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托尼看得不忍,伸出手按著自己的腦袋,把自己的精神力嘗試著給維爾斯借了一點。雖然兩個人的精神力不能互相利用,但是畢竟托尼修鍊的是水系魔法,水系魔法是最溫和的魔法。

托尼盡量的讓自己的精神力變得十分的溫和,不去傷害維爾斯的精神之海。兩個人從來沒有這樣做過,維爾斯被托尼柔和的精神力一激,精神變得稍微凝聚了點。

等到把那條雄性的冰雪魔蛇裝進儲物戒指,維爾斯可是連動也動不了了,剛才又被那條蛇咬了一口,那種冰冷入骨的感覺反而讓維爾斯精神一震,好了許多!

「這都是都為了那個漂亮的小姑娘啊」維爾斯心中在嘆息!

情況仍然很糟!能沒能暈過去,就已經是維爾斯精神力比較凝聚的後果了。

維爾斯閉著眼睛,身體上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他無力的趴在地上,托尼嘆了口氣,把兩人拿的東西都拋下,然後背著維爾斯向前方走去。

前面有一個鎮子叫做斯隆鎮,托尼找一家乾淨些的賓館,開了個兩張床的房間,把維爾斯扔在床上,自己也累得快要癱倒了。


他坐在床前,進入冥想,立刻就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維爾斯一直處於半暈半醒的狀態,不過身體粘粘的很是難過,他雖然還是頭疼欲裂,不過總算可以開口說話了。

(給點花吧,馬上到一千了,卻怎麼也漲不上去。我暈) 維爾斯是個很會享受的人,他雖然費力,但是還是走了出去。把店裡的人叫來燒了一大盆熱水,然後再吩咐他們去找容貌上等的姑娘來服侍自己。

金幣到手,那店裡的人立刻眉開眼笑。應了一聲,熱水很快的送到,兩個小姑娘也馬上到了。

以維爾斯閱美女無數的眼光來說,雖然不算什麼極品,但是勝在年輕,十七八的年紀,充滿了青春活力。臉上猶帶青澀,看到維爾斯的臉色就開始紅。

「這個店裡的人倒是沒黑我太多金幣,也就二十個。」維爾斯笑了笑,也罷這裡畢竟地方還小,若是亞迪斯還能好得多。

維爾斯自然知道,所謂這種女孩就算是年輕,又哪裡有那種真正青澀的。看到這種青澀的樣子,維爾斯想起了卡洛琳。兩女孩也不敢說話,只是拿眼神去偷偷的瞟維爾斯,待看到維爾斯去打量自己,又紅暈滿臉的把頭轉過去。

看到維爾斯年輕又像有些錢的樣子,兩女心裡倒也暗暗高興,這下可接到了一個好活。

維爾斯裝著色迷迷的樣子,只是眼神很是清明,他招了招手兩個女孩過來了。


他看了看右邊的豐滿一些,就在右邊的女孩胸口抓了一把,「兩位妹妹多大年紀啊?」

那個女孩低下頭,聲音如蚊鳴,「我十七,她十六。」

「哦!不錯,爺我就喜歡嫩一些的,那個你們先服侍我洗澡。」

兩女七手八腳的把維爾斯的衣服脫了下來,維爾斯實在沒有力氣了,不能真箇**,只是佔佔口舌便宜。兩女把維爾斯扶到了那裝熱水的大桶。

維爾斯讓兩女也脫了個乾乾淨淨,一時間鶯鶯燕燕,維爾斯東摸一把西抓一把,倚紅偎翠的,倒也頗為享受!

只是這聲音未必就大了些,這個客棧的牆也不厚,就傳到了隔壁。

一個紅衣少女坐在自己的床上聽得滿面通紅,那小手緊緊的抓著床單,攥成了一團。

「哼!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柳眉一豎,「我去把那傢伙的**剁下來。」她拿了桌上的弓箭,把匕和腰下的長劍插在腰上,剛要出去,手臂便被一隻強而有力臂膀拉住了。

拉她的這個人長得鼻直口闊,濃眉大眼的模樣甚是粗豪。這人模樣雖平凡,但是言語之言卻很沉穩,有幾分領袖的氣質。

他皺了皺眉,「艾瑪,你忘了我們的事情的嗎?我們本就人少,你若再節外生枝,受了傷我自會為你報仇。可是我們傭兵團怎麼辦,父親的遺命你都不理了嗎?」

一說到父親,那少女更是跺了跺腳下的鹿皮靴子,「哼,父親父親,你就知道父親。若不是他,我怎麼會到現在還嫁不出去?」她一著急便說漏了嘴,哼了一聲,臉上紅得已與自己的紅衣連成一片,難分彼此。

她嘴上說著,但是腳下卻再也不往前走了。看得出來,她嘴上雖然不尊敬父親,心裡卻在意得緊!

