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接到通知的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一旦發現作戰傀儡部隊以攻擊態勢進向市區內部挺進,立刻擺出防禦姿態,要求作戰傀儡部隊停止前進,並且希望可以與帶隊的中國法師進行談判,同時將這一消息緊急上報協會高層。

而作戰傀儡部隊接到李瑞流的命令卻是清楚指示,一切敢於阻擋他們前進者,都是敵人,可以毫不留情的掃平碾碎,確保在要求時間內運動到指定地點。

於是作戰傀儡部隊在探測到前方的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擺開防禦姿態後,便立刻毫不猶豫地發動攻擊。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禍 如果說作戰傀儡與異種聯盟的戰鬥,還是現代術法武器與傳統法術作戰方式之間的對抗的話,那麼現在與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之間的戰鬥,就是純粹現代術法武器之間的較量,更諷刺的是,雙方使用的主戰武器都是出自於同一家公司製造。

一經接戰,作戰傀儡部隊那壓倒性的火力優勢便顯露無疑,而機甲反殼所提供的堅固防護,更是讓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一籌莫展。

當面展開的防禦部隊很快就被作戰傀儡部隊擊潰,作戰傀儡部隊毫不停留,繼續向着市區攻擊挺進,並且按照李瑞流的指示,分頭控制各處要害。

東歐法師協會驚慌失措之下,一面指示各部隊繼續阻擋作戰傀儡部隊的攻擊,一面試圖聯絡中華法師協會代表團,想弄清楚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先前在維爾紐斯那一連串動靜,天使降臨,天國之門洞開,狀況神明的通天巨人,中華法師協會下榻酒店方向的巨大爆炸,已經讓東歐法師協會在維爾紐斯的分部亂作一團,他們向各處派出的調查人員尚沒有回覆消息,以至於到目前爲止,他們完全搞不清楚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事實上除了那些暗中策劃的陰謀者外,真正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實在是少之又少。

對中華法師協會代表團的聯絡努力也遭到了挫敗。

圍攻酒店的作戰法師部隊使用了針對性屏蔽類法術,遮斷了東歐法師協會與酒店方向的通訊信號。

中東雙方沒有得到任何溝通的機會。

事實上,就算是能夠溝通,對於轉變大局,也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雍博文的失蹤,便註定了維爾紐斯的這場劫難,無法逃脫。

相較於東歐法師協會高層的笨拙反應,海默?布魯克斯反而對情況掌握的更清楚,因爲他夫人採取的行動,他對雍博文以及中華法師協會代表團下榻酒店方向加強了監控,得到在第一時間掌握了某些信息。

不過,在得知有分協會作戰部隊圍攻代表團下榻酒店的時候,海默?布魯克斯還是感到了極大的震驚。

他一直以爲協會內部的反對聲音僅僅限於喊些好聽的口號,卻萬沒有料到,那些最激進的法師居然敢做出如此膽大包天的事情。

他們真當市郊的十餘萬作戰傀儡部隊不存在嗎?還是以爲他們個個主角光環罩體,是內褲反穿的超級英雄,以能一擋百,一騎當千? 海默?布魯克斯在第一時間向直屬的近衛部隊下達命令,要求其立刻向圍攻中華法師協會代表團下榻酒店的不明來路部隊展開進攻。

也就在這個時候,海默?布魯克斯得到了各防禦部隊接到阻擋市郊作戰傀儡部隊進城命令的消息。

伊裏伊維奇,這個在這場騷亂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角色浮出水面。

海默?布魯克斯對伊裏伊維奇有些印象。

那是個很勤奮的年輕人,精明能幹,父母都是法師,也都死在了與異種聯盟的戰鬥當中,因此伊裏伊維奇對異種聯盟的仇恨可以說是不共戴天,一直是最強硬的主戰派之一,也正是因他這個堅定不移的立場,他纔可能得到成爲海默?布魯克斯祕書的機會。

