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手機響起,孫修蘭咬牙切齒地在那頭哼道:「寧成你這個混蛋,在哪呢?給我滾出來!」 「孫修蘭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聽到孫家大小姐滿含怒氣的聲音,寧成一下子慫了。

惹不起啊,自己這回可是真有點對不住人家。

本來想著讓黑虎扮個卧底,到孫家搗個亂打探一下消息的,沒想到孫修文好死不死的,竟然把黑虎帶到了綁架燕雪的現場。

這不是自找沒趣么?結果孫修文一下子讓黑虎咬掉了命根子,成了斷更帝。

這事情看上去,貌似寧成怎麼著也脫不了干係……

所以寧成一直對孫修蘭有些歉意,急著回柳樹村也有這個考慮,躲的遠遠的,眼不見為凈。

可沒想到孫修蘭竟然打來了電話,天知道她是從什麼地方找到的自己號碼?

難道是梁曉?這個叛徒!

「你少說廢話,我在酒吧等你!不要跟我說沒空或者不在省城,給你三十分鐘,就是飛也得給我飛過來!」

孫修蘭報出一個酒吧的名字,氣恨恨地掛了電話。

索愛迷情:腹黑首席悠着點 寧成苦笑搖搖頭,得,這下跑不掉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去就去吧,讓孫大小姐發泄一下怒火也好。

「需要我跟你一塊去么,孫修蘭那個性子,可是非常壞的!」燕雪有些不安地問道。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寧成笑笑:「沒事,她還能吃了我不成?」

「行了老丁,你回吧,一會完事我叫你!」寧成讓丁雄開車離開,自己推門進了酒吧。

一陣滔天的聲浪傳來,雖然時間還是下午,但酒吧里卻是燈光昏暗。台上幾個身材火爆的妹子正在拚命扭動著身體,把荷爾蒙揮灑到每一個角落,引來陣陣口哨和歡呼聲。

「哪呢?」寧成四處張望,卻找不到孫修蘭的影子。反倒是不小心碰到好幾個人,挨了好幾個白眼。

「你給我進來!」一邊的包廂里伸出來一隻手,把寧成的脖領子抓住直接拉了進去,寧成聽著孫修蘭的聲音,苦笑一聲也就不再掙扎。

孫修蘭還是標誌性的皮短褲,大長腿,重重地關上包廂的門,凶神惡煞地瞪著寧成低吼道:「喲,你這幾天可真是風光啊,像個得勝將軍似的!」

「孫小姐你別這麼說,出了這種事我也不願意的……」寧成連忙舉起雙手解釋。

孫修蘭眼圈一紅:「你這個騙子,我怎麼就信了你的話呢?」

想起這幾天家裡發生的事情,孫修蘭就覺得自己很委屈。不就是往家裡帶了條狗送給了哥哥么,怎麼就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孫修文雖然也算是惡有惡報,但他畢竟是自己的哥哥,孫修蘭還是十分過意不去。

所以她只好把這一腔怒意全部發泄到寧成身上,揮著拳頭就朝寧成撲上來。

寧成左躲右閃,孫修蘭的攻擊處處落空,最後被他握住雙手動彈不得。

「你聽我說,我也沒辦法啊……」寧成好心勸道。

哪知道孫修蘭轉身就咬在寧成的肩膀上,頓時就是一個深深的牙印子,滲出血來。

「媽的你屬狗的啊,動不動就下嘴!」寧成微怒,一把拍在孫修蘭的臀部,啪的一聲脆響。

孫修蘭兩滴眼淚掉下來,小嘴一扁哇地哭出聲來:「你你這個壞人,你這個混蛋,連你也欺負我……」

寧成十分尷尬,這乍就成了我欺負你了呢?看看這大牙印子,現在還流血呢。

「當時的情況我想你也知道,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或許在你看來,我們這種升斗小民的命不值錢,死就死了,可是憑什麼?」

