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提起王建偉,蘇陽就一直沒停過咒罵。在我去了

間不久,他和亞楠就覺另一個“我”不對勁,兩人一合計,覺得是有人害了我。

但在這個時候,寂寞突然出現,嚇了他們兩個一跳。最後關頭王叔出現,寂寞纔沒對他們兩個下手。在王叔的交涉下,寂寞答應放過蘇陽和亞楠,也保證不會對我父母怎麼樣。

不用說,這一切都是孟老的安排。不過我還

感激王叔,竟然專門跑去我老家一趟,保住了蘇陽和亞楠。估計他也不敢找孟老要錢,不知道回頭見到我,會不會先要個服務費。

“嗨,也怪我眼瞎,以爲王建偉是什麼高人,被他一忽悠,就拜他爲師,跟他來到海城市。誰知道,他什麼都沒教我,直接讓我來跑出租,氣死我了!”蘇陽鬱悶的把一杯啤酒一飲而盡。

秦晴突然插嘴:“羅漢,我記得你當初也拜王叔爲師的意思吧?”

我訕訕一笑,看到蘇陽的遭遇,我心有慼慼焉。當初我也以爲王叔是什麼高人,沒想到跟孟老一比,他就是個渣,甚至實力竟然連洪胖子鬥不如。

王叔有所保留的把我的事

告訴了蘇陽和亞楠,蘇陽直接跟着王叔來到海城市,亞楠不放心我父母,一直留在涼山鎮,跟蘇陽保持着聯繫。

不用蘇陽多說,我知道他的心思,他是想跟着王叔學點本事,回去保護我們的家人,也想幫我。但無奈他認錯了人,拜在了王叔的門下。

“呵呵,其實王叔也不錯。他的昇天煙,對付鬼很有用。”我只能安慰大吐苦水的蘇陽。

蘇陽很不屑的撇了撇嘴,從口袋裏掏出半盒煙:“你說的是這個?確實能驅邪,我跑夜車的時候也幫我解過圍。但這有什麼用?沒了煙,我還是啥都不行。”

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安慰蘇陽的話來,仔細想想王叔還真沒什麼大本事,說髒話,抽菸,耍賴。真是苦了蘇陽,跟着他估計也就能學到這點東西。

蘇陽越喝越多,一直在咒罵王建偉,最後喝的酩酊大醉,一臉沮喪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漢子,我知道你過的不容易,有很多人要害你。但我沒出息,也幫不上你啥忙,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兄弟,你可一定要小心點,我不想再失去最後一個兄弟。”

尼瑪,能不能別那麼煽

?蘇陽這大大咧咧的傢伙,也只有在喝醉的時候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但就算他不說,我也懂他的心思。

“羅漢,我也想跟你說句。你將來的路更加艱險,不過我會陪着你走下去。”秦晴也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Www •тTk ān •C ○

串她沒吃幾口,可能是覺得燒烤不太衛生,只喝了點啤酒。但是她的酒量不怎麼樣,已經臉頰通紅,要不是喝多了,我難以相信剛剛那句話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

值了,真的,能有這樣的兄弟,這樣的女人,這輩子真的值了。我毫不客氣的把蘇陽推到一旁,充滿柔

的看着秦晴:“有你這句話,我知足了。秦晴,其實我……”

“那邊,就是他,抓起來!”一羣膘肥體壯的中年男人叫嚷着衝了過來,打斷了我的告白。

臥槽,還能不能行了?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肥的膽子,竟然來打擾我的好事。尼瑪,我差點就搞定了秦晴,讓我吃的那麼多腰子有用武之地,被這麼一攪和,不生氣纔怪。

“叫什麼叫,屬狗的啊?還讓不讓人好好吃飯了!”我站起

來吼了一句。

那幾個中年男人都頂着啤酒肚,一副腦滿腸肥的樣子,被我這麼一吼嚇的倒退了幾步。但很快,他們當中最瘦最高的傢伙開了口:“那是罪犯的同夥,看到那個女孩子沒?要不是我們來的及時,她今晚就會遇害。快,抓住他們!”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他們竟然是奔着蘇陽來的。不用想,肯定是蘇陽的對頭,這羣傢伙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東西。

