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指甲陷進肉里,傳來尖銳的疼痛,但是程若兒卻沒有在乎,顧肖他以為這樣說,自己就怕他了嗎?哼,她有的是辦法讓他答應。

嘴角勾起笑意,程若兒低頭輕撫著掌心剛被自己掐出來的指甲印,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你是在監獄里,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承認,我拿你沒辦法。可你別忘了,你的兒子還在外面。」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顧肖警惕的問道。顧以寒是他以後全部的希望,他絕對不能有事!

「當然是威脅你的意思,只要你敢把當年的事情給說出去,我就有辦法讓顧以寒不好過。」程若兒笑的十分陰毒。

「你只有顧以寒這一個兒子吧,要是他出事了,等你出來,恐怕連給你養老的人都沒有。」

心中有一瞬間的驚慌,但是顧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冷靜下來仔細思考之後,顧肖沒有把程若兒的威脅看在眼裡。

哼,她以為她是誰。沒有了程家做依仗,也沒有了顧遲給她撐腰,她還有什麼為所欲為的資本?

想到這裡,顧肖看程若兒的眼神里滿是不屑,「你以為你還是程家的大小姐嗎?想要讓我兒子出事,也得看你現在有沒有這個本事。」

看到顧肖不相信自己的話,程若兒並沒有表現出慌亂,依舊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

「就算我不是程家大小姐又怎樣?當年的綁架案之後,我手上有多少錢你最清楚了。你覺得,那些錢夠不夠我請殺手殺了你的寶貝兒子啊?」

「你敢!」顧肖猛地站了起來,指著程若兒怒道。

「鸚鵡學舌學我啊?」程若兒笑道,「只是可惜了,我不怕。」程若兒驀然冷了神情,「我當然敢!」

「程若兒!你要是敢害我兒子,我就……」顧肖突然語塞,他能幹什麼,他現在連自由都沒有,能拿程若兒怎麼辦?

「就什麼?想不出來了?」程若兒冷笑道,「顧肖我告訴你,現在你只能聽我的!如果當年的事情你敢泄露一絲一毫,你就等著給你兒子收屍吧!」

緊握著自己的拳頭,顧肖幾乎要將牙給咬碎了,才從牙縫裡擠出來一個「好」字。還能怎麼辦?他只能答應。

「當年的事情我保證會守口如瓶,但是你必須要答應我,絕不能傷害我的兒子!」顧肖盯著程若兒的眼睛說道。

聽到顧肖答應,程若兒也鬆了一口氣,「你放心,無緣無故的,我當然不會去傷害你的兒子。」

「說到做到。」顧肖對程若兒有點不放心,「要是我聽說阿寒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當年的事情,警察會在第一時間就知道。」

「我保證說到做到。」程若兒回道,心中不禁有點得意。剛才不是和自己耍橫嗎?現在又如何?還不是乖乖的答應了自己的要求。

冷哼了一聲,顧肖不想再和她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了。

此刻他心中是萬般的悔恨,千算萬算,沒想到最後竟然將自己的兒子給算了進去。程若兒這個毒婦!簡直就是無所不用其極。

目的已經達到,程若兒也不惱顧肖的態度,心情還算不錯的滑著輪椅轉身也離開了。這件事情已經搞定,接下來該做另外一件事情了。

剛出探監室,程若兒怎麼也沒有想到會見到顧遲。怎麼會這麼巧?他們竟然趕到了同一天來看顧肖。

急忙閃身到一旁的樓梯間,程若兒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暗道還好自己的反應快,顧遲並沒有看見她。

