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

一聲大喝,好幾十名夜叉,飛天夜叉,向着劉笑天這邊兒來。

看着這架勢,劉笑天手中鐵劍接連揮動而出,劍芒璀璨耀眼,氣吞山河。

”彭彭…………“劉笑天直接一鐵劍將一名飛天夜叉打爲肉餅,手起腳落,直接將另一名飛天夜叉踢飛了出去。

”啊…………“

”噹噹…………“

一聲聲金屬交接的聲音,以及一聲聲慘叫聲交織成一片。

依琳老師纖纖玉腳在空中接連踢出,手中魔法元素宛若洶涌的浪花一般,向着飛天夜而去。


飛天夜叉這時候才意識到這一羣人類的強大,於是有些飛天夜叉早已經魂飛魄散,向着別處逃去,但是劉笑天這些那該他們逃命的機會,鐵劍揮動,大刀揮出,接二連三的慘叫聲之中,飛天夜叉們在一個個減少,而飛天夜叉的屍體卻在一具具的增加。

”我草你媽。“幹天兒直接用自己龐大的屁股將一名飛天夜叉坐在身上,頓時這名飛天夜叉發出一聲慘叫,隨即傳來骨骼碎裂的聲音。

張天燕,吳紅,蕉嶺這些本以前從來沒有殺過生命,這次聽說這是一羣殘暴不仁的傢伙,於是也在由剛剛的不習慣慢慢的習慣了將這羣飛天夜叉一掌劈死的衝動。

”彭&……“在這裏的最後一名飛天夜叉倒在了地上。

”這都是你們自找的,別怪你們英俊的哥哥對你們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幹天兒一面說着一面一屁股坐在了剛剛到底的那名還在抽出的飛天夜叉的身上。

”咔嚓……“骨頭碎裂,胸膛凹陷了下去。

大家看的目瞪口呆,這傢伙堂堂五尺男兒,體重倒是比堂堂七尺男兒要龐大很多。

“走,進魔殿,老子要強姦了那名修羅。”幹天兒殺的興起,雙手緊握,口中粗話連篇,不過大家也都在緊張的狀態之中,根本無法和這個貌似有點兒無恥的傢伙沒有辦法理論。

“老大,這兩個傢伙,回去要宿舍家法伺候一下,說話太粗俗了。”段天順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向着劉笑天說道。

劉笑天笑笑,然後神經開始緊繃起來,繼續向着魔殿的方向走去。

終於來到了魔殿跟前。

抹點特別的高大威武,宛若一座巍峨的巨山一般,看起來修建這座魔殿倒是花費了很多的功夫,琉璃碗,在太陽光芒的照耀下,珊珊發着光亮,在上面寫着“修羅魔殿”四個大字。只是唯一給人有點兒不舒服的就是在魔殿的周圍散發着真正黑氣。

