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敖厲狐疑的看着凌霄,應該有吧!隨即在空間戒指裏面翻找了一陣,扔給了凌霄一個空間戒指!我所有的空間戒指都在這個戒指裏面了,應該有不少!不過你到底想幹嘛?

凌霄神祕的笑了笑,轉過身拍了拍剛纔這個修煉者的肩膀,凌霄露出一個自認是很和善的微笑道:老兄!

幹嘛?

又想進來?沒門!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們,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這個男子一見到是凌霄,頓時就是火冒三丈,沒好氣的說道!這其實是怪敖厲和凌霄兩人,兩人都疏忽了一個問題。兩人長得太帥了,氣質又太出衆,讓這個修煉者羨慕嫉妒恨了!

這名修煉者的相貌很普通,普通到了你把他扔在人羣之中你就找不到了的那種這地步。看到是兩個毛頭小子,這名修煉者更是無所畏懼。

這個結果早就預料到了,凌霄絲毫不以爲然,一把抓住他的手,往裏面塞了一個空間戒指。微微笑道:老兄,就當是幫幫忙了。

被凌霄抓住手,這名修煉者先是大驚,正想要反抗。然後突然感覺到自己手裏多了一個空間戒指,狐疑的掃了一眼凌霄。警惕的用意念探查了一下,旋即就是滿臉堆笑,點頭哈腰的對凌霄說道:是小人有眼不死泰山,還請公子勿怪!公子,您請!隨即讓開了一條路,還主動幫凌霄推開了前面的修煉者。

凌霄點了點頭,帶着敖厲一路“過關斬將”,如法炮製。這個方法真是百試百靈,簡直是爽到爆了。過來約莫一分鐘的時間,兩人終於是擠到人羣中間了。

你給他們空間戒指幹嘛?到現在,敖厲終於忍不住了,不由得問道。

“買路錢”!

凌霄頭也不回地答道,說完便繼續往前走。敖厲也是急忙跟上,腦袋上寫滿了大大的問號!買路錢?雖然不太明白凌霄說的是什麼,但是敖厲發現這個方法還挺管用的。

凌霄一路之上都是用同一種方法,這傢伙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遇到實力比自己強大的修煉者,凌霄就是給他一個空間戒指。發現自己弱的,凌霄就是橫衝直撞的過!那些弱的修煉者,是敢怒不敢言!沒辦法,拳頭大就是硬道理!在這個世界,弱者是沒有權利的!

凌霄的這個舉動,看得敖厲都想吐槽了,嘀咕一聲道: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傢伙怎麼無恥呢?丟臉,跟着這個傢伙實在是太丟臉了。不過忽然猥瑣的笑了笑,還真別說,這個方法還挺管用的!

終於,兩人擠了半天終於來到了人羣的最前面。摸了一把頭上的汗,凌霄不由得嘀咕道:累死人了,這活真不是人乾的啊!

喂,凌霄,我說你給他們的到底是什麼?如果不問個明白,敖厲總覺得自己的心裏住着一隻喵,讓人難受!一路下來,敖厲就只看到凌霄不停的給人塞空間戒指。除此之外,敖厲沒發現凌霄再有過什麼其他的動作!

看了一眼敖厲,凌霄淡淡的說道:我說我給他們的是金幣,你信嗎?對了,以後別在有人的地方叫我凌霄了,記得叫我無淵!

敖厲翻了翻白眼,嘀咕了一聲,叫什麼不一樣嗎?再說了,凌霄這個名字多霸氣啊!不過在看到了凌霄那惡狠狠的眼神,敖厲識趣的閉上了嘴!你真的給他們塞的是金幣?你給了多少?

凌霄回憶了一下,淡淡的道:也不多,不過應該有一萬吧!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真的不是誇大其詞。想到這裏,凌霄心裏不由得有點感激那幾個冤大頭了。如果沒有他們的“鼎力支持”,今天這件事還有點難辦了!

