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挑了半天才挑出這麼一件。

對上白昭昭似笑非笑的神情,蘇眉總覺得自己被盯上了……她連忙解釋,「美人教主背上有傷,我只是想著你背上……反正美人教主穿什麼都好看,所以我想讓你穿得更舒服些。」

白昭昭抿唇,嘴角上揚。

二話不說又是把外套脫了,白條一樣站在蘇眉面前。

蘇眉:……

明明比自己還要小几歲,身材卻好到讓人流鼻血……

「哼……」白昭昭鼻子里發出類似嬌嗔的聲音,走到蘇眉面前張開雙手,「小二,我要你幫我穿。」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蘇眉:……

像是小女孩兒一樣無禮的撒嬌,蘇眉看在她是個病人的份上不跟她計較。

從肚兜開始一層層的穿好,手指不小心碰上某些部位時,還會遭到白昭昭言語上的邀請:「你若是想摸一摸,我也不介意的。」

蘇眉頭皮發麻:……

不,她不想。 白昭昭就喜歡看到蘇眉窘迫的模樣,一陣穿衣服下來,蘇眉不是頭皮發麻就是滿頭黑線,假裝自己什麼也聽不到,把白昭昭的衣服穿好,下一秒的蘇眉立即退了三步。

還要故作正經的欣賞,「嗯……美人教主果然是大美人,我選的衣服穿起來超好看的!」

白昭昭心情舒暢,說著讓蘇眉搬過來就要立馬行動。「我叫人去你房裡把東西都拿過來。唔……你的東西也不多,就那兩套衣裳。算了不拿了,還不如穿我魔教的衣裳好看。」

蘇眉:……

「可是那是店小二的衣裳……」若是她以後回到店裡了,穿著魔教這麼貼著身材又暴露的衣裳當店小二,一天下來起碼得被那群客人意淫好幾次。

還有……

她妹子的身份就徹底暴露了!

「不行!一定要拿,不能扔!」蘇眉嚴肅臉。

白昭昭聳了聳肩,「幾件破衣裳,還這麼丑……把你身材的缺點全都暴露了。」

「可是我是店小二,還要開店的……」

「那又如何,那些男人敢動你?」白昭昭表示不屑,外加一絲絲殺意,「誰若是動你,我便把他殺了。」

蘇眉:……

「不是,那個……美人教主冷靜!」她汗顏,「殺人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殺我、我殺你……難道一輩子都要以殺人取樂嗎。」

白昭昭挑眉,「不會的,我把他們殺光了就是。已經死光了還怎麼找我報仇。」

蘇眉:……

「美人教主,我想給你講個愚公移山的故事。」

「不聽。」

蘇眉:……

「那我給你講一個愚公報仇的故事。」

「不聽。」白昭昭依舊是拒絕的表情,「都說了是愚公,肯定很蠢,沒意思。」

蘇眉:……

好有道理哦。

她也無奈了,「這樣的生活顛肺流離,每時每刻都有人打攪。假如你到了出嫁那一日,原本是大喜事,那些人卻來攪你喜堂,找你報仇,這可是大不吉之意啊!」蘇眉試圖給她強硬灌輸。

白昭昭想了想,隨後道:「這一日,永遠也不會有。」神色之間還有些許落寞。

隨後看向蘇眉久久不語,直到把她看的都站不住了,白昭昭才繼續開口。

「這世上,原以為唯有孟公子最深得我意,也只他最不識抬舉。不過現在想來……」

「想來如何?」蘇眉抓耳撓腮,白昭昭這空空泛泛眼裡無物時最是如那脫塵無悲無喜之佛,叫人感到不自然。

「想來……」白昭昭莫名其妙瞪了她一眼,「打聽本尊的事要做什麼,就算是本尊成親,也絕對不是嫁人的那個!」

蘇眉:……

莫不是你還要變性娶個黃瓜大閨女回來嗎?

「美人教主,這個……女子出嫁,男子迎娶……你既是女子,總有出嫁……」

欸,等等,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

「你該不會是想要娶幾個夫侍回來吧?」

白昭昭突然臉色發黑,「本尊可不喜歡柔弱的男子!」

蘇眉默默想了想男主。

嗯……還真不是柔弱類型的。 男主雖然沒有武功,也逃脫不了白昭昭,但他卻沒有一點兒軟弱。

不不不……現在不是糾結男女主的問題。而且既然白昭昭已經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那她的意思是,就終身不嫁了?