“那個叫什麼什麼修魔的傢伙很會享福啊。”段天順看着這座氣勢恢宏的殿宇不由得感嘆道。

這時候這裏異常的寂靜,靜的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似的。

劉笑天這種安靜特別的反感,越是寂靜就越意味着這裏的危險。

一步,兩步……大家慢慢的往前走着。

“呼呼……”陣陣陰風吹拂過衆人的衣裙,宛若魔鬼一樣令人有幾分不爽。

“咣噹……”魔殿的門自動打開,裏面黑漆漆的,彷彿黑洞一樣,裏面預示着極大的危險性。

“大家小心了。”依琳老師每行走一步便提醒一句。

同學們都點點頭。

大家看着這座黑漆漆的大門,都將心提高到了骨子眼。

”哇哈哈…………“

”嘎嘎…………“

猛然裏面傳出了一大片喧譁的聲音。

”嘎嘎……放箭。先給我射死那幾個男的,“裏面一聲陰沉的聲音喊道。

”嗖嗖……“一支支帶着強悍能量的箭宛若暴風雨般向着劉笑天這邊射來,撕裂空氣,帶着強勢的殺氣。

”血魔棉衣。”依琳老師嬌喝一聲,纖手一揮,頓時一件血紅色的棉衣出現在衆人的面前,立刻阻擋住了所有的劍雨。

衆人被血魔棉衣包裹着身子,然後繼續向着前面而去。


”哼,狡猾的人類,我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裏面傳出了憤怒的聲音。

”氣死你。“幹天兒大聲吼道。

”殺……“頃刻間,在魔殿的大門處用處無數的夜叉,手執鋼叉,大刀,獨守空拳的,向着依琳老師這羣人圍攻過來,聲勢甚是浩大,宛若千軍萬馬奔騰一般。

”彭彭……“

”嗤嗤……“

於是依琳老師這羣人立刻分開,然後和大量的飛天夜叉戰鬥在了一起。

”殺…………“

”你去死吧。“猛然,幾名渾身張着白毛的飛天夜叉**着整個身材,一連竄的鋼叉向着劉笑天而來。

”噹噹……“劉笑天右手揮動鐵甲,左手匕首快速的從一個飛天夜叉的脖頸處而過。

”噗噗……“頓時間,一名飛天夜叉喉嚨處鮮血飛濺,最後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然後雙腳快速的升騰而起,一個連環腿踢出,頓時幾名飛天夜叉倒飛了出去,宛若斷線的風箏一樣。

蕉嶺雙手掐訣,身影宛若圍繞着鮮花上下翻飛的蝴蝶一般,每經過一處,然後便有大量的飛天夜叉**着倒在了地上。

幹天兒和一名飛天夜叉正在比拼着力量,對方的鋼叉剛好插住了焦龍飛手中的大刀,而焦龍飛的大刀也剛好黏住了對方的鋼叉,雙方正在激烈的角逐着,臉漲得通紅。


”我日,我刺,我殺。“這是焦龍飛殺飛天夜叉的三步驟,手中大刀被焦龍飛當做十八般武器使用,然後一個個飛天夜叉就這樣唄焦龍飛殺死在了腳下。

”小哥哥,饒命啊,我……“猛然間,一名赤着身子,身材完美無缺的美女向着豬頭走去。

”媽的,真的假的?好看死了。“豬巴神情一愣,然而下一秒那名**着身子的女子雙腿揮動,頓時一柄鋼針直接向着豬巴而來。

這一招給豬巴來了個措手不及,劉笑天看在眼裏。急速的釋放出自己手中的匕首。


”當……“匕首與鋼針雙方碰撞在一起,頓時間,鋼針和匕首同時掉落在了地上。

豬巴身上冷汗直流,真是太危險了。然後很感激的看了一眼劉笑天。

”媽的,老子要辣手摧花了,管你有多好看。“豬巴徹底怒了,手中一把大斧直接怒劈向對方的鮮花。

”啊,哥哥饒命。“

”去死吧。“豬巴下手很重,一點兒也不留情,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劉笑天告訴自己的,看來一點兒也不假啊。 時予和媚姨風風火火地感到汲蛇巢穴,卻鬱悶地發現自己擔心的事成為現實,此處已經人去樓空!更讓他鬱悶的是,桌上那還帶著餘熱的酒菜說明這裡一個時辰前還在進行著一場盛宴,如果他一開始就能想到,並且不去安龍谷,之下殺到這裡,那一切問題都沒有了。時予怕的不是汲蛇逃走後惹禍,而是汲蛇一走,他損失就大了。原本汲蛇重傷未愈,只要帶著媚姨上去,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讓他和申虎一樣帶上困靈環從此聽命於他。那時他手下又會多出一員大將,那可是相當於目前他所掌握的四分之一的力量啊!

