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打死她,也沒有想到,靳言會開這樣的酒店。

這酒店,她離開公司的時候,還沒有呢!

水凝煙無奈的看著歐陽清凌:"那怎麼辦?現在要退嗎?"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說:"當然要退了,不然呢,你要去入住嗎?我告訴你啊,幸虧今天是我送你,不然,你傻不兮兮的住進去,一會時間,靳言怕是就來找你了,聽我的,去住我家,你出去工作的時候,我還能幫你照顧兩個小傢伙,怎麼樣?"

聽到歐陽清凌這麼說,水凝煙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那行吧,不去酒店了,直接去你家吧!"

"那酒店的房間呢?退不退?"歐陽清凌問。

水凝煙想了想,開口道:"今天的肯定是不能退了,但是,也不能入住,我直接把明后兩天的退了就行!"

歐陽清凌點了點頭,發動車子,向著海景壹號別墅區開去。

水凝煙看著熟悉的路線,忍不住多問了一句:"清凌,你家買的別墅,跟海景壹號別墅遠不遠?"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水凝煙:"你放心吧,我家的別墅,跟葉墨笙家裡的別墅比較近,距離海景壹號別墅,那還有一段距離呢,你就放心吧,安安心心的住在我家,有我給你保駕護航呢!"

聽到歐陽清凌這麼信心滿滿,水凝煙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就去你家!"

說完,她低頭看了看,兩個小寶貝,一左一右靠著她,睡得安穩。

水凝煙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其實,現在遇不遇見靳言,他過得如何,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

不是嗎!

她有兩個小寶貝,就夠了!

就在水凝煙去歐陽清凌家的時候。

靳言從超市回到了公司。

他正打算繼續工作,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尉遲不易回宮后,藍霽華沒有再冷落她,又跟從前一樣,到哪都喜歡叫上她。

但是尉遲不易不太領情,她並不想陪著皇帝談情說愛,而且能感覺到古麗婭也不喜歡她的存在,總是背著藍霽華偷偷對她瞪眼撇嘴,做些小動作,

尉遲不易想脫離他們單獨行動,藍霽華卻不準,但並不以皇帝的身份壓她,只說他們是朋友,朋友便應該相互陪伴。

尉遲不易吃軟不吃硬,見他態度謙和,偶爾還流露出孤寂蕭瑟的神情,只好勉為其難。

日子一晃又過了十來天,藍霽華依舊和古麗娜來往密切,常常讓她陪著吃飯和散步,還賜給她許多貴重的禮物,於是大家私下裡都說,古麗婭公主是皇后的不二人選。

古麗婭對此很得意,對玉鴿說,「陛下倒底是陛下,非那些目光短淺的人可比,他知道誰才適合當皇后。」

玉鴿沒有她這麼樂觀「公主,君王的心思素來難以揣測,咱們切不可掉以輕心。」

古麗婭不以為然,「陛下是個好脾氣的人,沒你想的那麼複雜。」

「公主貌可傾城,陛下愛慕是人之常情,但公主確定陛下對公主情有獨鍾嗎?」

古麗婭不悅,「什麼意思?」

「陛下近段雖然和公主形影不離,但不易公子也伴在陛下身邊……」

「不易公子畢竟是個男人,陛下就算真的喜歡他,也不能立他為後,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易公子離宮,陛下派靈蛇接他回來,可見他在陛下心裡是非常重要的人……」

古麗婭有些不耐煩,「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她不喜歡尉遲不易,不管玉鴿怎麼說,她就是不喜歡,不喜歡他男生女相,不喜歡他總是黏著藍霽華。而且她頗為自信,在藍霽華心裡,她一定比尉遲不易重要。

過了兩天,藍霽華特意為公主們舉行花箭比賽。南原因為山林野獸眾多,許多姑娘也擅騎射,部落公主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花箭指的是射箭時的動作,男人射箭講究精準力度,女人射箭除了精準,還有姿式的優美,這些姿式無一不是從舞蹈中演練而來,有些高難度的,便是男人也無法做到。

尉遲不易不擅射箭,但是很好奇,興緻勃勃站在一旁觀看。

先上場的是阿雲蘇,她看著尉遲不易抿嘴一笑,抬起弓,抽箭搭弦,抬起右腿往後翹起,身子前傾,象一隻大鳥似的。

尉遲不易睜大了眼睛,這樣的姿式別說射箭,她站都站不穩啊。

可阿雲蘇不但站穩了,還把箭射出去,正中不遠處的靶心。圍觀的群眾紛紛拍掌叫好,藍霽華也微笑著點頭,讚賞的看著她。

阿雲蘇射完就看向尉遲不易,後者忙笑著朝她豎起大姆指,阿雲蘇嫣然一笑,走到尉遲不易身邊,不知道尉遲不易說了什麼,她笑得有些嬌羞,眼睛亮晶晶的。這一幕落在皇帝眼裡,他微微眯了眯眼,但很快恢復正常。