這年輕人看見艾瑪脾氣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絲戲謔的微笑,「艾瑪,你到底是想嫁人了啊!」

艾瑪自幼便在傭兵團長大,與尋常女孩的羞澀扭捏自是不同,只是說到嫁人這兩個人,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阿曼達,你不要胡說,我才不想嫁給那達普呢!」

那個漢子哈哈大笑:「我又沒說你要嫁給達普你卻自己說了出來,其實我說的是老船長。」

「去!那是我的叔叔。」艾瑪錘了阿曼達一拳。

她雖是少女,但是這一拳也頗為有力,阿曼達臉色一變。咳嗽了幾聲,艾瑪慌忙的上來用手撫摸他的胸口,臉上帶著一絲歉意:「對不起,哥哥我心裡不好受。你不要放在心上。」

阿曼達沒有說話,只是愣愣的看著艾瑪,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憐意。

達普為何加入傭兵團,他自然知道,全是因為艾瑪。可是艾瑪自幼就許了人,那是父親布萊茲的遺言。艾瑪雖然性格暴躁,可是父親她還是打心眼裡尊敬的。

「那個維克多,哼!不要讓我抓住他,要不然……」她的小手用力的握著手中的弓箭,指節有些白了。

維爾斯心中大樂,唉!曾經太過守身如玉了,曾經他的名字叫做維克多,那個時候他雖然言行放蕩,但是對於愛情卻看得很神聖。在他的想法中:男人的第一次雖然並不重要,但是也要留給最心愛的人。曾經的艾莉斯就是他當初的人選。

可是艾莉斯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自己也已經在脂粉堆里打滾。今天還是第一次,現在卻已經不那麼在乎了。他洗過了澡,身子彷彿也輕了幾兩。

兩個女孩見維爾斯獃獃的望著床,兩人都是臉上一片通紅。維爾斯的意思兩人都明白,洗澡然後可能就是要做活了。可是維爾斯卻只是讓兩個小姑娘把自己扶到床上,擁著兩女光滑的身子來回的撫摸。

兩女看著維爾斯的胯下,現那裡平靜如常,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心中鬆了一口氣,卻有些失落:「可惜了這個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怪不得會是這樣。」

維爾斯洗過了澡,就覺得身困體疲,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的睡了過去。兩女伏在他的身邊,也沒有什麼感覺,他的精神力透去的厲害。找來兩個女人,只是因為自己動彈不了,讓兩女服侍自己而已,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三人倒頭而睡,維爾斯精神力已經透支,想要再冥想也沒有什麼好處。睡覺這個辦法雖然慢了些,卻是最自然的辦法,對身體的好處也大。

可是一覺醒來,維爾斯便覺得口乾舌燥,胯一物昂然挺立。看了看外面依然漆黑無比,原來才是半夜,他光著身子下去喝了口水。

一覺醒來,精神力竟然大漲,自然是昨天精神力被攻擊的結果,維爾斯心中有些小小得意!

看見托尼仍然沉睡不醒,白天托尼搬了那麼多的東西,又把維爾斯背到這裡來,自是累得狠了。睡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醒,維爾斯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床上。看著兩女的**,心中火起。

先挑中了左邊比較豐滿的那個,摸了摸胸口,雖然比柏麗還差了許多,但是也還尚可。那個女人睡夢中翻了個身,覺得有人在摸自己,睜眼一看,現是維爾斯。

看著維爾斯挺立的跨下,她心中奇怪:「怎麼白天像一個死魚,現在便是精神了許多!」

對於這種女人,維爾斯心中並無鄙視之意,憑藉身體換錢,都是你情我願的。總比偷盜別人的財物要好上許多,雖然說不上什麼高尚,但是也不做作,從不掩飾心中所想,最起碼直接了許多。

可是許多女人,例如艾莉斯吧, 我能召喚人機 。與這兩女明明本質一樣,卻還總是標謗著自己的清高。一丘之壑,卻還看不起這個瞧不上那個。

用身體去換得利益也並無可指責,但是不要裝那個那麼高尚。最起碼不要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維爾斯最瞧不起那種高高在上的人,就比如說在貴族中的千金小姐或者貴婦人,換她們在這種出身,也是一樣的。畢竟出於做這個的都是家中無錢無勢的,若是有的話,誰肯自降身價出賣自己的身體呢。

