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晨悅彤寶藍色瞳孔投向黑袍人,美眸眯起,腳尖在空中虛點,嬌軀騰空,雙手高舉【道劍·沫霜】過頭頂。

【奧義·沫霜】!

寶藍色的光如一層漣漪向四周盪開,如果有低溫計,就會發現上一秒還正常工作的它下一秒已經爆表了,溫度在一瞬間就下降到了零下二百度以下。

漣漪掃過黑袍人,頓時,正前沖的黑袍人違背物理學定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確切說是變成了一隻運動速度比龜速還要龜速的烏龜。

嗖!

破空聲在這一刻響起,濃郁的藍紫色流光飛出,拜恩托將海皇三叉戟擲了出去。

暗金色的戟身如同戰神的黃金箭,變為藍紫色的三叉猶若死神之鐮,散發着死亡的氣息,鋒利的戟尖直指黑袍人上腹部。

令晨悅彤和拜恩托驚詫的事發生了,水王殿竟然沒有快速擺脫永凍之力的影響,依然停在空中,一動不動。

清脆的聲響在空中傳播,像是窗戶紙被捅破的聲音,海皇三叉戟命中黑袍人,藍紫色的三叉穿透其腹部,從後背透出。

勢大力沉的一擊直接帶着黑袍人劃過天際,飛向遠處的旗艦。

巨大的響動,三叉穿透鐵皮將黑袍人釘在了甲板上。

黑袍人雙手握著穿透自己身體的暗金色戟身,想要將其拔出,掙扎片刻,手停下了動作,袍帽黑暗中那雙深藍色眼睛漸漸變得暗淡。

海皇三叉戟,藍紫色褪去,三叉變回冰寒一樣的冷白色。

.

.

.

乘坐氣墊艇返回旗艦,在一名令行部成員的帶領下,以辰深入船艙深處,期間經過一道道關切,每道關卡都有兩名以上全副武裝的珠星隊員,戒備不可謂不森嚴。

最後,以辰來到一個艙室,艙室經過層層加固,有着連破甲彈都無法破開的厚重鐵皮,安全等級比一般銀行的保險庫還要高。

走進去,空曠的艙室內只有一張類似手術台的床和幾台醫用儀器,安德烈、晨悅彤、莫凱澤等人正圍站在床前。

「什麼情況?解決……水王殿了?真的假的?」一進來以辰就忍不住問,聽到消息立刻趕來的他,一路上都處在震驚和懷疑之中。

他看到了海皇三叉戟刺中黑袍人落向旗艦的過程,儘管如此,內心還是感到不可思議,那可是水王殿,水之神祇。

在大洋上,水王殿怎麼可能被解決?

「不是水王殿,是劍五。」路璇瞧了以辰一眼。

「劍五不就是水王殿嗎?」說着,以辰走上前。

果然,床上躺着的人身着一襲黑袍,腹部有一個巨大的藍色血洞,三叉穿透腹部令三個血洞變為了一個。

海皇三叉戟已經被拜恩托收起來了,黑袍人的雙手在腹前呈虛握的姿勢。

巨大的袍帽已經被摘了下來,露出一張年輕但卻毫無血色的男子的臉,不,是有血色的,只是藍色的血令那張臉顯得有些詭異。

最讓人心悸的是臉上那雙空洞無神的眼睛,渙散的瞳光和麻木的表情讓以辰瞬間想到了艾米麗,一個被王殿抹去意識變成死仆的小女孩。

「腦死亡?」他沒有直接問。

「是,也不是。」安德烈解釋這模稜兩可的答案,「他的腦電波沒有完全消失,也就是說他的腦還沒有完全死亡,水王殿利用極致低溫保護住了他部分的腦。」

「半個……死仆?」以辰問。

安德烈看着床上的男子,神色凝重:「正常情況下,人在成為死仆后,腦就已經完全死亡了。而面前這個,不僅腦沒有完全死亡,還能發揮出堪比王殿的力量,說他是死仆太看輕他了,應該是……超級死仆。」這一下午真的漲了好多推薦票……

