漫天飛舞,被引力撕扯成碎片,異常驚悚。

大地都開始傾斜,由內而外,向四周擴散,坍縮形成的漩渦越來越大,席捲著無盡的屍骸,向下塌陷,這裡簡直太過澎湃,屍海洶湧,滾滾而來。

屍浪滔滔,迎空飛濺,一具具屍骸在屍群中翻滾,向下流淌,匯聚成一道龐大的屍海漩渦,磅礴無邊,死氣滾滾。

這屍海太沸騰了,綿延數里,席捲大地,所形成的漩渦深不見底,猶如天邊的死域一般,彷彿要吞噬這裡的一切!

這一幕太震撼了,令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普天歌由於離屍坑太近,所以也向那裡滑去,最後掉進無窮無盡的屍海之中,隨著那些屍骸一起翻滾,向著漩渦中心流去。

本來他已經受傷不輕,結果現在又被屍海淹沒,在其中顛簸滾動,導致他如今昏迷不醒,傷勢更加嚴重,形勢危急。

那深不見底的漩渦還在擴大,整座大墓的這一層幾乎完全坍塌,陷入了更深處的地下,而無數的屍骸也隨著地面的崩塌而滑落。

到了最後,整片屍海漩渦猶如一口無邊的黑洞,不斷的吞噬著這裡的一切,十分的恐怖,甚至還在向暗河蔓延,差一點就要破壞這條地下暗河。

普天歌隨著屍海不斷的向下墜去,他的身上掛滿了殘缺的屍骸,一些碎肉、斷骨、腐爛的內臟弄得他滿身都是,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息。


成片的屍骸落下,充斥著滾滾屍氣,這股屍氣非常濃郁,滔滔不絕,綿延無盡,看上去像是一陣陣的灰霧,瀰漫在四周。

而那股可怕至極的引力,也漸漸消失了,空間也開始恢復平靜,不再有空間碎片落下,彷彿一切都過去了,安靜了下來。

在普天歌昏迷前,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兩個字,潮汐。

他當時想起了這股憑空出現的引力究竟是什麼了,這股可怕的引力,就是潮汐引力,這種自然現象可以說就是噩夢,每一次出現都會帶來災難。

醉殘年

這種潮汐引力是帶有周期性質的,有一定的規律可循,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段才會引發這種潮汐,而剛才所形成的潮汐現象還算是較小的,如果是非常強烈的潮汐引力,恐怕普天歌已經被撕成碎片了,沒有一絲存活的希望。

而且潮汐引力若是頻繁出現,那就會一次比一次強烈,甚至可以泯滅整個空間,導致這個空間完全崩塌,化為塵埃。

可以說普天歌很幸運,在這次潮汐引力中僥倖活了下來,這也幸虧他的實力遠超同境界的人,天資高絕,否則的話,以他的境界那真是死定了。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陸續有一些零散的屍骸從上方掉落,除此之外,周圍完全安靜了下來,一切都似乎悄無聲息,彷彿一切都結束了。

此刻,普天歌被壓在眾多屍骸的下面,傷勢嚴重,而且經脈受到了重創,尤其是因為潮汐引力的撕扯,他失血過多,一時半會醒不過來。

只是他體質非凡,神韻無匹,超越古今前賢,所以只要不再遭受類似的重創,那麼就應該沒有性命之憂。

灰霧朦朧,飄渺無形,瀰漫於四方………………

真正的黑暗即將降臨,抉擇也在這一刻開始………… 過了許久,普天歌從無盡的屍骸下鑽了出來,他全身掛滿了腐肉、碎骨、殘肢,看上去像是剛從地獄爬上來一樣,令人作嘔不已。

大量的鮮血從傷口中流出,疼的普天歌一陣頭暈目眩,他如今的傷勢不僅沒有半點好轉,而且在屍氣的侵蝕下,連傷口都無法結痂,形勢嚴峻。

強撐著重傷的身體站了起來,普天歌很清楚,如果再這樣持續下去,那恐怕會更加不妙,為今之計只有找一處屍氣稀薄之地,才能療傷。

一步一步,普天歌拖著重傷的身軀,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撐多久,如果再暈過去,能不能醒過來還是個問題。

由於大墓上一層崩塌的緣故,這裡的四周都堆積著無數的碎石,遮擋住了他的視線,讓他很難找到一條通往他處的道路。

「嘩啦!…………………嘩啦!…………………嘩啦!……………………」

普天歌在碎石中艱難的前行,時不時停下腳步駐足觀望,分辨方向,同時盡量保持動作幅度小一些,以免拉扯到傷口。

碎石邊緣外,有一些灰暗的石壁,形成一道弧形,擋在前方,整片石壁極為光滑,看上去沒有一點稜角,好似經過非常精緻的打磨一般。

這片石壁十分特別,有著古樸的氣息流露而出,而且材質應該十分堅硬,即便是在大墓上層塌方的情況下,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壞。

普天歌皺眉,前方有石壁攔住去路,而身後則是大片堆積的碎石,這樣看來,恐怕很難找到出路,或者這裡完全是封死的。

沒辦法,普天歌只好沿著石壁開始尋找,一點一點的探查,希望能夠找到一條離開這裡的通道,現在這是唯一的生路,別無他法。

這座大墓應該比想象中的更加龐大,整個萬屍坑不過是其中一層罷了,而大墓的其他部分,必然也有著類似萬屍坑的布局,用來針對墓主。

單單從萬屍坑的手段來看,大墓的建設者應該是一個冷血殘酷之人,否則不會屠殺眾多的生靈,在墓中布下這種兇險之局,這手段實在是有違天理。

若是如此,那大墓中的其他布局,也定然會像萬屍坑一樣血腥殘暴,甚至會更可怕,所以最好避開這些墓中的布局,以免沾染到一些不祥的麻煩。

就在此時,普天歌在石壁的另一側,發現了一條甬道,這條甬道十分隱蔽,如果不注目觀瞧,怕是很難察覺,即便是以普天歌的目力,也只是在近距離的情況下,才勉強能夠發現這條甬道。

甬道不高,且較為狹窄,只能容納一人通過,而裡面非常平整,兩側甬壁光滑,無一絲灰塵,沒有半點陳舊感,彷彿歲月也無法留下痕迹。

「碰!…………………………」

普天歌先以碎石探路,確定甬道中沒有其他危險后,才謹慎的踏入其中,同時他強打精神,儘力留意著四周的動靜,防範著可能出現的危險。

腳下的石板有一種厚重的感覺,不僅沒有感到冰涼,竟然還感到了一絲暖意,很可能是這石板的材質十分特殊的緣故。

普天歌緩緩的移動步伐,向前走去,周圍寂靜無聲,他連腳步聲也避免發出,好似怕驚擾到這裡的沉眠者一般。

左右兩側的甬壁散發著古樸的氣息,渾然天成,整齊平潔,有著大道神韻飄渺,透露出深邃如幽的浩瀚道則,充斥在甬道內,十分的驚人。

「咳咳!………………咳咳!………………咳咳!………………」

普天歌口中咳血,染紅了腳下的石板,他的狀態十分糟糕,若是再不能儘快療傷的話,那後果恐怕不堪設想,可能會影響到自身的命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