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找一個朋友!”

陳楓回答的很隨意,華展也沒有再多問,他知道陳楓想說的時候,即便他不問,陳楓也會告訴他,更何況陳楓的身份還在那裏擺着呢,所以他並沒有問潘巧巧的身份,也沒有提及絲毫與之有關的事情。

“公子對往生殿可有所瞭解?”

華展的突然轉變話題讓陳楓愣了一下,看着華展的表情,陳楓搖搖頭說道:“我也僅僅知道一點而已,怎麼?我們的人和往生殿有衝突?”

華展搖頭,說道:“此次來南大陸,管先生特別交待,要小心往生殿的人,因爲整個傭兵之城都屬於往生殿的管轄範圍,我們即然要做生意,自然不可與之發生衝突。”

陳楓的眉頭皺了起來,他與往生殿不能說好,但也說不上壞,不過上次那黑袍人名顯有殺自己之心,這一點讓他很費解。

華展見陳楓眉頭緊皺,繼續說道:“傭兵之城的城主是往生殿八大法王之一的暗夜法王,此人不但實力強,而且爲人心狠手辣,所以公子到了傭兵之城要小心點,儘量不要與之發生衝突。”

陳楓知道華展害怕自己有什麼閃失,不過他也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便不再言語,騎着馬衝出了隊伍,一個人跑到了前面。

陳楓這突然的舉動讓衆人非常不解,尤其是潘巧巧,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陳楓這般舉動,所以有些擔心了起來。

陳楓一路前衝,直到將衆人甩出了好遠之後,他的身音才傳入了華展的耳中。

“華老,我還有事在身,巧巧先交由你來照顧,我們傭兵之城再見!”

陳楓這突然之間的舉動讓華老費解,不過陳楓即然有安排,他又不能不從,見潘巧巧擔心的樣子,頓時笑着安慰道:“潘小姐請放心,我家公子別的本事沒有,逃跑的本事那可是一流,即然他有此安排,一定有他的用意。”

潘巧巧還能說什麼,就算她不同意也不行了,而且這一路上,她也知道了華展的身份,所以她同陳楓一般,稱呼華展爲一聲華老。

“華老!陳大哥家裏是不是很富有?”

潘巧巧有些擔心,見華展笑看自己,潘巧巧臉上更加難看了,直到華老說道了一句“小姐放心,我家公子雖然很富有,可這也是他一手打拼下來的,和你想像中的那種富家子弟不同。”她的眉頭才舒展開來。

反觀陳楓,此時他早已脫離了隊伍,一個人出了官道,順着大片的沙漠,也不管其它,總之是見縫就鑽。

終於,陳楓找到了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接着盤膝而坐,雙眼緊閉,然後便沒了呼吸,整個人如同死去一般。

這裏一片沙漠,在沙漠上大大小小的沙丘林立在此,而陳楓此時就躲在這其中一個沙丘之中,使用了一種祕法,讓自己處於一種假死狀態。

沒過多久,這片平靜的沙丘之上,來了兩個身影,其中一人身穿黑袍,另一人少了一條手臂,這二人正是之前陳楓所遇到的黑袍人與狂狼。

“師父!氣息就是在這裏消失的!”

狂狼左看查看,除了不遠處的那匹馬之外,其它地方連個人影都沒有。

黑袍人臉色陰沉,說道:“他定是發現了我們,所以纔會引我們來這個地方,然後用祕法逃脫,”

狂狼狠狠地甩了一下他那隻僅剩下的手,恨恨地說道:“我能感受的到,這就是我所留下的氣息,如果我猜的不錯,此人就是陳楓!”

黑袍人也皺起了眉頭,對於陳楓,他可是聽說好多次了,也見識過一次,見狂狼如此模樣,說道:“罷了!此人聰明異常,此次被他發現,我們以後再找他就更難了,回去吧!”

黑袍人說完,兩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原地,沙丘之上再一次恢復了以往的那般平靜,直到好久好久,黑袍人帶着狂狼再次出現在這裏。

“師傅!他好像真的不在這裏?”

黑袍人臉色非常的難看,他剛纔離開,只是爲了引出陳楓而已,在他看來,陳楓不可能走遠,所以纔會臨時想出這一計來,只是現在看來,他錯了!