事已至此,時予也只能作罷,老實說,他也是來來回回奔走了一整天,以他目前的法力,是在支撐不起一下場追擊戰。何況汲蛇連洞內的各種寶貝都沒顧得上拿,肯定全速逃遁,他很難追得上。時予看著凌亂的洞府搖搖頭,對媚姨吩咐:「你派幾個人把汲蛇洞里的東西收起來,明天運到我的山神廟。今天時候不早了,你們都先回去休息吧,改日我會集合所有人和妖一起聚一聚!」

「屬下遵命!」媚姨恭順的回應道。

時予拖著一身的疲憊來到山神廟,可是他臉上卻是神采奕奕,他感覺自己成為山神兩年多以來,從來沒有如此精神過,就連已經日暮西山的天色,時予也覺得它依然是陽光明媚。天氣和心情,究竟是哪個更能影響對方,誰也不好說。

如今大局已定,短短一日時光,淮陽山的局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媚姨和申虎歸降時予,汲蛇逃走,淮陽山過去幾百年來由妖怪控制的局面終於徹底被打破,而時予也從此成為淮陽山名副其實的一山之神。算起來,時予現在手下有兩個千年妖物以及數百小妖,另外還有兩百零四名精銳鬼兵可供使用。論實力,恐怕在天下山神中絕對是首屈一指,加上他的淮陽山方圓有五百多里,天下間恐怕找不出第二個山神能有如此大的地域。因此,時予現在就算號稱是天下第一山神也不為過,除非有某個跟他一樣變︶態的傢伙。

望著自己威武的神像,時予今日有了另一番感慨,也許今日他才是真的成神,對得起老百姓為他矗立的這尊神像。他忍不住施法將自己完全融入了神像里,然後就這樣在神像中放開神識,感應著山中的一草一木。許久之後,四鬼來山神廟找他,他才再次從神像中出來。四鬼自從中午和時予分開,就找了個地方躲避陽光,知道天黑才敢出來活動。因此他們對白天發生的劇變一無所知,只是擔心時予去摻合妖怪和道士的爭鬥會出危險,所以馬上來山神廟碰語氣看能不能找到時予。現在他們見到時予不僅安然無恙,而且還神采奕奕的樣子,推想今天應該諸事順利,只不過身為下屬,他們不敢直接開口問時予具體情形。

時予看著他們微微一笑,道:「你們來得正好,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今天趁著妖怪和太虛觀道士大戰,我設計將申虎和媚姨兩個妖王制服,並使他們從此臣服於我。至於剩下的汲蛇,因為我慢了一步,被他溜走。現在淮陽山真真正真是由我做主了!」

四鬼聽到這個消息都大吃一驚,事情變化得太快了,時予不過是去救人,怎麼就能將兩個法力高強的妖王收服,雙方實力相差實在大得離譜,哪怕時予告訴他們救人成功,也會讓他們吃驚的。現在他們完全是懵了,想破腦袋也算不出時予究竟如何辦到這件事的。


時予早料到他們這個樣子,笑道:「其實我就是用上了一種特殊的寶物而已,以後有機會,我會慢慢和你們說的。」

四鬼這時反應過來,抱拳齊聲頌道:「恭喜山神降服妖物,消除一個心腹大患。」四鬼恭喜時予的同時,也都在為自己擔憂。以往時予倚重他們主要是因為要對付妖怪。現在不僅妖怪除去了,而且還同樣成為時予的手下。狡兔死走狗烹已經讓他們的境地很尷尬了,現在更嚴重的是時予的新手下個個都要比他們強,別說是申虎媚姨這等千年妖王,就算是普通的小妖都要比他們強,至少他們不受白天夜晚的限制。

時予並沒有留意到四鬼的小心思,但是以他的為人處事,就算四鬼不說,他也不會虧待他們的。時予將兩百鬼兵放了出來,今日在玉姬洞鬼兵和實力數倍於他們的妖怪大戰,而且為了能掩護時予念咒,他們還不得不放棄他們原本飄渺不定的身法與妖怪硬扛,結果大多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需要休養。時予顧念他們今日立下大功,所以決定賞賜香火給他們,也包括四鬼。時予發放香火時,也消耗店法力替那些受傷的鬼兵治療,省了他們今後多日的痛苦。時予又是賜下香火,有事療傷的,讓一群手下都感激不已。

