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按照遊戲規則,10輪過後,遊戲就結束了,按照兩組人員剩下的人數進行勝負的判定。

紅黃藍組玩家剩兩人,黑白灰組玩家剩一人,紅黃藍組玩家勝利。

“恭喜通關。”玩偶比利說着,從口袋中拿出一樣東西,說道,“倪茂已獲得‘殺死瑪麗·肖的特別武器’。”

談蘇走上前,將那個小盒子拿到手中。這個小盒子大概只有一個巴掌大小,盒子是不透明的,從外面看不出裏面到底是什麼。

玩偶比利給完東西之後,就騎着它的小車,向某個角落裏騎了過去,最終消失在那不透光的暗處。

“裏面是什麼東西?”

此刻朱凱歌已經下了地,好奇地湊到談蘇身邊問道。而章穹,許嘉志,金漪漪三人,在玩偶比利宣佈談蘇三人通關的時候,已經不在這個空間中了。

“不知道,很輕。”談蘇說着,便開始動手拆盒子。盒子外用一條紅色的絲帶繫着,解開也方便,她忍不住猜測着裏面到底藏着的是什麼。

然而,還沒等談蘇將盒子完全拆開,她就聽到了系統的聲音。

【恭喜玩家談蘇完成主線任務之二,您已隨機獲得門之碎片x2。】

系統的提示聲過後,談蘇三人也離開了那個空間,回到了次世界中。

次世界的環境很是昏暗,談蘇剛從那個空間出來還有一瞬間的迷茫,但陰森恐怖的氛圍立刻讓她明白了此刻的狀況。

他們是在被瑪麗·肖攔住的時候被拉去做主線任務之二的,而現在,他們又必須面對來自瑪麗·肖的攻擊了!

瑪麗·肖那張蒼老而恐怖的臉就在咫尺,談蘇心中微沉,手一動便感覺到了拿在手中的重量——“殺死瑪麗·肖的特別武器”就在她的手中。

談蘇立刻打開盒子,然而當看到盒子中的東西時,她忍不住一怔。

——那是一截斷舌。 “談蘇,快、快用那個武器對付她啊!”朱凱歌離談蘇不遠,見她居然沒有立刻拿出“殺死瑪麗·肖的特別武器”,立刻急切地喊道。

談蘇也想拿武器對付瑪麗·肖,但她手中的這個“武器”,她實在看不出該怎麼用——拿去嚇死瑪麗·肖嗎?

雖說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這武器,但瑪麗·肖就在眼前,談蘇也沒時間多想,連那盒子一起向前一伸手,擋在了自己和瑪麗·肖之間。

瑪麗·肖前撲的動作停了下來。

她的視線落在盒子中的斷舌上,神情怔怔的。下一刻,她緩緩伸出一隻手,將那截斷舌抓在手裏,顫抖着將它送到自己眼前,目光懷念而繾綣。

談蘇悄悄向旁邊移動了一步,見瑪麗·肖毫無反應,她又大膽地走出了兩步,確定瑪麗·肖現在根本不會注意到她的動作後,她立刻加快了速度,幾步跑到櫃子前,將櫃門打開,拿出了名爲亞當的玩偶。

其他玩家見狀,自然各自行動起來。

因爲身上也沒有什麼工具,談蘇只能臨時成爲了一個分屍者,將玩偶放在地上,腳踩着玩偶的身體,拉住它的四肢將它分了屍。在她扯玩偶的手臂時,它突然一轉頭瞪着她,着實嚇了她一跳。努力無視了玩偶那空洞無神的雙眼,談蘇才面不改色地將它分屍成功。

胡詩嵐,章穹,許嘉志和金漪漪四人沒能完成主線任務之二,不過因爲有談蘇三人獲得了斷舌引開了瑪麗·肖的注意,所以他們也能各自找到玩偶,分別用各自的方法毀壞它們。因爲之前的積累,雖然主線任務之二失敗了,但他們的門之碎片卻都能夠完成主線任務,因此,當所有玩家都將各自的目標玩偶破壞後,大家的手錶上,表示主線任務已完成的“門之碎片”亮了起來。

“啊!”瑪麗·肖突然在此時發出一聲慘呼。

玩家們均是心中一跳,慌忙看了過去。

瑪麗·肖此刻正蹲在地上,手捂着嘴巴,指縫間露出半截舌頭。她彷彿正忍受着極大的痛苦,整個背都成了弓形,雙膝跪地,一手撐在地上,腦袋都快垂到地上去了。

談蘇微微皺眉——那截舌頭就是瑪麗·肖的,她把它塞回去的時候遇到了不可知的威脅?

