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春野強看著槍口,呢喃道:「薩通先生,你就只剩下了這麼幾個人嗎?」

薩通很是尷尬的點點頭,解釋道:「隨行的也就這麼多人了,但是我的援軍肯定很快就會到了,這一點你不需要擔心的。」

「呵呵,我當然不擔心了,因為這一次可他們的目標是薩通先生。」

春野強若有所指的看著薩通,後面的話就沒有說下去了。

殊不知,這倒是令薩通鬆了一口氣。

要是春野強的態度太獻媚了,那事情可就難辦了,看春野強的這個樣子,似乎對於暗網的驚天花紅根本就沒有什麼興趣。

槍聲不斷的響起,又是被不斷的打斷。

突然,春野強猛地轉身,朝著一側半山腰的位置開了一槍。

一個人被打了下來。

薩通卻是急忙阻止道:「別,自己人!」

春野強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緊接著就看到大量的墨國人從半山腰的位置衝出來。

薩通額頭上蹭蹭直冒冷汗,深吸一口氣呢喃道:「還好這個情報沒有泄露出去,哈哈哈,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在這裡有我們的一個秘密通道,我只要逃到了這裡,那就只需要等待救援咯。」

春野強楞了一下,隨即苦笑道:「早知道你還有這種辦法,那我就不應該冒險來救你了。只是我不想門中烏有死的不明不白,我也不想你和他一個下場,這樣完全是讓對方的人看笑話了。」

墨國的援軍,沿著這條密道快速的支援過來。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墨國的援軍就抵擋住了對方殺手瘋狂的進攻。

場面一時之間進入了尷尬之中,墨國的這些傢伙雖然人數眾多,但是卻根本不是那些殺手的對手。

薩通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一點,他急忙看向了身邊的春野強:「先生,希望你可以幫助我們。」

春野強裝模作樣的猶豫了一下,派了幾個手下過去支援,而他則是和另外幾個心腹,躲在後方看熱鬧了。

薩通是將春野強的做法看在眼中,但是這個時候他什麼都沒有想,反而覺得春野強這樣做也不是過分。

要知道,如果沒有春野強過來的話,那他們剛才就已經被人給幹掉了,哪裡還有機會站在這裡等待和援軍的到來啊。

戰鬥還在繼續,鮮血合著人的慘叫聲,將這一片地域弄得就像是人間煉獄一般恐怖。

一個小時后,春野強這邊已經被弄死了一半的人呢,而薩通那邊情況更加不妙。

那些援軍幾乎都被幹掉了,剩下的人已經支撐不住了。

然而殺手們還在增長,很多人都是尋著槍聲過來的。

「該死的傢伙,幹掉左邊的那個雜種!」

「無恥的混蛋們,為了驚天花紅還真是不擇手段啊!」

很多殺手發現一直攻不過來,紛紛採取了極端的手段。

一個殺手身法如電,快速的避開了島國人的攻擊,貼著一側快速突進。

這人很快就靠撿薩通和春野強所在的區域了,撒如同驚訝的看著對方的身手,那是一種神跡一般的動作,行雲流水不帶任何的拖拉,典型的華夏古武術風格。

春野強皺了一下眉頭,這個傢伙戴著面具,多以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面孔。

「奇怪了,怎麼回事,那個傢伙難道是華夏人?」 山林荒野交界的地帶,薩通被幾個心腹攙扶著,春野強則是帶著剩下的特工,一路很是狼狽的瘋狂逃竄。

「該死的啊,本來是有希望勝利的,誰知道會突然冒出來一伙人,真是太可惡了!」薩通咬著牙,惡狠狠的怒道。

與此同時,他的腹部還在流血。

就在剛才,眼看著薩通這邊的援兵就要佔據上風的時候,卻是從高處出現了一群人,這些傢伙對著薩通的人就開始掃射,即便薩通被人給保護的很好,也還是受傷了。

春野強帶的人也被幹掉了大半,一路上他都是沉默不語,一副很是懊惱的模樣。

眾人一路逃竄到了荒野,一個小弟開口說道:「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那些傢伙追不上來了。」

春野強看了看薩通,薩通很是疲倦的點點頭,現在這個時候他傷勢很是嚴重,血液一直都在流失,薩通的臉色很是難看。

「春野強先生,這次真的是太感謝你了,要是沒有你們出手的話,那我和我的兄弟們早就幹掉了。」

春野強擺擺手,很是謙和的說道:「道謝的話就不必說了,我清楚你和門中烏有兩個人都是被人給利用了。你想不想找出這個幕後黑手?」

春野強早就猜測這是被人給布局,只是有些東西即使是他知道,那又怎麼樣啊?

