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斯洛克的身影漸漸清晰,蘇雪死死地拽住身後小山崖的邊緣穩住身形。。。

冷靜,冷靜!

把帥哥嚇跑了就不好了。。。。

斯洛克越來越近,蘇雪越來越興奮,她甚至都有一點呼吸不順,心跳紊亂,心律不齊。

“你就是斯洛克的新朋友麼。蘇雪。”清冷的聲音從斯洛克的背後傳來,蘇雪又是一個激動地打顫。

大帥哥的聲音真好聽!聽到了沒有聽到了沒有!!帥哥叫她的名字了!他叫了!他叫了!而且他還是活的!!是活的!親愛的斯洛克你可知道她愛死你了!!!!

“你好,烏爾奇奧拉。”蘇雪無比嚴肅,激動道一點表情都沒有了,向斯洛克的背後打招呼。

他的慢慢“走”了出來,蘇雪整理了一下服裝,緩緩地擡起頭,只見一隻純白色的蝙蝠從斯洛克的背上飛到空中,清冷的聲音就是從那裏傳來的,“斯洛克的朋友都不是廢物,希望你能讓我感到一絲興趣。”

……

臥槽!!

她的帥哥呢?!這個小蝙蝠是誰啊?它到底是誰啊?!那個眉宇之間透露着死寂的憂鬱小帥哥是誰啊!而且這個嬌小可愛的小蝙蝠是鬧哪樣啊…… 又是“嗖~”的一聲,一個黑影快掠過蘇雪所在的位置,幾個瞬間就帶着蘇雪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土地上。

“喂!女人!你是想找死嗎?!”那個救了蘇雪的黑影朝坐在地上的蘇雪吼着。

蘇雪本來就很暈的腦袋被這一句吼叫弄得更暈了,一隻手撐着地面,另一隻手一直拍着腦袋,“喂喂大哥,你哪位啊,你確定你認識我??你確定你沒救錯人?你該不會是斯洛克派來拯救我的吧?”

“斯洛克?!!你認識斯洛克?”那傢伙兩三步來到蘇雪面前,“他現在在哪裏?!我要去和他決鬥!”

蘇雪擡起頭來想看看是哪個傢伙這麼急着去送死,卻現那是一個豹頭?而且這個人爲甚一臉“他殺了我爸殺了我媽殺了我全家他是我的仇人”的表情?斯洛克除了混蛋了點沒什麼可恨之處啊?而且,仔細一看。。。。這個 宋獻策雖然對歐洲大陸上的這些國家不甚了解,但是在皇帝講解下倒也是初步了解了這片大陸上有多少個國家。這麼一聽,這些國家似乎就像是中國古時的春秋戰國時期,雖然各國都崇尚著同一種宗教文化,但是現在互相之間卻依然征戰不休,並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大帝國。

本身就偏向於縱橫家的宋獻策,頓時對這些國家之間的關係有了些許興趣。此時他倒是沒有剛剛那麼抵觸前往歐洲的心理了。

而朱由檢也轉過身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朕之所以要挑選你去歐洲,並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環顧朝中上下,也只有你才能擔當的起這個重任。若是派遣其他人前去,說不好反倒是要壞事。

這是歐洲各國之間的戰爭,不是我們大明的戰爭。所以我們可以試圖去干預戰爭的走向,但是決不能喧賓奪主,引起戰爭任何一方對於大明的反感。畢竟我們的貿易對象是整個歐洲,而不單單是新教聯盟的國家。」

宋獻策頓時有些納悶的看著皇帝,他還沒有想好要怎麼詢問皇帝的意思,朱由檢似乎已經看出了他的疑慮,不由解釋道:「朕的意思是,在政治上我們要站在中立的立場,稍稍傾向些教廷也沒什麼。但是在實際上,比如貿易上的優惠條款及商業貸款條件什麼的,我們則要堅定不移的站在新教聯盟這邊才行。其實,更確切的說,我們應當始終和英國保持一致。」

宋獻策看了一眼地圖后,終於忍不住說道:「可是陛下,按照這副地圖上的國家位置看,想要阻止擁有西班牙王國和神聖羅馬帝國的哈布斯堡家族獲取德意志同荷蘭的話,法國的地理條件難道不是更好嗎?光是英國同歐洲大陸之間的這條海峽,已經讓英國人干預歐洲大陸戰爭的行動,處於先天不利的地步了。」

朱由檢對宋獻策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想要阻止哈布斯堡家族組建的天主教聯盟贏得這場戰爭,沒有法國人的出手,顯然是難以成功的。

