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原本有幾個在上廁所期間偷偷報警的人頓時就後悔了,在這裡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要是因為自己報警而將他們的形象徹底毀壞,那麼事情可就大了。

隨後他們又立刻將電話打回去,紛紛對自己謊報案情做出了懺悔。然而此刻已經來不及了,因為特警已經跟著王思蔥一起進入了萬寶閣之中。

「到底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李玉濤花了重金買下了第二顆解藥后,倒在地上腦海中思索著人生。

當他看到這群特警走進來的時候,第一個就上去攔住了他們:「等一下!停住!」

這群特警還以為是不法分子立刻拿槍對準了他,擺出了一副準備要射擊的姿勢,嚇得他連忙抱著頭說道:「請不要開槍!」

王思蔥一眼就認出了李玉濤,對這群特警說道:「先等等……聽他怎麼說。裡面的情況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

李玉濤面露苦澀的湊到了王思蔥的耳邊,悄聲對他說道:「裡面的人雖然都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生不如死,而且裡邊發生了不好的事情,現在進去的話會損壞很多人的名譽。」

聽聞此言后王思蔥擺了擺手,對特警部隊的隊長說了幾句后,跟著李玉濤就要往前走。

誰知李玉濤卻突然攔住他的腳步:「王少你要小心點啊!那個叫許曜的年輕人在大廳裡面下了毒,你去的話,你會中招的!」

王思蔥一聽到許曜的名字,有些激動的問道:「許醫生在裡邊啊?正好我還有事要找他呢!」

說完不僅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李玉濤跟在王思蔥的後面大聲喊道:「什麼?王少難道認識那個年輕人?」

「何止認識!他可是這次我邀請來萬寶閣的貴客,除了性格有些奇怪之外,他可是很有本事的!」

留下這句話后,李玉濤獃滯的看著王思蔥的身影,不斷的對自己喊道:「完了完了……他真的是王思蔥請來的客人啊……」

王思蔥先前一步的進入了大廳內,一看到許曜便興高采烈的迎了上去:「許醫生!久等了!今天我出了一點事情剛剛才趕到!希望你沒有等得太久!」

「你何止是遲到,你再晚一點過來,以後就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許曜看到王思蔥這個時候才出現,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王思蔥卻沒有一點介意的對他說道:「許醫生!都怪我沒有聽你的建議!我tmd被自家的女秘書給幹了!」

隨後王思蔥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許曜給他的護身符,原本那枚護身符是用硬幣製成的,現在那枚硬幣上卻出現了四個極深的彈孔。

「沒想到跟了我那麼多年的女秘書居然投靠了別人,偷偷帶了把槍來對著我開了四槍!好歹當時我一直帶著你給我的護符,這個東西硬生生的把我擋了四顆子彈!否則我可能就死了啊!」

王思蔥對許曜可以說是極其的佩服,就算是讓他跪下來磕頭千恩萬謝,都不足以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許曜也沒有想到,自己隨手製成的硬幣護身符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威能。不覺感嘆了一聲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這個時候王思蔥才追到整個大廳空空如也,自己明明已經遲到了,現場卻只剩下自己跟許曜,以及跟在他身後一臉尷尬的李玉濤。

於是王思蔥回過頭來問道:「李總裁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許曜才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王思蔥,這群人就開始不相信自己是王思蔥邀請來的,隨後又因為自己說了王思蔥的壞話而對他發起群攻之類的,最後許曜被逼無奈才下手將他們變成這樣。

王思蔥聽到后先是吃了一驚,隨後嚇了一跳,看向許曜的目光都有一些敬畏和恐懼。他在看向已經人滿為患的廁所,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隨後王思蔥有些尷尬的勸許曜:「你看,這個萬寶閣怎麼說也是我們王家旗下的。這次的事情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因為我遲到了,這樣吧你把解藥給他們,放過他們一馬?」

許曜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王思蔥立刻回頭對李玉濤說道:「回去之後,你就去萬寶閣看門吧,門口的風景蠻不錯的,那個叫賀息的經理也是,你們一起去外面看門吧。至於鄭家的二公子,以後再也不允許鄭家的人踏入萬寶閣一步。」

處理完這一切后,王思蔥又回過頭來看向許曜:「許醫生你看我這樣處理如何?」

許曜仍舊是沉默不做聲,雖然他已經氣消了,但是自己就這麼答應,似乎有點太便宜他們了。

王思蔥看到許曜仍舊默不作聲立刻回頭對李玉濤說道:「這次拍賣的東西全都拿出來給許醫生過目,許醫生喜歡什麼就把它打包送到華夏醫療協會之中。」

李玉濤連忙點頭稱是,隨後王思蔥又回頭過來看向許曜。此時許曜才點了點頭一副勉為其難的神情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就給王少你一個面子。」

