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鼠鼠搶走的!我要球球!”小雨急道。

我被他這話說的糊塗了,“什麼鼠鼠搶你球,有蛇的地方,哪有老鼠呢?”

“那如果不是鼠鼠的話,我的球爲什麼會自己滾到那裏面去呀?而且……”小雨神祕兮兮的湊到我耳邊,輕聲的道,“而且鼠鼠還會讓球球轉圈呢!”

“你這孩子,胡說些什麼呢!”我見小雨越說越離譜,就把他抱着朝前院走去,說真的,我一到這後院來,就總覺得被人盯上身一樣不安。

只想快點帶孩子離開這詭異的地方!

然而,我剛走了沒兩步,就聽到柴房那邊傳來“咚”一聲!我驚恐的回過頭去看,只見小雨的那個彩色皮球,居然在柴房門口彈跳起來,好像是剛被人扔出來一樣!

“我的球球!”小雨一看見自己的皮球,就激動起來,掙扎着要下去拿。

我想到之前柴房裏和地窖中跑出來的毒蛇和毒蛾子,怎麼也不敢讓小雨下去拿,“你別動,我給你去拿!”

說話間,見他老實下來,便放他站在後院的院門口處,自己小心翼翼的朝那邊挪步過去。

此時皮球已經停下來,不再彈跳了。夜色變深,周圍又靜悄悄的,我很是害怕,心跳的驟快。

好不容易走到皮球跟前,伸手去撿……

“咻!”

突然一聲響,皮球居然猛地向後一彈,進入了柴房裏面!

我嚇了一跳,整個人跌坐在地,恐懼的盯着那個皮球!

怎麼會好好的,皮球就自己彈進柴房裏了呢?

難道……難道有鬼嗎?

想到這個字,我嚇得連滾帶爬的起來,抱着嚷嚷要球的小雨就跑回了屋,隨後又打開所有的燈,纔不那麼害怕了。

“阿孃,我要球!嗚嗚嗚……”小雨丟了球,和我鬧了起來。

我哄了半天沒哄好,最後只好拿旭雲嚇唬他,“你再哭,你阿爹回來一定要揍你!別忘了,你阿爹可不許你去後院的!”

一聽到我提旭雲,他這才止住哭,朝我討好道:“那阿孃不要告訴阿爹,小雨不要球了。”

我一聽這話,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你這傢伙,只有你阿爹能治得了你。”

小雨就朝我做了個鬼臉,便從我懷裏掙脫出來,跑自己房間去玩了。

他剛進去沒多會,院外就傳來推門聲,隨後還有那個壯漢毛竹的聲音傳來,“趙大夫,那個女人會不會又折回來?”

“以她的脾氣,肯定會。”旭雲的聲音。

“那怎麼辦?需不需要解決掉……” “胡說什麼吶,她可是我老婆的姐姐,不許傷她性命。我告訴你,如果我再在寨子裏見到她,那麼,你這個月就別來找我要控制腹心蠱的藥了!”旭雲聲音特意壓小,如果不是我湊到門口去聽,估計都聽不到。

腹心蠱,那是什麼?

不知道爲什麼,一聽到這腹心蠱兩個字,我聯想起打穀場那個突然倒地抽搐的老頭來,會不會那些婦女說的“蠱作祟”也是蠱,並且和這種旭雲口中說的腹心蠱一樣呢?

回頭我得好好問問旭雲了!突然發現我真的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就和個傻瓜一樣,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

“我……我一定不再讓她進入寨子裏了!”毛竹似乎被旭雲的這句話嚇到了,驚嚇的聲音都變了調。

“你聲音小點!”旭雲壓低聲音說他。

毛竹忙說是,旭雲這才又道:“你回去吧。”

隨後便傳出毛竹急匆匆離開的腳步聲,以及旭雲朝屋這邊走來的聲音。

我連忙走到飯桌邊,假裝抹桌子。

“吱呀”一聲,旭雲推開大門走了進來,我假裝驚訝的轉過頭看向他,“旭雲,原來真是你回來了,我剛纔就好像聽到外面有說話聲。”

旭雲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就走了過來,把我拉進懷裏,“原來你醒了呀,我看着門關上了,還以爲你沒醒。”

“我又不是懶豬,哪有那麼貪睡。其實早醒了,飯都做好了。”我被他這樣抱着,心裏還是有點害怕的,因爲會突然讓我想起之前他每次強迫我的事情來。

旭雲是個特別敏感的人,我即使心裏害怕他的靠近,也不敢表現出來,我怕他生氣。

“呦,這麼快。我還準備回來做飯的,沒想到你倒是做好了。這有個賢惠的老婆就是好。”說話間,奪過我手裏的麻布扔到桌上,摟起我的腰就要吻我。

我有點慌,忙拍了他胸口一把,“別這樣,小雨在屋裏呢,一會出來看到我們這樣,不好。”

