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整個儀式很簡單。

木蒼陽向木白宣示了一百零八條族規,並讓木白當著眾位族人的面對天立誓,木蒼陽又將九根紫色神香交到他手裡,讓他前去插入巨鼎內。

上香祭天,接著就是以血祭祖。

木白將右手腕割開一道口子,將鮮血灑在巨鼎內的爐灰上,整個過程便完成一半了。

「將族譜拿來。」

「是。」

木行從袖子里拿出一本面色發黃的古冊,將那古冊翻開,遞給木蒼陽。

「把你的名字寫在上,就算正式加入外族。」木蒼陽沉聲道。

「是。」

木白咬破指尖,走到木蒼陽身前,將自己的名字寫在那族譜的空白一頁上,旋即收回了手。

木蒼陽望著那鮮紅字跡,微微點頭,道:「今天起,你就是天龍外族的正式族人,平時只要不範圍族規,你擁有絕對自由,儀式到此結束。」

合上族譜,將他還給木行,木蒼陽沒說什麼,身影轉眼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還這是個怪脾氣。」木白心裡暗暗嘀咕,總了口氣。

現在一切總算穩定下來。

還沒來得及離開,就有不少族人上來套近乎,邀請他晚上去神府赴宴。

木白都一一言辭含蓄的回絕了,在廣場上和眾位族人聊了很長時間,直到傍晚的時候,他這才單獨回到了自己的神府內。

……

靠在寢宮的大椅上,木白揉了揉太陽穴,轉頭望著窗外夜色,心裡不禁感到幾分寂寥。

「現在總算自由了,是該回天恆大陸一次了。」

木白喃喃的說道。

只是他現在還有其它事情要處理,顯然無法分身。

「對啊,可以用神分身!」

木白一拍腦袋,忽地從大椅上站起身子。他完全可以讓神分身代替自己回到天恆大陸,將寒煙他們接引到星辰大陸。

只是,進入星辰大陸,只有一個傳送門,而且還是封閉的,只有祖神才有能力打開。 看來必須得儘快離開族內,前往一趟萬獸國才行。

……

在族內待了三天時間,木白便前往木行的神府。


雖然擁有絕對自由,但是平時沒有任務要離開族裡的話,必須得經過長老的批准才行,因為族內的日常任務,都是由長老負責。

進入神府,木白很快找一個花園裡找到了木行。

木行滿臉愁容,見到木白到來,微感詫異,稍微收斂臉色,望著身前的木白,道:「坐下來談吧。」

木白微微點頭,在木行身前坐了下來。

他沒有先開口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而是好奇的問道:「剛才見長老一臉愁容,到底是什麼事情?」

木行苦嘆道:「我心裡悶得慌,你來得正好,一些事情其實告訴你也無妨,只要你不對其他族人泄露出去就可以。」

木白臉色肅穆,皺眉道:「倒是什麼事?」

木行道:「還不是因為穎兒,上次如此胡來,惹得宇宙聯盟和我們外族關係惡化,現在形勢很危機,領土隨時都可能被至尊聯盟和宇宙聯盟聯手攻打,以外族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擋不住,更可況內族一直都對我們虎視眈眈,到時候他們要是后插一刀,我們外族就有滅族的危險了!」

「什麼?」


念稚 ,頓時大吃一驚。

「難怪族長會那麼生氣,要是犧牲一個人,能夠挽回全族人的性命,那也是值得的。」現在木白多少有些理解木蒼陽的苦心了。

木行道:「我們外族最大的敵人就是至尊聯盟,這至尊聯盟一直都想要統一星辰大陸,而我們外族現在勢力薄弱,他們早就想要拔出我們了,實在可恨。」

「那長老有什麼對策?」木白問。

木行苦笑道:「要是有對策的話,我也就不會在這裡發愁了。」

木白畢竟才來外族不久,對外族的情況還不是很了解,尋思了良久,木白道:「長老現在最擔心的是什麼?」

木行一怔,道:「最擔心的是內族。如果三大勢力聯手攻擊的話,我們外族必定滅族無疑,若只是至尊聯盟和宇宙聯盟聯手的話,我們的外族血脈,至少也還有一線希望傳承下去。」 「好。」木白一點頭,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長老給我一個月時間,讓我離開族內,我或許能夠找到辦法。」

木行聞言大驚道:「你能有什麼辦法?」

木白道:「只要長老批准,等我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有結果了。」

木行臉色驚疑不定。

連族長都毫無對策,不知道木白憑什麼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木白道:「相信我吧,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那好吧,一個月後,我在這裡等你,看你能夠找到什麼應對之策。」說著,他從腰間摸出一塊金色腰牌,交給木白,道:「帶上它,離開山谷的時候就不會有人阻攔你。」