隨後許曜拿出了另一個瓶子,將瓶子遞給了李玉濤:「拿這個瓶子給他們聞一聞,一會他們體內的毒就解開了。」

李玉濤也知道這場鬧劇之後拍賣會不可能再正常進行了,嘆了一口氣后十分恭敬的接過了瓶子,隨後拿著這救命的葯走進了廁所。

近乎15分鐘后,原本在廁所里的人,才如釋重負的爬了出來。

鄭凌扶著牆壁一瘸一拐的走出廁所,當他看到許曜的時候咬的牙嘶吼道:「許曜! 玉氏春秋 我要告你!我要將你告上法庭!我要把你送去坐牢!」

這話剛出來立刻就被其他人給瞪了回去,其中一個富商大罵道:「告你媽的!難道你想要讓我們的事情讓媒體全都知道嗎! 軍戀照我去戰鬥 難道你想要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我們在萬寶閣聚眾拉屎嗎!」

原本他們還指望王思蔥能夠為他們出頭,沒想到王思蔥卻一邊倒著貼著許曜。就連王思蔥都對許曜沒有辦法,這群人就只能硬生生的將體內的怒火咽了下去!

再次看到許曜的時候,他們早已沒了之前囂張的氣焰。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惡魔的身邊,以免再次被下毒。

不到一會這些從廁所里解放出來的貴族們,連滾帶爬的打車跑回去了。 「許醫生真是不好意思,給了你不好的體驗。」王思蔥現在的立場尷尬無比,自己既想要討好許曜,也不想得罪太多人。

在一番思索之後,王思蔥覺得許曜的地位,還是遠遠高於這群貴族。不為什麼,就因為許曜能憑藉一己之力,讓他們處於尷尬的地位,甚至於讓他們無力還擊。

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可是會被人笑話的。今天丟的臉已經夠多了,他們已經不想再徒生事端。

此時李玉濤早就已經被王思蔥發配到門口去看門了,整個萬寶閣的宴會廳中就只剩下王思蔥和許曜。

王思蔥則是帶著許曜來到了萬寶閣的藏寶樓,在藏寶樓的第一層中,盛放著今天要拍賣的東西。

玉真子也在這個時候頗有興趣的出現在了許曜的腦海中,畢竟對於鑒寶來說他比許曜的眼光還要高深。

在剛剛的鬧劇中玉真子一直沒有現身,就是想要看看許曜想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雖然用了有些暴力的手段,但是就結果來說玉真子還是十分滿意的。

「今天我們本來要拍賣二十樣寶物,基本上都是一些作家真跡和奇珍異寶。我覺得許醫生可能興趣不大……其實本來是想讓許醫生來見見這群貴族,想要幫你在京城多認識一些朋友……」

王思蔥這句話倒是真心的,他在這群人中的威望很大,他想要將許曜帶到這裡來,借著那一群貴族子弟來凸顯出自己的地位。

沒想到許曜確實是跟他們認識了,卻是以這種形象呈現在他們面前。估計這群貴族子弟以後看到許曜,比得罪自己還害怕。

許曜走到了第一個寶物面前,這是唐朝某個書法大家的真跡。許曜僅是看了一眼,覺得上面的字挺好看的,於是就略過了,絲毫沒有感興趣的意思。

第二個寶物是一幅畫,也是某位大作家的真跡。在外邊的價格甚至可以達到好幾個億,許曜也僅是看了一眼后便不再理會。

一路看下去,在看中一個鐵疙瘩的時候,許曜心中一動,目光停留在了那塊鐵疙瘩上。

許曜隱約的感覺到這個鐵塊的身上附有著奇怪的能量,忍不住的伸手將這個重達百斤鐵塊抓了起來。

王思蔥看到許曜的神情終於發生了變化,連忙向許曜介紹道:「這個鐵塊可不一般,這可是從外太空帶回來的!」

「這是之前我們王家的科技館,在進行火箭運營的時候,從外太空帶回來的一顆隕石上所涵蓋的鐵塊。」

「這個鐵塊,看起來也就巴掌大小,但是非常的重足足足有近乎兩百多斤!我們用盡方法,才只能從中切出一小塊來進行分析。卻只分析出其中的結構是鐵,這個鐵塊,我們那邊還有一大坨,這是我們廢了好幾個鐵鋸,在高溫的環境下才切除的一塊。」

