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既然你想死,那你也跟着一起去吧。”劉致澤微微一笑,以手爲劍,直接向着那個男人劈了下去。

那男人擡起了手,正想轉動地面的八卦,然而,還沒等他轉動方位,就見一道劍影以光速向着自己而來。

“噗嗤~”又是一道切西瓜的聲音響起,男人滿臉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同樣和那個死去的男人一樣,胸口多出了一個小孔,鮮血也開始流了起來。

這些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快的,整個大殿之中的人甚至都沒有看見劉致澤是怎麼出手的,一個二品巔峯的抓鬼師以及一個無線接近二品抓鬼師的男人就這麼被他給弄死了。

“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一開始他們嘲笑劉致澤不自量力,那麼現在他們就感覺被打臉了,因爲這個劉致澤強的不是一點半點啊,而是非常以及特別極其的強啊。

那個諸葛齊此刻更是身體不停的顫抖了起來,他恐懼,害怕,因爲劉致澤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原本以爲劉致澤不過是仗着自己是劉氏後人纔會這麼囂張的,現在他總算是明白了,原來他本身就強的一逼。

這時,劉致澤慢悠悠的轉過頭來看向了諸葛齊,此刻,諸葛齊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有害怕,有恐懼的表情。

當他看到劉致澤正對着自己走過來的時候,他顫抖的伸出了手,指向了劉致澤,道“你……你別過來,我是諸葛家的人,你如果敢動我,你會後悔的。”

“到現在還冥頑不靈?你看到他們的下場了嗎?諸葛家?對於我來說就是個笑話,你們真當自己還是當初的第一大家族嗎?”劉致澤看向了之前支持諸葛齊的一羣人說道。

見到衆人沒有開口,劉致澤才繼續說了起來“諸葛家,曾經的確很強大,可是你們看看自己,修爲有超過二品抓鬼師的嗎?如果你們的大長老和二長老出了事,你們南諸葛誰還能保護的了你們?還不得被人欺負至死?”

“他們還有我北諸葛。”此刻,躺在地上的男人大叫了起來。

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開口的話,估計整個南諸葛就要淪陷了。

“呵呵。”劉致澤轉頭看向了他,冷冷的說道“北諸葛?如今冥界動亂不堪,人間各大宗門家族也都開始爲了自己而紛紛站了隊,你告訴我,你們北諸葛選擇了哪一方?”

“我……”被劉致澤這麼一問,那男人還真的說不出口了,是的,冥界動亂不堪,甚至都波及到人間了,基本上一些宗門家族也都紛紛開始站隊了,因爲他們都知道,冥界已經迎來了暴風雨前夕的平靜。

想必接下來,就是整個冥界動亂,開始爭奪那虛無飄渺的冥帝之位。

如果是放在以前,諸葛家是天下第一大家族,是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可是時間時代不同的,諸葛家也開始走下坡路了,甚至連北諸葛都開始站隊保平安了。

“說。”劉致澤大叫一聲,嚇了那男人一跳。

那男人臉色一變,當即開口道“靈獄~”

“看到了嗎?這就是如今的諸葛家,都要依靠別人來尋求平安了。”劉致澤冷笑道。

“那又如何?站隊冥界,至少能夠保存實力,將來若是勝利了,將會取之不盡的好處,可如果跟了你呢?我們會有什麼好處?”有人大叫道。

他們聽了這麼久,也算是明白劉致澤的意思了,說白了,就是想要拉攏自己南諸葛唄。 這絕對是諷刺,天大的諷刺,如果放在諸葛家的全盛期,別說是站隊了,哪怕是諸葛家去爭奪冥帝之位,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只是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那個屬於諸葛家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如今,諸葛家最強大的一位老祖,還是當初留下來的,修爲也就無品抓鬼師而已。

在人間還算的上是頂尖的強者,可如果去了冥界呢?在十殿閻羅面前,在一些強大到極點的鬼帝面前,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我?”劉致澤眯起了眼睛,這個問題,不得不說,很難回答啊,因爲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劉致澤吹牛太大了,萬一做不到,那就很有可能會遭受到南諸葛家的反噬。

那樣的後果劉致澤是承受不起的,而且他也不想去承受這份後果,可是如果自己不說出點什麼的話,那南諸葛是不可能跟着自己的。

雖然現在的諸葛家已經沒落了,但有一句老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諸葛家有着諸葛亮的傳承,只要努力,始終都是能夠再次發展起來的。