在瑪麗·肖痛苦的叫聲之中,周圍未被談蘇等人損壞的玩偶突然一起晃動起來,裝玩偶的櫃子像是遭遇了地震一般搖晃着,隨時可能塌下來。

“我們快走吧!”談蘇擡起了手錶,只想立刻離開這個次世界。

然而,當她擡頭的時候,她看到站在金漪漪身後的倪茂突然拿出了他的刻刀,一手捂住金漪漪的嘴,輕鬆地在她脖子上劃了一刀。

鮮血噴涌而出,金漪漪甚至都沒看到背後的人是誰,就在召喚出門之碎片之前倒在了地上。

倪茂輕輕地放下金漪漪的屍體後,又悄無聲息地接近毫無所覺的許嘉志。

“許嘉志,小心身後!”談蘇眼神一變,立刻高聲提醒道。從主線任務之中出來後,立刻就是瑪麗·肖的威脅,再之後,他們相對輕鬆地完成了主線任務,她都沒來得及想倪茂的事。 洪主 畢竟在過去的時間裏,倪茂表現得很正常,幾乎沒在談蘇面前刷過太多的存在感,跟其餘玩家相處起來也沒有太多異樣,她幾乎忘記他曾經親口跟她說過,殺玩家和殺次世界的土著,對他來說其實並無區別,他並不覺得那有什麼不對。

經談蘇提醒,許嘉志沒有回頭,而是立刻向前跑了兩步,才驚訝地回身。然後,他就看到了一擊未中後乾脆放開了向他跑過來的倪茂。

倪茂的臉上帶着淺笑,手中的刻刀還向下滴着血,不遠處是金漪漪萎頓的身體……許嘉志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彎腰抓起地上的破椅子,用力丟過去。與此同時,他擡起手飛快地點中手錶上“門之碎片”四字。

“大家快使用次元門離開這裏!”談蘇見其他人還不太清楚狀況,立刻提醒道。

金漪漪的慘狀給了玩家們最直接的衝擊,朱凱歌像是見了鬼,顫抖着擡起了戴着手錶的手。章穹和胡詩嵐被談蘇提醒過,此刻見倪茂果然動手,也沒有猶豫,開始拼合次元門。

倪茂敏捷地躲開了許嘉志丟出的破椅子,他瞥了許嘉志一眼,突然轉換方向向胡詩嵐跑去。胡詩嵐此刻剛將次元門召喚出來,還沒來得及進去,就被倪茂制住了。

“談姐姐,別走哦,你要是走了,我立刻殺了她!”倪茂手中染血的刻刀橫在胡詩嵐脖子下,笑眯眯地對談蘇道。在這個次世界共同行動時,他看到胡詩嵐和談蘇關係很好。不過,就算談蘇不聽他威脅也無所謂,反正總有人會死在他手中的。

“胡詩嵐!”離胡詩嵐比較近的章穹此刻也已召喚出了次元門,見狀停住了正要踏進去的動作,焦躁又擔憂地看向胡詩嵐。

看到這邊的異狀,朱凱歌和許嘉志也看了過來。

在剛纔提醒玩家們的時候,談蘇自然也打開了次元門,現在倪茂的突然威脅,令談蘇頓時兩難起來。

她還記得蕭睿以第一個次世界主線任務失敗爲代價,換來了次元門只能持續15秒的信息。

“你們快走,次元門的維持時間只有15秒!”談蘇咬咬牙,沒有管自己剛召喚出來的次元門,對其餘玩家說道。

這個信息對其他玩家來說是未知的,畢竟,誰也不會像蕭睿一樣作出那樣的嘗試。得到談蘇的提醒,朱凱歌臉色一變,飛快地跳進次元門。許嘉志在門口停了停,對談蘇道:“謝謝……保重!”然後才踏進次元門。

章穹卻沒動。

胡詩嵐眉頭一皺,倪茂的刀彷彿並未對她造成太大的心理壓力,她對倪茂喊道:“你還在等什麼?走啊!”