撫著自己的心口,程若兒小心翼翼的伸頭觀察著顧遲所在的地方。看到顧遲起身進了探監室之後,她才滑出樓梯間,逃一般的飛快離開了。

直到出了監獄的大門,程若兒才將剛才一直提著的一口氣給吐了出來。 失落喚響 真是快要嚇死她了,萬一被顧遲發現就糟了。

我爲宮狂:王妃太難纏 在遠處一直等著的司機看到程若兒出來,急忙上前幫她推著輪椅。

「手腳輕點!」程若兒橫眉呵斥道,剛才司機在把輪椅推到車上的過程中,不小心絆了一下。

「抱歉程小姐,我會小心的。」司機回答的有些誠惶誠恐,但是在心裡卻早已罵了起來。

他奶奶的,要不是為了養家糊口,誰願意受這個閑氣。他就從來沒有遇見過這麼難伺候的金主。

好不容易讓程若兒坐的舒服了,司機一頭薄汗的坐回了自己的駕駛位上。

「程小姐,我們……您現在要回家嗎?」司機差點咬到了舌頭,差點又說錯話了。

他到現在還對程若兒當初聲色俱厲的那句「誰和你是我們,你配嗎!」記憶猶新。

「不,去醫院。」

程若兒不耐煩的說出了醫院的地址,司機也不敢多問什麼,應了一聲之後就不快不慢的向前駛去了。

他可是挨了不少罵,才掌握這個對程若兒來說,算是「平穩」的速度。

這邊顧遲已經見到了顧肖。

剛剛才和程若兒見過面,惹了一肚子的氣,現在又看到顧遲,顧肖覺得自己的胸口更加的悶了。

「你還有臉來看我!」

顧遲的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不過倒不是因為顧肖語氣中的不善。

面前的顧肖身著罪犯服,才幾天沒見人就瘦了一圈,整張臉泛著土黃色,再沒有了以前的精氣神;頭髮也亂糟糟,油膩膩的,想是已經很久沒有洗了。

畢竟是自己的哥哥,看到和以前對比鮮明的,好似乞丐一樣的顧肖,顧遲的心中還是有些不忍,但也只是有些不忍。

做過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這是他應得的懲罰。

看到顧遲眼中的憐憫和同情,顧肖更是生氣了。他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顧遲憐憫的眼神,他憑什麼!

「顧遲,無毒不丈夫,看來我還是狠不過你。沒想到你連自己的親哥哥都能親手送進監獄,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你這是自作自受。」顧遲面無表情的說道。

「對,我是自作自受。」顧肖痛快承認,「可是你也不用做的這麼絕吧?把那些事情曝出去對你有什麼好處!顧氏集團的股份你可是也掌管了不少。你這是要毀掉顧家!」

「股份?」顧遲冷笑了一聲,「和我的孩子比起來,這些股份又算得了什麼!」

「什麼孩子?」顧肖聞言征住了,沒聽說顧遲還有孩子啊,難道是私生子?

想到這裡,顧肖不由得蹙起了眉頭。如果顧遲真的有孩子的話,那顧家可就完全是他的了。沒想到自己奮鬥半輩子,卻是為他人做嫁衣。

「自然是我的孩子!」顧遲提高了聲音,眼神中俱是狠厲,「如果當年不是你和程若兒設計陷害可歆,我怎麼會認為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的孩子又怎麼會在百般折騰之下沒有保住!」

原來已經夭折了啊,顧肖心裡鬆了一口氣,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深深的恐懼。孩子死了,那顧遲豈不是更加不會放過自己了。

「我做的太絕?」顧遲嗤笑了一聲,「你覺得太絕,我卻覺得還是對你太仁慈了,這點程度還遠遠不足以為我死去的孩子報仇!」

「你還想要幹什麼?」顧肖膽戰心驚的問道。他都已經進監獄了,顧遲還想怎樣?他又還能怎樣?

但是對方畢竟是顧遲,跟他鬥了這麼多年,他的能耐顧肖還是清楚的。如果他不想就此放過自己的話,恐怕自己會更加「享受」在監獄里的生活。

不答反問,顧遲的面上寒意遍布,「十多年前我被綁架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當年你是不是想要一把火燒死我?」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當年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沒想到顧遲竟然會猜到是自己下的手,顧肖裝起了糊塗。

「你以為這麼多年我什麼都沒有查到嗎?」顧遲冷聲道。「幾年前我就已經確定這件事情是你做的了,只是苦於證據不足而已。現在是我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是主動承認,還是我繼續搜集證據,你自己選擇吧。」

頓了一下,顧遲接著說道:「如果是我自己查出來的話,恐怕結果就不會像你主動承認這麼簡單了。」

聽著顧遲威脅一般的話,顧肖直想罵娘。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一個個的都跑到自己的跟前來威脅。

