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方岳臉色非常難看,臉上變成紫色。

他不怪殿下,只怪自己。

滄瀾帝國的人都知道,現在的殿下,是一個非常愛面子的人。

為了面子,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如果自己不把那個傢伙抓起來,別說自己的職位難保,連腦袋都難保。

「請殿下再給我三天時間,屬下如果再不抓到他,屬下以死謝罪。」方岳大聲喝道。

「現在都過了五天了,人家都不知道跑到哪裡了,你怎麼抓?」羅琨道。

「殿下,屬下相信,他一定還躲在滄瀾城,絕對沒有逃出去。」

「那天,我察覺到幽冥有問題,馬上去追了,封鎖了這周圍幾十公里的半空,並沒有看到她出去,所以我猜測,幽冥身上很有可能帶著芥子空間之類的法寶,那傢伙就是躲在裡面逃走的。」方岳把自己的猜測說了一遍。

「那傢伙的身份,查到沒有?」羅琨問。

「屬下查過了,據四王子說,他就是前幾年斬殺了魔族黑澤,現在排名飛升榜上第五位的葉雄,新雷族族長。」方岳道。

「是他,怎麼可能?」羅琨一臉不解:「咱們滄瀾帝國跟他無怨無仇,他為什麼要殺我們護衛隊的人?」

「這個,估計要問九公主。」

「來人,把九公主給我請過來。」羅琨大聲喊道。

屬下去通報了,很快,曾素素就來到大殿門前,走了進來。

「殿下找我,有什麼事?」曾素素不咸不淡地說道。

「詩詩,殺萬家父子的人,我已經抓到了,我想問問你,怎麼處置他?」羅琨試探地問。

果然,曾素素臉色大變,急道:「殿下,葉大哥殺萬勁秋跟萬勁豪,完全都是因為我,與他無關的,請你看在他救過我的份上,把你放了。」

羅琨跟方岳相視一眼,然後羅琨繼續道:「你跟葉雄之間是怎麼回事,一五一十道來,千萬不能有所隱瞞,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見對方連葉雄的名字都知道了,胸無城府的曾素素,再不疑有它,當下將自己跟葉雄之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包括自己被魔樓化身纏體,葉雄幫自己驅魔,救了自己的事情,後來萬勁秋父子過來,將曾戰一家斬殺,葉雄救自己走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殿下,我這條命是葉雄救的,他殺萬勁秋跟萬勁豪,也是為了我報仇,求你千萬別傷害他。」曾素素急道。

整個過程,羅琨都在靜靜地聽著,他敏感捕捉到了一個非常嚴肅地問題。

「方岳,葉雄殺黑澤的時候,是幾年前?」

「兩三年前!」方岳回道。

「素素說的事情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說,在兩三年時間之內,他從一名半步元嬰,連進兩階,到現在進入元嬰中期?」羅琨說這話的時候,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有些人幾十年,一百年都未必能進一階,他是怎麼辦到了?

「這怎麼可能,九公主,你不會弄錯了吧?」方岳顫聲道。

「我絕對沒有弄錯,當時葉大哥還將萬勁豪的夫婚妻方梅殺了,那時間他還是半步元嬰。」

羅琨跟方岳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三年時間,連進兩階,實戰力還如此逆天,這還了得?

現在,葉雄還不是他們的對方,但是能保證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後,他們還是對方的對手嗎?

遇到這樣的人物,要麼馬上將他殺了,要麼別得罪他,跟他做朋友。

「殿下,葉大哥現在是正道的英雄人物,是滅魔的楷模,如果你殺了他,傳出去,到時候被其它正道的勢力知道,會對咱們非常不利的。」曾素素為了求助,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方岳想了一下,說道:「殿下,屬下覺得公主說得有道理,在查到他的身份之後,我曾經用水鏡溝通百族原那邊,從那邊的情況看來,葉雄在那力威望很高;現在魔族似乎在不惜一切的代價,想要找到他斬殺,屬下覺得,殿下要三思。」

方岳這樣說是有原因的,把葉雄抬得越高,越不會覺得自己無能,到時候可以將自己的責任降到最小。

(本章完) 羅琨想來想去,當下說道:「行吧,那就把他放了吧!」

「多謝殿下。」曾素素感激泣流。

方岳在旁邊,不由得暗暗佩服殿下的手段。

就是胡亂幾句瞎話,就讓九公主對他感激無比,這才是一個當位者的手腕。

「詩詩,你下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跟方岳談談。」羅琨吩咐。

「殿下,我……能不能見見葉大哥?」曾素素猶豫地問。

她心裡還是擔心,葉雄會出事的。

「君無戲言,你還怕我反悔嗎?」羅琨冷哼一聲,說道:「你怕他出事,可以去關注飛升榜,如果他死了,名字會從飛升榜上消失了。像他這樣的人物,很快就會做出大事的,你等著吧!」

