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把天空之城炸裂,塌陷?

不。

是毀滅。

天空之城僅僅不過寸漫之地,如何受得起這一炸。儘管這『迷你』的刻紋之陣威力遠不如之前發現的那個巨大刻紋之陣,但按自己估算也應該等同聖王級彆強者的一次攻擊。

或許,凰嫣,紫瑤,羽墨能安然無恙。

但自己的母親呢,實力稍弱的千千呢,還有自己剛出生沒多久的兒女呢?

「好狠毒啊!!」林風緊握的雙拳似乎都要滲出血來,難是想像那幅畫面,令的自己心都快撕裂成碎片。到底是誰如此陰毒,想出這等手段來陷害自己,差一點就讓自己後悔終生。

如此深仇大怨!

蓬!!!

再一次將威脅去除,然林風的面色依然鐵青,一時間還難是恢復過來。

這個暗中的敵人實力不是一般的強,能在重重守衛的天空之城中裝上刻紋之陣,起碼都是聖王級中的佼佼者,如此深謀遠慮的對付自己必有用意,而照眼下看來……

似乎,是為了威脅。。

朱《?墨雪》1- 完(大篇) ,那麼直接引爆豈不快哉?

「不管你是誰,我都要把你揪出來!」林風眼中止不住的殺意。


正面的對決自己從來不懼,哪怕是滅世魔神這等龐然怪物,自己都敢與其斗一斗。但這等陰險毒辣的招數,卻是防不勝防,稍一不慎便能讓自己粉身碎骨。

連除兩個威脅。


卻反而令林風更警惕,更小心。翻江倒海的搜尋整片天武大陸,任何蛛絲馬跡都不放過。但凡比翼蟲無法進入的區域便親自進入一探究竟,面對家人的危險,狩之國度的災難,自己不得不這麼做。

這一次,足足探索了六個時辰。

直到完全確定沒有任何威脅。林風才是稍稍放下心來,但……

還有兩個『危險』之地並未探尋。

四大絕地之首的羅生煉獄,以及排名僅次於羅生煉獄的萬骨豖。

「羅生煉獄連我都無法靠近,更不用說其它人。」林風目光璨動,身如閃電,霎時間破空而出踏足在地面之上,「只剩…萬骨豖。」

萬骨豖,自己並不敢肯定。

然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進入萬骨豖檢查一下自己也能安心。再者,以自己如今的實力,萬骨豖的威脅其實並不是那麼大。僅僅只是進入一窺究竟,舉手之勞之事,何樂而不為?

遙望向遠處,林風雙目炯炯。

陰森的冷風吹襲而來,這裡的空氣中帶著幾分死亡氣息,腐爛。沉寂。那是一片荒蕪的邊境地帶,座落著一望無際的巨大墳場。一塊塊石碑歪歪扭扭,沙石之地寸草不生。

巨大墳場周圍,籠罩著一片詭異氣氛,各種虛影閃現,響動著如冤魂般刺耳吟聲。

正中央,更有著黑森空無的存在。那裡——

是真正的『萬骨豖』!

「轟!~」踏入的那一瞬間,周圍一片灰寂黑暗。

無數幽冥鬼怪瞬間涌了出來,邊界處好似有著一道無形壁障,封鎖著那一切。林風的進入,彷彿進入另一個空間之中。所有一切都是孑然不同,完全變化。

磁場!

「嗷!」「嗡!~」「嗡嚀~~」

耳邊雜音不斷,眼前更是出現幻像連連,但瞬間——

啪!啪!啪!

幻像直接破碎,彷如飛蛾撲火。

林風眼中精光一閃而過,以盤古瞳的強大這等幻像攻擊根本不足為道。

一步,一步,林風卓然而入,曾幾何時他曾連邊界都無法踏入,這裡更是被形容的彷如鬼域那般,但如今萬骨豖在自己面前就好似矮了一截般,再不復之前神秘。

「嘩~~」林風眼眸一亮。

前方已是見到一尊『扭曲』的奇特石碑,然隨著自己的接近石碑瞬時恢復正常。

心智仿如被萬鬼噬身,但瞬間一散而空。

「到了。」林風停下腳步。

這裡,是比翼蟲無法進入的區域,也是自己第二次進入萬骨豖時到達的『終點』,當日自己原本想要進入其中卻被水莜玫勸阻,並帶自己返回水簾洞見天機聖主。

「萬骨豖。」林風輕念石碑上的字跡,不禁微嘆。

再入萬骨豖已然物是人非,集畢生心力天機聖主以『百瀑』鎮壓著萬骨豖,如今已然魂歸天路,將衣缽傳給了方寧,將水簾洞交給水莜玫,在與妖族,極對戰中人類之所以能獲勝,水簾洞的強者功不可沒。