旭雲一聽到我提到小雨,這才悻悻的放開我,朝小屋那邊掃了一眼,臉上的表情不明。

“對了,那個叫白雪的女人呢?”我見他心情不算太壞,便小心翼翼的問道。

旭雲走到桌邊坐下,淡淡道:“被我罵了幾句走了。”

“自己走了?”我看她那脾氣可不像能被氣走的人。

“算是吧。”

“那她真的是我親姐嗎?”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有些激動道。

之前在關鍵時刻我睡着了,現在我可不會睡過去!我必須搞清楚這件事情!

就在我死死盯着優雅坐在桌邊的旭雲時,他突然重重的嘆了口氣,“唉……小荷,那重要嗎?”

話末轉過頭看向我,目光裏滿是受傷的神色。這卻讓我生氣了,“怎麼就不重要了?旭雲你知不知道我多麼想要了解自己的過去?我感覺失去記憶的我,就像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問你,你從來不肯告訴我……我很難受很無助!”

“你現在過的不幸福嗎?”旭雲聽到我要了解自己的過去,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猛地站起身朝我吼道。

我被他問愣住了,我現在不幸福嗎?

有他和小雨在我身邊,除了他強迫我的事情以外,我還是幸福的。

但是……

“這和我現在幸福不幸福有什麼關係呢?”

“當然有關係!以前的你在那個家庭不幸福!”旭雲走過來,伸手輕輕撫摸着我之前被白雪打的那半邊臉,帶着憐惜的口吻接着說道,“你的父母很偏心,同樣是女兒,他們卻把最好的給白雪,而你……而你永遠都是爲他們服務的。我每次見你,你不是在哭……”

他輕輕將我摟在懷裏,更加憐惜的道,“就是含着淚,正要哭泣。每次都讓我心痛。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時間久了,我只想好好保護你,讓你從那個家裏逃離出來。現在我終於做到了,又怎麼可能捨得讓你再回去?所以小荷,不要再去想他們。你的家人是我和小雨!我們一家三口,要好好幸福的在一起。”

話末,他深情的將我緊緊摟在懷裏。

當我的臉貼在他略顯單薄的胸口處時,他穩健的心跳聲將我拉回神。難怪旭雲總不回答我關於我父母親人的問題,又難怪白雪一見面就給我一巴掌,原來他們都不喜歡我。

心裏很堵的慌,“旭雲,我以前是不是很討人厭?”

“不。在沒有比你更討人喜歡的女人了。”旭雲輕拍我的後背,安慰我道,“要不然,我怎麼會愛上你,以至於愛到不顧一切、不擇手段的地步呢?”

“不顧一切……不擇手段?”他這表白怎麼聽的我心裏發毛啊?

“別揪着我的錯詞不放了,快點把飯菜端上來,我餓壞了。”旭雲鬆開我,輕輕推了我一把。

我這纔回過神,這時,卻聽到小雨在小屋裏“咯咯”的偷笑聲傳來。我和旭雲均看過去,只見他頭伸出門外,朝我們“賊兮兮”的偷看。

“小雨,你一直在偷聽我和你阿爹說話嗎?”幸好我們剛纔沒做什麼過激的行爲,不然,還不得教壞他呀!

“我沒偷聽,是你們講話聲音太大了,我不小心聽到的。還以爲你們在吵架呢,誰知道在抱抱!嘻嘻,小雨也要阿爹阿孃抱抱!”小雨這會一邊張開小胳膊,一邊甩着兩條小胖腿,朝這邊跑過來要抱抱。

哪知跑到半路被旭雲截了,一把挫起舉了高高,“你這小壞蛋,整天撒嬌,說吧,今天下午我讓你守着你阿孃,任務完成沒?”

“完成了。我可是一直守到阿孃醒來呢!”

明明就是他等不及,把我喊醒的,這會成了守着我直到我醒過來的,看樣子是怕被他阿爹懲罰。這小小年紀,腦子就轉的這麼快了,倒是讓我感到欣慰。

足球之世界第一等 看着他們父子倆在鬧,我便去院子裏的廚房那邊端飯菜去了。只是一進入廚房,就發現廚房的門上有個什麼瑩色的東西嗖的一聲爬過去,等我定睛去看的時候,又沒看到什麼,這讓我心裏毛毛的。不會又是什麼怪蟲子吧?