但是,大明的盟友只能是英國,因為我們和英國有著一個共同的根本利益,就是雙方都不願意歐洲大陸上出現一個統一的大陸國家。就好比,如果日本和朝鮮強大起來的話,他們一定不願意見到一個統一了東亞大陸的中國,而更希望能看到一個四分五裂的中國。

每一個統一的大陸國家,對於周邊的小國來說,都是一個災難的根源。所以,比起大明,英國更不樂意見到一個統一了歐洲大陸的帝國。這個時候只要我們站在英國身邊搖旗吶喊,順便給予一些外交和經濟上的幫助,那麼英國人自己就會去全力以赴的破壞歐洲大陸的統一戰爭。

當然,朕希望你記住一件事,我們需要的盟友是英國,而不是英國國內的某一個政治團體。所以,當你和庫爾纏他們抵達英國之後,要繼續延續我們此前出使英國時留下的友好政策,讓英國人知道大明對於他們是友好的,不管英國的王位上坐的是哪一位。」

宋獻策此時終於明白了過來,他對著皇帝拱手行禮說道:「臣明白了陛下的意思了,絕不會讓英國人同我們交惡的…」

朱由檢對他點了點頭說道:「梳理大明同歐洲各國的外交關係,並利用一切手段干預戰爭走向,保護好我們同英國人之間的友好關係,這就是你和庫爾纏的首要任務。

接下來的次要任務嗎,便是把大明同歐洲的金融系統聯通起來。雖然我們現在和阿姆斯特丹城市銀行初步建立了合作關係,但是這種關係還是太淺了些。

這一次大明海外貿易銀行的張國紀,也將會陪同你們一起前往英國。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他將會以倫敦為基地,建立海外貿易銀行的歐洲分行,從而同荷蘭阿姆斯特丹銀行建立更為密切的合作關係。這不僅是大明紙幣進入歐洲的好機會,也是擴大我國商品在歐洲銷售規模的必要條件。

在英國訪問我國艦隊出發之前,聽說荷蘭人正在炒作一種鬱金香花球,一隻鬱金香花球的價格居然相當於普通市民三年的薪水。這說明什麼?」

宋獻策楞了一下,便鬼使神差的回答道:「回陛下,這說明荷蘭人手中的貨幣已經多的不知道往什麼地方投資了,這個鬱金香花球就等於是用來吸納市場上多餘貨幣的蓄水池。」

朱由檢再次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讚許了宋獻策,方才說道:「是的,荷蘭人的處境就和我們打算在後金實施的金融計劃一樣。 這個督主,爆寵的! 但是荷蘭同后金可不一樣,他們掌握著自己國家的進出口貿易,又是歐洲各國的貿易中心,手中掌握著大量的金銀貴金屬。

因此,即便是鬱金香花球的市場崩潰了,也不過就是損失些元氣,倒還不至於出現國家財政完全崩潰的現象。不過荷蘭在跨洋貿易上的壟斷,使得我們只要跨出國門,就不可避免的要同荷蘭人發生衝突。

但是大明同荷蘭的距離實在是太遠,我們在亞洲擊敗他無論多少次,荷蘭人還是能夠依靠壟斷歐洲近海貿易的利潤重新復活。所以我們想要消滅荷蘭人的海上霸權,就首先要在歐洲擊敗他。不管是他的歐洲金融中心地位,還是歐洲的貿易中心地位。

那麼如何去擊敗荷蘭人,和他一海之隔的英國人恐怕是最為渴望繼承他海上霸權的國家了。你要做的就是,協助張國紀在倫敦建立一個同荷蘭人進行競爭的金融中心,從而挑起英國人對荷蘭人的戰爭,當然這一切都要在歐洲戰爭結束之後。

妻限99天,權少步步淪陷 這也就是你們在歐洲需要進行的第三個任務,歐洲戰爭結束之後,準備好瓦解荷蘭人在海上的霸權,打壓他們作為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為我國取得太平洋及印度洋霸權做好準備工作…」

朱由檢停頓了一下,突然張開雙手虛虛擁抱了一下牆上的世界地圖,有些亢奮的說道:「這是一個多麼大的舞台,如果你真的能夠做到以上幾條中的一條,你的名字都必將會在史書中同班超同列,令後世之國人敬仰。你可願意前往歐洲?」