「放心前輩。」

「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做到。」

……

林風雙眸凜然,閃動著濃濃堅毅和執著。

身體劃過一道淡淡殘影,隨即便是跨過那『萬骨豖』石碑,進入真正的萬骨豖範圍之中。

「灰色能量。」林風面色正然。

進入真正的萬骨豖區域,便已是可見到那匯聚成霧霾的灰色能量,所有的幻像,包括對心智的攻擊都來源於這灰色能量。與死亡之氣隸屬一脈,但其根本上還是有許多區別的,正如星源力與天地之氣的區別一樣。

灰色能量,比死亡之氣的『層次』要低一層。

而且,死亡之氣是更全方面的增強武者實力,灰色能量更多應用在精神上及心智上。

「不過,倒真的很像。」林風眼眸輕閃。

曾幾何時,自己也分辨不出兩者的區別,足是以假亂真。

步伐緩緩滲透,就如撥開雲霧般進入萬骨豖深處,對於萬骨豖林風其實並不陌生,最清楚不過天機聖主,而林風早從方寧口中得知了萬骨豖的真面目。

「嘩~~」眼前所見,越來越是清晰。

林風的眼瞳亦是越來越寒冷。


…(未完待續。。) 「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從寶庫的另一個方向傳來這樣的聲音。郝仁一句也聽不懂,還以為是鴿子在叫喚。

安東尼奧卻臉色一變:「是我們部落的人進來了!」

郝仁問道:「你剛才不是說,這個山洞的那一頭,從來不允許任何人進來的嗎?」

安東尼奧說道:「我是這麼說過。但是十年前我都能進來,那麼別人也能進來。這個山洞是又沒有人看守,之前全是祭司說這是神洞。如果祭司威信降低,別人不聽他的,就沒有人再忌諱這個神洞了!」

郝仁將兩人的穴道點解開,又幫他們把被毒蜂刺入的毒給逼出來。然後,郝仁對他們說道:「你們可以自由活動,我就不管了。你們看著辦吧!」說著,他順著台階原路返回。

郝仁知道,這個時候,吳雙肯定以為經他遭到不測,絕對會在上面哭得一塌糊塗。他要從這邊的洞口出去,不能讓吳雙擔心。

郝仁來到台階的盡頭,他不由得傻眼了。眼前哪有什麼洞口,分明是來到了盡頭。除了一些玉質的石塊,一點縫隙也沒有。

郝仁雙手按在玉石上,頓時,波濤般的靈氣向他的掌心「勞宮」穴湧入。可是他暫時沒有心思吸收靈氣,先要查看這裡的地形,儘快找到寶庫的出口。

可是這個山洞的對面幾十米之後都是一個整體,無論他怎麼輸入真氣,最終還是找不到寶庫的出口。

郝仁都有點絕望了,怎麼有點跟卧龍山貔貅洞一樣!開啟時無遮無攔,封閉時就是無縫鋼板!

此時,在郝仁的身後,夏洛特和安東尼奧從地上爬起來,先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就把各自的槍撿了起來。因為那些說話「咕嘰咕嘰」的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咕嘰咕嘰!」那幫人中領頭的人說道。