章穹咬牙,對倪茂道:“你放了她吧……我、我做你的人質。”

綜神話龍寵 “你……”胡詩嵐眼神微微變化,下一刻,她突然握緊了拳頭,眼神一凜。

此刻,談蘇卻已經遠離了她的次元門,向倪茂走來,見胡詩嵐表情變化,她忙邊走邊飛快地說道:“倪茂,你快放開胡詩嵐,讓她走。”

倪茂見談蘇離她召喚出來的次元門越來越遠,笑了笑,手中的刻刀一收,沒等胡詩嵐做出什麼舉動,就將她推進了次元門之中。次元門隨着胡詩嵐的進入而即刻消失。

章穹見狀鬆了口氣,隨即又提起了心,擔憂地看向談蘇。

談蘇安撫地對他點點頭,示意他快走。

眼看着時間快到,章穹咬了咬牙,給了談蘇一個保重的眼神,就進了他的次元門。

談蘇走到倪茂跟前站住,她的次元門在她身後消失。

她冷靜地望着倪茂。她也跟蕭睿似的浪費了一個次元門,這要是讓蕭睿知道了,或許會被他取笑——她在知道次元門維持時間的情況下,居然也能錯過。然而她並不後悔。倪茂是衝着她來的,她不想讓別人替她受過。而讓她這麼輕易就做出用自己換胡詩嵐決定的另一個原因,還在於她有後着——主線任務之二得到的2片門之碎片分別是紅色和藍色的,也就是說,她已經擁有6片藍色的門之碎片了,剛纔用掉了3片,她還有3片,還能拼合次元門。

在令人幾乎無法站立的搖晃之中,倪茂望着談蘇,微微一笑:“談姐姐,我真想不明白啊,爲什麼你會如此樂於爲自己製造勁敵?讓我悄悄把所有玩家都殺掉多好啊,當然,我肯定不會對你動手的哦。”

“我跟你不一樣。”談蘇道,“你讓我留下,就是爲了說這個?”

倪茂彎起眉眼,笑得一片純良:“我是捨不得談姐姐你啊。這個次世界結束之後,還有兩個次世界了,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再遇上呢。”

他把玩着手中的刻刀,低頭彷彿在研究着什麼,口中道:“以談姐姐你現在的這種做法,你要當個前三,可不容易呢。”

“我現在已經是第二。”談蘇道,“我並不認爲我的做法有什麼不對。進入這個遊戲我無法選擇,但我至少可以選擇,不被這個遊戲控制、同化。”

談蘇想,人活一世,總有些需要堅持的東西,就算環境再變,她也不想丟掉那些她認爲是立身之本的東西。如果那樣,她就不再是她了。她也知道,有些人會輕易隨着環境而改變,她不贊同,卻能理解,她無法也不會去改變別人,她只要求自己做到。

倪茂驀地擡頭望着談蘇,就那麼直勾勾地望着她,好一會兒才笑了起來:“談姐姐,你知不知道,這樣說的你,實在太迷人了……也太過耀眼了,”他慢慢向她走去,黑沉沉的雙眼直視着她,“耀眼到讓我睜不開眼,讓我恨不得立刻毀了那光芒……”

談蘇忙隨着他的動作向後退。果然,一開始她對他的觀感沒有錯,他的精神真的是扭曲的,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看到談蘇的動作,倪茂墓地停下,又笑了起來。他的笑讓他眯起了眼,眼瞼和睫毛遮住了眼眸中的暗色,讓他看上去就像是個鄰家男孩一樣無害。

談蘇將手背在身後,悄悄地點中了門之碎片,因爲系統詢問是否要拼合成次元門的聲音只有玩家本人能聽到,所以談蘇並不擔心倪茂會發現。在系統詢問的時候,她用幾乎無法被聽到的聲音回答了它。

她望着倪茂,臉上的表情依然鎮定:“你已經被這個遊戲改變了太多。我想,你剛進這個遊戲的時候,一定不是現在這樣。任由這個遊戲改造你,你甘心嗎?”

“我這樣沒什麼不好的呀。”倪茂不以爲意,“我挺喜歡我現在的樣子的呢。談姐姐,你不覺得,只有我這樣的人,纔有資格在這個遊戲中活下去麼?”