拍了拍胸口,鼓了點勇氣,就用腳踢開了廚房門,見裏面沒什麼問題,這才安心的把飯菜端了出去。

一家人吃完飯,洗漱完畢,旭雲就將小雨抱到他小房間,讓他自己睡覺去了。

我擔心他白天說話不算數,等他出來的時候問他,“今晚我不想……你呢?”

“我說過不逼迫你了。你不想,我就算想,也只能忍着了。”他無奈的嘆口氣道,“也怪我,之前爲了想再要個孩子,天天那樣,也沒考慮你的感受,現在這是自食惡果了,我就當接受懲罰吧。”

我被他這麼一說,放下心來,緩緩走過去抱住他,“旭雲,你肯這樣,我真的好高興。給我點時間,等我恢復過來,我會主動……主動給你的。”

“你……”旭雲沒想到我突然主動抱他,身子明顯僵了一下,隨後就回抱住我,朝我脖間吻了吻,吐着灼熱的氣息道,“那你可得快點恢復,不然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話末,又吻了我臉頰幾口,才氣喘吁吁的放過我。

旭雲平時看起來挺正經的,私下裏對我,從來就是這樣沒個正經的。我以前是害怕他這樣,現在是不好意思了。

晚上躺下休息,旭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沒給他的原因,居然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而我害怕他控制不住自己要我,所以,假裝睡的很沉。

“小荷?”

終於他側起身,忍不住晃了我一下。我假裝被他吵得不耐煩,轉過身接着睡去。他就深深嘆了口氣,隨即掀開被下了牀。

我則側耳聽了起來,他不會真的一晚上不要我,就輾轉難眠成這樣吧?

“呃……該死,真的要我再去找你嗎?不……我一定會自己做出來,到時候,我看你還怎麼苟延殘喘下去……嘶……”突然旭雲痛苦的說了一句什麼話,便猛地走出房間,輕輕的關上了門,好像要去哪裏。

我見狀,緩緩在牀上坐起身,疑惑的看着黑暗中緊閉的房門,有些納悶,旭雲剛纔是再說夢話嗎? 如果不是說的夢話,怎麼會說的那麼奇怪?

本來我還不想跟着他出去的,但聽他剛纔說那句話時,聲音刻意壓低,還痛苦的“嘶”了一聲,似乎身體正遭受痛苦。所以,我不太放心他,便掀開被子下了牀,悄悄跟出去。

我摸黑走到堂屋時,一陣夜風從門口處朝我吹過來,我看過去,果然發現他出去的時候,大門忘記關了。這種情況只能表示他不打算走遠,可能就在院子裏轉悠。

因此,我沒敢靠的太近,怕被他發現,好多疑了。

只是盯着大門看了好一會,也沒看到他回來,終於還是忍不住走到大門邊,扶着門框朝外張望了一圈,發現前院沒有他的身影,院門也是從裏閂着的,他果然沒出家門。那麼……

那麼他這麼晚了,不會跑到後院去了吧?

本能的聯想到柴房裏的地窖,難道他去那裏了?

一想到這一點,我就趕忙跑出去,然後走到後院院門處,朝柴房那邊窺過去。

但由於天太黑,我只看到柴房裏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更別說是旭雲的身影了。

難道旭雲沒來後院?那他大半夜的究竟跑哪去了?

“哐”……

就在我陷入思索中的時候,柴房那邊突然傳來一聲響,就像是地窖的木門被打開的聲音。我被這聲音嚇了一跳,目光死死盯着那邊。

“你家的祕籍上面,百蠱酒中的最後十種蠱藥究竟是什麼?”旭雲的聲音,突然從柴房那邊傳了過來,於此同時,一抹手電筒的亮光也從裏面散發出來,正好讓我看清了裏面的情形。

只見旭雲筆直的站在地窖入口處,低着頭朝底下看去。手電筒的亮光也正是往地窖底下照過去。

地窖裏時不時還出現幾隻黑蛾子飛上來,旭雲卻輕輕手一揮,幾條蛇突然竄起張嘴就把黑蛾吞到了肚子裏!這一幕看的我差點失聲尖叫,幸好我及時捂住自己的嘴巴。

“你除了會放一些小兒科的蠱蟲子,還會耍什麼把戲?你放不膩,我除都除膩了。我如果是你,就好好配合我,告訴我百蠱酒最後十位蠱藥是什麼,然後求我賞你個好死。這樣也比你非人非鬼的呆在這生不如死的受罪強。”旭雲等蛇將那些黑蛾子除完,便單膝一屈,低下身朝地窖裏鄙夷的看過去道。

而我聽到他這些話,和看到剛纔地窖裏飛出黑蛾子的事情來,整個人爲之一震。這底下真的有人!會不會就是那個會養蠱的男人阮青?如果是,旭云爲什麼要把他軟禁在我們家地窖裏?是因爲那個百蠱酒嗎?還有他之前又爲什麼騙人說阮青已經摔下懸崖死掉了?