蜜蜜婚寵:總裁大人好體力 就算自己現在承認了,事情會簡單?他還沒有傻到相信這種鬼話的地步。但是真的要等到顧遲自己查出來嗎?恐怕到時候他更加不會放過自己。

猶豫再三,思考再三,顧肖還是選擇了承認當年的事情。

「是,當年是我買通綁匪綁架你的。」顧肖沒有提到是和程若兒一起合作的,為了自己的兒子,他只能一個人背下所有的罪行了。

「果然是你。」雖然早已猜到,但是此刻聽到顧肖親口承認,還是對顧遲有一定的衝擊力。血肉至親,這就是他的血肉至親。

心寒之下,顧遲又想起了剛才顧肖的話,不禁開口嘲諷道:「就算我把自己的親哥哥送進監獄,也狠不過你想要謀殺親弟弟!」

「哈哈哈!」顧肖大聲笑道,「顧遲,我收回剛才的那句話,我們兩個之間就不用再講什麼親情了吧。你我心裡都清楚的很,多年的爭鬥,我們早就不是家人,而是對手了,親哥哥親弟弟這樣的說辭實在是不適合我們。」

「原因?」顧遲問道,「當年突然對我下那樣的狠手,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不相信僅僅是為了顧氏集團。」

聽到顧遲的問題,顧肖握緊了自己的手,額上的青筋暴起。當然不僅僅是為了顧氏集團,顧遲不知道自己有多恨他,恨到想讓他去死的地步!

從小到大,每個人的眼中似乎都只看得到顧遲,顧遲有多麼的優秀,顧遲有多麼的帥氣,顧遲有多麼的聰明,可是憑什麼!

憑什麼自己明明比他更努力,但是卻得不到大家的認可?憑什麼自己辛辛苦苦的工作,爺爺還是要將顧氏集團交給顧遲管理?自己究竟比他差在哪裡!

「原因就是我恨你,只要你存在於這個世上,我就處處比你矮一頭,永遠都不會有人注意到我!」顧肖眼中是瘋狂的嫉恨,「所以我要你死,只有你死了,大家和爺爺才會知道,顧家還有一個大少爺顧肖。」

聞言顧遲的眼神暗了一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和你爭什麼,你也知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接手顧氏集團。」

他很小就知道,顧家有兩個孩子。按道理,這個家產大部分應該是哥哥的,他也並不在意。

比起繼承歸家,他更想要的,是創辦自己的生意,做自己想做的企業。

可偏偏,顧肖似乎從來不相信他的想法,一門心思的就將他當做眼中釘肉中刺。

「我知道!」顧肖咬牙切齒道。

其實他怎麼不知道顧遲的想法?

正是因為這樣顧肖才更恨顧遲這個傢伙!

自己努力想要得到的,卻是對方根本就不屑一顧的。可是即使是這樣,顧老爺子卻偏偏還要將顧氏集團往他手裡塞。

「為什麼不爭?」顧肖憤怒的低吼,「你知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你的不爭,你根本就從來沒把我放進眼裡!」

顧遲倒是從來沒有想過顧肖會有這樣的想法。他自小就能感覺到這個大哥很是不喜歡他,是有過一段時間的傷心。同學的哥哥會帶著他們一起玩耍,搗亂,但是在他的記憶里,顧肖從來對自己都是沒有笑臉,幼年的他也有過難過傷心,不過後來他也習慣了。

從來沒有想過,顧肖的心裡竟然是這麼認為的。

「我們兩個的志向不同,有什麼好爭的?」顧遲微微蹙眉,看著顧肖。

「你少跟我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我只知道,只要你在顧家一天,我就永遠出不了頭!」所以他一定要除掉顧遲,只有他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自己才能正大光明,堂堂正正的活著。

不知何時,執念竟已如此之深。

顧遲不再說話,轉頭離開了。道不同不相為謀,他還能說什麼?這麼多年的爭鬥怨念,又豈是一兩句話就可以消弭的了的。

如今他在監獄里,也無法再傷害可歆,那就夠了。

至於兄弟感情什麼的,呵,或許他們顧家,就沒有所謂的兄弟感情。

他抬腳朝著外面走去,身後顧肖的聲音還在傳來,「顧遲,當年的事情我從來都不後悔,如果還有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那麼做,我恨你,恨你!」

越走越遠,直至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顧遲才停了下來。

抬頭望天,今天的天空特別的好看,天很藍,雲很白。沒有一絲陰霾,陽光就這樣直直的射了下來,照在人身上本來應該是暖洋洋的,可是為什麼他卻感覺這麼冷?