宋獻策終於被皇帝的話語給打動了,他本就是功名心極重之人,否則也不會冒著生命風險跑去瀋陽當間諜去了。如今既然皇帝給他描繪出來好大一張藍圖,他心中不由也躍躍欲試了起來,沉吟許久之後,他終於向著皇帝低頭拱手說道:「臣,敢不從命…」

7月中旬,從大明沿海陸續逃回的荷蘭商船,給巴達維亞的荷蘭人帶回了極為震怖的消息,普特曼斯所率領的公司在亞洲集結起的最強艦隊,已經被明軍艦隊所擊敗,就連普特曼斯都有可能落入了明軍手中。

安東尼范迪門和評議會的議員們都不敢相信這些船長帶回的壞消息,但是對這些船長分開再三盤問的結果卻依然如此。眾人這才對此半信半疑了起來,安東尼范迪門是眾人之中心情最為沉重的一位。

他突然意識到,在這些船長的描述中,東協其他成員的船隻都沒有出現,僅僅是明國海軍自己的力量就已經將普特曼斯率領的艦隊逼入了絕境。幾乎在一夜之間,明國海軍就已經成為了東亞大陸上最為強大的海上力量。

這場失敗令巴達維亞的上層人士開始了分裂,商人出身的議員普遍要求停戰求和,盡最大可能的保住公司在東亞的利益。但是那些之前主戰的公司職員們,現在卻已經騎虎難下了,他們難以承受這樣的慘敗,也難以面對事後公司的追責,因此叫囂著要同明國決戰到底,甚至有人還開始將城市裡的華人居民當做了出氣筒。

安東尼范迪門雖然在精神上承受了莫大的打擊,但卻還沒有失去理智。他知道這個時候攻擊手無寸鐵的華人居民,那麼他們那些被俘的荷蘭同胞顯然也是要被報復的。因此他很快就下令憲兵出動逮捕了在城內搞破壞的荷蘭人,並召來了華人甲必丹蘇鳴崗,讓他安撫那些被荷蘭人毆打了的華人居民。

蘇鳴崗雖然答應了他的請求,但也臉色不渝的向他說道:「我們巴達維亞的華人不清楚公司和大明之間為什麼要爆發戰爭,但是我們不願意成為這場戰爭的犧牲品。我希望總督閣下能夠開放港口,讓想要離開的華人離開這裡。」

安東尼范迪門雖然制止了荷蘭人對華人的暴行,但卻也沒有把華人放走的意思。畢竟在關鍵時刻,這些華人也是同大明討價還價的一個籌碼,因此他冷靜而不客氣的拒絕了蘇鳴崗的要求。

安東尼范迪門雖然不知道應當如何結束這場戰爭,但是也開始對巴達維亞的防衛進行了加強。分佈在香料群島等地的荷蘭商館不得不撤回了巴達維亞,以避免被東協艦隊各個擊破。只要巴達維亞還在荷蘭人手中,那麼當東協艦隊離去時,他們自然就能夠重新收復香料群島。

安東尼范迪門和巴達維亞的議員們也在祈禱著,希望明國的皇帝能夠理智一些,不要大舉出動軍隊和巴達維亞進行不死不休的戰鬥。那樣的話,不管巴達維亞是不是能夠繼續存在下去,公司此前幾十年在東南亞和東亞的經營算是全部白費了。

8月12日,東協派出了兩名使者抵達了巴達維亞,正式向安東尼范迪門及他的同僚通報了普特曼斯艦隊的覆亡,並要求巴達維亞無條件向東協投降,並將佐渡島及香料群島置於東協的監管之下,然後由安東尼范迪門自己親自前往北京簽署投降協議,並協商戰爭賠款等事項。

東協的兩名使者給了巴達維亞24小時的時間考慮,但是安東尼范迪門和巴達維亞的議員們還是心存僥倖,因此並沒有在限期內得出結論,導致了這場停戰會見的破裂。

當兩名東協使者坐船離去時,整個巴達維亞的居民都是心情沉重的,他們知道戰爭的腳步已經接近這座城市了。 4章回現界已修

月光鋪灑在厚厚地沙地上,世界被渲染成了銀色,斯洛克在靈壓爆的那一刻就急急忙忙地趕回了洞穴,看着蘇雪的倒在地上,心裏沒來由地感覺到窒息……

他不奢求少女能夠原諒他,所以他改變了少女的記憶,他不奢求她能依舊愛着他,所以他選擇了獸類的外表來接近他,他只希望一切能夠像這樣的安逸,永遠這樣活下去……

斯洛克跑到蘇雪的身邊,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氣,正當他想下爪摸摸她的臉時。。。。。那隻暗紫色的瞳孔突然恢復了以前的光亮。。。。她與他美好地對視,只是。。。每一個美好地開始往往有個丟人的傢伙來破壞氣氛。。。。。

蘇雪盯着斯洛克還來不及收回去的爪子,開口:“你想要幹什麼?難道是想要殺人滅口?!我哪裏惹到你了啊?”