欸等等……這個好像也不是最先的樓層。

蘇眉滿頭黑線,終於想起來她們的根本問題是什麼了

「美人教主,我知道你厲害,可你這麼厲害依舊會受傷,若是哪一天那些名門正派聯合起來,攻打魔教,縱然魔教弟子再厲害,美人教主再厲害也是寡不敵眾……難道美人教主就沒考慮過嗎。」

白昭昭耿直的告訴她,「沒有。」

蘇眉:……

「那你現在想想……若是真有這麼一天,你該如何?」

「若真有這麼一天,也不是你該擔心的事兒。」白昭昭冷哼一聲,「本尊自會保護好你。」

蘇眉:……

「美人教主……」蘇眉無可奈何,既然她的任務無論選擇哪條都跟白昭昭有關,蘇眉也只能厚著臉皮貼上去了,「那,你以後若要出教,可否能帶上我?」

白昭昭點頭,還不知對方的目的正是自己,「你想去便去。」

這傢伙……做的飯好吃,約是她出門的時候也不習慣吃別人的飯菜了。

白昭昭心裡有自己的想法,蘇眉只管她同意便是,心裡已經在默默策劃著,若是白昭昭還要殺人時,她該如何阻止她?

額……最重要的還是阻止男主逃跑才對。

還有就是魔教弟子不能出去惹是生非……

蘇眉覺得自己肩膀上的擔子責任重大。女主通常沒什麼事情,是不會亂跑出去的。 星墜 除了日常男主出逃,她出門抓人,才會順便大開殺戒。

而魔教弟子則是接到了接到了上級的命令去殺人,才會集體出動。否則平日里他們出去的機會也很少。

總的來說,魔教就是一群宅男宅女,宅得太久有點喪心病狂。

蘇眉覺得自己要想個辦法,打發魔教弟子的無聊時光。充實他們的生活,這樣他們才不會有心思去搗鼓別的罪孽。

「美人教主,反正最近幾天你都受了傷,也不能隨意亂動。不如就好好獃在魔宮裡,省得出去傷口惡化又發炎了怎麼辦。」

蘇眉溫柔地笑著,平日里還是那個慫得一批沒膽氣的店小二,白昭昭想不通為什麼在逼她敷藥的時候,那個強硬手段,既是如此強硬不怕死,偏偏又這般聰明叫她下不了手殺她。

白昭昭有些氣惱自己竟然會心軟,她乾脆撇過一張臉去惡狠狠地咬牙,「本尊憑什麼聽你的,本尊來去自由,這點小傷算得了什麼。」

蘇眉:……

「美人教主,這樣的話你身上會留疤的,留疤了就不好看了。」她有點無奈,想了想又加一句,「到時候美人教主就不是美人教主了。」

白昭昭恨恨,可她總聽著對方稱呼她美人教主已經習慣,她才不管這麼多,就算她留疤了,這小二也得叫她美人教主!

「你敢說我不美嗎!」

蘇眉:「敢。」 白昭昭還沒想到對方真敢這麼回答,她轉過身上前一步,一隻爪子迅速抓上蘇眉的頸脖,皺著眉頭冷漠臉,「你……真的不怕死嗎?」

她只是將手放在頸脖上而沒有用力,蘇眉自然能動。她的眼睛直勾勾看著白昭昭,兩隻手握住她掐著自己的爪子,「我……心疼你。」

白昭昭不知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這個這麼多年來沒有人對她說過的字眼,好像隔了好幾年的時光,變成當初的師兄,在她沒有完成功課被罰站的時候主動要求和她一起站著。

她問為什麼。

師兄說,「我心疼。」

可……

如今師兄厭她如惡魔,卻有另一個女子對她說心疼……

白昭昭眼眶微紅,她甚至不敢直面蘇眉的視線,低著頭像是在警告自己,「本尊才不需你心疼!本尊也無需心疼!」

說是這般說話,只是她的爪子力氣逐漸消失,反被蘇眉抓住,對方的溫柔如同空氣一樣無所不在,軟化了她自認鋼鐵一樣無堅不摧的毒刺。

「美人教主,聽小二的好不好?」

「不好。」她別過臉去,帶著賭氣的意味,只是說的話一點兒氣勢也沒有。

蘇眉湊近她,灼熱直白的目光看著她,那麼明顯,竟然讓她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臉也不自然的發麻起來。