果然,自己的血親,卻不想自己的親人。

自己唯一當做家人的那個女人,也在不知不覺中,被自己推開了好遠……

看著顧遲一步步離開的背影,身後顧肖的怒氣愈來愈盛,又愈來愈衰。顧遲可以隨意的進出這個地方,那他呢?他要什麼時候才能出去這扇門?

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 被獄警帶回監獄之後,顧肖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爭什麼?他以後還能和顧遲爭什麼,什麼都沒有了,他拿什麼去和他爭?而顧遲,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年少不知事,可以任他揉捏的顧遲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他開始輸的?

或許……

從當年綁架案開始的時候,他就已經輸了。

顧肖情不自禁的,又想到當年的事。雖然過去了那麼久,但好多細節,依舊那麼的清晰。 在顧肖的印象中,顧遲從小就很得顧老爺子的歡心,只要他提出的要求不是很過分,顧老爺子一般都不會拒絕。

剛開始的時候他也沒有很在意這件事情,顧遲是顧家最小的兒子,父母又都不在了,顧老爺子多疼愛他一些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顧遲不斷長大,他開始覺得自己的這個弟弟越來越礙眼了。

長大之後的顧遲很優秀,而這種優秀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砰」的一聲巨響,顧肖踢翻了面前的椅子,卻還是覺得心中怒火翻湧難平。顧老爺子今天在宴會上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今天是顧氏集團的年會,全體員工和各位董事都出席了。作為顧家的一員,顧老爺子帶顧遲參加也就罷了。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爺爺會這麼隆重的向大家介紹顧遲,想當初他來公司工作時也只是和幾位董事打了個招呼而已。

而且今天爺爺說的話,分明就是向大家和他傳達了一個信息:他顧遲才是未來顧氏集團的接班人。

憑什麼!論資歷,論能力,他哪一點比不上顧遲?憑什麼他一來公司就這麼受人矚目!想到今天年會上公司的員工和董事對著顧遲一副討好的模樣,他就忍不住的來氣。

不行,他不能讓事情就這麼發展下去,他一定要想辦法阻止才行。自己在公司辛辛苦苦工作這麼多年才換來如今的地位,他是絕對不會允許有顧遲取代自己的事情發生的。

還不待他想出辦法來應對,顧老爺子的做法卻更加讓他焦急了。

自從上次顧遲在公司年會上露面之後,顧老爺子就開始帶著他出席各種洽談合作的場合。這才過了兩個月不到的時間,經常和顧氏集團合作的各大公司的管事人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照這樣下去,在顧氏集團哪裡還有他的立足之地?

情急之下,他想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綁架。只要顧遲消失了,顧家自然就只剩下他一個兒子,到時候顧氏集團也只能是他的。

這個想法一經冒出就在他的腦海里生根發芽,再也消不下去了。越想越覺得可行,他最後聯繫了一幫綁匪,讓他們伺機綁架顧遲。

可是事與願違,顧老爺子對顧遲的保護實在是太好了,那群綁匪盯了顧遲大概有兩個月的時間,愣是沒有找到一絲一毫可以下手的機會。

這讓顧肖更加的怨恨,也更加堅定了要除掉顧遲的決心,顧老爺子可從來沒有這麼精心的保護過自己。

決心歸決心,但是綁架顧遲的事情卻一直是毫無進展,縱使他再心急也是於事無補,只能慢慢的等待機會。

可是這種事情又哪裡是能拖的,萬一顧遲發現了有綁匪跟著他,這一切的計劃可就都泡湯了,說不定還會暴露了自己。

正在他著急無計可施的時候,有一個女孩突然找到了他,這個人正是程若兒。

對於程若兒顧肖也有所耳聞,畢竟她和顧遲的戀情這麼高調,他不知道也是不可能的。

「顧總,我有件事情想要找你合作,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程若兒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什麼事?」顧肖很是疑惑,不明白顧遲的女朋友來找他幹什麼?