「天外隕鐵?」許曜將這兩百多斤的鐵塊抓在手上,跟抓著玩具把玩似的沒有一點壓力。

「對的!這個東西就是天外隕鐵!」王思蔥看到許曜露出了滿意的神情,自己也激動了起來。

「那麼,這個東西我收下了。」許曜指尖一動,這個東西便被他收進了自己的墨戒之中。

王思蔥看到許曜這出神入化的本領,有些眼饞的問道:「那個……許醫生,你這本領能不能教我一下?我想學功夫很久了呀!」

許曜剛想要開口拒絕,玉真子就對他說道:「他的資質確實已經達到了修真的門檻,如今空氣中的靈力已經稀薄到無法正常的修鍊,華夏的修真門派也打多獨居深山……我想,只要有能力達到這個門檻的人,都可以試一試。」

玉真子怎麼說也是好幾百年前的修真者,聽他所言那個時候神州大地上四處都有絕世高人。而不像現在修真門派零落,本土道家的香火甚至還不如佛教的一半。

看到此情此景,玉真子也不免想要扶一扶在這華夏大地上已經零落的修真一脈。

許曜腦海中一陣思索后,對王思蔥說道:「好吧,我看你也是個可造之材。這樣吧,晚上我回去整理一陣,將一套功法和口訣傳授給你。」

「如果你真的想要踏入修真行列,那麼就潛心修鍊,切忌用於打架鬥狠,若是讓我知道你不將這本領用在正途上,我就放了你的功夫!」

聽到許曜一番話后,王思蔥激動的跪下來對許曜準備磕頭:「師父在上!請……」

許曜一把就直接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別弄這些,都什麼年代了。你要真想感謝我,就好好利用我給你的這股力量,還有你叫我老師就好了,如果是在外邊你就叫我醫生。」

許曜可不想攤上王思蔥這麼一個高調的徒弟,因為現在的記者和狗仔們實在太可怕了,自己這種喜歡低調的人完全受不了。

王思蔥立刻站了起來,十分開心的對許曜說道:「你看我的資質能練到什麼境界?」

許曜拿出了一根銀針,指尖拿著銀針朝著鐵門一彈。只見那根銀針,足有有半截鑲入了鐵門之中。

「只要你認真的修鍊,大概兩三年後,你可以輕鬆的做到這種地步。」

許曜看了王思蔥一眼,本來還以為他會失望。沒想到他居然激動的大喊道:「這他媽實在是太酷了!老師! 此生不負你情深 我想學這個!」

「……居然這樣就滿足了嗎?」許曜看到他那麼激動的樣子,卻也不好說什麼。

「你先別急著走,我上去看看。」

就在這個時候,許曜聽到了玉真子的聲音,看見了玉真子的靈魂飄到了樓上。

明明王思蔥答應能夠給他們的東西只有這一層,但是玉真子卻十分狡猾的去到上一層查看。如果有什麼好東西,許曜對王思蔥開口,王思蔥應該也會同意把那樣物品送給自己。

想來這個玉真子應該是想要把這萬寶閣的好東西都收個精光吧,許曜心中對他暗自說道:「見好就收啊,可別把人家的家底都摸光了。」

隨後就聽到心底傳來了玉真子豪不在乎的聲音:「放心吧放心吧,你這個臭小子……我搜來的東西,不還都是給你用嗎?哦,看看我發現了什麼!」

玉真子似乎有了什麼新的發現。

【今天繼續爆更!多謝各位支持!另外推薦一下兩本也不錯的書《都市極品神醫》和《最強神醫在都市》都是同類題材的】 可是胖子說的我二叔的問題,我可以理解,現在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我二叔的問題,可是老孃的問題在哪裏呢》就因爲她裝了二十多年的傻,然後在今天一下子頓悟?

“我媽是怎麼回事兒,你說。”我對胖子道。

“胖爺我說實話,你也別難受,不管我怎麼看,都看着你媽她,不像是一個人。”胖子看着我道。

“不像誰?”我納悶兒道。

“我是誰,不像一個人。人!”胖子道。

我一下子就捂住了他的嘴巴,道:“事情到此爲止,我不想再聽了!”因爲越聽,我越膽戰心驚,如果說二叔以前是我家最神祕的人的話,他的神祕在於他的來歷,他的氣度不像是屬於可以安心在林家莊待的人。我無從得知他來林家莊的目的何在,但是卻敏感的知道,他肯定是抱着一定的目的來的。

可是母親今天的一個逆轉,讓我的腦袋現在想起來還在眩暈。

二十三年前,父親花了三百塊錢買回來了老孃,那時候的三百塊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幾乎是家裏所有的積蓄,但是這也是相對來說。