那廂,尉遲不易學阿雲蘇的動作,翹起一隻腳往後,身子前傾,卻是重心不穩,往前一栽,幸虧阿雲蘇及時扶住她。

「太難了,」尉遲不易說,「我連站都站不穩呢。」

阿雲蘇笑道,「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會的,要多練習才能做到,你要是想學,我可以教你。」

「好啊,有空你教我。」

兩人正說著話,那莎上場了,她平日穿得很端莊,今日因為要比花箭,改穿了褲子,寶藍色的一身勁裝顯得人英姿颯爽,眉宇間平添了一股英氣。

她的動作和阿雲蘇不同,左手搭弓,右手從腦後繞過去,腰身也跟著擰過去,把自己擰成一個非常彆扭的角度,但是姿態非常好看,象一株妖嬈的藤蔓。

尉遲不易下意識的也扭著腰,但怎麼都轉不到那莎那樣,阿雲蘇說,「那莎公主的腰真軟,我都扭不成那種程度。」

但是那莎一箭射出去,只中了靶子,沒有中靶心。

尉遲不易說,「那莎公主沒有你射得准,現在就看古麗婭的了,如果她也沒射中靶心,你就贏了。」

「對花箭比賽來說,花式比準度更重要,靶子不遠,要射中靶心不難,難的是如何在射靶的同時,掌握好平衡和力度,讓箭上靶,剛才這一局,那莎公主已經贏了我。」

尉遲不易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她看著即將上場的古麗婭撇撇嘴,「那位公主最近得寵,又愛出風頭,估計會想法子壓住那莎。」

阿雲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一抬眼,卻見藍霽華看著她們這邊似笑非笑,神情有些琢磨不定,她心裡咯噔了一下,不動聲色和尉遲不易拉開一點距離。

雖然和尉遲不易的關係好,但她畢竟是皇帝的女人,大庭廣眾下,還是得顧全皇帝的面子。

古麗婭是一身紅艷艷的勁裝,紅得高調,紅得耀眼,她彎腰朝藍霽華遙遙行禮,藍霽華溫和的笑,抬了抬手,示意她開始。

尉遲不易猜古麗婭會有大招,她是個喜歡出風頭的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在皇帝面前表現的機會。

果然,她把阿雲蘇和那莎的動作結合起來,不但抬腳向後,手也從腦後繞過去,那纖纖細腰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扭開,單腳站立,整個人似象飛仙似的,只是她站得不是很穩,一手舉弓,一手搭弦,身子搖搖晃晃,似乎無法平衡。

眾人都為她捏了一把汗,尉遲不易連呼吸都屏住了,不知道她那一箭倒底能不能射出去?

就在這時侯,古麗婭突然身子往前一栽,卻沒有倒地,以腰為軸,上半身以一個詭異的姿式硬生生迴旋了一圈,引來眾人一陣驚呼,呼聲未停,她手裡箭嗖的射了出去,就不是朝靶子,而是朝左邊射去。

不巧,尉遲不易正站在左邊,那支箭射過來的時侯,她反應還不算慢,立刻往後仰,雖然這樣摔下去也很痛,總比箭刺進皮肉里要好。

但那支箭並沒有如她想像中的擦著她的身子飛過去,而是落在了她腳前,也就是說,便是她不後仰,那支箭也射不到她身上來。 「你,你這個野種你說什麼!」這個小野種身份未明,又對她有敵意,這實在是太令人感到害怕了,一旦這小野種真是祁至的私生子,對她來說可不是好事,日後有得她哭。