寧成有些激動:「憑什麼孫修文就這麼囂張,我就只能忍氣吞聲,這是什麼道理?」

孫修蘭似乎被他的氣勢嚇到,縮了縮身子小聲道:「那你也不能把我哥的那個弄斷啊,我爸說了,他以後就不能結婚了,也沒法要孩子……」

說起這個,孫修蘭竟然有些臉紅。

寧成無奈道:「都說是意外了……」

「算了算了,不說這事了,來,陪我喝酒!」孫修蘭指著桌上兩杯倒好的啤酒。

寧成沒辦法,只好端起來一飲而盡,權當是給這位孫大小姐賠罪了。

兩個人你來我往,就這麼喝在了一起。孫修蘭酒量倒是不差,三四瓶啤酒下去,臉不改色心不跳,反而是笑嘻嘻地看著寧成。

寧成被她看的有些發毛,疑惑問道:「你看什麼,我臉上有花兒?」

「你喝這酒,感覺怎麼樣?」

「沒啥感覺啊,就是味道有點兒怪。」

「嗯嗯,有沒有感覺想睡覺?」

「嗯?」寧成一愣,隨即身子一晃,軟軟地倒在沙發上。

「你,你要幹什麼?」寧成只感覺腦子發沉,身子沒有一絲力氣。

孫修蘭神色亢奮地說道:「幹什麼,你說我要幹什麼?」說著麻利地站起來,從小包里翻出一把鋒利的小剪子,在寧成眼前晃了晃。

「孫修蘭你別胡來啊,我要喊人了!」寧成感覺眼皮越來越沉。

「喊吧,喊吧,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進來的!」

「破喉嚨,破喉嚨……」寧成小聲嚷了兩聲,眼皮終於無力地合上。

「這下糟了……」寧成腦中閃過最後一個念頭。怎麼就著了孫修蘭的道兒呢,她拿個小剪子做什麼,難道是要給自己理髮?沒聽說孫家大小姐學過美容美髮啊……

「幹什麼,幹什麼,我要剪掉你的那玩意兒,給我哥報仇!」孫修蘭噴著酒氣自言自語。

她舉著剪刀在寧成下面比劃一下,接著又咬了咬嘴唇,扔下剪刀,伸手去解寧成的褲子。

頭一回幹這種事情,孫修蘭一顆心跳的撲通撲通的,簡直要從胸里蹦出來。

包廂的門被人敲開,一個服務生探著頭問道:「孫小姐,您還有什麼需要的不?」

孫修蘭頭也不回地大吼:「滾出去,沒我的吩咐,誰也別進來,老娘辦正事呢!」

服務生吐了吐舌頭,小臉煞白地悄聲退了出去。乖乖,孫小姐這是要幹什麼?

那個姿勢也不像是什麼好事啊,沒想到人家還有這個愛好!嘖嘖!

包廂裡面,寧成的褲子被退了下來。孫修蘭皺著眉頭看看,露出嫌棄的神情。 「真丑!」這是孫修蘭對小寧成的第一印象。

她咬著牙,一隻手拿著剪刀,咔嚓咔嚓地虛鉸了兩下,然後另一隻手小心地捏起來,微微用力提了提。

「讓你騙人,讓你放狗咬我哥!今天也把你這東西剪下來!」孫修蘭氣呼呼地冷哼一聲,手上剪刀就要落下去。

可另一隻手上傳來的感覺,卻讓她心裡一動。

這玩意兒怎麼還會動?

哎呀媽呀,抓不住了……

孫修蘭外表豪放,但從小家教甚嚴,所以對於這種事情,從來沒有嘗試過。

可是今天喝了些酒心神不定,孫修蘭臉上閃出一片紅暈,她俏臉火燙火燙的,咬著牙想了想,悄悄趴了上去……

酒吧外面人聲嘈雜,包廂里卻傳來壓抑的低低聲音。

孫修蘭臉色緋紅,坐在寧成身上不停地晃動著,咬牙切齒地瞪著他的臉,嘴裡不停地自言自語:「我要報仇,我要報仇,一會就把你剪掉!」

剪當然是剪不掉的,孫修蘭怎麼捨得呢,她兩條腿緊緊地纏在寧成的腰上,就像是一隻八爪魚一樣。

寧成做了一個香艷無比的美夢,夢中感覺到一個軟乎乎香噴噴的身體緊貼著自己,還時不時地動上一下。

然後……寧成醒來,就看到孫修蘭坐在一邊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你對我做了什麼?」寧成心裡一驚,朝自己下面看了看,褲子系的好好的,也沒什麼疼痛的感覺。

還好還好,還在還在。

「孫修蘭你剛才是怎麼回事,我喝的是啥酒啊,還有你拿著把剪子要幹什麼?」寧成瞪著眼睛說道。

孫修蘭臉上閃過一絲難得的羞意,拚命忍著不讓自己的神情被寧成察覺。她若無其事地搖搖頭:「啥也沒有啊,你喝多了做夢呢吧?我這不是好好的沒事么?」

「奇怪……」寧成皺著眉頭摸了摸腦袋,站起身來說道:「那我走了。」

孫修蘭坐著沒動,小嘴張了張沒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寧成有些奇怪於她的異樣,沒有多想,拉門走了出去。門口的服務生眼神中透著一種特別的味道,讓寧成感覺很是不解。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啊……但是又想不起來。

算了算了,不去想了。寧成回到賓館,收拾東西,準備明天返鄉。

黑虎現在已經康復出院,卻被梁老爺子截留在了家裡,理由是它的傷勢還沒有全好,需要再觀察一下。老頭子死皮賴臉起來,寧成沒有絲毫辦法,只好放下一瓶用來拌狗糧的神水,然後摸著黑虎的大腦袋錶示強烈的依依不捨。可這狗東西只是翻了翻眼睛,然後便直奔梁家的另一條狗去了。

重色輕主啊,寧成哀嘆。

房間里堆滿了孫家和燕家送來的各色禮物,有不少是名貴的中藥材,還有兩根上百年的老參。這可是稀罕東西,動不動就七位數,上回梁曉從省城葯堂時拿到的那根百年人蔘就花了八十萬。

寧成心裡冒出一個想法,要是用神水把這老參再種下去,不知道會是個什麼結果?