能幹的人很多,只有受到賞識的,立場堅定的人,才能夠得到提拔的機會。

能夠得到海默?布魯克斯的直接提拔,又根紅苗正,本人也有能力,無論從哪一條來看,伊裏伊維奇在東歐法師協會這個體系內都是前途無量,沒有任何理由搞這種事情。

海默?布魯克斯想不通,下達了緝捕伊裏伊維奇的命令。

混亂持續了整整一夜。

直到天明時分,城市才恢復了平靜。

不過這個時候,維爾紐斯的控制者已經從東歐法師協會,變成了雍博文集團的作戰傀儡部隊。

市郊的作戰傀儡部隊與酒店源源涌出的作戰傀儡部隊呈裏應外合之勢,一舉擊潰了東歐法師協會作戰部隊的防禦,佔領全城各個戰略要點。

圍攻酒店的那些東歐法師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他們曾一度想撤離現場,但海默?布魯克斯的近衛部隊及時趕到,斷絕了他們逃跑的可能。

這些激進的法師沒有任何投降的想法,喊着誅殺賣國奸賊和中國侵略者的口號,向海默?布魯克斯近衛部隊發起了決死的突圍攻擊。

他們的攻擊沒能突破近衛部隊的陣線,旋即被後方趕來的作戰傀儡部隊消滅。

只有少數人活了下來,成爲俘虜。

李瑞流對於審問他們沒有任何興趣,直接交給了近衛部隊處置。

海默?布魯克斯終於與同中華法師協會代表團實現了聯絡,只不過這次出面接待他的不是雍博文,而是一直緊跟着雍博文那個年輕女孩兒,軍火頭子魚承世的女兒,已經初步有了軍火女王別稱的魚純冰。

在這一夜的混戰中,魚純冰受到的衝擊並不是很大,做爲魚承世的女兒,雍博文和艾莉芸的密友,在戰鬥一開始,她就受到了密切的保護,連親自動手的機會都沒有,更重要的是,時輪轉劫的目標不是她,也沒有對她發動如對艾莉芸一般的針對性攻擊。

魚純冰在三師叔祖離去後不久,就得到了雍博文和艾莉芸失陷的消息,便趕去了門戶所在現場,雖然幫不上什麼忙,但呆在這裏總是比呆在別的地方要強一些。她一直在旁安靜地等候着門戶重建,沒有打擾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

雍博文的鐵桿部下們在第一時間就相互緊急聯繫通氣,制定方案,但卻沒有想過跟魚純冰溝通。因爲魚純冰在魚承世死的一段時間裏,表現實在是有些欠佳,讓集團的經理層們對她處理危機的能力很有些懷疑。

不過等到海默?布魯克斯主動發起聯繫的時候,魚純冰的清閒也就結束了。

無論從身份,還是從排位和股份上來說,魚純冰是雍博文集團毫無爭議的第三人,既然老大和老二現在都不見蹤影,那與海默?布魯克斯溝通聯繫這件事情也就只能落到魚純冰身上了,這本身也是對海默?布魯克斯的一種尊敬。

李瑞流找到魚純冰,對她簡單說明了現在的情況,以及他和同僚們做出的臨時控制維爾紐斯的決定之後,便把接通海默?布魯克斯的電話塞給了託着下巴發楞的魚純冰,請求她與海默?布魯克斯進行交涉。

魚純冰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做爲雍博文集團的代表,向海默?布魯克斯表明立場,以及他們需要在一定時間內控制維爾紐斯的打算。

這無疑是一個很艱難的任務。

東歐法師協會已經做好了進城儀式的準備工作,界時將會向全球術法界進行直播,以此宣告持續數十年的東歐戰事正式結束,法師協會獲得了最終勝利。

而雍博文集團的要求,等於是讓東歐法師協會自打自臉。

魚純冰沉默片刻之後,只問了兩個問題,是不是需要控制全城,是不是交涉事務由她全權負責。

得到李瑞流的答覆之後,魚純冰與海默?布魯克斯在電話中進行了短暫的交流,最終雙方達成了一致。

魚純冰在李瑞流提出的條件基礎上進行了一定程度的退讓,將舉行入城儀式所在市區交還給東歐法師協會,其他地區由作戰傀儡部隊佔領,但如果東歐法師協會在舉行儀式過程當中有需要,可以派人借用,但警戒只能由作戰傀儡部隊負責,以確保始終佔領。