「美人教主在我心裡永遠都是美的,但是我也想美人教主別這麼堅強。」

「本尊沒有。」白昭昭悶著氣。

「那……」蘇眉的手摸到她背上傷口的附近,「這裡真的不疼嗎。」

「若是你叫疼的話,我會給你做好吃的。」

白昭昭:……

「……疼。」她果斷屈服了。

蘇眉搬到了白昭昭的寢宮裡,貼身服侍……驚呆了魔教里的一群弟子。以至於他們看蘇眉的眼神都變得不同起來。

尤其是白昭昭的四位護法。

身材妖嬈,武功高強,看著蘇眉的眼神像是敵人,把她們教主拐跑的敵人。比看著孟公子的眼神還不舒服。

白昭昭沒有注意到這些,大概是注意到了也不理會。用她一系列的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新寵就是店小二無疑了。

這位店小二不但嘴巴會撿好聽的哄她開心,還會做好吃的,還會關心她,最重要的是,還不會偷偷逃跑……白昭昭對此很滿意。

因為受了傷的她,並不能時刻監視男主,只能派人看著孟逾明不讓他逃跑。自己還得乖乖聽蘇眉的話好好養傷。

於是眾人發現……他們的教主快被店小二養廢了。

從未如此和平無所事事的教主,整天呆在自己寢宮裡,就連任務里也沒有殺誰誰家滅口。關鍵是,他們還發現教主迷上了這個店小二做的飯菜!

雖然他們也很迷。

但還是覺得肯定是這個店小二在飯菜里下了什麼葯蠱惑他們教主!

四大護法反應尤為激烈。

一日好不容易看到教主從寢宮裡出來,那店小二轉身往廚房裡大概又做什麼好吃的去了,她們連忙上前,「教主,你沒事吧?」

白昭昭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一樣的霸氣,眯著眼睛斜躺在涼亭欄杆上,歪著頭輕笑,「本尊為何有事?」 「那店小二……」四大護法欲言又止,「教主是不是覺得最近過得太安逸了一些呢。」

「嗯?」白昭昭換了一個姿勢,漏出自己鮮嫩白皙的胳膊,撐著頭顱歪著頭看她們,「四大護法想說什麼。」

四大護法:「教主,您與店小二一月之期還剩兩日,教主是不是已經打算兩日後將牢房裡的那些人都殺了?」

說起一月之期,白昭昭眸色一頓,眼中思緒複雜,她有些不耐煩,「這事兒本尊心中有數,你們就不必管了。」

四大護法有些鬱悶,只能再轉向別的地方,「教主,咱們魔教弟子十多天來一直沒有接到任何任務,他們有些手癢了,教主是不是該發布新的任務了呢。」

「不急。」白昭昭紅唇輕啟,「本教主最近正想著新花樣,江湖上那些人如今聞風喪膽,躲得厲害。玩兒貓捉老鼠,本教也是無聊了。」

原來教主心裡還有數嗎?

四大護法鬆了一口氣,還好,教主還沒廢。 穿成短命女配之後 不過總歸有些擔心,「教主,那店小二……您會不會對她太好了一點?」

說起蘇眉的事兒,白昭昭的表情立馬陰沉起來,「小二是本尊的人,本尊待她如何還不需要你們指手畫腳,別忘了魔教之內,誰才是教主。」

四大護法:……

心裡恨恨,也只能咬著牙說「是。」

看情況,教主果然還是被那店小二蠱惑了!

蘇眉是給白昭昭拿吃的去了,而不是做吃的去了。她回來時就看到四大護法垂頭喪氣的厲害,經過她身邊還用眼神惡狠狠的盯著她,看的蘇眉一陣莫名。

幹什麼。

在魔教里住久了你們不樂意嗎?

不樂意的話讓白昭昭把老子放回雲來客棧啊!

心裡嘀咕著,也不知對方是個什麼意思。回到涼亭里看到白昭昭又晴轉陰的臉色,她大概是猜到了這四大護法估計是把教主惹毛了被教訓了一頓……

也許話題還是跟她有關的。

蘇眉沒有忘記她和白昭昭的一月之期。

可是白昭昭一直不讓她去魔教牢里看人,蘇眉怕一個不高興又把白昭昭擼黑化了,所以一直沒能去看他們。

兩日後就是一月之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