陳楓呢?此時的陳楓仍舊處於假死狀態,深深地埋在沙丘之中,雖然處於假死,可是他的頭腦卻很清醒,對於外界所發生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

黑袍人與狂狼第一次離開,他並沒有急着出來,而是在想一些事情罷了,只是他沒有想到,一個小小決定竟然會讓他逃過了一劫。

狂狼是往生殿的人,而且喊黑袍人一聲師傅,又在此處出現,再加上華展所說,他幾乎可以斷定那黑袍人就是暗夜法王。

往生殿的八大法王之一,傭兵城的城主,再加上他暗屬性的力量,陳楓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只是他不明白,對方是如何感應到自己的所在之處。


他之所以沒有及時逃到黑龍界,就是想看一看是怎麼回事,可是現在看來,他還是不知道因由。

“難道是體內的那絲暗屬性氣息?”陳楓的腦海中不禁浮出了這樣一個想法,可是他記得,這絲暗屬性可是由潘巧巧體內轉入到他體內來的,所以狂狼不應該如此斷定自己的身份纔對啊。


想到那暗屬性氣息,陳楓就一陣的頭大,這種危險的東西藏在體內實在是太過危險,說不定哪一天,自己的小命都沒了他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

想到這裏,陳楓不在猶豫,直接進入了黑龍界,這一次他選擇了城堡,幾乎在他剛進入城堡的那一瞬間,寶寶就帶着小金和鐵甲獅跑了過來。

陳楓打發了這一人兩獸,直接躲進了房間,開始研究起來,對於暗屬性他知道的並不多,不過他這裏還存放着一枚光明果,所以他打算以光明果來解決體內的這個毒瘤。

光明果的威力陳楓見識過,所以在他食用之前,早已將房間內給佈置了一遍,不但牢不可催,房間內也佈滿了冰霜,就連房間的正中心,那張大牀都成了冰牀。

陳楓原本是地階高級的實力,早就寒暑不懼,可是這一刻,他竟然有些發冷,身體也忍不住有些顫抖。

盤膝坐在牀上,強忍着那刺骨的寒意,然後取出那枚光明果,咬咬牙,直接將光明果整個塞入到了嘴裏。

入口即化,而且甘甜可口,陳楓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果子,可是這美味之下卻蘊藏着巨大的痛苦。

就在果子吃完之後,陳楓只感覺到小腹處傳來一股熱量,接着熱量越來越強,就算身處這種寒冷的地方,他也有種想脫去衣服的衝動。

緊守靈臺,堅守本心,陳楓不斷地運轉着天崩勁,想用內勁來化解那強烈的慾望,就在天崩勁剛剛運轉一個周天之時,陳楓的體內開始發生了變化。

在那紫色的氣體外,再一次出現了一種無色的氣體,雖然無色,但是陳楓卻能感受到它的存在,而且這無色氣體剛一出氣,便直接避開紫色氣體,朝着一直躲在角落中的黑色氣體追去。


黑色氣體明顯害怕無色氣體,見其到來,開始逃竄,黑色氣體一動,紫色氣體也開始動了起來,隨着天崩勁的運轉,陳楓的體內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無色氣體越來越強大,黑色氣體只能逃竄,而且在前方還有紫色氣體在堵劫,這一次。黑色氣體無路可逃。

轟!

三種不同顏色的氣體終於趕在了一起,接着三種氣體相撞,陳楓的體內翻騰起來,天崩勁也不聽使喚地開始急速運轉,接着就聽見一聲轟鳴,陳楓直接失去了知覺。

昏迷過去的陳楓並沒有發現,他所在的房間內,那原本冰所鑄成的傢俱此時開始融化,接着,大牀消失,他已經身處於地上,而且地面之上開始出現了積水。

許久許久,陳楓所在的房間內開始有水流了出來,這一奇怪的現像讓一直等候在房外的寶寶吃驚不已。

“嘎!嘎!”

小金也發現了異狀,着急着圍着寶寶亂轉。

“別吵!”

寶寶也有些着急,朝着小金吼了一聲,然後匆匆地來到了門口,正準備強行開門,可是她的手剛一與門接觸,立即又縮好回來。

“好燙!”

寶寶暗呼一聲,對於這整個黑龍界,除了陳楓以外,她瞭如指掌,可是現在這一奇怪的現像讓她有些迷惑。

“難道是主人?”

寶寶也只能有這麼一個解釋,好像除了陳楓,這裏還真沒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嘎!嘎!”

小金也急了,不顧寶寶的勸說,直接朝着房門衝撞了上去。

“砰!”

小金的身體被彈了回來,可是它沒有放棄,一次又一次地朝着房門撞去,一次一次地被彈回來,然後狠狠地摔在地上。

“這可怎麼辦啊?”寶寶也差急了起來。 無色氣息吞噬了黑色氣息,最終與紫色氣息糾纏在了一起,打的一發不可收拾,完全將陳楓這個主人給拋棄了,不顧他的死活。

隨着天崩勁的極速運轉,紫色的氣息不斷壯大,最終和無色氣息平衡,兩團氣息的爭鬥方纔停止了下來。

許久許久,陳楓緩緩睜開了雙眼,感受着體內那雜亂無章的氣息,陳楓心中一驚,不顧周圍的情形,再次盤膝而坐,開始內視了起來。

丹田之處,兩團液體所凝成的水球同時停止在那裏,互不侵犯,一紫一白,紫的發紅的水球陳楓知道那是雷電,可是白中透亮的水球卻讓陳楓沉默了,他的記憶中沒有關於這種屬性的信息,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完意。

天崩勁再次運轉,這一次和往常不同,隨着天崩勁的運轉,絲絲氣息順着身體的各個毛孔鑽入,然後進入丹田,接着分出兩股,分別附在紫色與白色的水球上,再接着,兩個水球開始旋轉起來,不用他刻意去管,天崩勁自動運轉。

內勁生生不息,這是陳楓所發現的第一個好處,可是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控制那白色的水球,這突生的第二種屬性,讓他一時間範了難。

“砰!”