估計也是因爲蘇陽的脾氣太躁,再加上這段時間一直很鬱悶,很容易就跟人起衝突。但不管是誰,敢動我兄弟,我都不能坐視不理。

“趕緊給老子滾,不然後果自負!”我冷笑道。

再怎麼說我現在也是煉氣化神境界的高手,就算不動用“乾”字訣和“坤”字訣,我一隻手都能收拾了這羣流氓。



,還敢嘴硬?歹徒很兇殘,暴力拘捕,我批准你們用槍!”帶頭的瘦高個冷哼道。

緊接着他們一個接一個的拿出了傢伙,我終於感受到不對勁,活了二十多年,我從來沒遇過這種陣仗,只是兩個多月沒回來,現在的混混都變的這麼兇殘?

燒烤攤上的其他客人也都嚇傻了,紛紛落荒而逃。瘦高個很得瑟的拿出一個牌牌揮了揮:“警察辦案,正在抓捕兇殘的罪犯,閒雜人等趕緊退開!”

我看了眼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蘇陽,又看了眼那羣拿着槍的警察,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

況?蘇陽到底犯了什麼事,竟然引來了荷槍實彈的警察? 第3994章

「我叫離,她叫我師妹小夏!」千落離聞言想了想說道。

「離公子,你們來我驚天宗可是有事?」驚天老祖聞言猶豫了下問道。

「不是,我和師妹原本出來歷練,卻不知道為什麼……」千落離想了想編造了一個借口解釋道。

驚天老祖聞言微微一頓,他們都聽得出來,千落離在說謊,看起來對方不想說,那麼他們再問也沒用的!

「離公子你們可有什麼想問的?」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問道。

「這裡是在什麼地方?」千落離直接問道。

「這裡是我們驚天宗,難道你們沒聽說過?」驚天老祖詫異的問道。

他早就看出來千落離和宮本千夏的骨齡,也是快到千歲的人,並非是什麼年幼的不懂世事的人,難道都沒聽聞過他們驚天宗嗎?

什麼時候他們驚天宗變得如此默默無聞了啊!

不僅驚天老祖,就連驚天老祖身後的六個人也是一愣的看著千落離!

千落離自然明白對方在想什麼了,但是沒辦法啊,他和師妹離開神界太久了,早就不知道現在的神界變成什麼樣子了啊!

「沒聽過,驚天宗是在神界嗎?」千落離十分自然的繼續問道。

「額……這……驚天宗確實在神界,我們驚天宗在神界的中域……」驚天老祖有些不知道怎麼解釋的說道。

「中域又是什麼地方?也是神界嗎?」千落離再次問道。

驚天老祖看著千落離認真的表情,疑惑的眼神,整個人都不好了,如果對方看起來不像是找事的,他都快要以為故意問這些的了!

「是不是我的問題讓你們為難了?」千落離看著驚天老祖問道。

「不會的,不為難,他是我們驚天宗的宗主夏小群,讓他給你仔細解釋一下神界現在的格局吧!」驚天老者回神指了指夏小群道。

「好,那就麻煩夏宗主了!」千落離微微一笑的說道。

夏小群十分的無語,這種神界十多歲孩子都知道的事情,眼前兩個強者竟然不知道,還真的是!

「現在神界共分為五域,分別是為首的中域,然後才是西域,北域,東域和南域……」夏小群詳細的和宮本千夏兩人說了一遍。

因為擔心那裡說的不清楚,再讓千落離詢問,因此包括隱族和他們這種半隱世的十大宗門都解釋的十分清楚,其中神殿和暗殿等勢力也都交代的特別清楚……

算是讓宮本千夏和千落離,一下子對神界如今的勢力分佈還有格局,了解的十分清楚了!