“完全不覺得。”談蘇一口否定,下一刻,她召喚出了次元門,一腳踏了進去。

倪茂望着談蘇離開後空無一物的位置,半晌露出淺淺的笑容。

“後會有期啊,談姐姐。”

談蘇確定自己回到了系統空間之後,才長舒一口氣。

她希望接下來的兩個次世界,不要再跟倪茂遇到了。他這樣的人,她真的完全不想應對。

【恭喜您完成次世界六主線任務,您已成功獲得護身符一枚。】

系統的提示讓談蘇爲之一喜。她忙看了看她現在的積分狀況。

目前積分:5100。

目前排名:2(總22)。

門之碎片:黃色(1片),紅色(1片)。

護身符:2。

因爲倪茂造成的意外,她之前累積的門之碎片就這麼沒了。

【玩家胡詩嵐贈送玩家談蘇禮物門之碎片2片,玩家談蘇是否接受?】

“接受。”談蘇點頭。她記得之前已跟胡詩嵐說好,要對門之碎片進行交換。

胡詩嵐送過來的門之碎片是1片紅色的和1片藍色的,談蘇接下來後,將藍色和她自己的黃色送了回去。

她揉了揉手,正做好進入下一個次世界的準備,誰知系統提示又響了起來。

【玩家胡詩嵐贈送玩家談蘇禮物門之碎片2片,玩家談蘇是否接受?】

談蘇覺得有些奇怪,接下來一看,胡詩嵐送過來的門之碎片是藍色的和黃色的,正是她剛纔退回去的。

談蘇忽然明白了胡詩嵐的意思,她這是作爲剛纔那個次世界的謝禮。

談蘇微微一笑,正想將藍色的和黃色的都退回去,又聽到了系統的提示。

【玩家蕭睿贈送玩家談蘇禮物門之碎片3片,玩家談蘇是否接受?】

“接受。”談蘇先將蕭睿給她的門之碎片接了下來,發現是2片紅色的和1片藍色的,現在她手頭就有4片紅色的,2片藍色的,1片黃色的。

蕭睿送過來的是紅色和藍色,說明他留在手中的應以黃色爲主,所以談蘇將1片黃色的和2片藍色的門之碎片給他送了回去。胡詩嵐手頭顯然就只剩下2片門之碎片了,都送了過來,所以談蘇就直接送給了她2片紅色的門之碎片。

蕭睿那邊安靜下來,但胡詩嵐卻又將2片紅色的門之碎片送了回來。

可惜玩家之間在次世界中無法談話,所以談蘇也只能用送回門之碎片的舉動,表明自己真的不需要胡詩嵐的這份謝禮。她並不像過分自誇,但客觀上來說,她比胡詩嵐更容易獲得門之碎片。所以,這2片門之碎片,還是胡詩嵐留着更好,而且那本來就是她自己的東西。

幾番來去,胡詩嵐終於不再將門之碎片送回來。

談蘇鬆了口氣。

過了一會兒,系統聲音再次響起。

【次世界七開啓,請玩家談蘇進入。】

次元門在談蘇眼前展開,她做足了心理準備,才踏了進去。

上一個次世界,那個男人就是在這個時間點將她召喚進了另一個空間中,那麼,這一次呢?他還會出現嗎?那所謂的離開遊戲的非正常方式,真的存在嗎?

當談蘇適應了新空間的光線時,她發現她果真又來到了那個淺灰色的空間。

而那個男人,就站在她的眼前。

沒等那個男人說話,談蘇就開口道:“這一回,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談話嗎?”

那男人微怔,隨即溫和地淺笑道:“是的。”

談蘇深吸一口氣:“那麼,我該怎麼稱呼你?”見那男人要開口,談蘇怕他又像上回一樣迴避了關於他是誰的提問,忙補充了一句,“即使是個代號也行。”

“這個啊……”男人果然因談蘇的話而頓了頓,隨即笑道,“你可以稱呼我爲‘庇護者’。”

“庇護者?”談蘇心中微動,“庇護我嗎?還是所有玩家?”

男人笑而不語。

談蘇雙眼微睜:“……整個人類?”

庇護者拍拍手,嘴角的笑加深了一分:“你果然聰明,我沒有選錯人。”

選錯人?

談蘇眉頭微皺:“關於非正常離開的事,你是有選擇地跟玩家說的?”