其實木行心裡對木白並不抱什麼希望,也明白木白來這裡找自己的目的是要離開族裡,去尋找應對之策,只是順口答應下來,幫自己排憂。

木白接過腰牌,微微一笑,道:「等我的好消息。」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

……

從山谷內走出來,來到那蜿蜒盤旋向下的石階前,木白臉色一怔,知道兩道熟悉的人影在那,正是木穎和木風兩人。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木白奇怪道。

木穎嬉笑道:「一大早去找你的時候,你就不在神府內了,原來是偷偷去了行長老那裡,因該是我問你,你偷偷離開族裡,是要去哪兒?」

木白道:「別胡鬧了,我身上還有要緊事要辦呢。」

「不行,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你不能跟著我。」

「反正本小姐今天就跟定你了,不信你還甩得掉我們!」

木白算是沒轍了,沒好氣道:「木風,你也要跟著我嗎?」

木風微微一笑,道:「我怎麼放心讓穎妹跟你離開,我留在她身邊,當然是要保護她。」

木白無語道:「原來你們在這裡等我,早就串通好了啊。」

「反正你是別想甩掉我們一個人出去。」

在族內待了五百年時間,也確實夠悶的話,她早就想找機會出去走走了。

木白最終只能無奈妥協,聳了聳肩,道:「要跟著我也可以,但要聽我的命令,否則就不許跟在我身邊。」 木穎欣然點頭道:「那沒問題!風哥,你呢?」

木風道:「我只是負責保護你,一切還是聽白兄的意思吧,畢竟他是出去辦事。」

木白點了點頭,便帶著兩人一起朝山腳下走去。

……

「站住!」

三人來到山腳的時候,頓被兩名青年族人攔住了。

木白旋即掏出木行長老交給自己的腰牌,道:「我們有任務在身。」

兩名青年族人一見,一人疑惑道:「連穎小姐也要跟去嗎?」

他們哪裡看不出來,真正去辦事的其實只是木白,以木穎的性格,會和木白一起,應該是在族內待得悶了,這事兒木穎以前可干過不少,他們太了解木穎的性格了。

木風乾咳道:「你們放心吧,有我在,誰能傷害得了穎妹。」

我的充氣娃娃會說話 ,點頭道:「風大哥,就交給你了,千萬別讓穎小姐在外惹禍,不然我們可不好交代。」

「嗯。』木風點了點頭。

兩名青年互視一眼,便讓開了路。

……

三人離開外族,便一路朝南方飛去。

一路上,木白在木風的介紹下,逐漸對天龍外族的領地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外族的領地勢力中,除了族內領地外,還有三個眾神之城,這些眾神都是投靠外族勢力之下,由族內另外三位長老負責管理。


除了族長和四位長老以外,領地內根本就沒人知道,危險正朝天龍外族悄然逼近。

連續飛行了兩天時間。

當天晚上。一行三人便進入了三大眾城之一的七絕城領地內,在城門前降落下身子。

有兩名初階古神守衛一見來人,頓時一驚,一名穿著神甲的金髮中年沉聲問道:「你們是從哪兒來的?」

木風從懷裡掏出一塊龍形環佩,道:「認得這個么?」

兩名守衛見了,臉色微變,旋即讓開了身子。

三人進入城內。

這七絕城的規模還是很龐大的,建立有上前座神府,雖然已是晚上,但整個城內卻燈火輝煌,如白晝一樣。

木白驚嘆道:「沒想到外族的領地勢力中,有一座實力這麼強的城市。」

木風道:「那是當然。三大眾神之城,就是我們天龍外族的屏障,依靠它們的力量,可以擋住任何強敵的攻擊。」

————

更新完。 木白卻只是笑了笑,不做回答。

木穎詫異道:「難道你覺得我們七絕城的力量還不夠強大嗎?這裡的至少有五百名古神高手,可以將七絕城保護得像是銅牆鐵壁一樣。」

木白微笑道:「五百名古神又如何,能擋住一名虛神級高手嗎?」

木穎啞口無言。

以虛神級的實力,別說五百名古神,就是一千名古神都擋不住。

木風道:「這星辰大陸,能夠修鍊到虛神級的高手,屈指可數,擁有很高的地位,一般不會隨便出手的。況且,我們城內有長老坐鎮,就算是虛神級高手來了,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木白點了點頭,目光朝前方街道望去,沒有一個人影走動。

他道:「今晚我們不會住酒店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