「多謝夏宗主,現在我們大概知道如何回去了!」

「不過在離開之前,有件事還是要解決掉的,我和師妹無緣無故落在你們宗門的聚靈陣內,裡面的靈力讓我們師兄姐接連晉級!」

「我想那個陣法,應該不是隨便的聚靈陣,應該是你們宗門的修鍊聖地吧!事情發生了,我們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所以你們如果有什麼要求,或者有任何需要我們幫忙的,都可以說出來……」 第3995章

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對視一眼,然後看著驚天老祖等人說道。

雖然他們不是有意的,但是畢竟佔了對方的便宜,讓他們兩人剛到神界沒多久,實力就突破到了界神,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大的驚喜了!

所以,如果驚天宗有什麼要求,或者什麼事情,他們都會盡量去滿足的,畢竟他們欠了驚天宗一個大人情啊!

「離公子,你們剛出關,不如暫時就先在這裡休息兩天,然後再說別的事情如何?」驚天老祖看了眼身後的幾人,想了想說道。

「可以,那就打擾了!」千落離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就這樣,驚天老祖帶著其餘人離開了小院,院內只剩下千落離和宮本千夏兩個人!

「師兄,你說他們會讓我們做什麼呢?」宮本千夏隨意的問道。

「等到他們研究出來,我們就知道了,畢竟我們算是用了人家的寶貝,就這樣把我們放了是不可能的!」千落離聞言說道。

「也不知道師父到了神界沒有,到神界何處了,我好想師父!」宮本千夏也明白千落離的話,但是想到墨九狸就忍不住鼻子發酸的說道。

「師妹,你到底這麼了?為什麼覺得你有心事?」千落離看著宮本千夏不解的問道。

「師兄,我的記憶都恢復了,我都想起來了,包括宮本家族被滅哪天的事情,還有師父隕落的事情,和之後轉世的事情,我都想起來了……」宮本千夏看著千落離說道。

「別難過了,一切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我們不還是找到師父了嘛?這一世我們要努力修鍊,絕對不讓以前的事情再發生了……」千落離聞言把宮本千夏摟在懷裡安慰道。

宮本千夏再也忍不住的趴在千落離的懷裡,低聲哭了起來,當初她不過是八歲而已,全族被滅那一幕,如今想起來依舊曆歷在目,讓她忍不住害怕恐懼!

而對宮本千夏打擊最大的除了宮本家族被滅,就是那一世墨九狸的隕落,對於宮本千夏來說八歲之前爹娘爺爺奶奶最疼愛她,八歲之後的多年裡,她的生命中就只有墨九狸!

特別是剛剛被墨九狸救回去的那十多年裡,就連千落離她都很少理會,特別的粘著墨九狸,那時的墨九狸就是宮本千夏的全世界!

因此,師父墨九狸的隕落,對於宮本千夏的打擊可想而知有多大了!

千落離也明白宮本千夏的心情,當初宮本千夏多粘師父沒有人比自己更加了解,自己這個師兄用了差不多百年的時間,才讓宮本千夏喊自己師兄!

師父的隕落,沒有人比師妹更加難接受!

否則她的記憶也不會遺忘的那麼多了……

宮本千夏在千落離懷裡哭到累了,直接睡了過去,千落離小心翼翼的把宮本千夏抱進屋子內,隨手拿出一張床,把宮本千夏放在上面,然後坐在窗邊看著宮本千夏的睡顏……

千落離輕輕擦拭掉宮本千夏臉上,眼角的淚水,視線落在宮本千夏的櫻唇上。 要是一羣流氓,我還能毫無顧忌的出手,但面對一羣荷槍實彈的警察,我根本不敢輕舉妄動。我和秦晴都不怕吃子彈,蘇陽不行啊。

就算我出手保護了蘇陽,萬一兩邊戰鬥的時候誤傷了無辜的人,也是一個不小的麻煩。既然是警察,應該不會不講道理,我相信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我的兄弟,我是最清楚的。蘇陽雖然脾氣躁了點,但絕對不會有什麼壞心思,更別說是犯罪了。他最多也就是和別人生爭執,動動手,偌大的海城市,這種小事每天都生無數起,根本算不了什麼。