曾素素點了點頭,這才轉身離開大殿。

等她離開之後,方岳這才問道:「殿下,那葉雄,還抓不抓?」

「還怎麼抓,難道要我跟正道為敵?」羅琨沒好氣地說了一句,這才說道:「這樣吧,現在沒有幾個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封鎖消息,別讓人知道聶雲就是葉雄,然後去大牢找個替死鬼殺了,到時候傳揚出去,說聶雲死了,就這樣辦,下去吧!」

「屬下領命。」方岳說完,退了下去。

……

葉雄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名聲救了自己一命。

一個星期之後,他睜開眼睛,感覺到內世界的水元氣多了一些,五色元嬰體表的藍色,也濃了一些。

芥子空間之內,靈氣還真是濃郁,如果能在此處修鍊一年,應該就能將《凝冰功》第四層學會了。

他走進幽冥的房間,幽冥還在吐納修鍊。

「你又來幹什麼?」幽冥眼睛也沒睜,沒好氣地說道。

「這都七天了,怎麼還沒消氣,比來大姨媽還久。」葉雄無語了,說道。「不就是開開玩笑嘛!」

「你那是開玩笑嗎?」幽冥睜開眼睛,白了他一眼:「如果我不生氣,你豈不是要得寸進尺,你們男人,還有什麼下流事情做不出來?」

「你覺得下流的事情,是人類生命傳承最重要的事情,沒有這種下流,人類早就滅亡了。」葉雄一本正經道。

「你不去當傳銷,真是浪費了。」

葉雄不由得啞然失笑起來。

「七天過去了,外面應該沒那麼嚴了,我出去看看。」

「去吧!」

冷少獨佔罌粟妻 葉雄轉身出去房,背後傳來幽冥的話:「小心一點。」

這個女人,明明很關心自己,偏偏要裝得那麼冷漠。

就不能熱情一點嗎?

「放心,沒有真正成為你的男人之前,我是不是會死的。」

葉雄拉風地揮了揮手,這才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離開芥子空間之後,葉雄將裂縫裡面的手鐲拿起來收好之後,這才在四下慢慢地查找著。

此刻,他已經完全恢復了容貌,所以哪怕遇到人,也不怕被認出來自己是聶雲。

通過一番查探之後,葉雄基本可以確定封鎖已經解除了,這才化成一道流光離開,朝大秦帝國而去。

經過百家裡,葉雄從高空俯視百里家,不由得又想起了白雪。

不管白雪到底是什麼身份,跟黑石項鏈的幻境創造者有什麼關係,可以確定的是,他在心裡,已經深深記住了這個女人。一個月之後,葉雄終於進入了大秦帝國的境內。

大秦帝國只有四個星球,秦星,皇星,祖星跟古星。

雖然只有四個星球,但是每一個星球都十分巨大,是地球的數萬……

整個大秦帝國的領域,在仙魔界也是數一數二的。

前陣子,星辰關被魔族攻破,就連大秦帝國的古星也被魔族佔領了,現在雙方的主要戰錢,就在古星,一方想殺復失地,一方想鞏固根基,雙方處於膠著狀態。

大秦帝國的星球路線是秦星,皇星,祖星,古星,魔族攻佔了古星,下一個就是祖星了。

在葉雄看來,古星被攻陷,是遲早的事情,現在他只想去那個湖裡,找到黑色石板,然後再想辦法找到厚土門消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大地功》剩下的兩門功法,只要找到,他就馬上離開,絕對不牽扯進仙魔大戰之中。

不是他冷血,而是以他目前的實力,對仙魔界大戰的走勢,沒有多大的作用。

小戰役,他還能起作用,但是像古星那裡,彙集了雙方最強大的修士,很有可能會有半步化神境界的修士。

他的實力,還遠遠達不到那個層次。

所以,目前他的做法就是苟。

越苟,活得越久。

接下來,葉雄馬不停蹄,繞過秦星跟皇星,朝祖星而去。

又花了一個多月,葉雄終於再次看到祖星了。

飛升之後,事隔六年,他終於再一次回到祖星。

「仙魔大戰,真是害人,老子這一年的時間,都在趕路了。」葉雄咒罵著。

如果有傳送陣,自己在就可通過傳送陣留意去任何地方,就不需要這麼日夜兼程地趕路了。

大秦帝國祖星有九大州,黑色石板所在的位置,就在望州。

遠遠的,還沒降落,葉雄就看到半空之中,有無數的修士在巡視著。

祖星離古星最近,兩間之間的中間星際,現在就成了雙方的戰線,這裡這麼多人巡羅也很正常。

可惜,祖星太大,九大州的星空要全部巡邏,那得多少人!