旭雲這一切舉動都令我無法理解。

旭雲說了好幾句話,地窖裏依舊靜悄悄的,沒有聲音迴應他。這讓我又懷疑底下究竟有沒有人?

“還是不肯說?那好,你就接着在裏面呆着吧,直到死爲止!”旭雲話末猛地起身,雙腳踢上地窖門後,就關了手電筒,走出柴房。

我見狀,嚇得身子一縮,縮到後院門框後面,結果不小心碰到了上面晾着的大蒜,發出了輕微的響聲。

“誰?”

突然旭雲大喊了一聲,手電筒的光線就朝這邊投了過來。

我嚇得呼吸一滯,隨後捂住心臟跳動劇烈的胸口,輕手輕腳的跑回屋子裏去了。

等我剛回到房間躺下,剛蓋上被,旭雲就推開了房門!並且用手電筒在我身上來來回回照了好一會,最後才又走了出去,關上了房門。

他走出去之後,我才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我搞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躲着他,反正就是覺得被他發現我跟蹤他,還偷聽他說話,他一定會誤解我。敏感如他,我不想好不容易讓他改變不強迫我了,再因爲這件事爆發。

一想到在院子裏被他強迫的畫面,我就更加害怕,手緊緊揪住胸前的睡裙,就像揪住自己的心一樣。我不能讓他再那樣強迫我,絕不能!

旭雲第二次離開房間,好像去堂屋翻騰了一會,應該是找什麼東西。找了一會,就又傳來他離開的腳步聲,以及輕輕關上堂屋外大門的聲音。這次看來,他是要離開家了。

聽到他離開的關門聲之後,我才掀開被,坐起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這時才發現,身上的睡裙已經被汗水浸溼了。

明明是夫妻,應該是最親密的兩個人,可我發現,我和旭雲之間的祕密越來越多。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稍後躺下,我亦是輾轉難眠,腦海裏總是浮現出旭雲站在地窖入口處,朝裏面說的那些話來。 如果愛情可以定製 那每個字都透露出地窖有人,他在和地窖裏的那個人說話。我該怎麼辦?假裝什麼也不知道,繼續這樣稀裏糊塗的和旭雲過下去?

“小荷……啊~!”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屋外傳來一聲驚呼,好像還喊了我的名字,並且是一個女人發出來的聲音。

這聲音有點熟悉……

突然腦海裏浮現出白雪扇我耳光的畫面來,這聲音和白雪的聲音很像,會不會就是她?

可她不是被旭雲他們趕出寨子了嗎?怎麼又會出現在我家門外?

“救命……小荷,我是白雪,你的姐姐啊……快出來救我!救我啊!”

白雪的聲音這次提高了不少,並且自報了姓名,可見真的是她!

雖然旭雲說白雪對我並不好,可畢竟是我的親人,聽到她在門外痛苦的朝我求救,我做不到袖手旁觀。於是,趕忙起身去給她開前院的大門。

一打開大門,就見白雪從門外跌倒在地,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你……你沒事吧?”我看到她倒下後,忙過去扶她起來。

“我……我被你們家門上的壁虎咬了……手心好痛!”白雪被我扶起來之後,自己捉住自己的手腕,朝我痛苦的道。

“壁虎?”我家門上什麼時候有過壁虎?而壁虎還咬了她?可壁虎不是不咬人嗎?

“對,一條會發光的壁虎……我一敲門,就被它咬了……嘶……好痛,快救救我!” 願深情不負歲月 白雪說話間,整個人都朝我身上倒過來,她個頭比我高出半個頭來,這樣一倒,我險些沒撐住,差點也倒了下去。好在關鍵時候,腳往後面退了一步,維持住了身形。

等站穩之後,發現白雪已經昏了過去。

我沒轍,只好費力的把她扶到了堂屋的涼牀上躺下,打開燈,查看了她手上的傷勢。結果發現她的手心發黑,指甲發紫,一看就是中毒的模樣。

我本想出去找旭雲回來救她,可是又不知道他剛纔去哪了,要是找不到他,會耽擱救白雪的時間,所以,強逼着自己冷靜下來,猛然想起旭雲在家裏的衣櫃上面還放着一個急救箱,裏面好像有幾瓶可以解毒的藥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