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教宗陛下,你要相信我。我是真命神子,去混亂星域,鎮壓一方,主持大局,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南天道。

“既然,殿下,如此信心滿滿,我也不好阻攔了。“

“費迪南德,快跟我去,一起開啓密藏室,先給殿下取來十部卷宗檔案!”

щщщ¸тTk an¸℃o

道格拉斯,也清楚,現在不適合和準備充分的費迪南德十八世,徹底翻臉。

教宗和大祭司退下去,沒多久,就給南天帶來了十部卷宗檔案。

每一部卷宗檔案上面,都有教會的最高印戳,而且紙質都是不同的,一看就是真的。

“好,我這個先收下了。”

“不日,我便去啓程去混亂星域。不過,黑麪執行長,就不要跟過來了。”

南天朝着費迪南德十八世,笑了笑。

“讓黑麪跟着也行,金甲騎士長會常伴殿下左右的。”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微微一笑。

金甲騎士長是光明騎士團裏頭最強的騎士長,實力更在黑麪執行長之上。

有他在,南天的安全,算是很穩。

“不過,在啓程之前,是該,將那個隱藏在神聖城的銀河軍叛徒,給處理掉了!”

南天心道,不由地目光冰冷。 這一次,前往神聖城。

南天的身邊,只帶了一個人——金甲騎士長。

至於,黑麪執行長,南天還沒有前往混亂星域,自然用不着他。

雖然,他也死皮賴臉地,虛情假意地叫喊着要跟着南天過去。

南天義正言辭地,直接將他給否決掉了。

黑麪執行長,也不強求。

在神聖城附近,光明教會的勢力很大。

他跟不跟着,南天其實,都是無所謂。

“咚咚!”

南天和金甲騎士長,步入神聖城裏頭,首先,是來到了大教堂裏頭。

大教堂主教,身份不低,也是得知了南天在總壇裏頭的一番作爲。

南天成爲了“神之子”,大教堂主教,接待南天不敢有絲毫的馬虎,一直畢恭畢敬。

南天在教堂裏頭,輕泯了一口茶水。

“金甲,你且在這裏,等我。凌晨時分,你去城中央。到時候,我叫你解決一個人!”

南天吩咐道。

金甲騎士長,渾身一震:“南天殿下,我不陪你去嗎?”

“您現在,身份尊貴,萬一,被宵小之徒…….”

金甲騎士長,不敢馬虎。

他的職責,就是保護好南天。

南天呵呵一笑:“這裏是神聖城,裏頭坐鎮的高手數量,也不少,治安力量,還是可以的。”

“我現在,已經是二品聖境,一般的宵小之徒,還奈何不了我!”

南天自信滿滿。

“你準時抵擋城中央廣場,就行了!”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南天低語道。

“諾!”

金甲騎士長,旋即不在多說了。

神聖城,教會勢力很強大。

的確,沒有什麼宵小之徒。

入夜,南天悄然離開教堂,直奔“醉生夢死樓”。

ωwш⊕ ttκǎ n⊕ ¢○

進入“醉生夢死樓”,南天直接找到正在調酒的婉月。

婉月一奇:“南天大人,你不是去……..”

“換個地方說話!”

南天神色一怔。

婉月不敢耽誤,快步和南天一起步入密室。

“什麼事情,這麼緊急?”

婉月緊張地問道。

“立馬聯繫一處長莊昊和二處長冬門!將他們立刻過來!”

南天神色肅穆地說道。

“南天大人,這麼找急,有什麼事情嗎?”

婉月,神祕兮兮地問道。

“要緊的事情。”

南天聲音一冷。

“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將他們立刻叫來!不要耽誤時間,儘快招呼他們過來!”

南天肅穆地下令道。

婉月,也是渾身一震。

這纔過去,沒多久,南天的實力,已經這麼強大了。

一舉一動之間,那冷峻的氣息,直接是震懾得她婉月,都是渾身冰冷。

“唯有,二品聖境以上,纔可以給我這麼強的威壓。”

婉月心道。

旋即,婉月,臉上再也沒有任何輕視了。

“是,大人。我這就去辦。”

婉月點了點頭,立馬轉身去辦事情。

用她們情報處的特殊方式,去召喚莊昊和冬門過來。

不多時,大約只過了半個時辰。

先是二處長冬門,風塵僕僕地趕了過來。

後是一處長莊昊,大步踏來。

“怎麼回事?”

