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摸到類似零件的東西,雅子將它掏了出來,看到竟然是一塊形狀和零件差不多的金屬塊,臉色頓時劇變。怎麼會這樣?

連忙伸手將其它的都掏了出來,發現都是一些金屬塊,「這不可能!」

老人沉著臉,掃了一眼那幾塊金屬塊,冷聲道:「我需要一個解釋。」那些裝備的零件都是他分配出去的,他自然知道零件長怎麼樣子。現在零件被人調換了,那麼小野君和雅子兩人中,肯定有一個是內奸。因為沒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他們手裡拿走東西。

「我不知道,我從小野君手裡拿到行李袋就趕過來了,我沒有打開過,您一定要相信我。..co雅子臉色慘白的解釋道。如果上面要治她的罪,那麼她所要承受的絕對比死更可怕。

老人冷哼一聲,「林田君,打小野君的電話。」

「是!」 涼婚似水,愛已成灰 下巴有著一小撮鬍鬚的中年男人,拿出大哥大撥打了起來。

另一名中年男人走到病房門邊,透過房門上的玻璃,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蘇瑾月站在拐角處,緊盯著病房裡的情況,看到其中一名中年男人打電話,就知道他肯定是要打給小野太郎。

抬手看了看時間,「魏源星怎麼還不來?」要是再不來,就只能她自己動手了。

此時,三輛汽車飛快的沖入醫院,停在了醫院的空地上。

車門推開,魏源星,白庭雪和林旭飛,從車上走了下來。

三人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魏源星桀驁、狂野,白庭雪高貴、淡漠,林旭飛內斂、深沉,他們的氣質和外貌,讓經過的人無不為之眼前一亮,再也移不開自己的視線。

「在三樓,我們上去。」魏源星快步向著裡面走去。要是蘇瑾月出了事,亦寒那裡就沒辦法交代了。亦寒對蘇瑾月的在意,他十分清楚。

看到魏源星三人,蘇瑾月連忙叫住了他們,「這裡。」

魏源星三人停住腳步,疑惑的轉頭望去,看到蘇瑾月正對著他們招手,走了過去。

「你就是蘇瑾月?」魏源星問道。她怎麼會知道來的是他們,就不怕叫錯人嗎?

蘇瑾月點了下頭,「他們現在在317號病房,一共有四個人,三男一女,應該都是倭國人,他們身上都有著武器,你們有帶武器嗎?」她知道魏源星和林旭飛都是軍人,白庭雪則是在政界。前世和她接觸最多的是魏源星,白庭雪和林旭飛雖然也有接觸但並不多。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白庭雪淡聲問道,清冷的目光在蘇瑾月的身上打量著。聽亦寒說,蘇瑾月是和他一個村的,是村裡一名普通村醫。 重生寵婚:霍少,套路深! 但是她給他的感覺完不像,而且她應該還會些功夫,不然對方不可能發現不了她。

「我無意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蘇瑾月見那名中年男人掛斷了電話,開始收拾東西就知道他們想要離開,「你們打算怎麼做?他們應該馬上就要離開了。」

「這樣吧,我和你假扮醫生和護士進入房間,先穩住他們。庭雪,旭飛,你們看時機進去。」魏源星說出自己的計劃。其實他並不想讓蘇瑾月進去涉險,但是他一個人假扮醫生進去,對方肯定會有所懷疑。

「好!」蘇瑾月三人同意道。

「這把槍給你,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的,進去後跟在我的身後,我說跑你就跑。」魏源星拿出槍遞給蘇瑾月。兄弟的妻子,他拼了命也會保護好。

蘇瑾月接過槍,放進口袋裡,同時用意念將槍收進儲物袋。比起槍,她更喜歡用銀針。主要是她不怎麼會用槍。

守在門邊的中年男人,看到一名戴著口罩的醫生,帶著護士向著他們房間走來,對著身後的三人打了個手勢。

老人和下巴有著一小撮鬍鬚的中年男人,立馬躺在床上,裝出一副生病的模樣。

雅子坐在老人的床邊,正與老人閑話家常。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小輩在這裡陪著長輩一般。

那名守在門邊的中年男人,側身靠在門邊的牆壁上,他這個位置易守易攻。他們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星期了,平常這時候可沒有醫生和護士過來,他要看看他們進來的目的是什麼。

