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搞得這麼鄭重其事的,他怎麼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呢?

他還是想阻止她的,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萬一她來個語出驚人什麼的……

可是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說,其他的人以項超為首,已經紛紛開始起鬨,又是歡笑又是鼓掌,最終鼓動,「說出來,說出來,說出來……」

像是受到了鼓舞,葉初七清了下嗓子為自己壯膽,開始道:「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命運讓我遇見了你,我親愛的大叔……」

靳斯辰:「!」

他一秒就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差點驚掉了下巴。

他知道這丫頭古靈精怪的,戲一直很多,但現在這是什麼操作?

開場白過後,葉初七的靈感頓時如泉涌,開始娓娓道來……

「到這一秒為止,我來到你身邊一共六個月二十一天九個小時零五分,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像你這樣,照顧我,保護我,包容我,你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我一直都銘記於心,也從心底里把你當成我最敬愛的長輩,直到那一天……」

她停頓了一下,又繼續道:「那天看到你和你的初戀情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忽然就有了危機感!」

靳斯辰忽然有些絕望……

為什麼又提那什麼該死的初戀情人?!

當年他和白薇談戀愛的事情,今天在場的大部分人都知道,那真的只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此次白薇忽然回來找他,他都沒敢讓這幫人知道,就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調侃和取笑,沒想到現在被葉初七一句話就揭了老底。

哎,他也很無奈啊!

還好,此時大家的關注點都不在於什麼初戀情人。

但是,危機感又是什麼鬼?

靳斯辰忽然覺得那種不太好的預感來得更加強烈了,他很想立即就衝上去捂住她的嘴,但是又忍不住想要聽聽她接下來還會說些什麼……

就在他遲疑的這會兒工夫,葉初七已經接著道:「我不想看到你和她在一起,不想你被任何女人搶走,我想你永遠都只屬於我一個人,只對我一個人好,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全場忽然陷入安靜之中……

葉初七又道:「不!不是好像,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全場,更靜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沒有任何的反應……

只有年旭堯,他站在靳斯辰后側方的位置,在葉初七說『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的時候,他明顯感到靳斯辰微微踉蹌了一下。

不過踉蹌的不明顯,靳斯辰很快又站穩了。

但是,還是沒有反應!

這麼激動人心的時候,怎麼會冷場了呢?

項超向來是最會活躍氣氛的,第一個開口打破了沉寂,道:「怎麼了這是……我說你到底行不行啊我的辰?人家小可愛都表白了,你好歹給點反應啊?」

裴子騫道:「難不成是因為剛才太吵了,所以沒聽清?」

此話一出,馬上就有識相的人遞了個高分貝的麥克風上來。

項超親自接了過來,再遞給了葉初七,道:「大家都安靜點兒,小可愛再說一遍,這回聽清了啊!」

最後這一句,提醒的是靳斯辰。

葉初七接過話筒,說實話有點懵,但都已經被逼上梁山,她也只能豁出去了,大聲道:「大叔,我喜歡上你了。」

她特地提高了音調,還加上話筒的擴散,清脆的嗓音回蕩在緊閉的包廂里,久久都不曾散去。

同一句話,她剛才已經說了幾遍。

但是靳斯辰是真的沒有反應過來,所以任何錶示都沒有,直到這一次……

他的心裡咯噔了一下,頓時渾身的血氣上涌,將他的大腦淹沒,一時間竟頭昏腦脹的,也幸好包廂里的燈光有些暗,所以其他人才看不到他的整張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直紅到了耳根。

從小到大,他的身邊從不缺女人圍繞,內斂的,直白的,熱烈的,欲擒故縱的,什麼樣的都有。

他早就已經能夠從容的面對女人愛慕的目光,無論是哪種方式的表白,他都能做到心如止水。

可是此刻……

好一個葉初七!

她居然有本能在他的心裡掀起一陣海嘯。

靳斯辰發誓,他活到三十歲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感覺,不僅心裡的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息,就連臉上都像是有兩團火在燒……

他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在這種時候居然傻到連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簡直不要太慫。

但是,他說什麼呀?

他還沒醞釀好,葉初七已經舉起一隻手臂到他面前,笑意盈盈的道:「大叔,我知道這很突然,你可能需要一點時間笑話,那你先過來拆禮物好不好?」

她嘟著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練就了這麼過硬的心理素質,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著他嗲嗲的撒嬌。

她讓他拆禮物,禮物在哪兒?

葉初七將手臂舉到他眼前晃了晃,靳斯辰這才看到她的胳膊上也用絲綢帶子綁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什麼意思?

他過生日,她把自己打包成禮物送給他? ————日常防盜————

喬舊因為想把魏家的人引過來自然會告訴他們地址,但除了魏家的人……

「你是魏家人找來的幫手?」

喬舊困惑,如果魏家真有這樣的高手存在,為什麼還會需要和他合作?

