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拓跋生亮,攥緊了拳頭,吩咐道。

“是!”

整個僞軍司令部,現在亂成了一團漿糊。

不時地有大量軍士,開始從司令部裏頭跑出來。

………..

南天這個時候,已經酒足飯飽了。

估量着時間,差不多了。

南天微微一笑,對小酒保又吩咐了幾句,便大步離開了。

一出酒樓外頭,沒走多遠。

南天就發現了,街頭小巷,張貼的,通緝自己的告示。

不過,南天並不擔心這些。

南天隨手蒙了一塊布,腳下生風。

圓滿級“凌波微步+游龍身法”,瞬間發動。

“嗖!”

南天的速度,快若閃電,常人用肉-眼,根本看不到南天的存在。

“嗖!”

“嗖!”

南天連連跳躍,很快,就悄然離開了荒城。

“時間差不多了,是該通知黑如風,發動總攻擊了!”

南天,喃喃低語。 南天回到大本營後,立馬招來了黑如風。

“準備一下,召集弟兄們,明天,發動總攻擊!”

“另外,給我印一些傳單,用特製的炮彈,發到對面地荒城地城區裏頭。”

南天吩咐道。

“傳單的內容,我給你準備好了! 誘妻入懷:帝少心尖寵 你去大量複印一下。”

南天丟給黑如風一疊資料。

上面已經擬好內容。

大致的無非是,說明,無非是,荒城的糧草庫已經被毀掉了。

數百萬的僞軍,將會沒有糧食可以食用。

整個荒城,將危在旦夕,荒城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黑如風辦事情,雷厲風行,南天交待下去了,他連夜就安排人手去複印東西。

並且,黑如風還特意操練了一下兵馬。

畢竟,明天清晨,就要發動總攻擊了。

“弟兄們,南天大人,不畏艱險,替我們毀掉了敵軍的糧草庫。沒有了糧食,敵軍就是拔了牙的老虎,明天,我們一定要好好地挫滅敵軍地銳氣!”

“明天,一定要破城!”

無敵武道 “不破,荒城終不還!”

黑如風,鼓舞着大家。

“戰!戰!戰!爲第一軍,征戰天下!”

“蕩平荒城!”

“蕩平荒城!”

無數的士兵們,都在吶喊着。

到了天剛剛矇矇亮的時候。

黑如風指揮着炮兵們,用着特製的炮彈,開始射-擊一些那些傳單。

傳單被投射-到-了荒城裏頭。

散落在荒城的大街小巷。

許多平民們,都是上前去撿傳單。

看了傳單地內容,本來,許多平民們,就不願意被黑暗種族所統治。

他們對於僞軍們的投降,也是非常的不滿。

一些愛國義士,更是咬牙切齒,他們都在暗中組織着自己的反抗勢力。

黑暗種族統治荒城,是不得人心的。

現在,黑暗種族又沒有了糧草,失去了後勤保障。

一些平民和反抗組織,都是蠢-蠢-欲-動。

他們希望南天的第一軍,能夠快點兒攻破荒城。

僞軍司令部,一些情報人員,也是心急火燎地過來呈送報告。

“司令大事不好了,第一軍,向我們這裏,投射了許多傳單,在蠱惑人心!”

情報人員,大喊道。

拓跋生亮,攥緊了拳頭。

“且不用去管這些,我們的收繳糧食大隊,怎麼樣?收集了多少糧食?”

“我們正在派兵強行徵收,預計未來幾天,就可以辦妥了!”

情報人員,彙報着工作。

“好,加大收繳力度!凡是不從的,全部就地槍斃!那些平民,最好全部死-光,那樣,我們就可以裝滿損毀掉的糧草庫了!”

拓跋生亮,毫無人性地說道。

“是,司令!”

那些僞軍們,按照拓跋生亮的指示,開始強行收繳糧食。

許多平民,看到了傳單,都知道,現在,糧食寶貴了。

僞軍們,名義上是借用,哪裏,還會還呀!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在戰爭年代當中,糧食可是比黃金都貴重。

“滾!”

“你們這羣賤民,竟然敢違抗軍令,實在是該殺!”

“射擊!”

一些百姓,被逼-迫到了絕路,實在沒有辦法,只能拒絕繳納糧食。

兇殘的僞軍,抹滅了人形,持着機槍,就對着那些平民們,開始掃射。

“嘟嘟!”

不少平民,都被直接打死掉了。

許多人,都在痛苦的哀嚎。

沒有死掉地,也被隨後的僞軍,走上來,補上一刀或者一槍。

“殺光,搶光,燒光!”