“別的話呢,我劉致澤就不多說了,跟了我,只要有我一口吃的,我就不會讓你們餓着了,只要有我在,我能庇佑你們南諸葛永世平安。”

好吧!劉致澤最終還是要吹牛了,因爲他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吹牛的話,那自己就要被打臉了,所以,迫不得已之下,自己只能吹吹牛哄哄這羣人了。

“切,好聽的話,誰不會說啊,你們真當我們是傻子啊。”一羣人紛紛大叫了起來。

“就是,劉致澤,你雖然強大,但如果你不能給我們一個信服你的理由,我們是不可能跟隨你的。”有人大叫道。

哪怕是諸葛領和他的弟弟都同樣想說這句話。

雖然說他們本就打算跟着劉致澤,可也想要劉致澤一個讓他們信服的理由,這樣才能讓自己徹底的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看着這一羣羣的人,劉致澤咬緊了牙齒,他環視一週,開口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們一個信服的理由,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們給對天發誓,如果有人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了,我劉致澤哪怕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會斬殺了你。”

衆人一愣,有些不明白劉致澤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他真的有什麼後招不成嗎?

衆人就這麼盯着劉致澤,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一揮手,無數道黑氣從他身體內飛了出來,一時間,整個大殿內都站滿了鬼魂。

他們都是心塔內的陰兵,一個個身上散發着強大的陰氣,身穿盔甲,在最前方,還站着數個強大的存在。

孫乾、周倉、陳到、黃崇、卓膺、顏良,一共六位鬼將,一時間,整個南諸葛陰氣沖天,哪怕南諸葛是在一個獨立的空間內,此刻的陰氣都能衝破雲霄直到人間。

當這數十萬的陰兵以及六位鬼將出現後,整個大殿如同在冰窖一般的寒冷,不少人都開始顫抖了起來,他們都是被冷的發抖。

衆人微微轉頭一看,頓時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這……這麼多的陰兵,就算是少,也有數萬去了吧!

原本道門中就有傳言說劉致澤擁有着召喚鬼將的能力,他們一開始還以爲劉致澤只是能夠召喚一兩個鬼將作戰而已,可是他們哪知道劉致澤竟然能夠召喚出數十萬的陰兵大軍啊。

難怪劉致澤會弄的這麼慎重,其實對於劉致澤來說,心塔遲早要曝光的,只是現在還沒有到那個時候而已,而且以前他也聽說過別人說自己會召喚鬼將。

一開始,劉致澤是不打算把所有的後招曝光的,畢竟這麼大的一股力量,估計就算是攻下十殿閻羅的其中一殿都是可以了。

如果要是宣傳出去的話,恐怕是要翻天了,至少冥界會在第一時間對自己下狠手的。

畢竟沒有人想要一個掌控數十萬陰兵的人存在,那樣只會更加威脅他們的存在。

“各位?如何?這裏有數十萬陰兵,別說是保護你們了,哪怕是我想攻打冥界,我都有資本。”劉致澤大大咧咧的對着所有人開口說道。

這一刻,所有人都服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多說話的,哪怕是諸葛齊,都變的老實了下來,首先,是劉致澤自身就有本事的很,再加上擁有數十萬的陰兵。

正如他所說,哪怕是他想要攻下冥界成爲冥帝,都是很有可能的,當然了,如果碰上十殿閻羅或者是酆都大帝那樣的存在,這十萬陰兵就不算什麼了。

可是鬼知道,這個劉致澤還有沒有其他的後招啊。

不過就算如此,單憑這數十萬的陰兵就足以讓南諸葛永世平安了。

“咳咳……”這時,諸葛領輕咳一聲,示意讓劉致澤收起這些陰兵,因爲他已經看到不少人臉色蒼白的要暈倒了,劉致澤也沒有遲疑,一揮手就把所有的陰兵給收了起來。

這時,才停諸葛領繼續開口道“相信各位也都聽說過心塔的傳說,是的,我們的先祖,諸葛孔明製造的天地間第一至寶如今在劉致澤的身上。”

“什麼?”衆人臉色一變,心塔?諸葛孔明製造出來的天地間第一寶物,能夠秒天秒地秒空氣的寶物在劉致澤的身上?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一切也就說得通了,爲什麼劉致澤會有數十萬陰兵的守護,原來是自家先祖的至寶傳承給了他。