帶著周彩妹趕到的夏明義,聽到樓上傳來黃印香的叱喝聲,趕緊把手上的東西塞進周彩妹手裡,然後衝上樓去找木兮。

「叮咚。」跑上樓的夏明義,褲兜里傳來手機消息提醒聲,夏明義掏出手機后看了眼信息,眼裡浮出一抹喜悅,二三步跨越衝到六樓。

在黃印香正要揮手去教訓木兮的時候,從樓梯跑過來的夏明義,直接把木兮母子護在身後,夏明義順手將手機遞給木兮。

「喲,還叫人來是吧,叫人來我也不怕,木兮你有本事你叫他碰我試試看,我告到你傾家蕩產!」

木兮接過手機,看了眼信息后,沖著夏明義使了個眼色,夏明義挪步走到旁邊,「我說祁夫人,你老公說,我兒子是他的私生子,你就信?」

聽懂木兮話的黃印香發出一聲冷笑,「怎麼,你想挑撥離間啊?」拽著祁任興的胳膊,「任興,你看到沒有,這就是她的真面目。」

「看在小祁總的份上,我好意轉告你一句,小心中了別人的調虎離山。」說著把手機舉起,把相片亮給黃印香看。

黃印香一眼就看到木兮遞給自己看的相片里,祁至抱著一個和木小寶年齡相仿的小女孩,而站在祁至旁邊的是一個模樣比木兮還美艷的女人。「好啊,木兮,你真有本事,你以為你隨便找個人我就信了?我告訴你,你的雕蟲小技是瞞不過我的眼睛的!」

「是我的伎倆還是事實,你自己回去看看,去查查就知道了,不好意思,祁夫人,沒能如你所願和你成為一家人。」

就算不用木兮多說,就憑相片里小女孩的和祁至極其相似的長相足以讓黃印香不安,嚇得往後退了兩步的黃印香用手捂著額頭。

「媽,媽,你沒事吧。」祁任興趕緊攙扶住黃印香,看到母親因為木兮的話和相片臉色都白了,擔心母親的祁任興沖著木兮責備一句:「木兮,我媽就算是再不對,但她也是長輩,你就不能讓讓她,何必這樣咄咄逼人。」

明明就是黃印香的錯,可是祁任興居然指責木兮,此時的祁任興讓木小寶刮目相看,早知道祁任興是這樣會讓他媽咪受委屈的人,他就不該給祁任興機會,木小寶兩隻手緊緊握住木兮的手。

她如果不是看在祁任興的份上,她今天就不止讓黃印香臉白了,木兮不想和祁任興過多解釋,這樣也好,省的祁任興日後再來找她,「明義,送客。」

「不用!」黃印香揮揮手,另外一隻手搭在祁任興的胳膊上,「任興啊,你快帶媽離開這個地方,這個女人太狠毒了,媽的頭好痛啊。」

「陳叔,快送我媽去醫院。」

「是。」陳金回頭沖著木兮點點頭,

因為夏明義聽到樓上有聲音突然把東西塞進自己手裡就跑了,拎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周彩妹費力一節一節邁著上,剛走了沒幾步,行李就被下樓的人撞到摔了下去。

「眼瞎……」這,這不是旅遊行業龍頭老大家的太子爺祁任興嗎?

摟著黃印香的祁任興看了眼被撞到摔回樓梯間的行李箱沖著一旁的周彩妹道歉,「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周彩妹趕緊整理身上的衣服,還主動給對方讓路,「祁總你好,我是周彩……」

