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於是,兩人帶了許多紙錢,來到了濱海路上,找了個十字路口,開始默默的燒紙。

此刻,整個藍海市已經開始飛騰了起來,一處處煙花衝天而起,把整個除夕夜渲染得無比燦爛。

相比較起來,濱海路上是最安靜的。

火光下,唐浩的表情有些漠然。海妖雖然也思念冰神島的兄弟,可是她更關心的是活著的人。

「老大,你就別覺得對不起兄弟們了,我想他們肯定也不希望你總是想著他們。」海妖說道。

唐浩抬頭看了海妖一眼,沒有說話,繼續燒紙。

海妖一看,無奈的皺了皺眉頭,只好陪著唐浩繼續燒紙。

唐浩突然說道:「等有時間,我們會兵神島去看看吧。」

「回兵神島!」海妖驚喜過後,就立刻明白。唐浩回兵神島,不是重建兵神團,而是去拜祭死去的兄弟。她默默的點頭:「好。」

半小時后,紙燒完了,兩人起身,下了濱海路,向莊園別墅走去。

海妖見唐浩一直在想著兵神團死去的兄弟,她輕輕的挽住了唐浩的手臂,黑夜中,兩人的影子看上去無比的協調。

海妖低聲問道:「老大,應該很多人邀請你去家裡過年吧?」

「嗯。」

「除了我這裡,你還打算去哪裡過年?」海妖笑著問道。

「沒想過。」

「咯咯咯……。」海妖甜甜的笑了:「老大,我覺得你明天應該去杜總裁家裡看看。」

唐浩當然明白海妖的意思,他笑道:「我不喜歡他父親。」

「哦,其實我也不喜歡。」海妖又笑著說道:「那就去夏教授家裡看看吧,她就一個人。」

「潘瑩跟她在一起。」

「那不正好,兩個一塊兒看了。」海妖笑道。

唐浩笑了笑,笑道:「你怎麼跟我老爸一樣操心了。」

「哈哈哈,你是我老大嗎?我當然要操心了。」海妖嘿嘿笑道。

「我還沒到法定婚齡。」唐浩說道。

「二十一,也不小了。」海妖笑著說道。

唐浩扭頭看了一眼海妖,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我沒想過。」

海妖稍微頓了頓,繼續說道:「那位肖大小姐肯定也極力的讓你在肖家老宅過年吧。」

唐浩沒有說話,安靜向前走著。

海妖的眉梢動了動,說道:「我還是覺得杜總裁或者夏教授更合適。」 「於,有坦克在你三點鐘方向朝你開火!」烏卡的聲音此時在無線電中響起。

於正心往裝甲車右側一看,果然是一輛超鈦合金坦克的炮管對準了自己的龍式。

不過這坦克的履帶在之前戰鬥中被摧毀了,因此此時失去了機動力,現在只是如同固定炮塔一般,現在企圖用炮彈狙殺自己。

「繞到剛才那新羅馬坦克殘骸后。」於正心對龍式駕駛員說道。

駕駛員一踩油門,猛打方向盤,龍式戰車的六個巨大輪子一個加速,衝到了一輛超鈦合金坦克的殘骸後邊。

車子還沒停穩,那斷了履帶的坦克又是一炮。不過這炮被超鈦合金坦克的殘骸所擋住了。

於正心拿出電子作戰地圖一看,發現五班長的裝甲車距離這坦克比較近,立刻說道:

「五班長,你把朝我開火的坦克給滅了。」

「營長,我的米蘭導彈打完了,現在正在機械騾方向撤,準備補給彈藥。」五班長卻如此說道。

這並不是五班長不想救自己營長,而是超鈦合金坦克裝甲太過可怕,只有重型反坦克導彈才能摧毀這種坦克。

「你車上,還有什麼反裝甲武器?」於正心問。

五班長看了眼車廂。立刻回答道。

「八枚80單兵,一枚鐵拳。」

於正心看來一下作戰地圖,現在能幫助自己的只有五班長。因為其他作戰車輛都陷入立刻激烈的纏鬥。

他對五班長說道

「五班長,我現在就只能靠你了。你讓潘哈德繞道那坦克后側,這坦克現在一心一意是想宰了我。不會注意到你們的。」

「你衝到那坦克后200米的位置,向用80單兵齊射,接著發射鐵拳。

彈藥打完后,不管效果如何你們馬上撤走。」

五班長聽了自己營長這麼說,立刻執行起命令。

於正心王為了吸引那斷履帶坦克的注意,也接著坦克殘骸的掩護打了一枚80單兵火箭。

80單兵火箭只是在那坦克周圍炸出了一團火光,但是卻也有效牢牢吸引住了那坦克的注意力。

那坦克把穿甲彈一枚接著一枚的打在自己友軍坦克的殘骸上。於正心真是生怕這殘骸在炮擊中分奔離析,接著自己的戰車也被火炮擊穿。

但是五班長動作的很快,潘哈德戰車一開到那坦克後方兩百米時,他和戰士們就跳下了還在行駛的戰車。

在地上滾了幾下,五班長就命令齊射80單兵。他這班裡的戰士立刻把80單兵架在了肩上,進行了一次齊射。

八枚火箭彈飛向了毫無移動能力的超鈦合金坦克。其中七枚精準了命中了這坦克的尾部裝甲板。

連續的爆炸后,尾部裝甲板上被金屬射流打得崩落了很多裝甲碎片。

不過,尾部裝甲依舊沒有被摧毀,更危險的是,這坦克的炮塔開始慢慢向後轉向了五班長。

五班長此時已經用鐵拳導彈的智能瞄準儀進行了測距和測風。代表著導彈命中點的一個紅色光點出現在了瞄準鏡中。

五班長把光點對準了那尾部裝甲,然後立刻扣下了扳機。

鐵拳火箭彈瞬間飛出,與新羅馬坦克尾部裝甲板撞擊,串聯式空心裝葯破甲彈頭也成為了一道灼熱的金屬射流。

超鈦合金坦克的燃油管線被射流點燃,坦克內部出現了大量灼熱的火焰。

可是就在軍團炮手被燒死前,他摁下了按鈕,一枚穿甲彈直飛五班長而去。

這大口徑穿甲彈假使打到了五班長身上,五班長無疑連全屍都不會有。

好在五班長在發射鐵拳后及時卧倒,這穿甲彈只是從五班長頭頂一米處飛過。

穿甲彈帶來的勁風和衝擊波把五班長的頭盔都扯了下來。但是並沒有怎麼傷到五班長。

而那斷履帶坦克內部則是一片火海了,兩個軍團士兵一邊扑打身上的火焰,一邊跳出了坦克。

但是這兩個士兵立刻遭到龍式戰車30mm機炮的打擊,當場斃命。

「營長,我被一輛坦克追著,請求支援!」說話的是老喬治。

於正心一看,老喬治乘坐的潘哈德步戰車的確在被一輛坦克追擊。

由於潘哈德速度快,那坦克距離潘哈德約有幾百米,因此開了兩炮都沒擊中潘哈德。

遠處551團二營的坦克也在朝追擊的坦克開火想要救老喬治。

但是奈何遠水救不了近火,也沒能摧毀這追擊的坦克。

二營長眼看老喬治和手下士兵就要被坦克所殺,急得親自背起了一枚紅箭12導彈。

跑了一段距離后,二營長卧倒在地上,用紅箭12導彈鎖定了那坦克,並且選擇了頂攻模式,併發射了導彈。

紅箭12導彈的發射器猛烈的抖動了一下,一枚導彈拖曳這火箭發動機的火焰沖入了高空,接著一邊修正彈道一邊向下俯衝。

聽到一聲巨響后,老喬治回頭一看,追擊自己的坦克化作了火球。

他感激了二營長的救援,並且繼續指揮自己的連隊進行戰鬥。

戰鬥繼續了半個多小時,與鐵石營對戰的超鈦合金坦克只剩下了三輛,這三輛朝著北方逃竄而去。

551團二營則在在北邊布置了伏兵,先用炮射導彈打擊后,十幾輛59D坦克沖向了敵人。

三輛超鈦合金坦克就這麼被摧毀了。

於正心詢問了551團其他部隊的作戰情況。

李團長告訴於正心,敵人的百人大隊,如今只剩下了兩輛超鈦合金坦克,正在逃竄中。

於正心知道這場長城指揮部交給自己和李團長的殲滅戰,就要完成了。

但是安吉爾的一句話,忽然讓他和李團長的心情一下跌落進了冰窟之中。

「逃竄的兩輛坦克北方40公里處,有超鈦合金坦克百人大隊一個,坦克數量有80輛。」

「西側100公里有輔助軍團一個機械化步兵團,東側70公里有輔助軍團兩個火炮營和一個坦克營。」

「你確定?!」於正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血戰一番幾乎全殲敵人一個超鈦合金坦克營,之後贏來的結局卻是數倍於己方的敵人。