我還曾經說過,母親在買回來的時候,是個癡呆,但是當時給父親在給母親買了一身新衣服回村兒的時候,半個村子的人都要口水流下來,由此可見母親是一個極其貌美,端莊的一個人,像極了電視上民國時期的那種大家閨秀。

但是每個人在垂涎我母親美色,羨慕我父親的時候,他們會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的說道:“長的好看又咋地?那是個憨子。”——甚至在很長的時間裏,我考上大學的事兒在方圓幾個村子頗爲勵志,別人會說,你看看人家老孃是個傻子,孩子都能考上大學,我不憨不傻的,孩子咋這麼不爭氣呢?

我說這麼多,可以用一句誅心的話來總結。

一個貌美但是是傻子的女人,在二十三年前的行情裏,三百塊,不少了,真不少。——我父親年輕時候也頗爲帥氣,並不是娶不到老婆的那種人,那個年代,長相和勤勞是評判男人的唯一標準,女孩子還沒有那麼現實,偏偏的,長相和勤奮,父親都有,所以在當時也是有很多人不理解我的父親林語堂,你什麼女人找不到,偏偏找了個傻子?還花了三百塊?

母親的美貌,不止值三百,卻因爲她是一個傻子,所以才只能是三百。

我一直這麼想,從小到大,我有很多次的思考這個問題,假如母親不傻,衝着她的長相和性格,父親當時是絕對買不起的。

可是,我的設想,在此時變成了現實,我發現我還是無法解答這個題目。

一個不傻而且貌美的女人,爲什麼三百塊被父親買回了家?

二十三年前,民風還比較淳樸,但是我也聽說過當時有買賣人口的現象發生,可是現在我看母親,不僅不傻,而且還頗爲智慧。

如果她是在當時被人販子拐賣,迫不得已的來到了我們村,那麼二十多年了,她爲什麼可以這麼安靜,並且任憑大家,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認爲自己是傻子,而從未出聲辯解?

我忽然發現,我們家裏,最大的謎團不是二叔,而是我老孃,一個只知道是被三百塊錢買來,卻不知道她的過去,她這樣一個人又是爲什麼可以在林家莊裝瘋賣傻二十多年呢?

我想到這裏的時候,感覺異常的冰冷,二叔我看不透,不知道敢不敢相信,這無所謂,他是一個外來人,不管怎麼樣融入我的生活都還需要時間,可是母親呢?一個我認識了二十多年的人,忽然顛覆了我對她所有的印象。

我林小凡在此時,忽然發現,我竟然不認識我自己的老孃了。

但是這是自己的老孃,她能忽然變的正常,我也高興,所以我不想聽胖子說她的問題,怎麼說呢,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自欺欺人。

“走去,看看我二叔。”我對胖子道。

胖子是個七竅玲瓏心,他在我捂住他的嘴巴的時候就知道我在此時做出的選擇,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什麼。我們兩個一起出了門兒,直奔打穀場,去看我二叔,他再一次去做什麼。

我們還沒有到打穀場,就看到二叔蹣跚的身影走了過來,他看到我們,直接沉聲道:“走,回去。”

說完這句話,他整個人就癱軟了下來。

此刻胖子擡頭,看到天上的兩輪明月,漸漸的合二爲一,也舒了一口氣,其實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胖子的表情我整個人也輕鬆了下來。

終於要完事兒了麼?

我們攙着二叔回了家,到家裏的時候,看到了我奶奶,她被林小妖給攙扶着,紅着眼睛,目光呆滯。這麼一段時間發生了太多的事兒,讓這個本來非常潑辣的老人哭幹了眼淚,奶奶本來是對二叔無感的人,平時只是默認他在這個家的存在,但是卻從未跟他說過話。此時看到被我和胖子擡回來的二叔,奶奶道:“小凡,你二叔他?”

“只是暈過去了,不會有事兒的。”我紅着眼睛對奶奶道。

一夜之間,我家裏躺下了兩個男人,這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是一場災難。

此時家裏的人看似忙碌,卻根本就不知道在忙碌什麼玩意兒,假如是尋常的病人暈倒,那肯定是抓緊時間送去醫院,可是這樣的情況,我們連他們經歷了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對症下藥。

父親是不能驚動的。

二叔的暈倒,又要何時才能醒來?

