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搞定?

什麼搞定?

哪個傢伙,這麼沒有禮貌,在這個時候打攪他做題的?

什麼!

他這麼快搞定了?

一開始,駱家名還沒有反應過來,待過了一會之後。他忽地猛的反應了過來,猛的抬起了頭,望向了房靜虛。

「搞定了,各位老師,看看對不對吧。」

房靜虛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把一張寫滿了字的白紙遞到了幾位老師的面前,遞完之後。感受到駱家名的目光,他才回過頭,望了一眼這個駱家名,又低下頭看了一眼他的那張答題紙,眼裡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咦,居然答出了一道題?還不錯呀。」

不可能的!

他肯定不可能這麼快答完那些題的,他一定是在胡扯。

房靜虛的話語,駱家名一句也沒有聽到,他的腦海里,只是一片嗡嗡的作響,目光緊緊的盯著那些老師手裡的白紙,希望聽到那些老師說一句,全是扯蛋,沒有一道是對的。

在這一刻,就算是他再怎麼在心裡進行心理暗示,也沒有辦法保持冷靜了。

除非從那些老師的嘴裡,得到他想要聽到的那個答案,他才能再定下心來。

「哇塞!太牛逼了!房靜虛的天才之名,真不是蓋的,這才幾分鐘啊,居然就答完了所有的題,要知道,這些題,可是那傢伙用來挑戰蕭易的,肯定是經過了精心準備的,不會這麼容易答的。」

「是哇,太牛逼了,不愧是我們學校的妖孽般的人物,不愧是當初的天才雙子星啊,這一次,那小子要丟人了,你看看人家,才答出一道題呢,這些題可是房靜虛剛才隨手出的,可沒經過什麼精心準備!」

「……」

那些學生們,此刻已經全都沸騰了起來,一個個的低下頭,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了起來。

他們的眼神之中,對房靜虛的崇拜之色,又增添了幾分。

「房靜虛答案全對!」

在駱家名內心焦慮得幾乎快要崩潰的時候,老師的嘴裡,終於說出了答案。

只是,這個答案,卻並沒有讓他感覺到輕鬆下來,冷靜下來,而是彷彿一個天雷一般,狠狠的轟在了他的大腦之中,讓他的頭腦,徹底的一片空白。

全對!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呢?

十道題,都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就算是碩士研究生,哦不,博士,也未必能夠這麼快做出來啊?

「哇!」

老師的話語,又讓那群學生們一陣的轟然。

一個個的望向房靜虛,臉上都透出了激動的神色,眼裡全是崇拜,這麼快速做完了全部的題,而且全對,這也太牛了!

以往他們總是聽說房靜虛多麼多麼的牛,但那畢竟是聽說,這一次,他們卻是真真切切的近距離的感受到了他的牛,他們實在沒有辦法不激動。

倒是房靜虛這個主角,臉上的神色,絲毫不變,似乎對於老師說出的這個答案,絲毫並不意外,而且,就彷彿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這不可能!」

好一會,他才猛的抬起頭,兩眼腥紅的望向了那些老師。

「你自己看吧。」

老師們看著激動的駱家名,臉上浮起了一絲苦笑,他們都知道,這個答案,估計對這個小夥子,帶來不小的打擊,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這確實是事實。

房靜虛的變態,也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上面的那些題,有一些他們都沒法兒想到,房靜虛卻在這麼快的時間就直接三下五除二的解決了。

從老師的手裡,顫著手接過房靜虛的那張答案,駱家名開始慢慢的看了起來。

僅僅是看了一眼,他的瞳孔,便驟然收縮了起來,第一道題,解題思路,是肯定對的,並不是瞎扯的……

當目光慢慢的往下移動,他的一顆心,便漸漸的越來越往下沉了下去,那張原本就蒼白的臉,變得更加的蒼白了起來……

題目是他出的,答案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上面的那些答案,正確不正確,他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得出來的。

當他的目光,把上面的答案,全部瀏覽一遍的時候,他的一顆心,立時便彷彿墜入了十二層冰窖一般,整個人都手足冰冷了起來。

老師們沒有說謊,這個人真的做對了所有的題!真的這麼快全做對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他們之間的差距,真的這麼大嗎?