而海默?布魯克斯則同意了雍博文集團對維爾紐斯的暫時佔領。因爲魚純冰在電話裏沒有隱瞞雍博文目前下落不明,集團正全力以赴營救的消息。

海默?布魯克斯聽說雍博文和艾莉芸失陷之後,毫不猶豫地表示如果需要東歐法師協會或者他海默?布魯克斯做什麼的話,請務必不要客氣,他們一定會全力以赴提供所需各項幫助。

錦上添花,從來沒有雪中送炭讓人印象深刻。

真正的合作伙伴,也從來不只有算計,更有真誠的幫助。

海默?布魯克斯希望可以與雍博文結成堅實的同盟關係,並達成個人友誼,而不是簡單的相互利用。

魚純冰對此表示了感謝,然後在小聲的詢問了濮陽海和洛楚易之後,毫不客氣地向海默?布魯克斯提出了重建傳送陣門戶所需的材料方面的幫助。

魚純冰完美的完成了交涉任務,讓雍博文的一衆鐵桿部下對她倒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覺。

一天之後,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根據遺留痕跡和棉花重新打通的那道小小門戶,雍博文集團完成了傳送陣門戶重建工作。

同時,集團預計向雍博文提供支援的精銳部隊也已經在維爾紐斯集結到位,只待出發。

一場註定的大戰即將爆發。 一步衝入光門,腳下鬆軟,眼前盡是黑暗。

耳畔傳來轟轟水響。

詭異的影子在黑暗中重重晃動,張牙舞爪。

火光乍起。

雍博文食中二指並起,夾着道燃燒的紙符,高高舉起。

那火併不是很大,也就是火機燃出來的火苗一般。

可光卻異常的亮,於黑暗中乍起,宛如旭日初昇,光芒萬丈,將漆黑的世界映得通亮。

無數漆黑乾瘦的兇厲怪物在光芒中吱吱驚叫,捂着眼,紛紛後退。

那些怪物都是又高又瘦,腦袋碩大,身子細若麻桿,披着同樣烏黑的盔甲,手中揮舞着長矛也似的武器,渾不似人間生物。

光芒照耀之下,怪物延漫視線所及盡頭。

兩個紅袍和尚正架着艾莉芸在怪物大軍之中奔走,所過之處,怪物們如潮水般向兩旁退開。

前方是一座黑黝黝的大山。

山不知多高多廣,光芒照不到邊際盡頭。

就知道那裏有座山,黑漆漆,陰惻惻,矗在那裏,彷彿邪惡的巨人在俯視着渺小衆生。

紅袍和尚的目標,就是那座山。

驚愕過後,怪物們遮着眼睛,胡亂揮舞着長矛,向着雍博文圍了上來。

雍博文屈指一彈,手中明光符飄然升空,夜空中宛若升起個小小的太陽。

鏘的一聲,拔劍在手,掂了掂,他又插回到劍匣裏,舉手揮灑,符籙如雪花般灑出。

他這一出手便是真火符,怪物觸之即燃,眨眼工夫,便燒出一個空圈。

滿地都是被燒得翻滾哀嚎的怪物。

雍博文拔出遠距離布符槍,原地半蹲,略微瞄準,砰砰便是兩槍。

兩道定身符,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倉皇奔走的紅袍和尚。

兩僧人登時僵在當場。

雍博文換符彈再射,又給兩和尚身上粘了兩道定神符,然後換彈再射,這回打的是閉感符,一連氣換了十餘道符,將兩個和尚上上下下貼得滿滿黃紙條。