敖厲點了點頭,一萬確實是不多,對於兩人的身價而言,這隻來算作是九牛一毛。但是想到一路走來有那麼多的修煉者,敖厲心裏估計凌霄撒出去的金幣就算是沒有一百萬,那也差不多了。

其實兩人哪裏知道,一萬金幣何止是不多,簡直是多得有點離譜了。就拿烏揚威三兄弟而言,幾人身上滿打滿算也不滿一萬個金幣,可想而知凌霄出手有多大方了!這麼多金幣,很多修煉者一輩子都賺不到,哪裏還不乖乖的讓路?

其實在凌霄的心裏,還覺得有點給少了。所謂沒經歷過就沒有發言權,更何況凌霄現在財大氣粗,更不用在乎這一點點的小錢了。

哎,各位兄弟,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了。錯過這次好機會,價格要貴好幾倍。不買也看看啊,新鮮出爐的奴隸喲!不但能洗衣做飯,還能暖牀哦!

哎,快來看一看,瞧一瞧啊!不買也看看啊!……

進來了之後,凌霄和敖厲兩人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這裏發生了什麼事。忽然之間兩人聽到了一陣吆喝聲,而且是一個男人的吆喝聲!兩人轉頭一看,只見一個三十左右肥頭大耳的矮胖男子正在不停的要喝着!手裏提着一根血紅色的鞭子,一雙小眼睛不停的掃視着周圍的修煉者。

而在他的身後用繩索綁着五個人,兩男三女!一個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兩人初步判斷了一下,居然也是一個天王境界的修煉者!而另外一個男人,大約四十五六左右,其修爲境界應該是在神王與聖王境界之間。

敖厲和凌霄兩人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之色。兩人實在是很難想象,一個天王境界的高手和一個神王境界或者是聖王境界的修煉者,居然會被人給當成奴隸來賣!

另外的三個女子之中有一個年芳二十五六的姑娘,小姑娘生的頗爲標緻。瓜子臉,大眼睛,一條柳眉,看起來特別清純。其修爲也不弱,居然也是一個天王境界的修煉者!雖然看起來不是傾國傾城,但也算是美人一個!此時她的眼睛充滿了絕望,滿臉的蒼白之色!那楚楚可憐,我見猶憐的模樣,讓在場不少的男人心生憐憫,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裏好好的寵愛一番。

另外兩個女人,呃……嚴格來說,她們根本不算是女人。如果要說的話,只能算作是兩個小蘿莉。長得特別好看,可愛,一身粗布麻衣,也遮掩不了她們那“小美人”的本質!

看起來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大約十二三歲左右。此時有一個小蘿莉歪着頭好奇的打量着周圍的修煉者。那表情動作,可愛的模樣,讓衆修煉者不由得暗道一聲,好爲一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另外一個則是滿臉絕望,一臉祈求的看着衆修煉者!這根本不是一個小女孩所擁有的成熟,她的眼睛彷彿會說話,可是衆修煉者也只是在心裏嘆息了一聲!

對於她們的命運,並不是沒有人想要幫她們。只不過那標出來的價格,卻是讓人望而卻步。二十萬金幣,這根本不是一般的修煉者可以拿出來的!對於這些普通的修煉者來說,也說是二十萬了,十二萬他們可能都拿不出來!

這兩個小女孩身上沒有絲毫的修爲,完全全的是一個普通女孩。如果要修煉,現在也晚了,早就過了修煉的最佳時期!所以即使這兩個小蘿莉長得在可愛,衆修煉者雖然是同情她們的命運,但確實沒有伸手的意思!

這個世界上這樣的人多了去了,誰有那麼多閒時間去拯救她們?

至於另外的那一個女子,衆修煉者倒是很有興趣。不但是人長得漂亮,關鍵是那一身修爲也不俗!可以暖牀,還可以當保鏢,實在是一樁很划算的交易。只此兩項,就足以讓在場的許多男人熱血沸騰,心生買咦了。 這名女修煉者不但是自身容貌和修爲不俗,而且身材好到爆。前凸後翹,凹凸有致。胸前波濤洶涌,讓一衆男修煉者不由得暗自吞了吞口水。

這些修煉者就像在觀賞物品一般,眼神來回的在這名女修煉者的身上掃視着。那種眼神,只要是男人都懂。這名女修煉者雖然是漂亮,但是其標誌的價格還是讓不少男人望而卻步!一百三十萬金幣,價格是那兩個雙胞胎小蘿莉的六倍之多。


當然,不是所有的男修煉者都是把眼光放在這名女修煉者的身上。這其中不乏有特殊嗜好的男人,更有甚者是想來個蘿莉養成。二十萬金幣雖然是多了點,但是比之一百三十萬還是要少上不少的!