“我纔沒。。。”

“那你要幹什麼?把我吃了?還是要淹豬籠啊?!你太狠心了吧。。。。”蘇雪哭喪着臉,左手一抹根本沒有淚水的眼角。。。。

“快把你的靈壓收一收,烏爾奇奧拉快受不了。”斯洛克無奈地扶額。

“嗯?”蘇雪頭一偏,看見被壓在地上不能動彈的烏爾奇奧拉,連忙閉上左眼,小跑到烏爾奇奧拉旁邊,抱起他,用臉蹭來蹭去,“對不起啦烏爾,我下次會注意一點啦。”

“。。。。你的靈壓裏,怎麼會有斯洛克的味道。”烏爾奇奧拉說出了一句很正常的話,但是,蘇雪卻想歪了。。。

“味道?你怎麼知道斯洛克的味道?”蘇雪十分驚訝,“難道你和斯洛克已經。。。。?”

“是啊。”已經是朋友了,感受出味道很正常。烏爾奇奧拉想。。。。

額~滴~媽~媽~呀~烏爾奇奧拉已經是斯洛克的了。。。。那她還怎麼調戲烏爾啊?!他已經名草有主了。。。。而且他的賢內助還是斯洛克?她怎麼不知道斯洛克有這方面愛好啊?既然他喜歡烏爾,那爲什麼要她對他負責啊?難道斯洛克把她也當成男的了,要加上她玩p?!蘇雪看着斯洛克的眼神裏,立刻加入了一絲的。。。。不可思議。

斯洛克被她盯得有點莫名其妙,“這麼看着我幹什麼?”

蘇雪在心裏啐了他一口,笑着說,“沒幹什麼呀~”

“哦?”斯洛克懷疑的跳了一下眉 ,也沒去追究,“那麼我來看看你在大虛之森生活了一年之後,到底學到了什麼。跟我來吧。”

蘇雪對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摸了摸一直沒出聲的烏爾奇奧拉,跟上去。

斯洛克帶着蘇雪用響轉走了好久纔到達目的地,他扭頭對蘇雪說,“那些是一些低級別的瓦史託德,如果你打不過的話,我和烏爾奇奧拉會幫你的。”

蘇雪愣了一下,然後指着他身後說,“你確定我是要去砍虛而不是去救虛?”

“什。。。。”斯洛克順着蘇雪的手指回頭一看,空地上聚集的虛正圍着一個人形虛,單方面的施暴。斯洛克驚訝,“怎麼回事?!我準備的幾十頭瓦史託德到哪裏去了?!!”

“你還有閒心關心這些敗類?救虛吧。”蘇雪白了他一眼,腿一用力跳,手在空中一伸,一把刀形成冰出現在蘇雪的手上,“綻放吧!冰雪子!”

拔刀出鞘,天空中飄下幾片雪花,冰雪子的刀身上,刻着幾片雪花的紋路,刀柄變成雪白色,藍色的頭繩變成了冰藍的緞帶,拿着刀的左手一揮,把一頭虛砍成兩半,血液順着刀身流進雪花的紋路里,把這頭瓦史託德的血液化爲靈力。

下一秒,把這羣醜了吧唧的東西全秒了。 蘇雪把冰雪子收回刀鞘,蹲在那頭人形虛的身邊問:“喂喂,你沒。。。。。”

話還沒有說完,這頭人形虛就一把撲向蘇雪,在她胸口蹭着:“嗚嗚嗚。。。。我好害怕。。。他們爲什麼要攻擊我啊。。。嗚嗚嗚嗚。。。。我又沒做什麼壞事。。不就是吃了個人類的靈魂麼。。。他們難道就沒有做過這檔子事麼。。。嗚嗚嗚。。。”

“。。。。。你先起來一下好麼。。。美女!”蘇雪推了推她身上的人形虛,從她的外貌和聲音來看,這個虛是女的,如果她是從泰國來的。。。。那她只好說抱歉咯。

只見這位美女再次蹭蹭蘇雪的胸口,“嗯?女的?”她又猛地一擡頭,驚訝地看着蘇雪的臉,失聲叫道:“跡部雪村?!你真的死了?!你。。。你。。。你要不殺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的手臂是我自己不小心壓斷的,我不是故意推給你的。。。你不要殺我!”