說起來這回省城之行,雖然是死裡逃生,也算是因禍得福。

解決掉了孫二這把懸在頭上的刀,孫家的威脅暫時不那麼強烈了。梅家破天荒地選擇了沉默,這讓寧成有些隱隱的不安。

賓館外面現在是嚴陣以待,梁家派來的十幾個人把這裡圍的水泄不通。

不過就算是梅道林現在親自找上門來,寧成也有直面他的底氣。與孫二一戰之後,寧成驚喜地發現,自己丹田中的那團真氣又堅實了幾分,而且隱隱透出一股黑亮的光芒來。

真氣化丹,是為世人口中的「化丹境」,寧成現在已經半隻腳踏進了化丹境的大門,離當初的梅山雪,已經甩出一大截距離。

要是梅道林知道寧成這麼容易就突破了化丹境,肯定得氣的連吐三口老血。別人需要十幾年幾十年才能突破這個門檻,而且經歷還十分兇險,甚至有走火放魔的危險。

寧成現在甚至有一個想法,自己每次戰鬥受傷,真氣就會增長一個層次,修為就會漲上一大截。這難道就是那句老話「富貴險中求」?要是這樣,看來以後要多打幾場架了。

第二天回到柳樹村,小學校的地基部分已經施工的差不多了。趙慧正在工地上忙碌,看著寧成過來欣喜道:「寧成,現在一切順利。能親眼見證這樣一個新學校從無到有,老師真是高興!」

趙慧現在已經徹底從那場惡夢中走了出來,臉上容光煥發,透著一股知性氣息和成熟的味道。回到農場,寧成把那兩根老山參取了出來,小心地埋到了菜園的一角,還特意找了個紙箱子扣上。

「成子,這是人蔘吧,這麼大棵得不少錢呢,你把它埋在這做什麼,難不成還能再開出花來?」沈芳站在一邊好奇地問道。

她今天穿了一身合體的西裝套裙,勾勒出圓潤的身材,寧成抬頭正看到頭頂上的顫巍巍,輕笑道:「那可說不準,沈姐你千萬別讓人動這兩根人蔘,我準備好好培養它們一下。」

「那沒問題,農場大門有監控呢,每個進出的人都要經過檢查。這些菜這麼金貴,可不能讓人隨便往家拿的!」

寧成想了想道:「老這樣也不是個事,這樣吧,你跟在咱這裡做活的鄉親們說一下,凡是幹活賣力而且沒有違規的人,每個月可以領到二斤菜一條魚,也算是公司給大家發的福利!」

人總是有好奇心的,無法滿足就會搞些事情,與其讓人偷菜,還不如提前送出去。

這菜有強身健體的功效,也是一個宣傳。

弄完人蔘,寧成又把從省城帶回來的兩隻小狗拴到了農場房子的外面。

這兩隻狗都是燕雪家裡養的。黑虎的奇異讓她驚奇不已,表示要寧成幫自己再訓出一條和黑虎一樣聰明的狗來。

可這兩隻明明是「日天日地日空氣」的泰迪啊,寧成苦笑。

這智商,怎麼能和黑虎比? 「狗中色魔」的名頭果然不是蓋的,兩隻只有一尺來長的小泰迪,剛一來到柳樹村,絲毫不認生,搖著小尾巴就屁顛屁顛地朝寧成的大白鵝跑過去了。

然後兩隻前腿站起來,就要往白鵝的背上趴,小屁股還一扭一扭,一副享受的樣子。

大白鵝哪受的了這個氣啊,兩隻翅膀一扇,轉過頭來就是狠狠的兩嘴。

小鏟子一樣的鵝嘴,直接啄到了一隻小泰迪的屁股上。這傢伙哀嚎一聲,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跑出去老遠,臉上一副委屈之急的表情,那模樣好像在說:「什麼情況,敢咬我?」

另一隻小狗也見勢不妙,遠遠地跑開幾米,又有些不甘心地回過頭來,卻被兇惡地扇著翅膀奔過來的白鵝追的在地上不停地轉圈兒,不時發出一聲尖聲汪叫。

沈芳捂著肚子笑個不停,指著小泰迪菀爾道:「這狗東西,乍跟人一樣呢?」

寧成沒好氣地把跑到自己腳邊的一隻小狗踢出老遠,臉色鐵青地吼道:「再敢日我的鞋,打不死你!」

天啊,世上怎麼會有這種流氓狗?