額,好吧,不能光要推薦不干事兒。咱們也來個加更活動。

通常每日兩更,周推以兩百為目標,每多兩百推薦加一更。

打賞也加更,每累積兩千賞加一更。注意,是累積。只要有二十個人打賞,每人打賞100點幣,就加一更。

如果單人打賞兩千……加兩更吧。

這應該是很少的,不慌……

最後,待會兒還有一更

《斗羅之我的武魂能操控時間》謝謝謝謝!謝謝狐狸不是妖的打賞 「戰就戰!」

小王神獰笑。

他像是一個輸掉全部的賭徒,這是最後一搏了。

「殺!」

他怒吼,頓時,如鐵塔般站在他身後的傀儡就撲殺而去。

不得不說,這小王神的確有些天賦,這祭煉出的傀儡雖不完美,但竟然也有主宰級的戰力。

這已經很難得!

須知,他才剛接觸傀儡一道,嚴格來說,都不如林凡呢。

雖林凡沒有用傀儡一道獨有的手法煉製過傀儡,但傀儡丹等,可是煉製不少。

諸人都震撼!

特別是李霄,他慘笑著。

原以為,自己煉製出的傀儡就算是不如小王神煉製的傀儡,但差距也不可能太遠。

但現在……

知道差距了。

他煉製出的傀儡不過是帝境,就已經讓他沾沾自喜了。

可現在……

真恨不得自己從未煉製成功過。

長嘆了一聲,他的手拂過,親自將自己煉製的傀儡摧毀。

隨後,他眼眸陰森的盯著林凡,像是與林凡有什麼深仇大恨。

其實上,這是人之常情。

人總是對於比自己強的人嫉妒羨慕與恨。

特別是,這林凡是被殤魂欽點的傳承人,那就更讓他找到懷恨在心的理由了。

小王神煉製出的傀儡撲殺而去了,如一道漆黑的光,雙眸張開,但是很空洞與麻木,沒有任何色彩,握拳就轟出,轟的一聲,空氣爆鳴,被拳印急劇的壓縮,發出恐怖的音爆,震耳欲聾。

林凡無動於衷,直到那拳印快要轟到他煉製出的傀儡近前,他才淡漠道:「去。」

「咻!」

一根暗金的箭矢,從傀儡頭皮中竄起。

迅若雷霆!

只是一根箭矢,但竟然帶起陣陣規則狂風,萬道齊震,砰的一聲,拳印被破。

那根箭矢,去勢不減,依舊直直的向小王神撲殺出的傀儡射殺而去。

「擋下!」

小王神咆哮,那傀儡雙臂交叉在眉間處,要擋下這暗金箭矢的射殺。

噗的一聲,暗金箭矢將傀儡的雙臂直接釘穿,且帶著這具傀儡迅捷向後千百丈!

傀儡的雙腳,在大地上犁出兩條深深的長痕來。

殤魂瞥了一眼林凡。

很想問,你這是在耍猴嗎?

其他人看不出,但以他的眼光,怎麼不知。

這小子煉製出的傀儡,分明有了臨神修為,完全可以碾爆另一具傀儡,但偏偏,也只是用出了主宰級戰力。

「哈哈哈……什麼狗屁的組合傀儡,也不過如此!」

小王神大聲的咆哮。

最初時。

他真的擔憂。

生怕林凡的組合傀儡對他形成碾壓之勢,但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不過如此嗎?」林凡笑了,很戲謔:「只是陪你玩玩而已。」

「你說什麼?」小王神雙眸陰沉;「去,將那具傀儡撕碎!」

他下令,讓其煉製出的傀儡發威,將林凡的傀儡撕碎。

「既然你這麼急於求死,那就成全你。」

林凡輕笑,他拍了拍巴掌。

「嗚嗚!」

又有暗金的箭矢射出。

「你就只有這招嗎?不夠看!」

小萬神歷嘯。

便在此時!

轟隆!

林凡煉製出的傀儡氣息陡增,竟是壓得空間塌陷!

「臨神!」

「臨神級傀儡!」

「天吶!逆天了,這木易,果真才是最適合傳承傀儡之道的妖孽!」

「初次煉製,便能祭煉出臨神級傀儡來,吾等遠遠不及……」

「輸給這種人,在下心服口服。」

諸人都驚嘆連連。

林凡煉製出的傀儡發威后,所有人都在驚叫。

「不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