維爾斯心中想著,手上卻不停,那女人的**在自己手上不斷變幻情,她呼吸急促,目光中露出火辣的情誼。維爾斯手順著對方的皮膚滑了下來。


那女人頓時一滯,啊的一聲輕叫,維爾斯見是時候了。提槍上馬,兩人糾纏在一起,一時間嬌喘吁吁,香汗淋漓。這聲音驚動了旁邊的那個睡著的女人。

維爾斯雖然與這個糾纏,卻還沒有放過她。手段全在這個稍顯清瘦一些的女子身上使了出來。

這個女人也是面紅耳赤,口中嬌啼著不能自已,維爾斯放過了剛才的那個。把這個女人抱了過來,一貫而入,兩女的聲音實在大了些,卻把隔壁的艾瑪吵得醒了。

艾瑪頓時大怒,卻想起白天哥哥說過的話,還是強自忍了下來,只希望片刻之後聲音會停止。誰知那聲音響了許久,不但不見停止,反而越來越大了,她下得床來,披上衣服。匕,長劍和弓箭全帶在身上,這便要去割了旁邊的屋子裡的禽獸的小**。

維爾斯現在卻無比陶醉,他偶爾稍動,突然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有所長進。竟然一衝而上了五級的水平,雖然不不夠凝實,但是也算有所進步。

「難道白天的那個傢伙攻擊我,反而成全了我?」維爾斯胯下急動,卻分心將精神力延伸下去,卻現這間客棧有人的精神力頗為不弱。反正是比自己強了一些,另外還有幾個人好像是劍士,實力不弱的樣子。

可是劍士的精神力並不強大,維爾斯一時之間倒也猜不透那幾個人的實力。


其中之一竟然從隔壁出來,現在就在自己的門口,維爾斯驚詫之時門已被一腳踢開。 「你這個無恥的傢伙,能不能輕些,本小姐都叫你吵得睡不著了!」艾瑪怒不可遏,一腔怒火無處泄,只想把隔壁的那個男人砍為斷段,把小**割了喂狗。

不過當她踢開門后,看見裡面的床前,一個女人赤身**的躺在床上。另外一個女人又頰暈紅,趴在床上,一個身體還算是像一個男人的男人。正在後面抓住她的翹臀,從後面動個不停。

艾瑪當時想是只是教訓這個男人,可是她心粗得很,忘記了這時來到這裡肯定是這個場景。她一直之間看著這聲真人秀,呆住了!

維爾斯雖然看見了一個嬌俏的紅衣女孩站在門口對著自己喝罵,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他大力的動了幾下,那個女人頓時叫得聲音都嘶啞了。

「啊!」兩個人同時一聲喊,那個女人已是精疲力盡的倒在床上。媚眼如絲的看著維爾斯,卻是動不了了。

維爾斯並不在意自己赤身**的被人觀看。他在那個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把。今天晚上有兩個,可是維爾斯現在精神力大漲,體力竟然也跟著變得更加的強硬。雖然覺得還有力量,卻無處泄了。

雖然這兩個女子不過是兩個身份低下的女人,但是維爾斯也不想過於糟蹋二人,他一時間有些意猶未盡。

轉頭向艾瑪笑道:「姑娘既然睡不著,不妨也就不要睡了。我們幾個人就一起來吧!既然你覺得我在隔壁打擾了你,那我們再去你的房間。」

維爾斯打量了艾瑪一眼,還算不錯。雖然年紀還小,但是該大的地方絕對不小,在姿色上比床上這兩個女人那是強了好幾倍。維爾斯見到過的美女雖然不少,但是比得上艾瑪的倒也不多。

他帶著品鑒的目光,從上把艾瑪打量到了下。嘖嘖的稱讚,「嗯!不錯,模樣不錯!胸倒是很挺,腰也夠細,腿還很長。我說這位姑娘,你不要這樣的冷著臉,這樣是勾引不了我的。」

那目光彷彿穿透了艾瑪的衣服,艾瑪一時之間雖然生氣,卻不知如何做。讓她衝進去……


那個男人赤身**的樣子難看死了,艾瑪眼珠一動不動的睜著維爾斯的身體,這樣的想!

不過她卻咽不下這口氣,「你不要叫我遇見你,我定然會割掉你的小**。」她嘴上說著厲害,身子卻牢牢的站在門口外,再也不敢往裡一步。

維爾斯見這個女孩色厲內茬,口中叫得無比兇狠,但是身子卻直往後躲,倒也有趣得很!

維爾斯把床上的兩個女人都抱了過來,一手一個,他特意的用自己的淫行來挑釁艾瑪。

在左邊的女人一聲叫喚后,維爾斯收回了在她胸口揉搓的手,在自己的鼻子上聞了一下。然後又「啪」的一聲在右邊的女人屁股上拍了一把。

「大爺我還可以吧!」左邊的女人嬌笑著道。

兩個女人見外面的女孩殺氣騰騰,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些害怕,不過身邊的這個男人明顯的沒把她放在眼裡。她們的膽子就又大了起來。

左邊的女人膩聲道:「公子你壞死了,我叫羅麗,下次一定要記得叫我。要是公子找我的話,我可以不收費的。」

「蘿莉?」維爾斯身子一顫,這個女人年紀倒還算得上,可是已經是老手了,蘿莉這個詞用在她身上似乎不太合適!

