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你!”阿倫冷哼。

納爾卡拔劍迎上,周身光華明滅,又似星光飄搖。阿倫顯然有傷在身,不再靈動,甫一交鋒就忙退避開去。納爾卡有些意外,當下並不停留,迅即就離開了。

阿倫站在原地,皺起眉頭,看着他離去。

納爾卡剛匆匆返回行館,就看到海倫。

“你剛纔去哪了?天上的異象你看到了嗎?”海倫劈頭就問。

“我要走了。”納爾卡不理她的問題,跟她打了聲招呼,就又往外走。

“去哪裏?”海倫追了上來。

“回去。”納爾卡並不停步。

“不行!”海倫冷喝道,見納爾卡並不理會她,又氣又急,探手就抓。

納爾卡微閃躲開,仍不停步。

海倫當真急了,伸手直取他肩膀,就差拔劍了。

納爾卡無奈停下,當真是早知這樣還不如不辭而別呢。

他剛想開口說什麼,就聽到巨大的鐘聲。 “鐺”、“鐺”……巨鐘聲接連響起,深夜趕路的行人都震驚得停下了腳步。

巨鍾坐落在薩拉城中心的鐘樓上,是一城的制高點。只有一國大事纔會敲響巨鍾,很多人終其一生都可能聞所未聞。

“威爾遜陛下駕崩!”雖已深夜,但這一消息卻像長了翅膀,飛速傳播開來。

“怎麼可能?陛下還不到五十歲!”

一城的百姓都驚得目瞪口呆。

海倫也驚呆了,納爾卡平靜地看着她:“所以,我必須走了。”

“難道是你……”海倫顯然還沒回過神來。

“想到哪裏去了,我不過是和刺客打了個照面而已。”納爾卡淡淡道,說完舉步就走。

海倫緊緊跟上,“是誰?”

“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納爾卡道。

“不……”海倫可能不知道自己也想說什麼,下意識地就這樣說。

“怎麼,你也要和我一起棄職潛逃?”納爾卡停住腳步,“可以,不過也要分開走。我可不想連累你。”

城中驟然神念縱橫,威壓之下,整座城市一瞬間都靜穆了一下。

納爾卡眉頭一皺,領域力量流淌,將神念探索隔絕在外。

但下一刻,數道神念卻在此盤旋不去,隨即落在海倫身上。

海倫正沒好氣,一揚眉就要發作。眼前身影一閃,她轉頭看去,納爾卡身影已無影無蹤。

她跺了跺腳,剛要舉步,幾道人影掠空而至,落在了她面前。

“陛下有請。”羽輝行了個禮,語調客氣卻又不由拒絕。

“陛下?威爾遜陛下不是剛剛……”海倫有些疑惑。

“威爾遜陛下駕崩後,查理陛下剛剛登基。”羽輝說道。

“他爲什麼請我?”海倫問。

“你去了就知道了。”羽輝做了個請的手勢。

“如此深夜邀請不合外交禮節,請代我致以歉意。”海倫道。

“此事與外交禮節無關。”羽輝道,“陛下尚未登基時就已向海倫郡主求婚,此刻邀請就是想當面確認一下何時能舉行婚禮。郡主,請隨我進宮吧。”

“求婚?”海倫反應過來,“查克?”

她思緒電轉間,身子陡然站得筆直,氣勢也急劇攀升,“此事恕難從命!”

“郡主何必讓我等爲難?”羽輝慢慢道,他說話間,幾個人已不動聲色將海倫包圍在中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笨女人。”納爾卡雖已遠去,卻有一縷神念留在原地,沒想到海倫此刻竟已陷入重圍。


他猶豫一下,又潛了回去。

數人正與海倫對峙,突然感到一股殺氣自後方襲來,大驚之下四閃避開。

海倫還猶豫要不要下殺手,就聽熟悉的聲音喝道:“還不快走!”當下驚醒過來,透過缺口衝了出去。

羽輝反應最快,剛追了一步,就感到迎面劍氣森森,忙拔劍抵擋。

片刻後,頭戴皇冠的查克在侍衛的擁護下到了此處,看着茫茫夜色,面無表情。

“陛下,屬下無能,讓他們跑了。”羽輝忙請罪。

“無妨。”查克淡淡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去哪裏?”海倫問。


納爾卡停下腳步淡淡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爲什麼?”海倫有些意外。

“我這是棄職潛逃,你呢?”納爾卡道。

海倫臉色變幻了一下,最後道,“好吧。”

見納爾卡舉步欲走,她低低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他們……”

她的話語驟然頓住,一股龐大無邊的神念鋪天蓋地,橫掃而過。所到之處,人心顫慄,鳥獸也爲之一定。

納爾卡嘆口氣,閃到海倫身邊,領域光華亮起,將兩人都籠住。

海倫正被他的突然靠近嚇了一跳,此刻突然間有種錯覺,自己竟與他局處於一方獨立的蒼茫空間中,周遭一切雖然清清楚楚卻似無比遙遠。一瞬間她又醒悟過來,只見那股神念若無其事掃過,又往遠方去了,不由鬆了口氣,又滿是疑惑,問道:“是那個阿倫?”