“原本我是打算今天就正式跟隨劉致澤的,可是沒想到你們要鬧出這麼多的事情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爲止了,另外,關於心塔的事情,我希望各位能夠忘記,因爲這件事情影響很大。”諸葛領沉聲說道。

說完,他和自己的弟弟來到了劉致澤面前,看了劉致澤一眼,忽然,兩人直接單膝而跪,大喊道“屬下諸葛領,諸葛秀見過主公。”

“見過主公。”這一刻,沒有任何人沒有跪下的,包括諸葛齊在內都跪了下去同時大叫了起來。 這一幕,讓劉致澤看的是激動不已,滿臉的笑容,不僅僅是他,就連身後的關瞳馬淵和南宮劍都依然如此。

南諸葛被劉致澤收服了,那麼以後也就是一家人了,至少不用再擔心會有人害自己了。

不過,說到有人要害自己,關瞳馬淵和南宮劍倒是看向了此刻正傻了眼的北諸葛人,就聽南宮劍道“澤哥,話說回來,你的祕密都暴露了,會不會引起什麼問題啊。”

說話間,南宮劍一個勁的對着劉致澤使着眼神,向着那個北諸葛的人看去。

劉致澤看了那男人一眼,自然知道南宮劍是什麼意思,他又看向了諸葛領,畢竟這男人好歹也是北諸葛的人,如果自己真的殺了,會不會有什麼後果。

哪知諸葛領和諸葛秀兩兄弟當即低下了頭,他們很誠心的跪倒在了地上,看都懶得看劉致澤和那個男人一眼。

他們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我們不管,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唄。

劉致澤又怎麼會不知道呢,他微微一笑,慢悠悠的向着那個男人走了過去。

這時,那個男人以及不少南諸葛的人紛紛擡起頭看向了劉致澤。

“低下頭。”諸葛亮和諸葛秀大叫了起來,一時間,所有南諸葛的人都被迫低下了頭,因爲諸葛亮和諸葛秀釋放出了法力,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在他們身上,讓他們不得不低下頭去。

“劉致澤……你……你要做什麼?你別靠近我。”而那個男人看到劉致澤那面露微笑的臉龐後頓時大叫了起來。

這一刻他才真正的開始害怕了起來,現在劉致澤向着自己走過來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要殺人滅口,弄死自己。

可是劉致澤根本就不聽他的,非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是越來越靠近他了,他更加的害怕了,臉色慘白,身體都跟着顫抖了起來。

這是死亡的召喚……這是死神要帶走自己了嗎?爲什麼自己會這麼害怕。

“你還有什麼話說?”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我……你……劉致澤,你不能對我動手,我是諸葛家的人,你如果動了我,你也會死的很慘的。”男人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他不敢和劉致澤動手,因爲憑他自己的實力是完全不夠看的,就剛剛和劉致澤短暫的交手,他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絕對不是劉致澤的對手。

“諸葛領,諸葛秀,你們還是不是我諸葛家的人?難道你們就眼睜睜的看着劉致澤把我殺死嗎?”男人對着諸葛領和諸葛秀大叫了起來。

他此刻就希望這兩兄弟能夠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幫助自己一把了,否則的話,自己是非死不可了。

“不好意思,他們現在沒有空回答你的問題,不如讓我來回答一下吧。”劉致澤嘿嘿一笑,繼續道“是這樣子的,他們已然是諸葛家的人,只是他們是南諸葛,

從未與我劉致澤做過對,而你是北諸葛,從我發跡開始,你們北諸葛就一直在找我麻煩,更何況,現在他們已經認我爲主了,他們自然要聽我的話,所以,你就算是死了,都是你咎由自取的。”

說完,劉致澤就擡起了手,緩緩的向着那男子而去。

“不……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北諸葛不會放過你的。”男人驚叫道,他想要逃跑,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在這一刻動彈不得了。

他知道,這是劉致澤在施展奇門遁甲術了,而去最可惡的還是自己破不開劉致澤的法術。

然而,當劉致澤的手來到了他的面前後,直接打在了他的額頭上。

“噗嗤~”男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天靈蓋被打碎,就算他想活命都已經活不成了。

劉致澤爲了防止這貨的魂魄逃跑,還特意把他的魂魄也一起給打散了,這樣一來的話,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主公英明神武,神威蓋世,永垂不朽,一統三界。”就在劉致澤滅殺了那個男人的魂魄之後,諸葛領和諸葛秀相視一眼,紛紛大叫了起來。