一個僞軍小頭目,惡狠狠地在一個小區門口,冷喝道。

“啊!”

“草菅人命呀!”

“這羣畜生呀!”

許多平民百姓,都在吶喊。

但是,沒有用。

這些僞軍們,壞的很,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在他們眼裏頭,只有收繳糧食。

其中一些人,更是在混輪中,起了歹念。

一些水靈靈的小姑娘,被僞軍們看中了。

他們粗-魯-又暴-虐的,強行擄過來幾個姑娘,狠狠地在地上,施行地獸性。

“啊!”

“啊!”

姑娘們,慘叫不已。

一些平民們,雙目血紅,睚眥欲裂。

“操,跟他們拼了!”

“這些僞軍,實在是太壞了,不去跟打黑暗種族,反而欺負我們這些老百姓!”

“我用命去換他們的命!”

一些有血性地人,上去跟僞軍們,纏鬥在一起。

可是,僞軍們,都是裝備精良,普通百姓,哪裏是他們的對手。

“嘟嘟嘟!”

機槍掃射,越來越多的人,倒在了血泊當中。

這樣悲慘的慘景,在荒城的城區當中,許多個小區門口,都在發生着。

終於,一些有組織的反抗者們,忍不了了。

一些地下反抗組織的領袖們,聚集在一起。

“僞軍們,實在是可惡!罪該萬死,必須要殺!”

“我們都起來反抗!領導普通百姓們,跟他們硬-幹!”

一些大人物,開始拍板。

“打!”

地下反抗組織的一些成員,紛紛拿起武器,在街頭巷尾與僞軍們打了起來。

“砰砰!”

“轟隆!”

長成計:養女有毒 荒城內部,發生了大戰。

小酒保等探子,也是通過特殊渠道,將荒城現在的情況,發送給了南天。

南天得知了消息,也是渾身一冷。

“沒有想到,拓跋生亮,他竟然如此惡毒。連普通百姓,都殘殺!真的是太可惡了!現在,荒城裏頭,已經是民怨沸騰,百姓民不聊生!”

“此生不出戰,何時再戰?”

“如風,傳我軍令,第一軍全體軍士,發動攻擊,立刻猛攻荒城!不破荒城,終不還!”

南天斬釘截鐵地說道。

黑如風抱拳領命:“諾,謹遵大人命令!”

“第一軍,將士們,跟我衝!”

黑如風披上石頭機甲,手裏頭提着一把大刀,風風火火地,帶頭向着荒城發起了衝鋒。

“轟隆!”

“轟隆!”

炮彈亂-射,硝煙瀰漫!

“嗚嗚嗚~~~”

號角聲,也是吹了起來!

“殺!”

第一軍,發動了總攻擊。

僞軍那邊,還在鎮壓內部的反抗組織。

這頭,黑如風他們,已經率領第一軍,在猛烈地炮火下,開始發起總攻擊。

僞軍們,一時間,兩面受敵。

拓跋生亮在司令部裏頭,急的團團轉。

“快,快點備車!我要去見巴巴洛斯大公爵!”

拓跋生亮,焦急地吩咐道。 此刻,正在,嘉魚關總部。

第七戰區地區域總長,羅布斯已經將山北將軍,給押送了過第八百零七章:攻城!來。

此刻,在嘉魚關指揮總部的軍事法庭上。

山北將軍,正在受着嚴厲的軍事審判。

擔任,主審官的,正是尉遲夷。

尉遲夷聲音威嚴:“山北,你私自連同星球大陣,到自己的府宅,擾亂了星球大陣,該當何罪?最可惡的是,你還夥同亓官大閥的人,去襲殺我銀河軍一個青印紫淵衛,四星上將!兩罪並罰,可處以極刑!”

山北將軍,臉色變了又變。

如果,此刻主審官,是別人的話。

山北將軍,早就翻臉了。

可是,主審官是尉遲夷,當世聖者,紫淵衛第十八衛所的正職所長!

尉遲夷的資格,比山北將軍,要老很多。

山北將軍,根本不敢反駁。

事到如今,再多地狡辯,都是無力的。

山北將軍,只得低聲下氣地求饒道:“還請所長,饒命!我山北一生,征戰四方,爲銀河軍,立下了無數汗馬功勞。沒有功勞,也算是有苦勞。還望所長,高擡貴手,放了我一條老命吧!”

尉遲夷,猛地一拍桌子:“饒了你?那我銀河軍的法紀該放在哪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