所以這幾天里,柳樹村巷子裡面清凈了許多,平常那些跑出來散步或者覓食的雞和狗都躲在家裡不肯出來了。

原因只有一個,惹不起寧成家新來的兩條「泰日天」……

這兩隻小東西的口味真是獨特,幾乎看到什麼動物,都想上去試一試。

霸氣側漏啊,惹不起你,咱還躲不起么?

到最後寧成實在沒辦法,村裡人都找上門來了,只好把兩隻狗拴到了農場裡面,關起了禁閉。

實在是擾民啊,沒辦法沒辦法。

水庫里的船這兩天使用率很高,因為柳樹村裡來了一幫省城的遊客。

這還是上上回寧成去省城的時候,發的傳單的功勞。

在省城超市裡和那個兇惡的店長發生衝突,然後寧成一氣之下買下了那些有機蔬菜,發放給了門口的一幫顧客。

這些大爺大媽們,都是見了便宜就占的主兒,面對這樣的誘惑當然不能錯過。吃著免費的有機菜,他們就好奇地開始端詳寧成發到自己手裡的小廣告。

有的人來了興趣,索性趁著夏天還沒有完全過去,呼朋喚友地來這個廣告上的柳樹村來一看究竟。

要是真有廣告上說的那種菜當然最好,要是沒有就權當旅遊了。最近不是流行鄉村游么,大城市大景點都去遍了,小地方玩一玩也別有一番風情。

「哎呀,這地方真是難找,這破路,把我的屁股都快顛成兩瓣了!」

「那當然,你屁股本來就是兩半的啊,難道是個西瓜?不過這地方的風景還真不錯哦,有山有水,你瞧那裡還有兩條船呢!」

「喂,有人嗎,我要過河……」

「哥哥面前一條彎彎的河,妹妹對岸唱著一支甜甜的歌……」有人哼起了小調兒。

「成子成子,有人來咱村旅遊了,還要坐船!」孫玉珍急轟轟地跑到寧成面前報告情況,跑的急了點,晃悠悠的讓人眼暈。

她得意地把衣服領子往下拉了拉,低聲說道:「要不要讓嬸子開船拉他們轉幾圈兒?」

寧成移開目光,板著臉說道:「行啊嬸子,反正你這幾天也拿這船練好技術了,這活就交給你了。不過規矩是必須守的,上船的人必須穿救生衣,老人小孩得有成年人陪同!」

「那沒問題!」孫玉珍轉身就要走,寧成又叫住了她。

「還有啥事,人家都在那兒等著呢!」

寧成笑笑:「船不能白讓他們坐啊,一人一百塊兒半小時,包船的可以優惠點兒,嬸子你出一趟工一百塊,可以不?」

「乖乖,這麼多?」孫玉珍驚呆了。一百塊錢就半個鐘頭,這船有人坐么?

不過想想自己半小時就能掙到一百塊錢,孫玉珍還是有些意動。

這可比種地強多了啊。半鐘頭一百,一個鐘頭就是兩百,要是開一天船,一畝玉米的錢就到手了。

「還有,嬸子你跟他們說一下,咱們這裡還有好吃的飯菜,晚上還有農家院可以住。有需要食宿的,讓他們提前和沈芳姐聯繫,晚了就訂不到了!」寧成想了想說道。

這幫人遠道而來,肯定是奔著極品菜來的。要是能夠吸引到他們,以後柳樹村的名氣可就大了。

妖孽王爺小刁妃 孫玉珍半信半疑地跑去開船了,兩條大船開始訂貨製作的時候,就考慮到了載客的需要,座位可以隨時拆裝,完全可以應付這些遊客的需要。

另一個開船的是胡春明,這位柳樹村的村長現在已經完全對寧成言聽計從,什麼事情也跑在前面。畢竟這個是看錢的社會,寧成財力雄厚,而且還有上面的支持,胡春明原來的靠山已經倒台,他也沒有別的選擇。

兩條船穩穩地行駛在水庫的水面上,船上十幾個遊客套上了桔黃色的救生衣,好奇地四處張望著。

遠山如黛,綠水如眉,青山綠水,風光無限。

「青淩淩的水來,藍個盈盈地天……」有人在放聲高歌,更多的人是在拿著手機不停地拍照或者自拍,然後飛快地發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發現一個休閑的好地方……」

「打卡柳樹村,山青水秀,世外桃源……」

「開船那個大姐姐好美的樣子……」

孫玉珍小心地開著船,心裏面像是吃了蜜一樣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