被這兩人一叫,整個大殿之內的人都是一愣,看了一眼正在賣力叫喊的大長老和二長老,一羣人也開始跟着叫了起來。

一時間,整個大殿內都在流傳着讚揚劉致澤的話。

而作爲當事人的劉致澤在聽到這些話後有點無語,怎麼感覺自己有點像東方不敗的趕腳啊?也虧諸葛領和諸葛秀叫的出來。

不過既然他們叫了,那自己也只能默默的承受唄。

“主公,請上座。”諸葛領伸出了手指向了原先他和諸葛秀所坐的位置。

劉致澤也不矯情,當即跨動了雙腿就向着那主位走了過去,當他坐在位置上後,看着整個大殿之內的人,也是心中一陣舒暢,這就是上位者的感覺嗎?

難怪古時候那些人都想要成爲人上人,甚至是造反成爲皇帝,這般感覺果然非同凡響,凡是人都拒絕不了的。

“主公,接下來血池即將開啓,各大門派以及各大家族也會派人前來分一杯羹,我們要如何做?”諸葛領問道。

以往血池每次開啓的時候,那些門派和家族都會派人前來去,就是爲了洗禮身體,加強法力。

不要以爲這血池只能諸葛家能用,其實不是的,其實,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這血池,雖然不像是諸葛家一樣,能夠返祖血脈,但是卻也有着無比大的好處。

那就是增強法力,讓自己的修爲更上一層樓。

以前諸葛領和諸葛秀作爲首領的時候,因爲害怕所有宗門和家族對南諸葛羣起而攻之,所有也就默認了這種情況,可是現在不同了,他們已經是有主子的人了。

曾想盛裝嫁給你 劉致澤在這裏,他們也不好擅自做主。

“哦?他們付錢了嗎?”劉致澤有些疑惑的問道。

諸葛領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別說是付錢了,就算是一聲謝謝都從來沒有說過,反而是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放肆!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南諸葛是什麼地方?能夠允許他們胡來嗎?發出命令,凡是來南諸葛的人,一律叫錢五千億,否則的話,讓他們哪來的就回哪去。”劉致澤一把桌子大叫了起來。 “啊哈?”這一刻,不僅是諸葛領諸葛秀驚叫了起來,就連整個大殿之內的南諸葛的人都叫了起來。

五千億?他們雖然不常出山,但也知道五千億是個什麼概念,別人不可能給的好吧! 總裁餓了:迷糊嬌妻快過來 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都夠一家人用好幾輩了。

“是的,你們沒聽錯,五千億,一個子都不能少。”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可……可是,主公,如果他們都不願意給的話,那勢必會鬧出事情的。” 重生復仇:狂傲千金來襲 諸葛領有些擔憂的說道。

“鬧出事?誰敢鬧事?一律殺無赦,你們要記住,從今天開始,你們不再是無主,而我劉致澤,將會是你們的主公,我將會帶領你們走上人間巔峯。”劉致澤大叫道。

“是,主公。”諸葛領諸葛秀同時應了起來,是的,現在劉致澤纔是他們南諸葛的主公,只要主公下令了,那麼他們就要必須做下去。

以往,京都十八大家族,以及各大宗教門派都是以高傲的姿態來到南諸葛,如今,看來也是時候該一雪前恥了。

首先,諸葛領要做的,就是開啓南諸葛的護山大陣,這可是他們諸葛家老祖,那位無品抓鬼師佈置的,只要修爲不超過那位老祖,那麼就不可能破的了這座陣法的。

當陣法開啓的當天下午,就已經有人來拜山了,因爲明天就是血池開啓的時候了,如果再不來的話,萬一錯過了,那可就比較尷尬了。

原本無數人都以爲能夠看見南諸葛的人來迎接的,因爲以前也是如此,可是如今,南諸葛的人全部都不見了,非但如此,就在衆人準備上山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被一個陣法給攔在了外面,想要進入就必須要破開這座陣法才行。

“南諸葛的,我們是青城派的,快點開啓護山大陣,讓我們進去。”其中一方人對着天空大叫了起來。

這大陣雖然能夠攔得住他們,但是卻也擋不住聲音,當聲音傳進了山上後,劉致澤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五千億就沒有再說話了。

而很快的,就見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等人來到了山腳下,當然了,他們沒有離開護山大陣的範圍內。