“是。”納爾卡不想多說。

“爲什麼?”海倫問,卻知道不會有答案,又嘆了口氣道:“羽輝說了,那個查克就是皇儲查理,目前已經登基繼位了。”

“果然。”納爾卡淡淡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到底是自己拖累她,還是她在拖累自己?納爾卡有些鬧不明白,也不想了,只管往前走。

海倫就在他身邊走着,面沉如水,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納爾卡本欲獨自一人離開,可考慮到海倫無法躲過阿倫的神念搜索,只得和她一道走。

原本她不至於有性命之憂,可這麼一來,要是再度遭遇阿倫,那就會是生死之戰了。

二人尋了個機會出了城,行走在沃野中。

薩拉城號稱不夜城,即使遭遇國喪也未實行宵禁,倒盡顯泱泱大國風範。


二人原本可破空飛行,但此刻既在異國,又有聖域強者追殺,哪能如此招搖,只得步行。

折騰了這麼久,終於到了凌晨時分。

兩人都有點累了,就坐下休息片刻。

“你看到了?”海倫突然問道。

“嗯。”納爾卡只是這麼簡單回答。

“其實也不到一年的時間,那個查克……查理爲什麼等不及了?”海倫似在問他,又似自言自語。

納爾卡哪有答案,也沒心情回答。

他望着夜空中寥落的晨星,心中居然無驚也無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光垂落,分流四野。

只見蒼涼的天空漸趨亮堂,星光似將隱去,卻仍留下那淡淡的印記,越來越淡,終至於無。

倏忽間,納爾卡周身不自覺地一陣沸騰間,就有一縷星光跨越蒼穹,無聲無息地落在他身上。

海倫若有所覺,看過去時,竟似乎看到身側的納爾卡正立於蒼茫虛空,星光飄落後,仍在他身上微微閃爍,旋即徹底消失。

頃刻間又回到現實,海倫驚訝地看着納爾卡,想說什麼卻終究沒有開口。

下一刻,一股龐大的神念自遠方席捲而至,帶來幾無窮盡的威壓。

“快走!”兩人從地上彈起,飛奔而去。

逃不多久,海倫不知爲何停下了腳步,納爾卡無奈也停了下來。

阿倫追上,還沒來得及開口,海倫已嬌喝一聲拔劍衝了過去,納爾卡當即也拔劍加入戰團。 阿倫身外似有陰霧涌動,不僅可阻隔雙方氣息感應,還可澀滯二人鬥氣流轉。但海倫怡然不懼,每每爆發鬥氣即光徹四方,納爾卡則運起領域能力,不僅可護住自身,也可顧及海倫,幾合下來,陰霧一直被阻隔身外,自是若無其事。

阿倫一開始還是隻向着納爾卡下死手,在被海倫數度攻擊得頗有些狼狽後,終於顧不得憐香惜玉。

但即便如此他也奈何不了二人。納爾卡和海倫或許是相處日久,此次攜手對敵越發默契,一個進擊另一則輔之以保護和干擾,對抗得有聲有色。

可惜身處異國,對方的後援強者可謂幾無窮盡。戰不多時,納爾卡感應到有強者自遠方趕來,做了個手勢,兩人同時全力爆發力量,阿倫也不敢輕攖其鋒,避出老遠,眼看他們奪路而逃。

羽輝率幾人追近,阿倫只看了他一眼道:“他們逃不掉的。”旋即隱身不見。

羽輝沉默一下道:“通知哈里特,封住所有路途,決不可放他們回去;另外,你們幾個跟我一道追過去。如果完不成這項任務我們也就不用回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師塔中,三位姑娘有些無聊起來。

wωω✿тTk ān✿¢o

“這些日子,我怎麼感覺跟好幾年似的……希望他這次回來能多陪我們一陣子。”艾琳有些羞澀地說道。

“是啊,他怎麼還不回來,不會在蘇斯其樂不思蜀了吧?”露妮婭笑說道。

“這兩天還是天天悶在房間裏,真虧他耐得住。”茉菲爾說。

她釋放出神念,瞬息之間就到了遙遠的蘇斯其,臉色不由微微變了一下。

“怎麼了,菲兒姐姐?”艾琳忙問。

“哦,沒什麼,”茉菲爾道,“他正和大美女海倫趕路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