駱家名只覺得,心中一片死灰。

「小子,你也算不錯了,做對了我的一道題。」

房靜虛看了一眼整個人彷彿石化了一般,兩眼無神的駱家名,倒是並沒有再像一開始那樣去刺激他,只是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他一下。

房靜虛一開始聽說有個大一的新人向蕭易挑戰的時候,他第一反應就是那小子準備踩人上位,所以他是帶著一種不爽的打臉的心態來的,所以一開始他就準備給這傢伙一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如果這個小子一道題都沒有答出來的話,他肯定不會對他客氣的,因為那說明這就是一個沒有一點本事的傢伙,不過,既然他答出了一題,那便說明他還是有一點本事的。

而且他出的題,也算是有點水平。

他也就打算放他一馬,懶得再和他計較了。

駱家名沒有任何的反應。

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彷彿已經傻了,任由房靜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過,小朋友,挑戰蕭易我建議你還是算了,就你現在這種水平,可以說完全就是找虐。」

冷傲總裁征服記 房靜虛同情的看了一眼被他打擊得彷彿傻子一般的駱家名,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便準備轉頭離去了。

雖然,他這次主動出來,打駱家名的臉,是替蕭易出頭的,但是這句話,他卻並不是故意這麼說的。

蕭易的實力,他是很清楚的,以駱家名現在的這樣的水平,去和蕭易比,那根本就沒有懸念,完全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

他的那幾道題,他肯定,換成蕭易,就算不能做出十道,也起碼八道沒有問題。

房靜虛的年紀,比駱家名還小,但是他說的話,卻顯得有些老氣橫秋,顯得有些居高臨下,一副前輩語重心長的告誡後輩的樣子。

但是卻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問題,所有人都覺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並不僅僅是因為房靜虛乾脆利落地贏了,更是因為,房靜虛一直以來的那種名氣,足以讓所有的人,忽視他的年紀。

就連那些老師們,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下意識的在心中把房靜虛當成了駱家名的前輩了。 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去挑戰蕭易,簡直就是自找死路!

真的以為有兩下子,就很牛了嗎?

現在知道自己多少斤量了吧。

聽到房靜虛說的話沒有,完全就是找虐啊!

你以為人家蕭易的名氣是虛的么。

人家蕭易,可是和房靜虛並列齊名的天才,而且他們當初可是比試過的,還贏了人家房靜虛的。

你現在連房靜虛都根本沒法兒比,被房靜虛單方面虐了,拿什麼去和蕭易比?

那些圍觀的學生們,尤其是那些高年級的學生們,看著臉色發白,如遭雷擊一般的駱家名,一個個的臉上都忍不住的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色。

他們也是高年級的學生,對於駱家名的這種剛上大一,就開始挑戰學長的行為,是相當的反感的,對於這個有些孤傲的大一少年,更是沒有什麼好感。

「各位同學,麻煩讓一下。」

就在會議室裡面,那群學生們在幸災樂禍地望著駱家名,在房靜虛和在座的幾位老師打了個招呼,準備離去的時候,會議室的門口,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蕭易!」

一聽到這個聲音,立時便有一個學生尖叫了一聲。

而伴著這一聲的尖叫,所有的學生們,全都回過了神來,一個個臉色古怪的把目光,望向了會議室的門口。

這位正主兒終於來了。

只不過,這會兒,只怕是沒有這位正主兒的什麼事了。

經過了剛才房靜虛的一番打擊。那位駱家名,還敢再去和蕭易挑戰么?

那幾位老師也是不由得面面相覷。有些哭笑不得,這個蕭易,要是不來也就算了,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這是要鬧哪般?