兩個紅袍人和尚原本法力不弱,那定身符只能定住他們片刻,但架不住雍大天師這一口氣貼了十幾道符,一時張口瞪眼,使出吃奶的勁來運轉法力,衝擊符籙。

驀得火光一閃,有符被法力燃毀,再一閃,又有符被燃毀。

雖然吃力些,但也花不了太多工夫,兩個和尚心中暗喜,只要那大軍擋住雍博文片刻,便可以脫困。

只是願望雖好,現實卻是殘酷。

他們這邊憋勁毀符,就聽怪物大軍那邊一陣陣驚慌騷亂,不時響起陣陣爆響慘叫,而後爆響稍定,怪物們亂糟糟的呼喊奔走,似是失去了雍博文的蹤跡。

驀得,一隻怪物擠了過來,打量了兩個和尚一眼,突然擡起長矛就刺,噗噗兩聲,將兩個和尚的胸膛刺了個對穿。

兩個和尚連捂傷口都做不到,愕然看着那個莫名其妙反水的怪物,喉頭荷荷作響,緩緩軟倒,最後的視線裏,那個怪物形狀緩緩變化,成了雍博文的模樣!

卻是雍博文使了移形換體之術,搞亂軍陣,暗中潛了過來。

雍博文一把扶住軟倒的艾莉芸。

四下怪物大譁,紛紛擁上來。

雍博文拔出長劍,連劈數劍,擋者無不披靡,怪物滾落滿地,餘者畏懼後退。

混亂當中,忽聽一聲淒厲呼喝,一個騎着高頭大馬怪物將領自軍中急馳而來,手中揮舞着長柄巨爺,氣勢凜然,周遭慌亂怪物紛紛躲閃,有那躲閃不及的,直接被捲入馬下。

那馬也不是普通的馬,而是額生雙角,嘴中滿是利齒,雖然有馬形,卻無疑是個兇獸。

雍博文將劍插在地上,自劍匣中拔出一個火箭筒來,往肩上一扛,對着那怪物將軍轟的就是一擊。

那怪物將軍果然了當,近在咫尺,反應奇怪,一斧子砍在了飛來的火箭彈上。

轟的一聲,火箭彈爆烈,灑落火點若雨,沾得怪物將領、馬形兇獸和周遭小怪滿身,燒得噼啪作響。

怪物將領放聲慘叫,馬形兇獸痛得人立而起,直接將怪物將領掀翻在地,那怪物將領恁的兇悍,着地一滾,便站了起來,帶着滿身烈焰,揮着巨斧,猛撲上來。

雍博文又從劍匣裏掏出架機槍來,抱在懷裏,對着怪物將領一通猛射。

怪物將領拼命舞着斧頭格擋,耐何彈雨太密,還是被打得篩子也似,衝到雍博文腳前,便即力竭,重重摔倒,瞪着眼睛,怒視雍博文,嘴裏還嗚啦嗚啦大叫,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雍博文毫不客氣地拔劍將他的腦袋砍下來,高高舉起,向着遠處一拋,四下小怪譁然大叫,畏懼退縮。

便在此時,忽聽遠處傳來轟轟作響,地皮輕顫,一個足有三十餘米高的青藍色巨人邁着沉重腳步而來,渾身散發着濃濃寒氣,踏過的地面結成一片冰霜,左近小怪盡被凍成冰雕。

雍博文掏出隨身所帶的平板電腦,打開聯接,開始往外釋放作戰傀儡。

單臺釋放速度較慢,只放出兩臺作戰傀儡,那青藍巨人就已經逼近。

兩作戰傀儡舉槍猛射。

青藍巨人擡手一擋,寒氣逼人,一道巨大的冰晶盾牌出現在手中,將射來的槍彈盡數擋下。

青藍巨人持盾步步逼近,作戰傀儡拋下機槍,拔出背上長劍,猛撲過去,只是剛一靠近青藍巨人,就全身結冰,跟着詭異的撲倒在地,卻是裏面的惡鬼也被凍住了!