手臂?壓斷?好耳熟啊?第一次見到忍足鬱士的時候,他好像就是這麼指責她的,那麼這個人形虛就是惠悠子麼?

“你是惠悠子?”蘇雪眨巴了一下眼睛對她笑笑,“你好我是蘇雪,雖然這個身體是跡部雪村的,但是,她的靈魂已經不見了。”

“真的?你。。。。真的不是跡部雪村?”惠悠子怯怯地問。

“嗯,但是,你可以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我好好地說一說麼?畢竟,我現在接受了這個身體,不能讓我這樣莫名其妙得被罵啊。。。。還不如浸豬籠痛快呢。。。”蘇雪小聲地說出了最後一句話,但是還是被惠悠子聽見了。

“你。。。你說了什麼嗎?”

“沒有,你聽錯了!”

“哦。。。哦。。。。”

鑑於外面還是有很多的虛在那裏遊蕩而且說話不方便,沒有爆米花沒有可樂也沒有聽故事的板凳,綜上所述,斯洛克決定把惠悠子帶回自己的洞穴,並且再三警告惠悠子讓她不要亂來,蘇雪不耐煩地拍了一下思路看的後腦勺,斯洛克才抽抽嘴角生悶氣地往前走。

蘇雪他們把惠悠子帶回洞穴後,聽惠悠子簡述那一段長長的 真田幸昌和毛利勝家剛剛踏上安汶港的土地,看著這環繞海灣鬱鬱蔥蔥的群山,耳邊聽著海鷗的聲聲鳴叫,毛利勝家就忍不住對著身邊的真田幸昌說道:「這裡可真像是日本啊。」

真田幸昌看著安汶港碼頭那些荷蘭式的建築,不由下意識的回了一句:「我可不希望今後的日本會變成這個樣子。」

毛利勝家順著真田幸昌的目光向前望去,發現港口城鎮內的土人看到大明軍隊的到來不僅沒有露出半分敵意,反而載歌載舞的歡迎起明軍的到來了。也許這些土人覺得明軍的到來幫助他們趕走了荷蘭人,但是他們心裡可清楚的很,這座島嶼只不過是換了主人而已。

毛利勝家收斂了臉上的微笑說道:「日本自然不會變成他們現在的樣子,因為日本還有我們在。只要我們在這場戰爭中展現出了日本的力量,皇帝陛下自然會意識到日本可用之處。教官們常說:弱肉強食乃是這個世界的法則,那麼我們這些軍人就應該努力不讓日本成為弱者,這不正是吾輩的責任嗎。」

真田幸昌沒有繼續回答,而是認真的打量起了這座島嶼。丘陵起伏的安汶島是摩鹿加群島中較小的一個島嶼,島嶼東西兩側有兩個巨大的海灣侵入,差點就將這個島嶼一分為二了。西面的安汶灣最為深入島嶼內部,這也使得這處海灣成為了天然的良港,島嶼南部的安汶港也就成了整個摩鹿加群島的貿易港口。

自古以來,從中國、印度而來的大型海船都會行駛到這個港口進行香料貿易,而群島的土人則用小船將香料運送到這個大港,再把棉布和其他日用品運回自己居住的小島。

當荷蘭人來到此處之後,便看上了安汶港優良的港口條件,且安汶島南部和北部只有一條不到2公里的陸地通道,讓安汶港的地理環境變得易守難攻,於是荷蘭人便強行佔據了這裡,然後通過這個港口控制了整個摩鹿加群島的香料貿易。

自從荷蘭人來到這裡之後,其他各國商人便漸漸絕跡,因此港口城鎮中荷蘭式的建築便越來越多,城鎮中心也轉移到了以荷蘭商館為中心的荷蘭人居住區域。 婚婚欲誰 但是這次出征大明,巴達維亞也調走了駐紮在安汶港的荷蘭船隻及一部分兵力,導致普特曼斯艦隊的敗亡消息傳回之後,安汶港的防禦也出現了漏洞。

為了避免東協艦隊步步蠶食,巴達維亞乾脆就將安汶港的荷蘭人撤回了巴達維亞城。因此當真田幸昌和毛利勝家跟著明軍船隻抵達安汶港時,這座港口就立刻向東協艦隊投降了。

此時也是安汶港香料貿易開始的時期,走入港口的城鎮內便能聞到濃郁的香料味道,荷蘭人的逃離使得這些土人喜笑顏開,認為今年總算不用再向荷蘭人繳納重稅了。當然,他們開心的未免太早了些。