左邊的女人更加放肆,她在維爾斯的昂立的跨下撫摸著:「公子真的好勇猛啊!開始時我還以為您是銀樣蠟槍頭,現在芭莎給你賠禮了!我看您的火還沒有消,要不我用嘴您看看好不好!」

「用嘴?這個還沒嘗試過,有空的話可以試試,下次看到柏麗的時候……」維爾斯嘴泛淫笑,把見慣了大場面的兩女都笑得心中毛。

艾瑪此時只覺得進也不是,退了還不是。進了吧,那個男人實在無恥,要是自己的身體給他碰到,那麼達普怎麼辦?要是退了實在又不符合自己潑辣的性格。

兩人的大吵聲已經驚動了很多人,一些住店的人把頭伸出來偷的看,艾瑪看見幾個人露出了頭,大聲喝斥:「看什麼看,信不信把你們的眼睛挖出來。」

那些人見艾瑪長得倒很水靈,可是那明晃晃的劍卻晃人眼球,身上的殺氣也是貨真價實。都是噤若寒蟬,把頭縮了回去。卻把耳朵貼在門上偷偷的聽。

艾瑪身後突然就出現了一個相貌威嚴,身攜煞氣的男人。那個男人已把艾瑪看成了禁臠,看到維爾斯口花花的調戲艾瑪。那時還能忍耐,頓時抽出了腰中的佩刀。

「那個傢伙,你對艾瑪說些什麼?我達普,六級弓箭手,在這裡正式向你提出武者的決鬥。」

艾瑪看到了達普,突然就放下了心。自覺只要有這個高大的男人,就算再大的風雨也由他去為自己遮擋。她美目一亮,射出一縷崇敬的光芒

這個傢伙身上突然就爆出來銀色的鬥氣,維爾斯眼睛一亮,弓箭手竟然還修鍊鬥氣?他隨即釋然,其實弓箭手也是劍客和魔法師的分支。把自己射出去的箭支附上自己的鬥氣或者精神力,威力就倍增了。

重生包子買一送一 。他笑嘻嘻的說:「我的身體可是冰清玉潔的,讓女孩看見了我就不說什麼了,你一個大男人目光不停的在我身上看,難道你有什麼特別的愛好?」

又在身邊的兩女臉蛋上摸了兩把,維爾斯繼續的冷笑:「你不要把自己弄成一個護花使者的模樣,剛才這兩位姑娘的身子都被你看遍了。可是你卻沒付出場費,難道你要白沾便宜?」

兩女嬌笑著附合道:「這位公子說得有理,我最恨你們這樣吃白食的,把自己弄得無比高尚。 邪帝的三世妖妃 。」

兩個女人看慣了紅塵,對維爾斯的心中想法和艾瑪的眼神又如何不知?藉機挑搏一下,是她們的拿手好戲!

艾瑪雖然不信這等**女人的話,但是還是看了看達普。她也就是隨意一看,可是達普卻以為艾瑪在懷疑自己,頓時緊張無比,說話都變得結巴了:「艾瑪,你不要信那等卑賤人女人,我可不認識她們。」

「放屁!」說到卑賤二人,兩女的眼睛突然就變得淚光盈盈,這兩個字有無數個人對她們說過。可是她們卻沒辦法反抗,如果有別的辦法誰又願意做這種事情呢?

她們沒有說話,維爾斯卻先大聲喊了出來:「你們男人一身好武技,女人一個好家世,便以為別人是自甘墮落。其實你們不過是憑著武技賺錢。她們沒有別的,只有美麗的身體,難道讓她們絲毫不會武技的人去做傭兵?可是這兩個妹妹出身貧困,沒有好武技,沒有好家世,在這侍強凌弱的世界,又有什麼能養活自己?」

這句話說來,兩女看著維爾斯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柔和,她們的身體一個勁往維爾斯的面前擠。維爾斯的話字字的打在心坎,這個**每個人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當然有些**可以養活自己,只是好吃懶做而已,那另當別論。

她們兩個心裡確實有難言的痛,多年的賣笑生活讓她們已經放棄了自尊。別人罵她們下賤,她們無力反駁,便是自己心裡也承認。只是心中傷痛而已,維爾斯這番話卻勾起了他們曾經的自尊。

艾瑪嬌聲反駁道:「那能養活自己的生活有的是,又何必去當**?」

「哼!」維爾斯冷笑道:「你一定是自小在父母的寵愛下長大,不知道世間險惡吧!這世上用盡心思把純真少女逼下水的人多的是!我勸你先把自己的武技隱藏起來,裝作一個沒有家世沒有武技的女人,你看看你的結果會是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