再釋放新的作戰傀儡卻是來不及了,而且這青藍巨人如此寒冷,連鬼魂都能凍住,也不是一兩個作戰傀儡所能抵擋得住的,除非靠着數量優勢以海量的槍彈壓制性射擊。

雍博文咬了咬牙,掏出符籙往身上連貼數張,拔起地上長劍,便要跟青藍巨人拼命。

突然,一道金光破空而至,劃破無邊黑暗,若雷霆,似閃電,在空中帶起隆隆悶響,倏地一下飛落到了艾莉芸身旁。

鏘的一聲,金光入地,赫然是一柄光燦燦的長劍,晃動不休,神威凜然。

金光自長劍上散發出來,將艾莉芸包圍其中,緩緩滲入體內。

一直雙目緊閉,無知無覺的艾莉芸猛得睜開眼睛,大喝一聲,翻身而起,四下張望,雖沒弄清楚情況,但卻一眼看到了持劍而立的雍博文,不僅喜極驚呼:“小文!” “小芸姐,你醒了!”

雍博文頭也不回,語氣卻是分外驚喜。

艾莉芸環首四顧,只見身周詭異非常,遠處有青藍巨人頂天而行,便知此地大約已非人間,正驚疑間,眼前突的金光大作,那把插在地上的金劍自地飄起,緩緩浮到了她的面前。

“這是!”艾莉芸滿面驚喜,擡手握住劍柄。

那劍登時霞光萬道,一道劍氣直衝雲霄,破入黑沒沉的無邊天空。

天空中響起一道沉悶雷鳴,一條條紋絡也似的金光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彷彿天空破碎,裂開無數縫隙,有光自縫隙中透出。

艾莉芸感受到了三師叔祖的氣息與無上威能。

三師叔祖以大神通,將自己在人間的佩劍送到了艾莉芸面前。

已經一腳踏進仙界門檻,仙界都偷偷遊了幾次的三師叔祖在嚴格意義上已經屬於仙人範籌,便是兵器也有大威能大神通,可稱之爲仙器。

僅僅憑着一道殘存劍氣,便劃破了此界的無邊黑暗。

天空中的雷鳴越來越響,滾滾而動,彷彿萬千輛火車在暗黑之上急馳而至。

忽聽乓的一聲脆響,銀瓶乍破,黑暗的天空掉落一片碎渣,翻滾落下,一面黑,一面白,閃爍若星。

一束光亮自破碎處落下,照進無邊黑暗。

光亮落下,引發起一片驚呼,不知多少怪物在光亮之中恐懼哀嚎,捂着眼睛,趴在地上,不敢擡頭。

轟。

那碎片落地,好似平地爆了顆炸彈般,巨響轟鳴,騰起漫天煙塵,不知多少怪物被炸得飛舞出去。

乓乓乓,脆響不絕,響徹天地,一塊塊玻璃也似的碎片接二連三的落下。

天破了。

一束,兩束,三束……千萬束耀眼的陽光穿過破洞落下,一點點一處處,最終連成一片片。

光明大作,這混沌黑暗的世界,亮了!

這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曠野。

千餘米之外,一條大河波濤洶涌,翻滾不休,越河而過不知多遠,有一座高峯插天而起,直入雲霄,高峯之上紅黃點點,盤山而上,竟是無數廟宇。

馬蜂般的成羣黑影繞山飛舞,出出進進,忙碌不休。

無際曠野之上,遍野皆是千奇百怪的妖魔,說不出有多少種,說不出有多少數量,似乎正在集結,又似乎正在休息。

那些千奇百怪的妖魔本都躺在地上,陽光破天而落,紛紛翻身而起,神情迷茫的四下張望。

妖魔以種類而分,聚成一個個方陣,每個方陣之間,都站滿了圍攻雍博文的那種黑瘦怪物。

他們大約是黑暗中唯一清醒的妖魔了,光明綻放,驚恐萬分,全都捂着眼睛哀嚎不休,有那不小心看到陽光的,登時渾身燃燒起來。

他們本是黑暗中的妖魔,生於黑暗,長於黑暗,最懼光明,本是被捉來於黑暗中看管那些沉眠妖魔的,此刻見了陽光,登時大譁,幾乎崩潰。

那青藍巨人被陽光曬得滿身白氣瀰漫,擡頭看天,似是滿心不解,竟是怔在原地,忘記前進。

雍博文大喜,也顧不上探究爲何會發生這等奇事,拉起艾莉芸穿過混亂的怪物隊伍,就往那依舊閃爍的傳送門狂奔。

越門而過,就是人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