艦隊中的西班牙代表看到整個香料群島毫無抵抗的落入到了東協手中之後,便立刻要求召開艦隊評議會,成立香料群島的代管委員會,避免今年香料貿易的稅收流失。

原本目標就在於香料群島的歐洲船長們,立刻便響應了西班牙代表的提議,對於繼續南下進攻巴達維亞則失去了興趣。

以為何昌旗代表的明海軍將領自然不會認同這個短視的主張,雙方從九月初爭執到了九月中旬。直到張燮、李晨芳、許心素等人隨著龐大的日本支艦隊抵達了安汶島后,這場爭論方才告一段落。

張燮抵達安汶島聽說了爭論之後,便撇開西班牙代表同英國、葡萄牙代表進行了秘議,隨後三國代表便在評議會上修改了西班牙代表提出的代管委員會方案,否決了西班牙代表希望分割香料群島的主張,認為香料群島應當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主體,至於整個香料群島的貿易稅收及其他利益,應當在戰爭結束之後,根據各國在戰爭中的貢獻交由東協會議進行討論,而不是由代管委員會進行分配。

於是西班牙代表提出的建議,最終只是通過了一個設立香料群島代管委員會的提議,這個委員會的權力也和西班牙代表的設想相去萬里,且第一任代管委員會主席職務還落在了葡萄牙人的身上。

9月20日,關於香料群島利益分配的爭論告一段落,在明顯佔據了優勢的中、英、葡三方代表的聯手下,西班牙代表終於表示屈服,並贊成了南下進攻巴達維亞的軍事計劃。

在安汶島上悠閑了半個多月的真田幸昌和毛利勝家等日本軍校學員,再次登上了船隻,準備跨海進攻巴達維亞。不過這一次他們就不是混在明軍的隊列中了,而是被李晨芳調入了麾下的大阪第二師團,恢復了他們聯隊長的職位。

此次日本出兵,雖然崇禎只是要求李晨芳調動一個師團的兵力就足夠了,但是江戶幕府聽說之後也懇切的向葉雨軒提出請求,希望能夠參與這場戰爭。江戶幕府的這一行動不僅僅在於想要向大明示好,也是希望能夠藉助這場戰爭令江戶幕府訓練的新軍見識下市面,在實戰中了解下幕府新軍同大明軍隊之間的差距。

因此日本此次出戰的陸軍兵力達到了近4000人,江戶幕府派出的兩個聯隊,加上大阪幕府派出的大阪第二師團。至於明軍這邊,也只是從台灣抽調出的一個陸軍團,近2500人的兵力,不過這個陸軍團的軍官配置及火器裝備卻遠遠超過了日本派出的這一個半師團。

帶領明軍這隻陸軍團的,正是此前濟州第一步兵團少校營長齊祖光,作為從四海營中出去的軍官,他對於手上這隻主要從四海營抽調士兵組成的台灣第三步兵團,絲毫沒有陌生感覺。而他的軍銜此時也已經晉陞為中校,算的上是四海營出身的佼佼者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在李晨芳面前,齊祖光也保持了足夠的尊敬姿態。如果說此前的作戰都是海軍艦隊說了算,那麼接下來的戰爭指揮權便又回到了陸軍手中。作為荷蘭人在東南亞地區經營了十多年之久的要塞港口,從海上進攻顯然不是一個好主意,這也是巴達維亞堅持不投降的底氣所在。

而東協艦隊中能夠指揮這場陸戰的,便只有軍銜最高的陸軍上校兼日本大阪副總督的李晨芳了。東協艦隊中除了日本陸軍和大明陸軍這兩隻成建制陸軍部隊之外,尚有英國、西班牙、葡萄牙拼湊出來了4個營,每營約500人。

李晨芳再檢閱完所有的陸軍部隊之後,便將英國人和葡萄牙人的兩營陸軍排除在了進攻巴達維亞的序列,在他眼中這兩營陸軍只是一些沒有經過系統訓練的民兵,難以使用在進攻要塞的戰場之上。

9月28日,毛利勝家帶著自己的聯隊坐船前往佔領蘇拉威西島的重要港口望加錫,也就在同日,真田幸昌聯隊前往了東爪哇的泗水。 冷魅總裁,難拒絕 一日後,一個西班牙營坐船前往了婆羅洲島南面的重要港口馬辰。