至於那兩個男修煉者,在場的所有男修煉者則是自動無視了。男人買男人,就不怕別人會誤會些什麼嗎?

至於這兩個男人本身的修爲,有着這三個女性在場,大家都自動忽略了他們。有美女不看,誰會願意去看一個男人?就算是這個男人的修爲還可以,但是在這裏有誰會願意去買他們?

最重要的是,這裏有許多本土修煉者。他們都是在黑市土生土長的,雖然有修爲,但是卻並不怎麼注重!在黑市不許使用武力,那要一個男人和要一個女人,那這區別就很明顯了。

至於說要買他們,估計沒有一個人會這麼傻。有美女都不買,誰會去買男人呢?當然了,也並不是所有的修煉者都這麼認爲!至少在場的有許多女修煉者,看着這兩個男人雙眼放光,眼神閃爍不定!但是這兩個男人的身價還不低,那個年輕人標價一百五十萬金幣。而那個比較老的,則是高達二百萬金幣!即使要買,一般的修煉者也根本是買不起的!

看到這麼多人來看熱鬧,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買。這個胖子不由得再次吆喝道:哎,來看一看,瞧一瞧了!不好不要錢,你買了他們,你絕對不會吃虧的。嘖嘖嘖嘖……各位父老鄉親,叔伯兄弟,你們來看看這個小姑娘,又白又嫩,這皮膚簡直可以掐得出水來。

看到周圍那些男人的表情,這個胖子不由得在心裏暗道一聲,有戲!隨即再次指着那個二十五六的姑娘說道:大家都看到了,這個姑娘漂不漂亮不用我說了吧?旋即又指着那個年輕奴隸和和那個另外的那個中年奴隸說道:這兩個奴隸不但可以看家護院,而且當保鏢都是可以的。

大家看看,再看看這個傢伙,他可是一個聖王境界的修煉者。聖王啊,那可是隻差一步就能夠晉升到君境強者的存在。雖然說在這裏不用保鏢,但是你們願意一輩子待在這個地方嗎?這個胖子介紹完了,又指着那個聖王境界的奴隸對着衆修煉者說道!

一兩百萬金幣你們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我羅胖子以我的人格擔保,絕對不會虧大家的!大家放心,價格絕對公道,童叟無欺。要買就趕緊啊,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你不會是在逗我們吧?那可是聖王境界的修煉者,我們這小胳膀小腿的,能經得人家住折騰嗎?

是啊,我看你純屬就是來搗亂的。一個聖王境界的修煉者有那麼好制服嗎?如果買下來了,到時候如果他走了,那咱們可能就偷雞不成蝕把米。那時候我們又該找誰說理去?

是啊,我看你這個人八成就是個騙子……

對,騙子……

這個胖子話音剛落,就迎來了一大片的質疑之聲。在場修爲最高的修煉者沒有一個是達到聖王的,容不得不擔心。現在高價買回來了,到時候跑了怎麼辦?

聽到衆修煉者的質疑之聲,這個自稱羅胖子的胖子神祕一笑。嘿嘿一笑道:這個問題大家不用擔心,只要有了我這個鈴鐺,就算給他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他們也不敢!說完從懷裏拿出了一個金色的小鈴鐺,看起來做工精細,小巧玲瓏。

這個難道是……?

看到羅胖子拿出了這個鈴鐺,在場中有修煉者驚呼一了聲。

不錯,這位兄臺真是好眼光,這就是攝魂鈴!只要有了我手裏的這個攝魂鈴,他們是逃脫不了咱們的五指山的,哈哈……所以大家擔心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大家想想看,你們可以整天帶着一個漂亮的女人滾牀單,而且外面還有一個修爲這麼高的保鏢,是不是很爽啊?