事情完畢后,時予對四鬼道:「你們先帶著鬼兵回去休息,有事我會再召集你們。」四鬼散去后,時予就急沖沖地回了幽影小築。

雖然已是深夜,幽影小築卻依舊燈火通明。以前紫宜經常會等時予回來才去休息,時予說了幾次她都沒聽。現在有了作畫這個愛好,她更不會乖乖的早睡。時予走進書房,紫宜正在專心畫一幅荷花圖,沒發現他進來。時予也顧不得會打擾紫宜的靈感,快步走了過去。他急著回來就是為了告訴她今天淮陽山的事,好讓她和自己一起高興,並且不用再為他和妖王們的事擔心。儘管長時間以來,時予很少在紫宜面前談論四大妖王的事,也不讓他參與自己的計劃。可是紫宜那麼聰明的女子,又怎麼會想不到時予的處境呢?只不過她不想說出來讓時予更心急而已。

時予此刻太興奮了,所以又犯了老毛病,他靠近紫宜后,直接從正面將她牢牢環抱住,喘息著說:「紫宜,我告訴你,我已經把媚姨還有申虎他們都收服了,從此我就成為淮陽山真正的主宰者,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他講得太急,再加上喘著氣,所以紫宜沒有聽清楚,只不過看時予那個興高采烈的樣子,雖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她還是替時予高興。不過時予的忘形舉動卻讓她臉紅得像塗了濃濃的一層胭脂。看到時予的衣角被墨汁沾到,紫宜終於有了推開時予的借口:「公子,你……你的衣服被墨汁弄髒了。」時予被紫宜推開,也知道自己剛剛的舉動有點不妥,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

紫宜臉上依然泛著嫣紅,想起時予剛剛模糊不清的話語,問道:「公子你剛剛說什麼,把什麼收服了?」時予笑道:「我是說我把媚姨還有申虎收服了,另外一個汲蛇也被我嚇跑了。從今往後,淮陽山裡人、妖、鬼都是聽命於我了!」

「真的!」紫宜也和四鬼一樣覺得時予帶來的消息不可思議,但是她不認為時予會在這種事情上騙她,出於好奇,她小心地問:「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些妖精的法力這麼高,公子是如何將他們都收服的?」

時予把他如何用八荒困靈環設計媚姨以及激戰申虎的過程都細細講了一遍,也包括今天太虛觀道士進山降妖的事。今天是他命運的轉折點,這些事每一處都足以讓他一生難忘和高興,只不過他還是把洛瑤芳的身份隱瞞下來,那件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好,還是別讓紫宜多操心。

紫宜沒想到其中還有這麼多曲折,特別是時予竟然已經為此謀划許久,她原本還以為時予僅僅是撞了大運呢!紫宜從旁邊的書架上取來一幅畫遞給時予,道:「恭喜公子成為真正執掌淮陽山,這幅淮陽山水圖是我前日畫的,正好送給公子作賀禮!」

「紫宜你怎麼還跟我客氣,不過凡是你送的東西我都會很喜歡!」時予在桌上攤開畫軸,不由暗嘆紫宜的畫技和作畫的天賦實在世間少有,如此短時日內居然能有這般功底。這幅畫畫的是山神廟旁的幾座山峰,山峰間的白雲以及稜角都畫得猶如實景,而雲中翱翔的白鶴,更是栩栩如生。時予贊道:「紫宜畫工如此了得,這幅畫要是拿到大城的書畫店裡販賣,說不定會被人當成是名家作品高價買走呢!」