安吉爾把航拍照片傳到了於正心的龍式戰車。

於正心看見了那黃色背景的荒野上,敵人的三支大隊人馬。

「我們必須撤退了!」李團長果斷的對於正心說,一邊已經拿起話筒請示長城指揮部。

長城指揮部下令允許551團和鐵石營暫時撤退,但是要求他們在白石坡地區組織起防線阻擊敵人。

因為白石坡以南50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孤星國緊急修建的應急機場。那個機場里有幾個中隊的鷂式戰機。

如今,一輛油罐車正在給機場油庫灌裝燃油,如果此時敵人越過白石坡,並且攻擊機場,那麼機場和戰機都活陷入一片火海。

但是如果551團和鐵石營在白石坡堅守足夠的時間,那麼鷂式戰機將能升空。把輔助軍團和羅馬軍團地面部隊打的屁滾尿流。

李團長和於正心都熟悉周圍地區,當然對白石坡這個地方也非常熟悉。

因此李團長對於長城的命令非常的贊同

「這個白石坡位於南方40公里處,按照我們現在部隊行進最慢的59D坦克來看,一個小時內也可以趕到那裡。」

「白石坡是那片山區坡度最緩的地方,車輛只能爬過白石坡來通過山區。山區的其他部分太過陡峭,坦克裝甲車一類根本沒法通過。

「因此只要在那裡堅持一段時間,就能保護住機場,並且得到空中的支援了。」

於正心自然也不會質疑長城指揮部的命令,但是他發現了一個問題。

「東西兩側的輔助軍團我倒是不是非常擔心,我害怕的是北邊的百人大隊的超鈦合金坦克。」

「這些坦克距離我們已經不遠了,我擔心一個小時之內,他們就會追上我們。」

「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向向東。讓百人大隊以為我們是想要攻擊東側輔助軍團突圍。」

「這樣一來,百人大隊一定會來追擊我們」

「但是實際上我們目的在於通過那的干河床,利用之前我們下河床埋得地雷拖延住百人大隊。」

「一旦拖住百人大隊,我們就重新往南向白石坡而去。」

「這麼一來我們將有足夠時間到達白石坡,並且在那組織防守陣地。」

於正心所說的干河床,位於東部。

這條河床由於乾枯簡直就和反坦克壕溝一樣。,本身由於寬度,坦克非常難以通過。

加之之前為了防止殲敵戰中敵人逃脫,於正心和李團長還特地請求用火箭佈雷車給整條河床的地步布置了反坦克地雷。

因此李團長知道,利用河床來阻緩敵人的確是一條妙計。

他說道

「就按你說的辦,我們趕快行動!」

551團和鐵石營於是迅速向東行駛。新羅馬的無人機發現這個情況后,立刻通知了百人大隊的執旗百夫長。

執旗百夫長立刻命令百人大隊緊隨551團和鐵石營,並且要求東邊的輔助軍團坦克營趕往河邊進行阻擊。

不過於李二人的部隊,距離拿河床不過2十公里,而輔助軍團的坦克營距離那裡有50多公里。

因此先到達河邊的是孤星國的551團和鐵石營。

於李二人確認所有坦克都從架設的鋼板橋通過了河床后,立刻炸毀了鋼板橋。

留下了兩輛隱藏在遠處的59D坦克,551團和鐵石營就開始向南行駛趕往白石坡。

百人大隊的超鈦合金坦克很快趕到了河床一邊。

坦克中爬出幾個軍團士兵,對河床兩側的岸邊進行了多次爆破,終於開闢出了可供坦克通過的兩側緩坡。

但是當超鈦合金坦克駛入河床時,巨大的重量還是觸發了反坦克地雷。

一輛超鈦合金坦克的履帶被炸斷。其他坦克於是也不敢貿然進入河床了。

執旗百夫長,要求輔助軍團派遣一輛排爆坦克過來。

輔助軍團不敢不從,立刻一輛由M1A2坦克改裝的排爆地雷到了河床東側的岸邊,準備往河床里發射爆炸索。

所謂爆炸索,就是一種繩索狀的炸藥。一條能有幾百米長,一旦引爆就能摧毀幾百米內的地雷。

因此這排爆坦克對於派出河床里地雷是非常有效的。

然而隱藏在一邊的59D坦克可不想讓這排爆坦克輕鬆完成任務。因此齊射了兩枚炮射導彈。

排爆地雷的炮塔和真正的坦克不同,沒有很強的防護,一瞬間就被105mm炮射導彈給命中並摧毀了。這坦克也失去了排爆能力。

執旗百夫長大怒,下令摧毀這兩輛59D。但是59D知道此時不跑更待何時的道理。

於是先是打了煙霧彈,接著五隊負重力猛地一轉在幾分鐘內就跑出了超鈦合金坦克的射程。 兩人回到莊園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點半了,出席慶典也正是開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