“哥們,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不是暴力拒捕,只是沒想到你們是警察。”我訕笑着解釋道。

瘦高個冷笑不已:“跟誰近乎呢?嚴肅點!我們不是警察你就可以爲所爲了?人民羣衆就可以任由你傷害?我看你是故意的,老老實實蹲下,別給自己找苦頭吃。”

我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這瘦高個不是什麼好東西啊,我都這麼誠心的解釋了,他還歪解我的意思。他們一羣人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跟流氓似的,難道我還應該乖乖的把臉湊上去捱打?

突然,瘦高個拿出對講機說了幾句,很快又有一大羣全副武裝的警察把我們圍了起來。這下鬧大了,我很鬱悶的看了秦晴一眼,她已經清醒了過來,也很無奈的聳了聳肩。

“那位女同志,你趕緊退後!他們兩個是窮兇極惡的歹徒,小心他們暴起傷人。”瘦高個很嚴肅的跟秦晴說道。

秦晴有些哭笑不得:“警察同志,你們真的誤會了。他們倆是我的朋友,肯定不是什麼歹徒,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瘦高個臉一黑,沉聲道:“歹徒的狡猾出你的想象,他們就是這樣騙取受害者的信任,然後再施以暴行。狙擊手準備好,待會一定要阻止歹徒傷害人質。”

我去,連狙擊手都動用了,蘇陽這丫的到底是攤上了什麼事?我一腳把他踹醒,他還迷迷糊糊的大罵了王建偉幾句。

“你們兩個不要輕舉妄動,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瘦高個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個大喇叭,不停的吆喝着。

這種陣仗我只在電視裏看過,沒想到有朝一我竟然也能親經歷一回。但說實話,感覺不是很好,我什麼都沒做,怎麼就成了窮兇極惡的歹徒?

蘇陽睜開眼之後,看到那麼多黑黝黝的槍口指着他,也嚇的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過來:“漢子,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撇了撇嘴:“不是做夢,你告訴我,你到底惹了誰?怎麼那麼多人來抓你?”

海城市這幾年的治安一直不錯,沒生過什麼大案子。這種陣仗,也好多年沒有出現過,看起來整個城市的警察都被我們吸引了過來。

蘇陽晃了晃腦袋:“我特麼還想問你呢,是不是你犯了事?”

這羣警察不會善罷甘休,我還真擔心萬一有誰激動了,槍會走火。暗處隱藏的狙擊手更是讓人防不勝防,我倆也只能束手就擒。

我和蘇陽都被銬上了手銬,一直叫嚷着自己根本沒犯罪,卻沒有一個人願意搭理我們。秦晴受到了優待,那羣警察堅定的認爲她是受害人,讓他跟着一塊去警局錄口供。

去警局的路上,我又問了問蘇陽到底生了什麼,他一問三不知。看守我們的警察毫不客氣的踢了我一腳,讓我老實點,不要串口供。

到了警局之後,我和蘇陽分別被帶進不同的審訊室,剛剛坐定,審訊我的警察直接把檯燈轉向我,強光刺激下我不得不閉上眼。

“嘭!”

我的小腹突然遭受重擊,而且還伴隨着電擊,讓我忍不住的渾顫抖。雖然這種程度的攻擊奈何不了我,但也很疼啊!

呆萌辣妻:boss不好騙 尼瑪,還有沒有王法了?一句話都沒問,就開始對我動用私刑,也得虧我體素質好,能扛得住。換做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哎呦喂,這小子還硬。打,打服了再開始審訊!對付這種罪犯我最有經驗,不下狠手,他根本不會招!”說話的是一個有些禿頂,材臃腫的中年男人,很有派頭。

我差點就蹦了起來,反駁道:“我根本沒犯罪,你們憑什麼打我?更何況就算是審問罪犯,也不能動用私刑啊!”

