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打算隨意掃一眼就立刻給與否決,然後再狠狠發一筆鉅款,收拾這些膽大包天的。

然而這一看,周長官立刻就有些站不穩了。

“這章的主人是……”

周長官倒吸口氣:“居然是……是那邊直接給蓋的。”

他無比的震驚。

論級別,印章的主人不知甩他多少條街。

“呵呵,周長官,這下你看行了吧?”

金誠辦事很周全,早就把手續什麼的全辦好了。

至於上面蓋章之人,得知林先生要建別墅後,立刻就主動大包大攬。

建,隨便建。

“行,完全沒問題。”

周長官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那個,我想問一下,這裏建別墅的是哪位啊?”

周先民心思很活絡,剛對人家也算小小得罪了一把,打聽好方便過後登門道個歉。

金誠淡淡道:“我們都稱呼他叫做林先生。”

周先民皺眉,這個林先生,是誰?

他還真想不起來。

周先民走後。

金誠來到林絕這邊:“剛剛官府的周先民親自過來,看過我們文件後才罷休。”

“呵呵,蘇軍揚請官府的人來搞事情嗎?”

林絕冷哼:“隨他請,誰來都沒用。”

周先民並沒離開,而是來到蘇家本家別墅。

蘇軍揚一見到他,就急問道:“那些非法之徒趕走了沒有?吵得我家都不能睡覺了。”

周先民道:“蘇家主,他們的修建得到批准了的。”

“什麼,誰給他們批准的?”

蘇軍揚大怒:“在我家門前修別墅,還能得到批准,我決不相信。”

周先民苦笑道:“別說你不信,連我一開始也不信。可是,文件擺在那裏,是事實。上頭超級大佬給批准的,我插不上手。”

蘇軍揚擡手指天,問道:“京城的那位?”

周先民鄭重點頭:“不錯,京城的官府第一人。”

蘇軍揚不說話了。

事請怎麼會這麼一邊倒?

連這位都給下文件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蘇家,已經不入人家的法眼了。

或者說,蘇若雅那個男人,真的能量大如山。

“你先回去吧。”


蘇軍揚煩躁起來。

周先民猶豫道:“蘇家主,你可別亂來啊,這次的事水很深,連那位都插手了。”

他真怕蘇軍揚搞事情,和那位鬧得不愉快。

那他這個夾在中間的人,非得兩頭受罪。

蘇軍揚突然大吼道:“我不亂來,是蘇若雅那個野男人亂來,已經在我蘇家頭上拉屎了,你讓我怎麼忍?”

周先民識相的不插話,立刻走人。

神仙打架,他凡人沒插手的餘地。

等周先民走,顧琴一臉憂愁道:“老公,你發這麼大的脾氣,是不是咱家真的被壓制了?”

“哼,連京城那位都出手了,你說我們家好受不?”

蘇軍揚暴躁道:“我倒要看看,憑我蘇家的鐵血手腕,還真收拾不到那猖狂的小子,我等的人也快到了,老子非得做了蘇若雅那野男人。”

別墅建成了。

林絕帶着蘇若雅,蘇若兮,秦露露進去參觀了一番。

蘇若兮驚歎道:“哇塞,和東海的老家簡直一模一樣啊,嘻嘻,這是我的房間。”

秦露露也有自己的房間了,也趕緊去收拾打扮。

來到臥室。

蘇若雅轉了一圈,笑靨如花:“你真的做到了,如果不是知道我們就在京城,我還以爲回到東海的老家了呢。”

林絕抱住她的腰:“喜歡嗎?”

“喜歡。”

蘇若雅嬌羞地掙扎幾下,屁股上捱了林絕一巴掌。


臉蛋紅紅嬌嗔道:“別這樣,大白天的。”

“以後,這裏就是我們的家,一個溫馨的家。”

林絕認真說道。

蘇若雅嗯了一聲,覺得這個男人在身邊,真好。


她覺得很幸福。

“走吧,我們的客人快來了。你身爲主人,可要前去迎接哦。”

林絕笑道。

蘇若雅有些害羞:“林絕,是你的朋友嗎?可是我都不認識。”

“沒關係,我介紹給你認識。”

新落成的別墅前。

不停有人前來,很快連停車都是個問題。

蘇軍揚一家躲在自家別墅裏,人人臉色都非常難看。

顧琴罵道:“蘇若雅這臭男人挺高調的啊,別墅建好以後,還請人來祝賀。”

蘇曉燕酸酸的道:“要是我也有一個男人,一天就給我建一棟大別墅,還請人來見證,我肯定會幸福死去。”

“看你那出息,我蘇家擁有的一切,難道還不夠讓你覺得幸福嗎?”

蘇軍揚不悅地瞪了一眼女兒。

“我倒要看看,他能請什麼人來,肯定是一羣狐朋狗友,就沒一個真正的上流人物。”

顧琴突然驚叫道:“老公,你看,那好像是豪門關家的車牌。” “後面那輛好像是宋家家主的座駕,天,還有御藥園園主夫人的。”

“納蘭家的,連謝家的也來了。”

“我去,怎麼會有官府的車也來了。”

“老天,京城地下幫派龍虎門,小刀會的都來了。”

黑白兩道,有頭有臉的齊齊而至。

蘇軍揚震驚過後,心裏百般不是滋味,這……

這太誇張了。

蘇若雅這個男人,難道真的是一頭過江龍,吃定了他這個地頭蛇?

前來的這些人中,一部分人連軍武蘇家也招惹不起。

部分人是與蘇家交好的,比如宋家,謝家,可這兩家的人過家門而不入。


看都沒看他蘇家本家一眼。

蘇軍揚不傻,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他這個蘇家本家,已經被孤立撇開了。

“蘇若雅來京城後,不可能認識這些人。”

蘇軍揚更加震撼:“那麼,這些人都是蘇若雅那男人的朋友了,他竟然能夠把京城大半個圈子的大佬都結交完,此人難不成是妖孽?”

“不行,我得下去打個招呼。”

蘇軍揚坐不住了,必須去怒刷一波存在感。

“恭喜啊,林大師你在京城終於有個家了。”

新建的別墅中,園主夫人笑眯眯道。

林絕打趣道:“夫人,你別是空手過來的吧,恭喜就要帶點禮物表示一下嘛。”

“看你那財迷的樣子。”

園主夫人白了一眼林絕,視線轉到蘇若雅臉上去:“好一個冰山美人,林大師你的福氣還真是不小。”

這話讓蘇若雅臉蛋紅暈起來。

關天絕帶着關雲兒,“老弟,我先說好,你這新家的家居一律我來操辦,我已經從北歐那邊定製好了,應該快到了。”

“宋家一點意思,不成敬意。”

“哈哈,弟妹好,我是龍虎門的洪霸。”

“我是小刀會的萬隆,林老弟的哥哥。”

……

只要來的,都帶了貴重禮物來。

這些都是京城有頭有臉的存在,就沒一家拿出的東西寒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