因為彼此之間的仇恨已經是沒有辦法調和,唯有血戰才可以處理。

實際上,即使是之前門中烏有過來和薩通溝通,那都是引起內部許多的紛爭,只是因為門中烏有的威信更高,所以他才是可以控制住局勢罷了。

「想!」

要知道,薩通這邊可是被幹掉了大量的人,之前因為那些情報的影響,兩邊廝殺的都很厲害,甚至已經影響到了墨國毒梟對於大嗎州的掌控能力。

在大嗎州這種近乎於三不管的地方,這些傢伙只要不太過分,那就完全可以為所欲為,有一些人都是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者是悶聲發大財了。

越是這樣混亂的地方,那麼人就顯得越發的重要。

像是薩通能夠在這邊做老大,那也是因為他在墨國那邊很有勢力,所以他能夠帶過來大量的墨國人,而這些傢伙那是完全信得過的。

可薩通現在被幹掉了太多的人,這不僅是讓薩通的顏面掃地,更是騎在他的腦袋上排泄了。

「我做夢都想要幹掉他們!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這一次我能夠逃出來,那全都是因為你們的關照啊。」薩通看著春野強,用一種充滿了感激的眼神,就連說話的時候都帶著感激和欽佩的味道。

薩通的一些小弟都在旁邊休息,就在這個時候,春野強笑眯眯的說道:「不需要感謝我。」

「嗯?」

薩通很是不解的看著春野強,豈料,他還沒有想明白這是呢么一回事,春野強的手槍已經頂住了他的腦袋,毫不猶豫的扣下了扳機。

薩通瞪圓了眼睛,一臉無法相信的倒在地上,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剛才還是盟友的傢伙,轉眼間就是對自己開槍。

薩通在死去的時候,腦海之中滿是懊悔,他怎麼就那麼容易相信卑鄙無恥的島國人,要知道島國人一直都是沒有誠信說的。

在強者面前就像是一條狗,但是一旦強者不再的時候,那就是立馬反咬一口。

要知道之前華夏就是這樣被島國給撕扯的遍體鱗傷的。

「組長,剩下那個還活著的傢伙怎麼辦?」

「留在這裡,都弄死。」

島國的一個特工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想到了出發之前,面對所有人的反對,當時春野強這個傢伙什麼都沒有說。

如今看來,春野強就是為了幹掉薩通罷了,從一開始就是這樣想法的。

春野強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傢伙,他做事情也不喜歡留下什麼手尾。

既然想要獲取好處,那自然是要獨吞,而且還不能夠被人給發現的了。

簡單的說就是當婊子還要立牌坊。

即使是背後給薩通來了一槍,但是春野強還是不願意被人給知道,要不然以後也不會有多少人願意和他合作的了。

島國特工也是明白這一切,他們都是感覺到一陣寒意,即使春野強是他們這一邊的,但是面對這樣毒蛇一樣的人,他們怎麼敢掉以輕心呢?

不是這些特工的心理素質不行,主要是在外面混的傢伙,有多少個底子是乾淨的啊?

要是以後和春野強作對的話,那是會一下子就被人給滅口都是有可能的。

看到這些人還沒有動手,春野強有些不悅的說道:「怎麼,我都已經做到這樣的地步了,還想要讓我怎麼辦嗎?」

頓時,那些人都是反應過來,一個個迅速的去處理事情了。

當他們處理好之後,春野強則是將薩通的屍體給帶走了。

要領取花紅,那自然是要弄視頻的。

春野強弄好了一切虛假的現場,然後就和k網聯繫。

現在那麼大的花紅,那邊也是要有人過來檢驗的。

這個檢驗可不是普通的檢驗,那是要各種對比的。

這個事情也是不奇怪的,要是這個懸賞被人給冒領的話,那是肯定要出大麻煩的。

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沒有辦法,要知道信譽這樣的東西,建立起來是需要多少年,但是毀掉的話,那卻是只需要幾天,或者是一件事情就可以辦妥的了。

終於在兩個小時之後,薩通的死訊被完全確定了。

那個巨大的花紅也是被揭曉,得利者的名字沒有暴露出來,但是許多人卻是知道,薩通被人給換錢了。

要說薩通之前的話,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會聰明反被聰明誤。

要不是他想出那樣的手段,他和門中烏有也不會死的那麼徹底。

至少,兩個人不會全部都死了。

現在只能夠說,這是天意了。

王陽也是看到那個懸賞被人給領取了,他心中卻是在猜測,這到底是什麼人做的呢?