中年男人不屑的瞥了我一眼:“看,我就說吧,還沒審訊就開始狡辯,給我狠狠的打!”

“嘿嘿,還是趙局英明!要不是趙局的英明領導,我們也抓不到這兩個重犯。這個案子結了,局裏是不是得點獎金?兄弟們可都忙活了一個多月了!”對我下手的警察一臉諂媚。

他口中的趙局,也就是那個中年男人,咧開嘴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虧待兄弟們的。到時候我親自掏錢,大家一塊去娛樂娛樂。”

說完兩人的眼神中都流露出了猥瑣和齷齪之色,會心一笑,尼瑪,這哪是警察啊,土匪惡霸也不過如此吧。

離婚影后要爆紅 我算是理解了什麼叫做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如果碰到嫌疑人就這麼審訊,估計大部分都會被屈打成招。

雖然他們的手段還不至於傷了我,但我也不會犯傻,何必給自己找罪受。 禁忌豪門:你只能愛我 第二輪毒打剛開始,我就很識相的哀嚎不已,哭着喊着要坦白從寬。

我的演技還不錯,成功的忽悠了趙局。審訊的期間,我一直都裝作很痛苦的樣子,也是想讓他們收斂點,看着我一副快死的樣子,他們應該也不會喪心病狂的要把我活活打死。

折騰了很久,我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近一個多月,有很多年輕女走失。當她們被現的時候,已經成爲屍體,死狀極爲恐怖。

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走失了七個人,有些是還在上學的大學生,有些是普通的上班族,甚至還有些只是中學生而已。七個案件的作案手法一樣,兇手都是在她們落單的時候下手,手段極爲殘忍。

一時間,整個海城市都陷入了恐慌之中,沒有女敢單獨出門。就算是白天逛街,也都會約上三五好友,或者邊有男的陪伴。因爲兇手已經猖狂到敢在白天下手,有三個受害者都是白天失蹤的。

質如此惡劣的案件,海城市很多年都沒生過,早已經鬧的人心惶惶,社會輿論在譴責罪犯的同時,也在譴責警方的不作爲。現在已經生了七起案件,兇手還沒被抓到,誰知道還會不會生第八起,第九起?

經過一個多月的調查,警方認定作案者是出租車司機,因爲有證據表明,有個受害者是坐了出租車之後跟外界失去聯繫而,而那輛出租車就是蘇陽的!

這也難怪他們會動用如此誇張的警力,如果蘇陽就是那個罪犯,確實值得這般重視。但關鍵蘇陽肯定不是兇手,我自己的兄弟我還能不清楚?

反正不管他們怎麼恐嚇我,我一概表明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中間趙局幾次火,想對我用刑,但我立即裝作一口氣喘不上來的樣子,反而把他們嚇的不輕。

這個案子有無數人矚目,他們雖然平時可能敢不計後果的對我下手,但現在他們也不敢鬧的太大。因爲他們也不確定我是不是兇手,如果無辜者審訊時毒打致死,被跟風的記者一報道,那個狗趙局也不用繼續幹了。

審訊了四五個小時,我什麼都沒說。 情陷小辣椒 趙局急了,離開審訊室,只留下一個人一直在苦苦問,不讓我上廁所,不讓我吃東西喝水,也不讓我睡覺,他是想拖垮我,讓我招供。

但這一切對我都沒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審訊我的警察也忍不住了,把我鎖在審訊室,自己跑出去睡覺。

等他離開之後,我精神抖擻了起來,仔細思考着該如何脫。但我要做的,不僅是逃走那麼簡單,我要證明自己和蘇陽的清白,而且抓住那個兇手!

如果是以前的我,肯定選擇置之外,以免惹禍上。但如今一是我自認爲有那個能力抓住罪犯,二來我也確實正義感爆棚,很想親手抓住他,爲那些慘死的女孩討回公道,也爲蘇陽正名。

我的時間很緊迫,我需要在兇手再次作案之前抓到他。而且我估計蘇陽肯定也在被刑訊供,誰知道他能不能撐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