魏源星輕輕的敲了敲門,推門走進了病房。

目不斜視的走到老人的床邊,魏源星關心的問道:「李老先生,我聽楊護士說你有些難受,具體是哪裡難受你能說一下。」在進來之前,他們已經向負責這裡的醫生和護士了解過情況了。

「就是有些胸悶,剛剛換了一瓶水好多了。」老人一臉虛弱的說道。

魏源星點了下頭,拿起床邊的記錄本記錄了一下,對身旁的蘇瑾月道:「你去給李老先生測一下血壓。」他原本的計劃,只是想讓蘇瑾月在一旁看著。但蘇瑾月說,她若是只在一旁看著,肯定會引起對方的懷疑。所以她打算在幫老人測血壓的時候,伺機將老人控制住。老人是這些人的主導,只要控制住他,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蘇瑾月提出來的時候,他並不同意這個方案,但是蘇瑾月的態度十分堅持。她說就算他不同意,她也會這麼做。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拿著血壓機走到老人的右側,將血壓機放在老人的身側,「李老先生,麻煩你將手抬起來。」

老人配合的抬起手。心裡雖然想要快一些撤退,但是他知道,現在只能等著蘇瑾月他們離開。 雅子一臉恭敬的看著老人,「裝置引爆零件都在行李袋裡,我現在就將它拿出來安裝。」

「很好!」老人滿意的點頭。為了這次行動,他們不遠萬里來到華夏,打通了各個關節,才住進了這家醫院。又花了整整一個星期,才將爆炸設備埋在醫院幾個重要的地方。現在只等雅子將裝置引爆器安裝好,就可以實施計劃了。他可是聽說,那個討厭的戰亦寒也住在這裡。

雅子上前拉開行李袋,手向著裡面伸去。之前小野君已經告訴過她零件在哪裡了,在路上她也摸了一下,確實是有零件的。

摸到類似零件的東西,雅子將它掏了出來,看到竟然是一塊形狀和零件差不多的金屬塊,臉色頓時劇變。怎麼會這樣?

連忙伸手將其它的都掏了出來,發現都是一些金屬塊,「這不可能!」

老人沉著臉,掃了一眼那幾塊金屬塊,冷聲道:「我需要一個解釋。」那些裝備的零件都是他分配出去的,他自然知道零件長什麼樣子。現在零件被人調換了,那麼小野君和雅子兩人中,肯定有一個是內奸。因為沒有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他們手裡拿走東西。

「我不知道,我從小野君手裡拿到行李袋就趕過來了,我沒有打開過,您一定要相信我。」雅子臉色慘白的解釋道。如果上面要治她的罪,那麼她所要承受的絕對比死更可怕。

老人冷哼一聲,「林田君,打小野君的電話。」

「是!」下巴有著一小撮鬍鬚的中年男人,拿出大哥大撥打了起來。

另一名中年男人走到病房門邊,透過房門上的玻璃,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蘇瑾月站在拐角處,緊盯著病房裡的情況,看到其中一名中年男人打電話,就知道他肯定是要打給小野太郎。

抬手看了看時間,「魏源星怎麼還不來?」要是再不來,就只能她自己動手了。

此時,三輛汽車飛快的沖入醫院,停在了醫院的空地上。

車門推開,魏源星,白庭雪和林旭飛,從車上走了下來。

三人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魏源星桀驁、狂野,白庭雪高貴、淡漠,林旭飛內斂、深沉,他們的氣質和外貌,讓經過的人無不為之眼前一亮,再也移不開自己的視線。

「在三樓,我們上去。」魏源星快步向著裡面走去。要是蘇瑾月出了事,亦寒那裡就沒辦法交代了。亦寒對蘇瑾月的在意,他十分清楚。

看到魏源星三人,蘇瑾月連忙叫住了他們,「這裡。」

魏源星三人停住腳步,疑惑的轉頭望去,看到蘇瑾月正對著他們招手,走了過去。

「你就是蘇瑾月?」魏源星問道。她怎麼會知道來的是他們,就不怕叫錯人嗎?