“婉月處長,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將我們都給招來了。”

一處長莊昊,氣勢逼-人,直視着婉月。

婉月臉色一沉:“是南天將軍,有急事………”

“沒錯,是我叫婉月,將你們緊急召喚而來的。”

南天冷冷地說道。

“砰!”

南天的氣勢與莊昊的氣勢,猛地一撞。

“轟啦!”

莊昊不由地倒退幾步。

莊昊雖然,也是二品機甲戰聖。

但是,他哪裏比得上,南天機武雙修的二品聖境。

“南天將軍,真的是好身手!”

一旁的冬門處長,目光灼灼。

“南天將軍,我服了!”

莊昊,雖然心高氣傲,但是,也是崇尚武力。

南天正面可以力壓他,讓他心服口服。

“你們現在,可對紫長空長官的任命有異議了?”

南天氣勢一沉,赫然問道。

“沒有異議了!”

三個處長,都被南天的絕強武力給鎮住了。

“今天,之所以,這麼焦急,將你們三個處長,叫過來。是因爲,我得處理一件刺手的事情!”

南天板着臉說道。

“南天將軍,什麼事情?”

三個處長,也是見識過大風大浪的。

見南天,臉色如此難堪,不由地心中一奇。

“你們情報處,出現了一個叛徒!就是那個叛徒,出賣了在教會裏頭任副執行長的暗哨!給我們銀河軍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南天冷喝道。

“什麼叛徒!”

“我們當中,竟然出現了叛徒!”

“真是可惡至極!”

冬門處長,第一個跳了起來。

婉月和莊昊,也是接着,憤怒無比。

“是誰?還請南天將軍,明示,我等立刻將叛徒抓來,立刻處死!”

三個處長,異口同聲地說道。

“那個叛徒,我已經找到了。”

南天聲音冰冷。

“是誰?”

三個處長,同時一愣。

他們何等聰明,南天將他們三人招過來。

顯然,那個叛徒,是他們三個人當中一個。

畢竟,那個暗哨的級別很高。

不是處長以上,根本無法泄露出去。

“就是你,冬門處長!”

南天眼眸一冷,擡手一拍。

剛猛地九天神龍真氣,從天而降。

“啪-嗒!”

冬門處長,直接被鎮壓在地上。

“南天將軍,你搞錯了吧。我冬門,一聲兢兢業業,爲銀河軍情報事業工作。怎麼會出賣銀河軍呢?”

冬門處長,紅着臉道。

婉月,也是過來,勸說道:“是呀,南天將軍,冬門處長,加入情報處,已經有很多年了。”

“他對情報處,可是忠心耿耿呀!”

婉月道。

莊昊也是上前一步,抱拳道:“是呀,懇請,南天將軍,慎重對待!”

南天眼光一瞥,落在莊昊的身上。

“其實,我本來是想起了你。你最有可能是叛徒。但是,後來被我推翻了。”

南天一攤手。

密藏室裏頭的卷宗檔案,有一部絕密檔案上,記載了一些教會的地下情報工作。

孟婆人間歷練記 其中,冬門處長的名字,赫然在列。

他是教會地下部門,祕密培養一批情報人員,專門打入黑暗王朝,銀河軍裏頭。

那捲宗檔案,沒有任何修改痕跡,又加蓋了絕密的印章。

冬門處長,這個叛徒,可以說是實打實的! “南天將軍,縱然你是紫長空長官任命的。但是,也不能草菅人命呀!”

“你不能置王法與不顧!”

“我冬門可是軍部正式任命的,神聖城情報二處的處長!”

冬門處長,雖然被南天鎮壓了。

但是,冬門處長,嘴上可不服軟。

婉月和莊昊,也是目光灼灼,看着南天,希望南天拿出一個證據出來。

“證據自然有!”

“我既然,敢把你給鎮壓,就有我的理由!”

南天冷喝一聲。

“啪!”

一部卷宗檔案,甩在了冬門處長的臉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