那幾個老師不知道要鬧哪般,剛剛到來的蕭易。更加的不明白要鬧那般。

一進入會議室,他便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

那些學生們看他的眼神,似乎並不太對勁,那位向他發起挑戰的倔強的小學弟,似乎也有些不對勁。

「房靜虛?」

穿過人群,來到會議室的中間,蕭易一眼便看到了北晨風他們幾位老師,剛準備和他們打個招呼。目光便看到了一臉笑眯眯的房靜虛,眼裡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這個小子已經失蹤很久了,今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蕭易,你小子今天可又欠了我一個人情。」

房靜虛嘴角微翹,雙手環抱在胸前,眼角帶著一絲戲謔的望著蕭易。

「欠你人情?」

蕭易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下意識便準備開口。詢問房靜虛這個所謂的『人情』是怎麼回事,但是他的話語才剛到嘴邊,他的目光。落在前面獃獃的站在那裡的駱家名的時候,他的心中,頓時隱約的明白了怎麼回事。

看著一臉得意之色,向他邀功的房靜虛,又看了一眼至今還一臉痴獃,似乎沒有回過神來。連他到了現場,都沒有什麼反應的駱家名,蕭易的臉上,不由得浮起了一絲苦笑,房靜虛這個小子,估計這次是把這個小傢伙給打擊慘了。

他的心中有些無奈,他這次接受了駱家名的挑戰,雖然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想要考驗一下這個小學弟的斤量,順便殺一下他的狂傲氣焰,但是本來卻是真的並沒有打算讓這個倔強的小傢伙,太過難堪的,甚至如果這個小傢伙是可教之材的話,還想要成全一下,提點一下他的。

他實在也沒有想到,房靜虛會突然出現,橫插一杠,以他對房靜虛的了解,自然不用猜也知道,結果是怎麼樣的,更何況,這個小傢伙現在已經把結果直接寫在臉上身上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房靜虛也是一片好心,過來替他出頭,他也沒有辦法去責怪他,這個『人情』,還是要承下來的,而且,說起來,以前他就還欠著房靜虛一個人情呢。

「你小子,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沒有說一聲?」

蕭易望著前面的房靜虛。

「說一聲?我回來好像不需要向你彙報吧。」

房靜虛不屑的翻了一個白眼。

「呃……好吧,當我沒說,你小子回來幹什麼?」

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

「這個問題,倒是問對了,告訴你,我是特意回來找你下棋來的。」

這一次,聽到蕭易的問題,房靜虛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

說著,也不待蕭易說什麼,便直接一把拉過蕭易便往外走,「走,我們現在就去找個地方殺幾盤。」

「呃……」

蕭易徹底的被房靜虛嗆到了。

特意回來找他下棋?這都行?

下棋就下棋吧,用得著這麼急嗎?他都還沒有和那些老師們打個招呼呢。

還有那個挑戰的事情,也總該交待一下吧。

「那個,房靜虛,你等會,我和各位老師打個招呼。」

微微的用了些力,甩開房靜虛的手腕,蕭易無奈的道。

說完,這才一臉歉意地望向了北晨風等幾位老師,「各位老師,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不遲。」

別的老師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北晨風已經說話了,依然還是那種平靜無波的神情,說話,也還是那麼公正嚴謹,「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分鐘。」。

另外的幾位老師,聽著北晨風的話,臉上都是露出了一絲苦笑,這個遲不遲的,還真的沒法兒說清了,按約定的時間,還真是不遲,但是按事態的發展,還真是有點遲了……

「呃……」

蕭易沒想到,北晨風會這麼公平嚴謹,只是,他的這這種公平嚴謹,卻是讓他的臉上,神色更加尷尬了。

目光看了一眼旁邊的駱家名,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駱家名同學,你還和蕭易比試嗎?」

好在,北晨風也並沒有去理會一臉尷尬的蕭易,而是直接轉過頭,望向了前面臉色蒼白的駱家名。

聽著北晨風的話,場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向了駱家名。

剛才房靜虛是虐了一遍駱家名,而且房靜虛確實是勸了駱家名一番,但是駱家名可並沒有出聲答應呢。

他是會因為房靜虛的剛才的那一番打擊而死心嗎?

還是會不顧房的勸說,繼續不知死活的挑戰蕭易?

蕭易的目光,也有些好奇的望向了前面的駱家名。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中,在看完了房靜虛的答案之後,便狀若痴獃的駱家名終於回過神來了,他的神情,顯得無比艱澀的抬起頭,望了一眼蕭易,神色開始變幻了起來,似乎在內心做著劇烈的掙扎。

北晨風也並不逼他,只是靜靜的等著他的答案。

「我不比了。」

終於,在眾人等得幾乎都要不耐煩,房靜虛更是臉上已經露出了很不爽的神色,已經準備直接開口催他的時候,駱家名終於說出了他的答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