要知道,當時薩通都已經脫離危險了,但是現在他卻是死了。

這有些不符合道理。 情況緊急,一切的情報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即便是佛爺這樣的傢伙,在這種情況之下,那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態了。

無奈之下,佛爺還是想辦法聯繫了王陽。

在這種時候,那能夠和佛爺進行溝通的人已經不多了,而王陽絕對是靠得住的一個夥伴。

「老大,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了,你有什麼想法?」佛爺皺著眉頭,他帶著口罩和墨鏡,唯一能看出來的那就是眉毛了。

王陽掃了一眼佛爺,緊接著說道:「隼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已經搞定了,他拿到了門中烏有的人頭賞金,而且不會有人懷疑他的,更加不劊有人察覺到我們的存在。」

佛爺說著話,卻是不明所以的看著王陽。

他知道,王陽肯定不會在意那些賞金的錢,王陽之所以這麼問,那就肯定是有原因的。

佛爺一臉期待的看著王陽,王陽心中卻是一萬隻草泥馬掠過了。

他也沒有想到,現在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看來你之前的猜測沒有問題,那個驚天花紅和是薩通有關係的。既然這兩個傢伙都死掉了,那麼你用現在手上的黑暗幣去做一件事情。」

王陽輕押了一口茶,氣定神閑的說道。

佛爺點點頭,卻有些茫然,王陽只是看著他,逼到:「說下去。

佛爺思索了片刻,驚呼道:「我明白了!」

「嗯?」

王陽勾起嘴角,很是期待的看著佛爺,似乎想要看看佛爺這一次到底是不是明白他的想法了。

佛爺深吸一口氣,有些興奮的繼續說道:「既然兩個人都死了,那麼我們就可以專心的對付安德里那些傢伙了。而現在我們對於整個鬱金香都不了解,能夠動手的地方只有會所了!」

王陽一聽這話,頓時很是滿意的點點頭,感嘆道:「果然,我沒有看錯你啊。」

「我明白該怎麼做了,那些錢我會利用好的。」

最終佛爺是留下了一句話,急匆匆的離開了這邊。

十幾分鐘之後,王陽也很是隱秘的離開了。

佛爺回到基地之中,立馬聯繫了隼和洛天業,給兩個人一個任務。

隼在暗網上面建立了一個賬號,隨即發出了懸賞。

這個懸賞一出現,很多殺手都為之沸騰了。

黑市上面,一些情報販子也完全的忙碌了起來,他們都在瘋狂的收集一些人的情報,而這些人正是鬱金香會所的高層人員。

黑暗網上,只要一進入頁面,就看到了一個瘋狂花紅。

「懸賞鬱金香會所高層管理人員,每個人頭價值十萬黑暗幣!」

「天啊,這是隼的殺手組織放出來的懸賞,果然不能夠輕易的招惹隼啊,說起來鬱金香真的是瘋了。」

「呵呵,你們懂什麼,隼那個傢伙向來都是有仇必報。不和你們廢話了,這幾天要買那些高層人員資料的人已經踏破門檻了。」

黑市之中,一些情報販子聚在一起,都為了這個消息感到了瘋狂。

瘋狂花紅,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鬱金香會所內,王陽瀏覽著網頁,很快他就看到了這個瘋狂花紅。

隼已經是公開懸賞了,這一看就是佛爺的主意。

「不錯,用隼來吸引鬱金香的視線,很好的隱藏了所有人。安德里,這一次我看你還能怎麼玩?」

與此同時,安德里也已經看到了這個消息。

安德里揪著一個男人,惡狠狠的吼道:「查,一查到底!」

鬱金香會所對於整個鬱金香的價值並不多,最多算是一個搖錢樹罷了,而這棵搖錢樹對於安德里來說,那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即便如此,安德里還是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鬱金香組織在米國盤踞多年,絕對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勢力就能夠推翻的。

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鬱金香組織的存在,安德里處於高高在上的位置,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感覺到危險了。

安德里不安的皺著眉頭,他隱隱約約感覺這段時間的事情都很不對勁。

想到這裡,安德里急忙聯繫了愛莉姿。

安德里心腹阻攔道:「老大,這個時候聯繫愛莉姿,這會讓墨國的人以為咱們實力弱了,要是影響到了和墨國那邊的交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