“天色不早了,該睡就去睡!天塌了,咱們老林家抗的住!”奶奶在這個時候,卻忽然發話,根本就容不得別人質疑。

我不想忤逆這個現在故作堅強老人的意圖,雖然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兒,我們還是各自回自己的房間,看着躺在我身邊氣若游絲的二叔,和隔壁命懸一線的父親,我這個村民們眼中的大學生,徹底的慌了神。不知不覺之中,抱着腦袋竟然睡着了。

這一夜,我又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爺爺,跪在我家門口,任憑我怎麼跟他說話,他都不擡頭,他穿着一身墨綠色的青白相間的壽衣。

跪在門口輕輕的抽泣。

當我從夢中驚醒的時候,睜看眼,剛好看到二叔睜着眼在看着我,我道:“二叔,你什麼時候醒了?”

“就剛纔。”二叔直起了身。

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我有千言萬語想要問,卻無法在二叔最虛弱的時候張口。

“小凡,我知道,你肯定對我有很多的疑惑,我也的確有很多事兒瞞着你,現在還不到說的時候,但是有一句話,我從未想過害林家,你爺爺的死,是與我有關,卻絕非我所願。”二叔緩緩的道。

“沒事兒,您先養好身子。”我聽他這麼說,只感覺深深的無奈。

“其實昨天晚上,你爸他是必死之局,他能不能醒來,還不一定。”二叔道。

“二叔,現在我不想說這個,我現在最後悔的是,爲什麼我當初不聽爺爺的勸告,爲什麼沒有搬出林家莊,如果早走了,你和我爸就都不會有事兒。”我低聲說道。

“躲不掉的,這是債,總是要還的。”二叔幽幽的對我道。

這是債,這是天意,這是命。這三句話,是我這輩子聽過最讓人失落的話,畢竟,像毛太祖那樣可以說出與天鬥地鬥人鬥其樂無窮的蕩氣迴腸。

說:

下一章九點左右,今天除了例行的三章之外,還有昨天答謝鈕祜祿‘越玉佩打賞的一章。

所以,還有三章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這個東西,可是難得一見的火硫石頭花呢,只不過上邊,居然著明的是……戈壁怪石?」玉真子看著上邊的備註,喃喃自語。

「火硫石頭花是什麼東西?」許曜腦海中一搜索就浮現出了玉真子的記憶。

原來被稱之為死亡蠕蟲的生物,就是居住在沙漠大戈壁之中。而這種火硫石頭花,曾經是它們最喜歡的食物,是一種長得像石頭的花,這種花會經常出現在沙漠的仙人掌底下。

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它是普通的石頭,即使仔細的觀測,也會覺得只是一個有花形狀的石頭而已。

但是玉真子第一眼就將其看出,那就是因為,當初他也曾經參加過對死亡蠕蟲的討伐。

「死亡蠕蟲生活在地底下,而且是在沙漠地區所以想要找它非常的困難。並且那頭孽畜,有自己的意思。若是有強者進來,他是絕對不會出現,若是只有單個的弱者,他還會仔細的觀察一段時間后,才選擇下手。」

「這種火硫石頭花,在上一次的討伐大戰中就已經被使用乾淨了。就算是還有殘留的,放在沙漠之中也遲早會被死亡蠕蟲吞沒。所以現在還想要再見到這種石頭花,已經很少了。」

想要治好秦雪的手疾,死亡蠕蟲的軟骨是必不可少的。既然這裡能夠得到這種石頭花,那麼許曜就不能當做沒看到了。

「實際上是這樣的,我想要尋找一種東西……一個像花一樣的石頭,最好是在大戈壁上撿到的。你幫我找找,看看你的萬寶閣有沒有。」

許曜不動聲色的透露著自己的目的,王思蔥撓了撓頭不知道需許曜找這個東西有什麼用,但還是點頭應下。

「許老師你找那種東西做什麼?我對萬寶閣的東西不是很清楚,待會我就找主管來看一看。」

「只是曾經在一本書上聽說過可以藥用,所以有些好奇而已。」

王思蔥向許曜保證了,只要找到東西就送往醫療協會後。許曜也就暫時性的跟他告辭,這場鬧得有些天翻地覆的萬寶閣之旅,也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當天晚上許曜就將修真所需要的鍊氣口訣,以及一套太極拳法和五禽戲寫在了本子上,這本東西花了他一個晚上的時間,可以說是嘔心瀝血了。

將這本本子通過郵政寄給了王思蔥后,許曜也就安心的躺下了。

不得不說王思蔥的手下辦事效率還挺快的,許曜第二天一早,就看到醫療協會的門前被人抬進來了許多寶物。

只要是跟沙漠和戈壁有關的東西,不管是花是草,甚至連羊駝也牽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