紫宜掩嘴笑道:「公子誇我過頭了,我才學了不到兩個月的畫,連畫筆都才剛拿穩呢!要是真被你拿到書畫店,還不被人當成廢紙丟出去。」

「哈哈……」時予被紫宜逗得大笑,一會兒后才說道:「紫宜你早點睡吧,現在我打敗了申虎他們,要好好慶祝一番,等明天我就帶你去市集的酒樓大吃一頓!」

「嗯!」能和時予在一起,不管是去哪裡紫宜都會樂意的。

… 美麗的少女,一張青春活力的臉龐,勾魂奪魄的身姿,宛若剛從天上下降的九天仙女,一絲不掛,只可惜他們屬於妖魔一族,和人類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美少女搖擺着妖冶的姿態,款款向着幹天兒走來。

“媽的,真他媽漂亮,但是老子不相信你。”幹天兒眯起一條**的眼神,打量着向自己婀娜妖冶走來的美少女。

挺拔袖長的身子,玉峯搖搖欲墜,宛若剛剛熟透的紅蘋果,一對玉腿宛若宛若白玉做成的一樣,人類最羞赧的地方此刻盡顯無疑,一雙媚眼可以說已經滲透到了骨子裏,令幹天兒口乾舌燥。

“帥哥哥……”眼神嬌滴滴,一聲嬌聲嬌氣的聲音能夠從人的身體內部抽走靈魂。

就是幹天兒愣神的時刻,“啊……”美少女一聲大叫,口中噴出一團烈火,向着幹天兒燒來。

“噗……”幹天兒平時引以爲傲的幾根鬍子便再這樣一場大火之中燒爲灰燼。

幹天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光禿禿的,宛若冬日的荒野,一股燒焦的氣味夾雜着空氣之中夾雜着的血腥味道,甚至難聞。

“你竟讓敢燒了我的鬍子,我……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幹天兒徹底怒了,並且怒不可遏,說中大刀向着美少女劃去。耀眼的光芒劃破空氣,似乎將周圍的空氣也凝聚成凌厲的殺氣,向着美少女的身上砍去。

“嗤嗤……”大刀劃過,一道美麗的血線飛出,那名剛纔勾引幹天兒的美少女慘叫一聲,然後倒在了地上,在地上劇烈的抽搐了一會兒,最後化作一隻小老鼠,還原了自己的身材,原來這名美少女就是老鼠幻化而成的。

“噁心死了,我還剛纔爲自己的不忍心而傷心了,原來是一隻名副其實的小老鼠,不過要是以後能夠渠道一位像這樣會變的小老婆,那還真是妙不可言,自己先要什麼樣的姿勢或是樣子自己的老婆都可以變出來,那真是很好,”幹天兒一面嘔吐者,一面思緒翻飛。

整個場面看起來不可控制,劇烈的罡氣在空中亂舞,宛若羣魔亂舞,聲勢浩大而壯烈,地上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的躺着,有的被消掉了腦袋,有的四肢殘全不全,有的直接**崩裂,地面上流了一地的黃色,白色的內臟物,空氣之中濃濃的血腥味令這些很少有過殺戮的學生劇烈的嘔吐起來。

“我殺……啊……”焦龍飛一面輪動這手中的大刀,將一名名飛天夜叉斬在了鋼刀之下,一面強烈的嘔吐起來。

這些飛毯夜叉的血的味道,還有整個身材發出來的氣味,要遠遠比正常的人類所發出的氣味乖十幾倍,難聞十幾倍。

“轟轟……”依琳老師手中匕首劃過,然後一道道耀眼的光芒閃爍而過,每一道光芒閃過,地上便會有無數的夜叉慘叫着倒地。

“這些夜叉就就交給你們了,我和笑天去找修羅。”依琳老師手中不停的屠戮者宛若螞蟻搬蜂擁而來的夜叉,一面向着蕉嶺,段天順幾人說道。

“老師放心,這些傢伙我們一定可以斬殺掉的。”段天順說道、

”嗯,大家注意安全。一定要互相照顧。“依琳老師在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吩咐道。

”是,老師,我們記住了。“

隨即依琳老師和劉笑天殺開一條血路,向着魔殿裏面而去。

”有人闖進了魔殿,大家一定要阻止。“突然夜叉的老大大聲喊叫道,然而一切無濟於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