得到了羅胖子的證實,在長很多的修煉者都是怦然心動。只要有了這個攝魂鈴,那自己以後豈不是多了一個金牌保鏢?最重要的是羅胖子那句話,隨時隨地可以滾牀單,而且還不用擔心會被別人打擾。而且黑市雖然不能使用武力,但是有了一個聖王級別的保鏢,那也是對其他修煉者一種莫大的震懾!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除非你當場試驗一下!

是啊,試驗一下……

試驗一下……

雖然已經得到了證實,但是還有修煉者表示對其懷疑。紛紛嚷嚷着要羅胖子給證實一下。

叮鈴鈴……

眼神掃過衆修煉者,羅胖子絲毫不以爲意,只見他輕輕的搖晃了手裏的鈴鐺,鈴鐺頓時就發出了一串清脆的聲音。

啊……

接下來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卻是看得一衆修煉者目瞪口呆,脊背發涼。只見羅胖子搖晃了手裏的鈴鐺之後,那名聖王境界的奴隸修煉者頓時滿地打滾,口中發出了一陣慘絕人寰的叫聲,聽得一衆修煉者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那痛苦的模樣,看得一些女修煉者於心不忍,紛紛偏過頭去!

啊……

別搖了,我求你別搖了……我求求你了……

俗話說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特別是修煉者,個個都是心高氣傲,更別談給他人下跪了!可是這一刻,這個聖王境界的奴隸修煉者居然給羅胖子下跪了。這還不止,這個奴隸修煉者不停的把頭在地上磕得砰砰響,就連額頭都給磕破了!

收起了自己的手裏的鈴鐺,羅胖子得意的看着一衆修煉者道:這回大家都相信了吧?沒什麼疑問了吧?

我要買……

我也要買……

憑什麼你要買,明明是我先買的好不好?

哼,然後就準你買不成?

……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很多修煉者頓時紛紛說要買,爲此還搞得大吵大鬧的。如果不是有所限制,可能這些人就要大打出手了!

這一幕同樣超出了羅胖子的預算,一時之間也有些傻眼了。原來黑市竟然有這麼多土豪?羅胖子現在有些後悔了,該死的,早知道就應該把價格擡高一點的。現在有這麼多修煉者要買,我到哪裏去給他們找這麼多奴隸去啊?

看這些人吵得越來越厲害,羅胖子不得不滿臉堆笑得說道:大家不要吵,不要吵,和氣生財嘛!旋即苦笑一聲道:只不過我現在就這幾個奴隸,卻有這麼多人要,你們讓我怎麼辦?

是啊,奴隸就這幾個,現場卻是有這麼多人要,那要怎麼辦?

哼,不管怎麼說,這幾個奴隸我是在必得!誰也別跟我搶,誰跟我搶我跟誰急!

憑什麼……?


看到現場又吵起來了,羅胖子不得不再次出面,他那綠豆一般的小眼睛裏掩飾不住的興奮。各位不要吵了,我現在有一個主意,就不知道大家願不願意聽?

咳咳,是這樣的。既然……大家都想要,那就價高者得。大家認爲怎麼樣?

聽到這個主意,所有人都在心裏暗罵了一聲,奸商!果真是奸商奸商,無奸不商!雖然是這樣,但是如果想要這些奴隸的話,那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先前第一個說話的修煉者想也沒想的就說道:這個主意好,那就這麼定了!哼,我出三百萬買下他們三個!說完之後,冷哼了一聲,眼神凌厲的掃了一眼在場的其他的修煉者。其中的用意,自然是不言而喻!


另一人嗤笑一聲,我說信鴻,你就這點錢嗎?我出三百五十萬金幣!如果你這個這點能耐的話,我看你還是回家吃奶去吧!

這個叫做信鴻的修煉者一陣氣結,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剛纔說話的這名修煉者!你……哼,好得很,季諾,本神王記住你了。我出四百萬金幣!

季諾也是不甘示弱,冷哼一聲道:信鴻,你以爲我怕你嗎?難道就只有你有錢不成?我說五百萬金幣!