沒有過多的客套,程若兒說道:「程家最近在生意上遇到了一些困難,我希望顧總可以幫程家度過這次的難關。作為回報,我會想辦法幫你綁架併除掉顧遲,讓你坐穩顧氏集團繼承人的位置。」

「什麼綁架,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顧肖下意識的否認道,但是心中卻是大驚失色,程若兒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顧總,最近跟蹤顧遲的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吧?」程若兒面上閃過一絲不屑的笑,沒想到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傢伙,「我親眼看見那些人和你見過面,顧總現在還要否認嗎?」

「什麼時候?」顧肖猛然站了起來。他和那群綁匪見面的時候一直都是小心謹慎的,怎麼還會被人看到?

「顧總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但是前提是顧總得要答應我剛才的要求。」程若兒說著走到了一旁的沙發邊坐了下來。

想了一下剛才程若兒說的話,顧肖猶疑著問道:「你不是顧遲的女朋友嗎?為什麼要幫著我除掉他?」

「當然是為了程家,男朋友怎麼能和自家的企業相比,這一點想必顧總是能夠理解的。」

看著程若兒的笑容,顧肖覺得心裡很不舒服,她這是在諷刺自己為了顧氏集團,不惜犧牲自己的親兄弟嗎?

想是這樣想,但是顧肖還是認真考慮著程若兒的話。有了她的幫忙,綁架顧遲可以說會事半功倍。只要沒有了顧遲,顧氏集團就一定會是自己的。

和得到顧氏集團相比,幫程家暫時度過難關完全就是小事情。

「你打算怎麼做?」顧肖看著程若兒問道。

聞言程若兒露出了笑容,顧肖問出這句話,就代表他已經同意了。

將自己之前就已經想好的計劃和顧肖說了一遍,程若兒接著說道:「我還有一個要求,就是這次綁架的所有贖金都要歸我。我會假裝被火燒死,然後帶著這筆錢出國生活。」

聽到程若兒的話,顧肖暗嘆這個女人的心狠,顧遲對這個女朋友有多疼愛他也是聽過的,沒想到她卻完全沒有將顧遲當作一回事。

但是這些都和他沒有關係,只要程若兒是站在他這邊的,心狠一點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沒問題,但是你要答應我,以後都不會再回國。」顧肖自然是不會把這點錢放在眼裡的,他關心的是這件事情一定不能出什麼紕漏。

「成交。」 罪愛豪門:腹黑總裁惹不得 程若兒馬上答應,她本來也不打算再回來了。

在程若兒的幫助下,顧遲很順利的就被綁架了,但是結果卻不盡人意,最終還是讓他給逃了出來。

但是顧肖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殘了一雙腿的顧遲,已經再沒有什麼資格和他競爭顧氏集團了。

回想起當年的事情,顧肖的面部滿是扭曲的猙獰之色。誰能想到顧遲的雙腿殘疾竟然是裝出來的,誰又能想到事情的結局竟然是自己進了監獄?

但是冷靜下來之後,他的心裡又充滿了懼怕。想到程若兒小的時候就那麼精明和心狠手辣,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這麼多年過去了,程若兒的手段一定更加陰毒,萬一她真的要對付自己的兒子,阿寒一定不是她的對手。

想到這裡,顧肖暗下決心,為了自己兒子的安全,他會一輩子將當年的秘密藏在心裡,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比自己的兒子更加重要。 離開監獄之後,顧遲回到了公司,卻意料之外的看到顧老爺子正在辦公室等著自己。

「爺爺,你怎麼來了?」顧遲忙上前問道。

可是顧老爺子卻沒有給他好臉色,「你還問我?顧肖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無論如何也是你的哥哥,你怎麼能揭發他,把他送進監獄!」

顧老爺子剛剛才知道顧肖行賄的事情是顧遲舉報的,雖然知道兩兄弟一直不對盤,但是他卻沒想到已經到了這種地步。

顧肖這次進的可不是別的什麼地方,而是監獄,而且還被爆出了產品作假的事情,就算以後出來了,恐怕這一輩子的事業也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