“喂,你們南諸葛的人到底怎麼回事啊?看見我們來了,還不快點放我們進去?”一個青年怒視着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開口說道。

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相視一眼,兩人露出了冷笑之色,這就是客人,來使用自己家族血池的客人,竟然是如此態度,真是好笑,像他們這般,誰肯放進去啊。

“不好意思,大長老有令,暫時不能放你們過去。”諸葛洛羲開口說道。

“那你們想要如何?”另外一個青年大叫道。

這時,就見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搓了搓雙手,開口道“奉大長老二長老之命,凡是想要進入我諸葛家借用血池者,一人五千億。”

臥槽!!聽到五千億這三個字,所有的青城派弟子都是臉色大變。

開特麼什麼玩笑啊,對於青城派這樣的老宗教來說,五千億倒是有,但也不可能給啊,更何況你們還是要每人五千億,那就更加不可能給了。

其實,這也是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私自做的主,他們就是看這羣人不爽,所以,纔會獅子大開口,一人五千億的。

“混蛋,你們搶錢啊。”青城派的五六個人紛紛大叫了起來。

“如果你們不肯給那也沒關係啊,弟弟,咱們走吧。”諸葛洛羲笑了笑,當即帶着諸葛落落轉身就離開了。

“混蛋,喂,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有本事別跑啊,你們等着,我們會弄死你們的。”青城派的衆人大叫了起來,那聲音之大,直接響遍了整座山。

“膽敢威脅我諸葛家,一人再多加五千億。”諸葛洛羲聞言也不着急,反而是冷眼看了青城派的一羣人大叫了起來。

臥槽!!青城派的一羣人頓時臉都黑了,但是他們還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這樣,他們被困在了外面上不了山,很快的,又有不少的門派紛紛組隊前來了,他們一樣的被攔在了外面,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還是一個樣子,開口就是五千億。

這可是把他們嚇的不輕啊,一些老牌的道教,或許能夠拿得出五千億來,可是一些扯犢子的門派,怎麼可能掏的出這麼多的錢啊,一時間,整個山腳下都坐滿了人。

他們沒有離開,反而是想要等人再來多點以後再想辦法了。

而就在晚上八點左右的時候,北諸葛的人和京都一些家族的人來了。

“喲,各位這是在做什麼?爲何不上山啊?”一個諸葛家的中年男子帶着一羣青年看着地面上坐着的人羣后笑着問了起來。

“這不是北諸葛的諸葛和嗎?諸葛和啊,不知道你們這南諸葛在搞什麼,我們想要上山,他們竟然要五千億才肯放我們,這不,我們沒錢,只能在這等着你們開路了。”一個門派的長老苦笑道。

諸葛和一愣,他看了一眼山上,果然金光燦燦的,的確是開啓了護山大陣。

諸葛和笑了笑,他自認爲自己一羣人可是北諸葛的,南諸葛是不可能攔的,當即走了過去,叫了起來,很快的,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再次出現了。

“諸葛洛羲,開啓護山大陣,讓我等進去。”諸葛和叫道。

“十叔,不好意思,我們做不到。”諸葛洛羲笑了笑說道。

這位中年男子雖然是北諸葛的,但是按照輩分來說,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還要喊他一聲十叔。

“爲什麼?難道你們還要向我們索取金錢不成?”諸葛和問道。

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相視一眼,再次笑了起來,就聽諸葛落落開口道“十叔,是這樣子的,畢竟你們是我們的本家,所以,按照規定,你們只需要一人交九千億就行了。”

“噗嗤!”正在喝水的一大羣人聽到這句話一時間全部噴了出來。

這特麼什麼鬼?你們的本家,反而還要多收四千億?

其實諸葛洛羲和諸葛落落早就打算好了,他們是不可能放人進去的,因爲以前的時候,這羣人總是在自己面前裝逼,最讓自己看不慣了。 “弟弟,錯了,他們是本家,所以只要三千億,你這數學怎麼學的啊。”諸葛洛羲看着諸葛落落無語的說道。

說白了,他們兩人早就已經打算好了,一人唱白臉,一人唱黑臉,他們就是要坑北諸葛家。

他們對北諸葛可沒有什麼感情,如果是諸葛亮和諸葛瑾的時代,或許兩家還好,可是都過去這麼久了,鬼知道他們兩級還有沒有血脈的存在。

而且最重要的是,北諸葛家每次來到南諸葛這都要裝逼,讓諸葛領和諸葛秀臉色黑沉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