獨佳閃婚 蘇瑾月點了下頭,「他們現在在317號病房,一共有四個人,三男一女,應該都是倭國人,他們身上都有著武器,你們有帶武器嗎?」她知道魏源星和林旭飛都是軍人,白庭雪則是在政界。前世和她接觸最多的是魏源星,白庭雪和林旭飛雖然也有接觸但並不多。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白庭雪淡聲問道,清冷的目光在蘇瑾月的身上打量著。聽亦寒說,蘇瑾月是和他一個村的,是村裡一名普通村醫。但是她給他的感覺完全不像,而且她應該還會些功夫,不然對方不可能發現不了她。

「我無意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蘇瑾月見那名中年男人掛斷了電話,開始收拾東西就知道他們想要離開,「你們打算怎麼做?他們應該馬上就要離開了。」

「這樣吧,我和你假扮醫生和護士進入房間,先穩住他們。庭雪,旭飛,你們看時機進去。」魏源星說出自己的計劃。其實他並不想讓蘇瑾月進去涉險,但是他一個人假扮醫生進去,對方肯定會有所懷疑。

「好!」蘇瑾月三人同意道。

「這把槍給你,不要害怕,我會保護你的,進去後跟在我的身後,我說跑你就跑。」魏源星拿出槍遞給蘇瑾月。兄弟的妻子,他拼了命也會保護好。

蘇瑾月接過槍,放進口袋裡,同時用意念將槍收進儲物袋。比起槍,她更喜歡用銀針。主要是她不怎麼會用槍。

守在門邊的中年男人,看到一名戴著口罩的醫生,帶著護士向著他們房間走來,對著身後的三人打了個手勢。

老人和下巴有著一小撮鬍鬚的中年男人,立馬躺在床上,裝出一副生病的模樣。

雅子坐在老人的床邊,正與老人閑話家常。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小輩在這裡陪著長輩一般。

那名守在門邊的中年男人,側身靠在門邊的牆壁上,他這個位置易守易攻。他們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星期了,平常這時候可沒有醫生和護士過來,他要看看他們進來的目的是什麼。

魏源星輕輕的敲了敲門,推門走進了病房。

目不斜視的走到老人的床邊,魏源星關心的問道:「李老先生,我聽楊護士說你有些難受,具體是哪裡難受你能說一下嗎?」在進來之前,他們已經向負責這裡的醫生和護士了解過情況了。

「就是有些胸悶,剛剛換了一瓶水好多了。」老人一臉虛弱的說道。

魏源星點了下頭,拿起床邊的記錄本記錄了一下,對身旁的蘇瑾月道:「你去給李老先生測一下血壓。」他原本的計劃,只是想讓蘇瑾月在一旁看著。但蘇瑾月說,她若是只在一旁看著,肯定會引起對方的懷疑。所以她打算在幫老人測血壓的時候,伺機將老人控制住。老人是這些人的主導,只要控制住他,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蘇瑾月提出來的時候,他並不同意這個方案,但是蘇瑾月的態度十分堅持。她說就算他不同意,她也會這麼做。

蘇瑾月點了一下頭,拿著血壓機走到老人的右側,將血壓機放在老人的身側,「李老先生,麻煩你將手抬起來。」

老人配合的抬起手。心裡雖然想要快一些撤退,但是他知道,現在只能等著蘇瑾月他們離開。 戰亦寒快步來到門外,看到正站在門外,微笑著看著自己的蘇瑾月,愣在了當場。..co的瑾月真的來了。

「亦寒。」看到戰亦寒,蘇瑾月心中有著抑制不住的激動和開心,她剛剛聽到他的聲音,差一點就忍不住走進去了。分別的這些日子,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他。

戰亦寒上前一步,用未受傷的左手將蘇瑾月攬入了自己的懷中,感覺到她在自己懷裡的充實,他才確定懷裡的人兒是真的,踏實和滿足的感覺湧上了他的心頭。

「你來怎麼不在信里告訴我一聲?」昨天他才剛收到她寄來的信,以為她還要過一陣子才會來京城,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了她。這真是一個大驚喜!

蘇瑾月伸手環住戰亦寒的腰,抬頭狡黠的笑道:「想給你一個驚喜啊。」

「調皮的丫頭!」戰亦寒寵溺的點了點蘇瑾月的鼻尖,深邃的眼眸中溢滿了柔情。他的瑾月就是這麼惹人愛,讓他想愛都愛不夠。

蘇瑾月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你喜歡我來嗎?」其實不用問,他的神情已經告訴了她答案。但是她想聽他親口說。

「喜歡,還走嗎?」他很希望她這次來可以留在京城。..co然留在京城他也不能天天看到她,但是比起原來,他們見面會方便很多。至少他們在一個城市,不再那麼遙不可及。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你都給我安排好學校了,我當然不走了。」這輩子她會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再留下任何遺憾。