10月3日,東協艦隊主力出現在了三寶壟外的海面。到了10月17日,巴達維亞同外界的聯繫已經全部被東協艦隊切斷。爪哇島西側的巽他海峽及東面的龍目海峽,也都已經被東協艦隊控制。

10月20日,在荷蘭人及東協之間搖擺不定的馬打藍蘇丹國的素丹阿貢拉登朗桑,再聽說了東協艦隊的船隻充斥了從泗水到三寶壟之間的海面后,終於下定決心投靠了東協這邊,驅逐了巴達維亞派來拉攏他一起對抗東協的使者。

從中爪哇內陸發跡的馬打藍蘇丹國,此時還算不上一個封建集權國家,而更像是一個封建領主共治的社會。王國雖然領有中、東爪哇及西爪哇的一部分土地。但是國家的核心部分卻只有素丹的世襲領地克臘帕亞克、馬打藍、巴章和葛都等內陸地區,其他地區則由親王及貴族作為領主統治著。

拉登朗桑再兩次進攻巴達維亞無果之後,對於奪回荷蘭人佔去的西爪哇地區已經失去信心了。而此時看起來比荷蘭人更為強大的東協艦隊的到來,特別是爪哇島曾經的宗主國中國的到來,更是讓他不願意加入到這場戰爭中去了。

拉登朗桑雖然倒向了東協,卻也只肯負責支援艦隊的後勤工作,不肯派兵參加進攻巴達維亞的戰爭中去,顯然這位蘇丹對於東協的防備並不亞於荷蘭人。

不過對於東協艦隊來說,這位蘇丹能夠負擔艦隊的後勤已經足夠了。爪哇島土地肥沃,物產豐富,從當地獲取物資補給,無疑給艦隊減去了極大的負擔。

在本地人的幫助下,李晨芳很快率領軍隊打到了西爪哇的中心城鎮萬隆,此地以出產優良的勃良安劍而聞名。萬隆同時也是一處山間盆地,四周環繞著各種山峰及火山,因為地勢較高,這裡的氣候終年在20多度,植物繁茂,環境優美,可算是爪哇島上難得的避暑盛地。

荷蘭人也在此處建立不少別墅,把這裡當做了巴達維亞的後花園。不過現在么,這些別墅同樣成為了東協軍隊的戰利品。

戰爭打到了這個程度,東協軍隊面前也就剩下了一座巴達維亞城而已了。只不過巴達維亞城的位置實在是太好,周邊沼澤、山林密布,除了海上的通道之外,也就只能從東西兩面的道路進攻。

而西面的塔拉漢港同樣受控於荷蘭人手中,因此從陸地進攻的話,便只有東面一條道路可走。荷蘭人在這條道路上修建了20餘座堡壘,這也是拉登朗桑兩次進攻巴達維亞無果的緣由。

在萬隆的一座別墅內,李晨芳等陸軍軍官和艦隊船長們經過了一番討論之後,決定把軍隊分為兩路進攻。齊祖光帶著台灣步兵團從海外進攻巴達維亞西面的塔拉漢港,而李晨芳率領剩下的軍隊從東面正面進攻荷蘭人的堡壘。

對於大阪第二師團來說,從加拉璜、西卡朗、勿加泗到雅加達城外的這一百里路程,簡直是用血肉鋪成的道路。困獸猶鬥的荷蘭士兵,在初期戰鬥中寧可點燃火藥桶和沖入堡壘的日本士兵同歸於盡,也不可向日本士兵投降。

西卡朗之戰中,荷蘭人引爆的火藥庫,讓整整一個大阪師團的步兵中隊炸上天後,站在後方觀戰的李晨芳終於看不下去了,他把指揮作戰的毛利勝家叫過來,在一干部下面前毫不留情的正正反反扇了他20多個耳光,把他的臉都打的紅腫了,才算是放過了他。

之後李晨芳親自接過了前線部隊的指揮權,下令在原地開始修整,並從艦隊上卸下了2門24斤重炮和4門12斤炮運到前線,這才算是徹底壓制住了荷蘭人依仗堅固堡壘的抵抗。於是戰爭很快變成了炮彈威力和堡壘堅固度的戰爭,日本士兵傷亡率終於降了下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打到雅加達城下的大阪第二師團也戰損了將近一個半聯隊,但剩下的部隊士氣反而更高昂了起來。至於江戶幕府的新軍雖然只損失了半個聯隊,但是卻完全被這樣殘酷的作戰嚇破了膽,李晨芳不得不將他們調到後方,讓他們負責後勤保衛的工作去了。