以葉雄的實力,很輕易就遁過一屋的防空巡邏,落到望州的地面上。

地面上,巡邏更多,密密麻麻,哪怕在山林之中,也時不時有巡邏的修士,每個人都帶著傳音器,一有狀況,馬上就會通報。

葉雄不想多生事端,一直都隱匿而行,朝自己放了黑色石板那個湖而去。

他倒不是害怕,畢竟自己是正道中人,只要亮出身份,正道的人也不會將自己怎麼樣。

問題是,如果他的身份泄露出去,正道的人肯定要求他跟其餘的人一齊抗魔,鎮守祖星。

葉雄對於主動抗魔的人很佩服,但是他不會這麼干。

他要苟活,只有苟,才能活得更久。

三天之後,葉雄終於神不知鬼不覺來到了自己放下黑色石板那個湖。

他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就扎進湖裡,朝湖底遁去。

很快,他就到了收藏黑色石板的地方,見黑色石板好好地呆在那裡,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喜上眉梢。

他連忙將黑色石板收起來,放進芥子空間,這才快速離開。

現在祖星人太多,戰況很亂,他才不會在這裡啟動黑板石板回到下界,那樣很容易被別人發現。

要找個沒人安全的地方才行。

葉雄從湖裡鑽出,準備離開,突然轟的一聲,一道劍芒從天而降,在他身邊的十幾米的大地上,劈出一道巨大的溝壑。

(本章完) 葉雄的第一反應是有人偷襲,但是很快他就覺得不是偷襲了,因為這準頭也太差了。

他抬頭看著半空,只見半空之中,兩道人影在大戰著。

兩名都是女子,戰狀非常激烈,劍氣縱橫,在大地上轟出一道道的裂縫,很快葉雄周圍的地面,就千瘡百孔。

兩名女子,一名外貌二十六七歲左右,另一名外貌四十歲左右。

修士是無法從年齡看出真正年齡的,早些進入修真一道,或者資質好的,甚至服用了駐容丹藥,都會讓容貌變得年輕很多。

兩人的實力都是元嬰初期,實力在伯仲之間,但是中年女子分明再老辣一些,元氣也洪厚一些。

但是年輕女子也弱不了多少,一直在防守著,也許在等支援,一時之間,中年女子也奈她無何。

「洛連君,我本來念在咱們相識多年的份上,欲放你一條命生路,沒想到你陰魂不散,一直咬著我不放,你現在就死了,也別怪我心狠手辣。」中年女人喝道,進攻更加凌厲。

「吳靜苗,你這個私通魔族的內奸,我手上已經有了你私通魔族的證據,我勸你乖乖認罪,戴罪立功,到時候也許可以得到從輕發落。」洛連君說道。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八零甜妻萌寶寶 他看了女子的身材一眼,很快就想起來了。

這女子不是當初想殺曾素素黑袍女子嗎?

當初,大秦帝國想殺曾素素,讓曾戰安心抗魔,這黑袍女子還跟葉雄打過了一場。

後來,葉雄把曾素素治好了,她就住手了,在他跟方梅大戰的時候,還幫過她一把。

如果他猜得不錯,這叫洛連君的女子,應該是皇城的人,發現這個叫吳靜苗的是內奸,所以一直追查,結果兩人大打出手。

當初,葉雄還是半步元嬰,跟這黑袍女子洛連君雙方不分勝負。

但是現在,只要他願意,可以不廢吹灰之力就將她斬殺了。

想到這短短時間之內,自己實力大增,葉雄不由得暗暗得意。

「沒想到,她叫洛連君,這個名字還不錯。」

當初自己問她名字的時候,她還說不能說,讓自己叫她阿影。

他在下面看著,只要洛連君能應付,他就不出手,省得麻煩。

兩人鬥了片刻,突然一道流光從天而至,快速來到洛連君面前,一名身穿紫色束身長裙的女子出現。

「王雅,你來得正好,吳靜苗私通魔族,是魔族的內奸,企圖將我們的軍情傳出去,我已經拿到了確鑿的證據,你快出手抓了她。」洛連君氣道。

「好,我現在就殺了她。」王雅從身上抽出一把長劍,狠狠地劈出。

只是,劍芒劈出的方向,不是吳靜苗,而是洛連君。

洛連君哪裡想到,這個王雅也是內奸,當她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洛連君,你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吳靜苗哈哈大笑起來,就在她以洛連君會被王雅的近距離偷襲一劍兩半的時候,突然一連寒芒從下面的森林疾射而來,直接擊在王雅手中的劍上。

叮的一聲,王雅手中劍直接斷兩截,寒芒去勢不減,直接洞穿王雅的身體。

還是王雅反應快,只是被刺穿的小腹,如果她再慢一點,那是一劍穿心了。

「誰偷襲我,誰,出來。」王雅大怒之下,色厲內荏地喝道。

一道人影,從下面衝天而起,落到洛連君身邊,氣勢風雅,背手而立,一副出塵脫俗的模樣。

「聶風,是你……」

看到葉雄出現,洛連君神色有些意外,不明白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葉雄嘻嘻一笑,道:「洛姑娘,咱們好久不見了。」

「別大意,這兩人不簡單。」洛連君沒空跟他聚舊,嚴肅地說道。

「這種程度,也叫不簡單嗎?」葉雄嘴角上揚,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洛姑娘,你想怎麼處置他們,殺了還是生擒,或者先廢了?」

「別大意,認真點!」

幾年前,洛連君知道他的實力,也就跟自己差不多,面前的兩人,實力可是都在自己之上啊!

聶風,是他們的對手嗎?

「我還是生擒她們再說。」

葉雄身體嗖地在原地消失了,下一刻已經到了王雅的頭頂之下,一手抓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