周彩妹的話還沒說完,祁任興就摟著人下樓了,氣得周彩妹翻了一個白眼。

這些有錢人都是眼睛長腦子後面去的,居然看不見她這麼個大美人在這裡站著,周彩妹氣急敗壞回到樓梯間去搬行李。

夏明義聽到樓梯間有響聲,「木小姐,我先過去看看。」

「好。」

夏明義走後,木小寶拉著木兮的手進去,「媽咪,沒想到祁叔叔那麼過份,明明就是他老媽不對,居然還幫著他老媽說話,是我看錯他了,他還不如負心漢老紀呢。」

木兮聽到高跟鞋的聲音,又聽見周彩妹說話,木兮立即比噓,「應該是認識小夏夏那個女的來了,在她面前不要亂說話。」

「嗯嗯。」來得正好,可以給他打掃衛生,木小寶拖了一張凳子過來,擦乾淨后給木兮坐,「媽咪,這裡挨著窗戶,你坐在這裡。」

木兮笑著把木小寶拉到懷裡,伸手擦去木小寶臉頰上的灰塵,「謝謝。」

進來的周彩妹,把手上的行李都遞給夏明義,快步走到木兮面前打招呼,「木小姐你好,聽明義說你們要搬出來住,我特地過來幫你的。」

「原來是彩妹啊,謝謝你過來幫忙。」

「不客氣,上回在江山一號給你添了那麼多麻煩,再說了,你是明義的僱主,咱們也算是朋友,你對我們那麼好,我周彩妹可不是沒良心的人,你有事,我當然得過來幫忙。「

夏明義把行李放進騰空的房間后,還有些行李在樓下,得來回跑幾趟才能拿完,走之前先來和木兮打招呼,「木小姐,樓下還有幾件行李,我下去拿,彩妹你就留在這裡幫忙。」

「好,你快去吧。」

夏明義走後,周彩妹一臉笑容望著木兮,「木小姐,要不,我幫你拆行李?」

木兮面帶微笑說道:「得先打掃乾淨再布置。」

「噢。」周彩妹四處打量,這個房子實在是髒的有些讓人倒胃口,周彩妹用手捂著胸口咽了口唾液。

「彩妹啊,這些粗活不用你干……」

她來這裡就是為了找東西,完全沒有要替木兮幹活的意思,既然木兮說不用她做,那最好了。

「你就做些簡單的事情吧。」木兮將木小寶往外推了一些,「小寶,你帶著周阿姨去幫忙吧。」

「好。」他正愁沒人手幫忙呢,「周阿姨,這邊,你跟我過來。」

「啊,這……」周彩妹一臉尷尬看著木兮,又看了眼自己手上這剛做的指甲和腳下的名牌高跟鞋。

木兮看出來周彩妹心裡是拒絕的,木兮笑著起身,握住周彩妹的手,「謝謝你幫我,等我們正式進來住了,按照當地的風俗,請客吃飯,到時你可得來。」

木小寶招招手,「是啊,小地方,來得也就是家裡的人,像是我剛做董事長的四叔紀優陽,還湯氏集團的人,梁家的人,也就是些普通朋友,平時富豪排行榜能看見的人,你不用拘束。」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的周彩妹,激動到一臉笑容,眼裡寫滿喜悅,那到時,她豈不是可以看見不少城中權貴人物?

木小寶沖著木兮使眼色后,伸手拉住周彩妹的手,「周阿姨,來,我們去那邊打掃。」

「好,對了,小寶,你跟湯氏集團的老總很熟嗎?」

木小寶說話的時候招招手,「熟過八分熟的牛排了。」

「那你知道,那個湯老總有女朋友嗎?」

「哎呦,周阿姨,人家不能叫湯老總,該叫小湯總,他很年輕的,好像沒有女朋友,對了,他好像是喜歡你這種類型的女人。」

「是嗎?」

木小寶撿起一把掃把塞進周彩妹手裡,「對啊,你長得那麼漂亮,就像是有錢人家庭出來的有錢人,還讀過很多書的樣子,要不是我家老紀先認識我媽咪,他也一定會被你迷死的。」

「哎呦,你真會說話,哪裡,我哪裡有那麼優秀啦。」周彩妹雙手抓著掃把,用手捂著自個的臉,笑到眼角的皺紋都出來了。

在木小寶的忽悠下,周彩妹開始清掃房子,坐回凳子的木兮,看了眼手上的手機,她還沒點開手機看相冊,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

木兮拿出自己的手機,看到是祁至打來的電話,木兮直接將電話掛斷,沒一分鐘,電話又打了進來。

「祁董,找我何事?」

剛剛接到陳金髮來的信息,得知這件事的祁至立即給木兮打電話,「是你把她們母女找出來的?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對了,我想提醒你,既然咱們沒瓜葛,我和你兒子之間也沒牽連,剩下的事情,就別麻煩我,我這邊也有事情要做,如果你們家再給我惹麻煩,我這個光腳的可不怕你穿鞋的。」

「木兮,你可以,你真的可以!」是他小瞧木兮了。

「希望,一切到此為止,你會做,我也會做,就這樣吧。」木兮說完后直接將電話掛斷。

電話那頭的祁至,氣到將手機用力握在手上。

這個木兮,居然給他來這一招!

如今有把柄被木兮抓在手上,顧慮到名聲的祁至不敢輕舉妄動。

從凳子起身的祁至,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小女孩。

穿著一身粉色真絲浴袍的女人,從浴室出來后,走到祁至旁邊摟住祁至的胳膊。

祁至立即伸手將女人推開,「我會讓人給你兩百萬,你拿著這個錢,帶著她離開這裡,永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人家帶著女兒回來,不是為了錢……」

祁至揮手打斷女人的話,「你不要跟我講什麼只愛你的人這種話,我見多了你們這些女人的招數。」

被祁至推開的女人,翻了一個白眼后抱著胳膊走到床邊,坐下后翹起二郎腿,沖著祁至搔首弄姿,「我還有一個條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