這些日本人的犧牲,終於得到了觀戰的東協成員們的認可,他們在看過了慘烈的戰場之後,終於同意了中國代表的意見,讓日本派出代表參加東協,成為東協的觀察國家。 5章學校是個唾棄的地方修

離開了那個全是沙子和純肉食動物的棲息之地,蘇雪再一次見到了車水馬龍的大街和綠油油的大樹小樹和樹苗。。。。。那一年呆在全是沙子的虛圈都快視疲勞了,更何況這沙子和月亮還是同一個色的。。。。。。萬一眼睛裏變得只有這一個色就完了。。。。。

“我們現在去哪裏啊?跡部家肯定回不去。”蘇雪和斯洛克在大街上走着,因爲蘇雪是實體,斯洛克是靈魂,所以人類看不見斯洛克,要是看到了的話。。。。他們還能安然地走在大街上麼?看到那個大洞和有些猙獰但在蘇雪眼裏很溫和的大臉就會嚇得暈過去吧?

“都那樣了我還能放心你去跡部家麼?既然來了這裏,我們就去‘浦原商店’。”斯洛克仰了仰頭,爪子一伸,指向指前方。

“。。。。那裏有東西麼。。。。”蘇雪順着斯洛克的爪子向前方眺望,“難道說。。。那個商店還在前邊那個操場後面?!好遠吶!!”

“我有說是在操場的後面麼?”

“沒有。。。。。那麼就是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祕密的場所?我們要走那一條路?”

“不是。我是說,再走一百公里就是空座町,再走一段時間就可以模糊地看見他們的招牌了。”

“納尼?!斯洛克。。。。我們坐地鐵好不好?好不好?你體諒一下你的徒弟啊~”

“這個時候認我做師傅了?好啊,爲了鍛鍊我徒弟的體力。”斯洛克笑着拱了拱蘇雪的腿,“爲師決定,還是走着去吧~”

“你這個禽獸!”

“謝謝誇獎。”

浦原商店中,蘇雪癱在圓桌前。。。。。

對面坐着的是幸災樂禍的綠帽子和優哉遊哉喝牛奶的黑貓,還有坑爹的不做地鐵的某大狗狗,兩個動物一個人還有一個半人不人的蘇雪攤在桌子上喘息。

“阿拉阿拉,斯洛克,這個小姑娘是誰啊?”對面身穿綠色和服,帶着綠色條紋帽子,鬍子拉渣的猥瑣大叔搖着扇子笑着問。

蘇雪率先舉起右手:“在斯洛克回答此問題前。。。。。能否給我點涼白開啊。。。。我失水過多。。。。我眼冒金星。。。。我。。。我。。。。斯洛克都怪你!”

“幹嘛怪我。我不就是幫你鍛鍊了一下,還有可能幫你減肥了呢,你應該謝謝我。”斯洛克說。

“滾!本美女這麼苗條!用得着減肥麼?!別爲你的虐待找藉口!”蘇雪憤怒得指着斯洛克。

一個扎藍色雙馬尾辮的乖巧女孩端着托盤,拿來涼白開,聲音弱弱的,“請您慢用。。。。。”蘇雪道了謝之後,看見女孩額前的碎竟然像蟑螂的兩根鬍鬚,差一點就把好不容易得到的救命水給噴了出來。

早在以前看到小雨這個型的時候蘇雪就唾棄了98一會兒,怎麼可以這樣呢!人家也是一個正直青春年代享受着美好時光的乖巧少女啊,怎麼可以安排一個這樣的型給人家呢!萬一這娃沒有人喜歡怎麼辦?浪費了人家的青春。。。。98先生你負責麼。。。。

一口把涼白開喝下去,蘇雪對那個身穿綠色和服的猥瑣大叔說:“你就是浦原喜助叔叔吧?我知道你喲~今日一見果然那麼符合標準!”她隔壁的漂亮美女的姐姐的媽媽的媽媽的奶奶離婚了,想找一個老伴,標準就是。。。。不要死的,不要醜的,如果只有猥瑣一點的話,那也沒辦法,只好接受了。

噗。。。。不是很符合麼。。。。

“小丫頭你真可愛~”浦原喜助愉悅的笑着,“真想讓你跟着我姓呀~”

“這個不行呀。”蘇雪笑着回答,“我還未成年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