房門被突然之間撞開,陳楓猛然睜開雙眼,就在他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一紫一白兩道光茫從他的眼裏發出,直接射向了突然進來的寶寶身上。

寶寶從來沒有遇到過此種呢況,在她第一眼看到陳楓的時候,竟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而且身體竟然有一種**感,接着身體一頓,瞬間便反應了過來。

“主人!”

寶寶的叫聲將陳楓從這種狀態中喚醒,看着寶寶的眼神,陳楓瞬間調整了狀態,問道:“什麼事?”

寶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陳楓的表情,竟然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還好這個時候小金直接跑了進來,接着撲進了陳楓的懷裏,嘎嘎地叫個不停。

“突破了!”

陳楓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情況,沒有想到僅僅吃一個光明果便讓自己從地階高級晉級到地階巔峯,兩個水球就是很好的證明。


地階巔峯,體內的氣息凝形成液體,然後擠壓成一個水球,只要將水球再次壓縮,最終形成實體的珠子時,他便進入到了天階,那時也就有了內丹,內丹便是天階的標誌,也算是晉級了真正的高手行列。

小金好像特別喜歡現在的陳楓,腦袋不停地蹭着陳楓,從寶寶的翻譯中得知,小金之所以這樣,是因爲陳楓的體內有一種讓它感到舒服的氣息。

陳楓當然知道這是那白色的屬性,不過小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屬性,所以他也無奈,只好將這個疑問憋在心裏,然後隨手一揮,將房內的積水清理乾淨,接着再次幻化出新的傢俱。

這一慕讓寶寶大爲驚奇,不禁說道:“主人!你的精神力增強了?”

陳楓點點頭,這一點讓他也很興奮,至少現在他才覺的,這黑龍戒是屬於他的,在這裏纔可以自由地發揮,不用什麼事都來勞煩寶寶出馬。

“寶寶,我在房內呆了幾天?”

“三天!”寶寶提起這事就有些生氣,三天來她想盡了辦法,最終沒能進入這個房間,今天她本來都想放棄了,可是小金的一撞,竟然出奇地撞開了房門。

“三天?”陳楓愣了一下,接着說道:“這麼快!小金,我們出去,直接去傭兵之城,儘量要快!”

陳楓的想法很簡單,即然暗夜法王與狂狼能找到自己,自然也知道自己與潘巧巧的關係,反以他要在華展到達傭兵之城之前趕到,不然他擔心暗夜法王會拿他們來威脅自己。

小金從來沒有違背過陳楓的意思,所以它並沒有多問,直接跟着陳楓出了黑龍界,重新出現在了那片沙丘之中。

出了沙丘,陳楓不敢多做停留,直接上了小金的後背,然後便朝着傭兵之城的方向飛行而去。

小金飛的很快,也很高,不過陳楓卻沒有以前那般小心,坐在小金的背上,他開始試着控制起體內那白色的屬性起來。

目標不是小金,而是小金下方那飛行的鳥類,每一次使出,陳楓都會產生一種錯覺,他發現那些被他施展了攻擊的鳥類都會出現瞬間停頓的現像。

這種有趣的現像讓陳楓來了精神,不斷地向下方的鳥類施展着這種小型的攻擊,他彷彿又一次回到了之前那種領悟奧義時的狀態之中,不斷地施展再施展,一時竟然忘記了此行的目的。

“嘎!嘎!”

正在飛行的小金忽然停住了身形,那嘹亮的叫聲將陳楓驚醒。

看着小金的異狀,陳楓出聲問道:“怎麼了?”

小金再次叫了幾聲,陳楓皺了皺眉頭,示意小金停住身形,由於太高,所以下降的速度很快,就在陳楓的視線可以看到下方的行人時,他終於明白了小金的意思。

華展、潘巧巧等人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中,此時在他們的周圍還有着一羣身穿鎧甲的人,這些人陳楓明顯不認識,所以他才感到奇怪。

“狂狼!”

忽然間,陳楓看到了一個讓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這一幕讓陳楓非常的氣奮,因爲此時的狂狼正一隻腳踩在馬團長的頭上,而馬團長躺在地上,嘴角流着鮮血,明顯已經快要不行的樣子。


“還是來晚了!”

陳楓怒了,雖然他與馬團長沒有太多的交集,可是說起來這馬團長也算是無雙帝國的人,對方竟然踩在了他的頭上,這不讓踩他陳楓嗎。

“哼!該死!”

陳楓暴怒一聲,接着,他直接從小金的背上跳下,那急的速度就連小金都有些不如,接着便看到陳楓右手緊握成拳,直衝狂狼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