「咕嘰咕嘰!」安東尼奧也作出回應。

「你們在說什麼呢,我一句也聽不懂!」夏洛特問安東尼奧。

安東尼奧對夏洛特說道:「他們認出我來了。說我是部落的罪人,要我放下武器,跟他們回去接受懲罰!」

「放屁!」夏洛特大叫,「放下武器,我們就死定了。你有可能不死,因為你是他們部落的人,我是非死不可的。要投降你降,我可不降!」

夏洛特正在大喊大嚷,對面的那安東尼奧的族人中突然有人向夏洛特放出一隻冷箭,正好射夏洛特的肩膀。

這一箭給安東尼奧的族人帶來了災難。因為這一箭根本殺不死夏洛特,也不能讓他把手中的槍扔了,反而激起了夏洛特的凶性。

「噠噠噠噠!」夏洛特扣動扳機,頓時一梭子彈掃了出去。

面對著夏洛特手中的衝鋒槍,安東尼奧的族人手中的弓箭就象兒童玩具似的,根本發揮不出威力來,甚至還來不及箭上弦,就被夏洛特的子彈擊中。慘叫聲中,那食人族倒下了一多半。

「你幹什麼,他們是我的族人,你怎麼說殺就殺?」安東尼奧向著夏洛特大吼道。

「你眼瞎嗎?是他們先射我的,你看看,這是什麼?」夏洛特的肩窩上還插碰上一枝箭呢!

夏洛特正在質問安東尼奧,冷不防剩餘的食人族中有人又射來一箭。這一箭射得正准,從夏洛特的咽喉中穿過。夏洛特再也沒有力氣開槍,當場倒在了地上,瞪著雙眼死在那兒。

「咕嘰咕嘰!」食人族又把箭頭指向了台階盡頭的郝仁。

剛才的發生的事,郝仁渾不在意。他還在探察著玉石的縫隙,只聽「嗖嗖」幾聲,幾枝羽箭就向他射去。郝仁的手向後一揮,隨手就將這些箭抓在手裡。

「咕嘰咕嘰!」食人族們被郝仁這麼厲害的手法嚇壞了,大叫一聲,轉身就逃。

族人跑了,現場只剩安東尼奧一人。他把衝鋒槍端了起來,正要對著郝仁的背影掃射,郝仁卻轉過身來,冷笑道:「你確定要對我開槍?你是不是還想跟我再做一遍遊戲?」

有味 「遊戲」,嚇得安東尼奧手都抖了。剛才他不知不覺就身子一軟,倒在地上,連槍都拿不動。他卻不知道那是郝仁放出了毒蜂,還以為是一種武功或魔法。他真怕郝仁再施展一次魔法,那自己就太慘了!

安東尼奧猶猶豫豫地把槍口衝下,然後突然轉過身來,向他的族人追去。

郝仁想追上安東尼奧,卻又轉過身去,繼續尋找寶庫的出口。

沒有了安東尼奧和食人族的打擾,郝仁將雙手再次按在了玉石上。這次他就不是用真氣探察縫隙,而是直接吸收玉石的靈氣。

郝仁心中發狠:「我就不信邪了!我把這裡玉石的靈氣全給吸完,就看你還有沒有盡頭?」

郝仁心念一動,就等於給自己體內的經脈下達了一個吸收靈氣的指令。瞬間,洶湧的靈氣就向自己雙手掌心的「勞宮」穴湧來。

這股靈氣沿著郝仁的雙臂進入他的胸腔,接著進入腹腔,在丹田中彙集、凝聚成真氣,然後再進入郝仁的十二條正經和八條奇經,運轉一周后再次進入丹田,圍繞在郝仁的元嬰周圍,供元嬰吞食。

自從郝仁在東瀛北海道玉洞中凝成元嬰,此後就一直沒有增加真氣。這就好像女人孕育了胎兒,卻不為這個胎兒補充養分。如今突然來了這麼多的真氣,元嬰似乎十分興奮,大張著嘴將新進來的真氣吞進肚裡。

二十四個小時之後,郝仁丹田中的元嬰身材開始有了變化,不再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他的個頭與四肢都長大了些。

這是郝仁由元嬰境小成進入大成的標誌!

又過了二十四小時,郝仁丹田中的元嬰竟然成熟了起來,那模樣竟然與郝仁此時的模樣十分相像!

這是郝仁由元嬰境大成進入巔峰的標誌!

皇后是門技術活 ,移到了郝仁的腦海裡面。這就是道家傳說中的元神!

郝仁強抑著心頭的興奮。他知道,元神的煉成,標誌著他已經正式進入化神境——化神境小成! 面色一片冰冷,甚至是鐵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