戰亦寒開心的揉了揉蘇瑾月的頭髮,攬著她的手更緊了一分,恨不能將她融入自己的身體里,「等我傷好了帶你去學校,不過入學之前會有個入學考。我相信以你所掌握的醫學知識,不會有問題的。」他的瑾月這麼優秀,肯定可以通過的。

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你還說呢,都住院了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她用透視觀察了一下戰亦寒的傷,發現傷口已經結痂了,心才放了下來。

「怕你擔心,再說也不是什麼大傷。」戰亦寒笑道。在任務中受傷是常有的事,這次還算是輕的。

「以後不許這樣,不管出什麼事都要告訴我,不許瞞著我,不然我就不理你。」蘇瑾月霸道的說道。

「遵命!媳婦。」戰亦寒笑著在蘇瑾月的耳邊輕語道。

溫熱的氣息拂過蘇瑾月的耳朵,讓她不由的一陣顫慄,嬌嗔的睨了戰亦寒一眼。這傢伙真會撩,前世她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看不下去了,你們兩個還是進房間去卿卿我我吧,這裡人來人往的實在辣眼睛。」魏源星倚在門框上,一臉受不了的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愛情果然可以讓人改變,就連平時總是冷著一張臉,被人稱為「冰疙瘩」的戰亦寒,都可以變得溫柔似水。

「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戰亦寒和蘇瑾月同時開口道。他們早已忘了這是在外面,想起剛剛的情難自禁,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哎呦!真有默契,果然是天生一對啊。」魏源星促狹的笑道。

戰亦寒白了魏源星一眼,拉著蘇瑾月向著病房裡走去。

「你什麼時候到京城的?是源星去接你的嗎?」坐下后,戰亦寒問蘇瑾月道。他走的時候給她留了源星的電話號碼,她應該是打了源星的電話,他們才會一起來醫院。至於旭飛和庭雪肯定是源星通知的。

「她是到了醫院,才打電話給我的。」魏源星道。想起之前的事,還感覺有些驚心動魄。不得不說蘇瑾月真的很大膽。

戰亦寒有些疑惑的看向魏源星。瑾月應該不可能知道他在醫院,怎麼會來醫院呢?

「她發現了幾個倭國的姦細,跟蹤他們過來的。」白庭雪開口道。

「要不是她,這醫院就保不住了,那幾名倭國姦細在醫院裡埋了很多爆炸設備。」林旭飛看著蘇瑾月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欣賞之色。之前蘇瑾月告訴他,倭國人在醫院裡埋爆炸設備的時候,他也嚇出了一身冷汗。剛剛他的手下已經打電話告訴他,他們在醫院裡挖到了一部分設備,現在還在繼續尋找著其他的設備。

「怎麼回事?」戰亦寒不解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摸了摸鼻子,將自己在火車上聽到小野太郎打電話開始說起。她剛剛忘了讓林旭飛他們不要告訴亦寒了,亦寒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覺得她太衝動。

戰亦寒聽完事情的經過,握著蘇瑾月的手微微的緊了緊,「以後不許這麼衝動,這太危險了。」他知道瑾月的實力,但是還是忍不住擔心。要是那幾個倭國姦細發現了她,實力比她高那怎麼辦?

「我知道了。」蘇瑾月乖巧的點了點頭。她能感受到他的擔心和害怕,在聽到她和魏源星進入病房時,他的手甚至顫抖了一下。

戰亦寒淺淺一笑,看著蘇瑾月的眼神溫柔似水。

蘇瑾月回以一笑,臉上、心裡是甜蜜和幸福。

「不行了,我得先走了。」魏源星一臉受不了的站起身。今天的亦寒,實在太不像亦寒了。

林旭飛和白庭雪也站了起來。亦寒這麼久沒見蘇瑾月肯定有很多話要說,他們待在這裡也不方便。

「亦寒,下個月爺爺大壽,你們一定要準時出席。」白庭雪說完,與魏源星和林旭飛走了出去。

三人出門后,還不忘細心的幫戰亦寒和蘇瑾月把門關上。

戰亦寒握著蘇瑾月的手微微一用力,將蘇瑾月拉到自己的腿上。他早就想這麼做了,抱著她他有種滿足感。

「小心你的手。」蘇瑾月嬌嗔的睨了戰亦寒一眼。他手臂上的傷就算結了痂,還是很容易裂開的。

「別說話,讓我好好看看你。」戰亦寒修長的手指抵在了蘇瑾月柔軟的紅唇上,溫柔的目光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懷裡的人兒。