提及魏家,那聲音發出一聲嗤笑。

「我是不是魏家人,你心裡不是有答案了嗎。」

魏家人什麼尿性,喬舊再清楚不過。

眼下聽她這麼開口,更加斷定她不會是魏家人了……畢竟魏延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指示先天以上修為的等級的古武者。

「那閣下,來得目的是……?」

只要不是魏家人,喬舊都還算挺客氣的。

打不過也是事實。

畢竟這樣一個人能夠用精神力在所有人腦海里準確的出現談話,就證明了。

「為你今天綁來的人。」

此話一出,喬舊心裡一緊。

他今天綁人還砸了店,以為只是個普通阿姨,結果沒想到背後還有強者……

「我……並沒有傷害到她,只是餵了片安眠藥,將人帶過來的。」

喬舊開口解釋,生怕強者惱怒之下發動精神攻擊。

這於現場的兄弟幾個,都會很恐怖。

甚至會變成白痴。

真正實打實面對面還好,但精神攻擊……殺人於無形。

更別提他們此刻在明,這種不知道對方是誰只能被迫妥協的感覺並不太好。

喬舊不蠢,在明知道自己處於劣勢的情況不會無緣無故拿兄弟的命和他一起當賭注。

「嗯。」

也是因為樓韶白知道這點,所以這才沒有著急動手的緣故。

「是魏家人,魏家人要從這個女人手裡拿走一個東西。」

「什麼東西?」

喬舊搖頭坦言:「我不清楚,魏延並沒有說具體,我只知道他說的是這個人很重要。」

不然一聽說他把人王姨帶出來,魏延不會直接氣到想掐死他。

嘛,反正想掐死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喬舊倒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總之就是看著魏延倒霉,他就高興。

樓韶白沒有著急答話,從腦子裡過濾想了想關於魏家的……都是以前的消息,現在也不知道準不準。

一個不能說話的王姨能和魏家有什麼牽扯?

看似普通人家,卻又暗藏玄機。

咚咚咚——

三聲敲門聲。

「誰?!」

本來就已經夠緊張了。

這會兒再響起敲門聲,讓屋裡的幾個人頓時警鈴大作,警惕的看向門口方向,用眼神詢問著喬哥該怎麼辦?

是打呢?還是打呢?

喬舊一個個輪流敲了一下腦袋:「都先安靜點。」

本來這棟郊區的別墅就是他臨時租賃來的。

真要打起來把人家家給毀了,感覺有點不道德……

「開門。」

又是腦海里那個聲音。

知道門外的人是誰就好辦了。

「去開門。」

喬舊指了指靠近門邊的一人,目光仍然有所警惕。

不是魏家人……卻能準確在找到他們的地址,讓喬舊在瞬間驚慌的同時又掐了掐掌心,面色微凝,小聲開口:「等會如果有什麼緊急的情況,我讓你們跑就跑。」

「喬哥!」

「放心,魏家不倒,我是不會死的!」 葉初七的想法其實很簡單,要麼不玩,要玩就玩一票大的。

她知道靳斯辰什麼時候過生日,也知道他會在生日的這天跟這群朋友一起慶祝,所以她才主動找了項超。

雖然項超覺得葉初七要是做他兒媳婦也挺不錯的。

但,凡事都講究個先來後到。

項禹傑年紀還小,以後有的是機會,秉承著尊老的優良傳統,還是先把機會讓給靳斯辰這個老光棍好了。

所以,在聽了葉初七的話之後,項超自然是雙手贊成。

於是,就有了今天的這一幕。

此情此景,葉初七心裡是很滿意的。

比起室友們出的那些餿主意,她覺得自己簡直不要太睿智,想要徹底征服一個男人,還是要以攻心為上。

葉初七非常的確定以及肯定!

即使她現在脫光光了躺靳斯辰的床上,他的反應也比不過此時此刻。

至少有十分鐘了吧,他居然連一句話都還沒說出來,她確定他不是不說,而是真的說不出來。

她已經連續申明三次,她喜歡他。

他沒有反應。

她現在又將手臂舉到了他的面前,他還是無動於衷。

她忽然抿著唇笑了起來,得意洋洋的沖他勾了一下手指頭,嬌聲道:「大叔,過來嘛,人家有個戀愛想和你談談。」

這真是個擾人的……小妖精!

別說靳斯辰了,但凡任何一個男人被這麼表白,恐怕都會心痒痒的難以自控,也不知道是誰開的頭,說了句,「親一個。」

然後,其餘的人紛紛起鬨附和,「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葉初七雙眼一瞪,大叔還沒答應,還沒到這個步驟啊喂,瞎起什麼哄呢?

靳斯辰也不知道是被誰往葉初七的方向推了一把,像是忽然被解了穴,他頓時如夢初醒一般,直接往前跨了一步,一把拽住了葉初七的手腕……

「哇哦……」

現場的氣氛剎那間被推向了高氵朝。

按照正常的劇本,他應該是先拽住葉初七的手腕,然後直接將人拽進懷裡來,抱住,再親下去,一氣呵成。

可是,靳斯辰卻只是將葉初七從那個禮盒裡拉了出來,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他們兩個人之間始終隔著十幾公分的距離,別說親了,靳斯辰連抱都沒抱人家一下,還冷冷的出聲問道:「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