兩人這樣加價,讓其他人直接沒有插話的餘地。關鍵是這兩人每次加價都是五十萬,現在直接加到一百萬了。以現在的情形來看,只能是越加越多。很多修煉者這次都是在心裏搖了搖頭,唉,看來是輪不到自己了!

信鴻盯着季諾冷笑一聲道:哈哈……季諾,我看你是沒什麼錢了吧!實話告訴你,我也沒多少錢了!我出八百萬金幣,如果你能出一千萬,我就退出。怎麼樣?

哼!信鴻,算你狠!山水有相逢,咱們騎驢看唱本――走着瞧吧!季諾惡狠狠的看了一眼信鴻,冷哼一聲便轉身撥開人羣就走!

哈哈,跟我鬥,你還能嫩了點。看到季諾的背影,信鴻哈哈大笑。轉身看向羅胖子道:羅老闆,這三個奴隸歸我了吧?

羅胖子眉開眼笑,那顆綠豆眼都差不多看不到了。本以爲這兩人能夠再鬥得兇一點,自己好從中漁翁得利,哪知道那個叫季諾的傢伙居然痿了。不過羅胖子現在也很高興了,本來以爲五百萬金幣已經夠逆天了,哪知道居然多出了三百萬。

沒問題……

慢着!


看到周圍已經沒有人出價了,凌霄和敖厲兩人終於登場了。其實敖厲是不想出這個風頭的,哪知道凌霄執意要買這幾個奴隸!一千萬金幣買這三個奴隸,若說貴了點,凌霄不在乎的話。那在淘寶閣有人伺候着,還要買奴隸來幹嘛?

看到是凌霄和敖厲,羅胖子當即眼睛一亮。不但是羅胖子,所有的修煉者都是眼前一亮。好一對濁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不過兩人居然來這裏買奴隸,讓衆人對他們兩人的印象大打折扣!

羅胖子眯了眯眼睛,笑眯眯的說道:兩位公子,請問有什麼事嗎?雖然已經知道了,但是羅胖子還是要問一下。萬一人家不是來奴隸的怎麼辦?

看了一眼地上的這幾個奴隸,凌霄淡淡的說道:我出一千五百萬金幣買你這裏所有的奴隸!

一石激起千層浪,聽到這個數字,在場的修煉者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幾個奴隸根本不值這幾個錢好吧?這下一衆修煉者對他們更是沒啥好印象了,紛紛在心裏暗道一聲,又是一對執跨子弟,敗家子!不但是這些修煉者,就是地上的這幾名奴隸也是紛紛擡起頭來看着凌霄。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開這麼大的價格來買他們! 這麼多錢一般人根本拿不出來,但是對於那些執跨子弟來說,這根本不能叫錢。但這幾個奴隸雖然是震驚,不過看凌霄的眼神就像是看白癡一般。他們自己到底值多少錢,他們自己心裏最清楚!五百萬金幣已經夠逆天,先前以爲信鴻已經夠傻了,沒想到還有一個更傻的人!

公子,您說的可是真的?

羅胖子說話的聲音都有點顫抖了,這一點連他自己也沒有發覺。一千五百萬雖然是不多,但是已經夠自己隱居山林,逍遙自在的過一輩子了。想到這裏,羅胖子有些激動了。媽的,等幹完了這一票,老子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言行必出,絕無虛言!怎麼,你是懷疑我給不起,還是覺得我給的太少了?凌霄哼了一聲,淡淡的看了一眼羅胖子!

不是,不是……夠了夠了……看到凌霄那不耐煩的神情,羅胖子趕緊點頭說道!心裏有些責怪自己,媽的,這一票生意差點被自己搞砸了。原本以爲八百萬已經結束了,沒想到又再次添加了七百萬!雖然是連帶着那兩個小蘿莉一起買,這種事絕對不會虧的。如果搞砸了,那真的是過這個村就沒這店了!

哼!小子,你這是在跟我作對嗎?看到羅胖子和凌霄完全不把自己當回事,信鴻怒了。但是羅胖子絕對不能得罪,那隻好把氣撒在凌霄身上了。眼看着自己的暖牀丫頭和保鏢即將到手,沒想到會有人橫插一腳,把自己的好事都給破壞了!這真的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