被戰亦寒這樣凝視,蘇瑾月感覺臉上一陣火熱,心跳也開始變的不規則起來,「亦寒!」她的聲音有著她都無法控制的沙啞,低低沙啞中帶著一絲魅惑。 蘇瑾月如囈語般的聲音,讓戰亦寒的心急速跳動了起來,眼眸變的越加深邃,他的目光火熱的緊盯著蘇瑾月那柔軟的紅唇,喉結忍不住上下滑動了一下。..co真的很想品嘗一下,那如玫瑰花般誘人的紅唇是什麼味道。但是他又怕自己這麼做會嚇到瑾月。

被戰亦寒這麼火熱的盯著,蘇瑾月臉變的更紅了,心中有些羞澀,又有些期待,感覺到自己的唇有些干,伸出舌頭舔了舔。

這一動作猶如是火上澆油一般,讓戰亦寒再也無法控制,低下頭擒住了他嚮往已久,誘人採擷的嬌嫩的唇瓣,鼻間環繞著她身上散發出淡雅的香氣,唇上是她甜的猶如蜜糖一般的味道,那種甜美的味道讓他迷戀,只想一嘗再嘗,捨不得放開…

承受著戰亦寒熾烈的吻,蘇瑾月羞澀的張開了嘴,生澀的回應了起來。她很喜歡他的吻,雖然一開始他生澀的動作啃的她的唇有些痛,不過他很快就找到了訣竅,讓她完的沉迷在了其中,不可自拔。

這一舉動,讓戰亦寒的呼吸變的更加粗重,他的唇更加狂野、激烈的彷彿要奪去她所有的呼吸一樣,霸道而又致命…

就在兩人意亂情迷時,病房門突然被人推了開來。..cop>白麗娜看到正激烈擁吻的兩人,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臉一下子變的通紅,連忙捂住眼睛轉身走了出去,快速的關上了門。她接到星哥的電話,知道蘇瑾月來了京城,正在醫院陪著寒哥,立馬就坐車趕了過來。可是沒想到,一開門就看到了如此刺激的畫面。讓她這顆少女心怎麼受得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聽到開門聲,飛快的分開了彼此的唇。

蘇瑾月看了一眼已經關上的門,紅著臉羞澀的瞪了戰亦寒一眼。

那眼中的風情和微腫的紅唇,讓戰亦寒看的心中一動,差一點再一次失控的吻下去。

蘇瑾月慌忙從戰亦寒的腿上跳了下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向著一旁放開水瓶的桌子走去。白麗娜她當然熟悉,前世她們就是很好的朋友,後來白麗娜嫁給一名叫蘇言閱的醫生,之後她們就再也沒有見過。

「寒哥,你們要是好了就叫我一聲,我想見見嫂子。」門外傳來了白麗娜憋著笑的聲音。反正她來都來了,也不在乎當一次電燈泡了。

「進來吧!」戰亦寒沉聲道。真拿那個丫頭沒有辦法。

門再次被推開,白麗娜探頭進來,看了看裡面的情況,嘿嘿一笑,走了進來,「寒哥,嫂子。」

蘇瑾月走上前,將手中的杯子遞給白麗娜,「小心別燙到。」

白麗娜接過杯子,笑著打量著蘇瑾月,「嫂子,我是白麗娜,是白庭雪的妹妹,很高興認識你。」她一看見蘇瑾月,就覺得有種很親近的感覺,好像她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一般。

蘇瑾月微微一笑,「你叫我瑾月就好。」

白麗娜爽快點頭道:「好啊,那你叫我娜娜吧,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走到一旁從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一瓶自製的香體丸遞給白麗娜,「這是我自己做的香體丸,送給你。」前世她有一個朋友是調香師,經過她的啟發,她研製出了這款香體丸,一共有三種味道。她自己也一直在用,覺得效果很不錯。本來是想要將這款香體丸上市的,只是她前世還沒來得及提出方案,就發生了疫苗的事。

白麗娜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接過瓷瓶,打開聞了一下,「好香啊!我喜歡!謝謝!」

「香體丸是口服的,晚上睡覺的時候服用一粒,第二天你就能聞到自己身上有淡淡的香味了。」蘇瑾月道。這款香體丸不僅僅可以香體,還有著調理的作用,時間久了就會發現自己的皮膚越來越光滑。

「真的?太好了!」白麗娜高興道。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自己身上香香的,只是用香皂洗澡后一會兒就沒有味道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