“當然。”庇護者笑道,“像是你上個次世界遇到的那位玩家,我想就算我費盡脣舌,他也是不會理會我的吧。”

他指的是……倪茂?

談蘇道:“你可以知道所有玩家所經歷的次世界情況?”

“差不多吧。”庇護者點頭。

“這個遊戲系統是你造的?”

“不是。”

談蘇停了停,抿脣道:“之前宣佈審判日時間的那個聲音,是系統建造者?”

“沒錯,他既是系統建造者,也是系統管理員。”庇護者讚賞地說道。

談蘇沉默,半晌道:“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知道的事吧?該你了。”

從見面起,雖說有談蘇自己的因素在,但這個庇護者卻在雙方的談話中一直處於被動的位置,將主動權交給了她。她猜測,這或許是一種測試,測試她是否具有能進行合理推理與猜測的能力。

庇護者鼓掌微笑:“很好。那麼,現在確實該我了。”他斂了笑,表情變得嚴肅:“談蘇,你是否想要離開這個遊戲?”

“當然。”

“如果有辦法讓現存的所有玩家都活着離開,你是否願意嘗試?”

“我願意。”

“你是否願意……爲了拯救人類,拼上你的性命?”

談蘇微頓,這時候,她突然想到了蕭睿最早的時候提起缸中之腦理論時,曾經說過一個猜測,這個遊戲是“內測版”,很可能等到前三玩家離開後,全人類都將被迫成爲“公測版”的遊戲玩家。

“我願意!”談蘇望着庇護者,面容鎮定,聲音一如往昔般堅定。

“非常好。”庇護者微微一笑,“因爲,我所告訴你的方法,將是非常危險的。一旦失敗,你將會被系統管理員徹底清除,也就是,徹底死亡。”

“我願意接受這種風險。”談蘇道,“但在那之前,能不能請你解釋一下,這個遊戲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及你和那位系統管理員,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個嘛……其實,你那位追求者差不多都已經猜到了。”庇護者微笑道。

談蘇正想開口追問,卻見庇護者擡手道:“不急。我知道你想知道一切,甚至你現在依然懷疑着我,想從我口中問出更多的事,好進行你自己的判斷。”

談蘇沒有說話,事實如此。那個系統管理員確實是不值得信任的,但眼前的這個庇護者,他的話依然讓她心存疑懼。顯然,能以這種方式出現在她面前,庇護者或許正如蕭睿所說,是擁有更高科技的外星人,也有一種可能,庇護者是比人類更高一級的存在。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他要殺死她,是輕而易舉的事,根本沒有必要欺騙她。但在完全處於未知環境的情況下,她無法不心存懷疑。

“然而,在最後的任務到來之前,你還必須經過一個次世界。”庇護者說,“現在,我不能向你透露任何需要你完成的相關事務。不然,你的‘知曉’,可能完全破壞你們人類的最後希望。”

“你現在是偷偷摸摸來找我談話,我可以知道一些邊緣消息,但核心情報的知曉,會讓系統管理員掃描發現,從而影響最終任務的完成,你是這個意思嗎?”談蘇道。

“沒錯。”庇護者笑道,“下一個次世界,你必須正常完成你的主線任務。之後,我會再來找你,那時候,我將告訴你一切。現在,你該走了。”

庇護者隨手一揮,談蘇的面前再度出現了一個次元門。

談蘇現在滿心疑惑,但她知道就算再問也問不出什麼,只好準備進門。

但在談蘇走進去之前,庇護者又說道:“記住,只有在這個空間裏,系統管理員才無法得知我們的談話。當你處於次世界中時,不要跟任何人談論我們的這次交談。否則,系統管理員將會知曉一切。”

談蘇點點頭,就算沒有庇護者的提醒,她也會謹記這點。那位將他們拉入這個遊戲的系統管理員絕對是不可信任的,但這個庇護者……她也只能暫存懷疑地相信。

她壓下腦中紛亂的思緒,踏進了次元門中。

明天我努力早點更orz

ps:感謝15789587童鞋的地雷,親親你! 【歡迎您進入次世界七。次世界七主線任務爲:消滅邪神,並獲得3片門之碎片,拼合成次元門離開本次世界。主線任務獎勵積分爲800點。】

短暫的漆黑過後,談蘇眼前漸漸變得清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