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手上的菜刀很重,這讓蘇葉不由得想起來之前在山洞裡面拿著的那把匕首。

嬌寵小毒妃 ,那個真的很輕,而且很好用,吹毛立斷。

不過蘇葉走的時候並沒有一起帶走,而是將匕首清理乾淨好好的放在了男人的身旁。

不問自拿,便是竊,這是蘇葉最不屑地。

實在是上學的時候因為家境差,被人故意陷害,給噁心的夠嗆。從此之後,對這事兒也是格外的介意,看她好欺負的就來誣賴什麼的,蘇葉是絕對不能忍受的!

清洗過後的雉雞肉只有一層薄薄的脂肪,裡面是精瘦的雞肉,看起來緊緻但絕對不柴。

蘇葉剛剛打算要切雞肉,外面便是傳來了一陣叫喊聲。

「小偷給我滾出來!」

「你那手是沾了漿糊嘛,怎麼就那麼黏呢!」

「把我們家的雞給我還回來!」

「又窮又丑就算了,還饞手還黏,我們那雞好好的撒出來跑就讓你給我偷走了!」

「蘇葉你個醜丫頭給我滾出來!」

外面叫喊的是一陣女聲,嗓門兒格外的大,大的好像要把全村的人都給招出來看一樣。

蘇葉正打算剁雞肉的手頓住,有種很無奈的感覺。

這還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

她剛想起來之前被噁心到的事情,現在就來了這麼個喊門罵髒話的潑婦。

外面那人罵的實在是難聽,蘇葉蹙眉,提著菜刀就直接掀開門帘走出去了。

她照顧了人一晚上,來來回回的,本來就已經很累了,剛才本來還想著給老太太煲個湯然後就睡覺呢,結果偏偏有人不想讓她安寧。

蘇葉一掀開門帘,看到那叉著腰罵人的女人,頓時便愣住了。

是她……

剛剛在石磨那邊磨豆子的女人。

蘇葉是真的有點兒想笑,這個女人是有病嗎?

她只是手裡提個雞從她身邊過去,那雞就成了她家的了?

她前世就是個農村女娃,什麼雞是野生的,什麼樣的是家養的她還能分不清嗎?

蘇葉還沒來得及開口。

蘇家這其它三個屋的房門就都開了。

先走出來的是蘇老大。

他一邊走一邊扶著腰,一臉憂慮的看向了站在門口叉著腰的女人,說話語氣那叫一個好:「這不是李嫂子嘛,這一大早的來我們家是……」

「哼,還不是你養的好閨女,一大早的就上別人家偷雞摸狗去!」被稱為李嫂子的女人沒有領蘇老大的情,直接一個白眼兒,瞪著蘇葉沒好氣的說。


「什麼?!偷……」

蘇老大一看人是沖著蘇葉來的,頓時便氣不打一處來。

他就知道這女兒就不是個省心的,還是賠錢貨!整天凈幹些讓他沒臉的事情!

沒有一點兒猶豫,蘇老大就直接朝著蘇葉走過來,抬手就是要打蘇葉。

蘇葉這人向來是吃軟不吃硬,對她好的人她才會隱忍回報,不好的人,多看一眼都是噁心的。


蘇老大這手剛伸出來,她就抬起了菜刀正抵在蘇老大手旁。

「我看你敢動我一下試試!」 蘇葉老實膽小的樣子在蘇老大,或者說在蘇家所有人心裏面都是生了根的,一時半會兒是改變不了的。

昨天蘇葉那麼剛他們也只覺得她是被逼急了,畢竟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呢不是?

可是那只是一時的,他們根本沒有想過,蘇葉就真的從此開始改變了。

「你!」蘇老大眼睛瞪得老大,滿滿的不可思議,恨不得將眼睛都給瞪出來。


「你什麼你!不分青紅皂白,不知道事情經過就要打我?」蘇葉也是有點兒怒了。

那個什麼李嫂子只是讓她稍微有點兒煩,呆著沒事兒的過來碰瓷她。

但是這個蘇老大才是真的讓她怒了,這個人好像有病,總是要不問事情經過的就教訓她,好像只有教訓一下她,他這個人才會有存在感一樣。

「你偷別人東西就是該打!」蘇老大也是對著蘇葉吼到,額角青筋暴露。看樣子也是動了怒了。

蘇葉才不管他是不是生氣,剛想開口懟回去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聲音里還帶著嘲笑之意。

「大哥我早就說過你們家葉丫頭該管管了,整天沒大沒小的,昨天還在這兒跟我耍,嚇唬我,還要打我,你說這是一個做侄女兒的能做的事兒嗎?」

說話的人是林玉,心裏面記恨了蘇葉一晚上了,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恨不得把蘇葉里裡外外的都給數落一遍似的。

她說完還不覺得解恨,又繼續往上面添了把火道:「大哥你說葉丫頭這麼對我也就算了,畢竟我是嬸嬸,我們橫豎能在一起多久呢?可是您不一樣呀,您和我嫂子就這一個姑娘,就算是葉丫頭以後嫁人了,也總要回娘家的,你們生她養她,以後老了肯定是要依靠她呀,可是葉丫頭現在這樣子……」

她話說到一半兒就停頓下來,看著蘇葉那還舉著菜刀的手。

果然,蘇老大聽到林玉這麼說,火氣就更大了,徒手去奪蘇葉的刀。

「這個逆女,我還管不了她了!我今天非得教訓教訓她!」蘇老大極好面子,今天不管是李嫂子還是林玉的話,都是擺明了他是教導不周,女兒沒養好都是他的錯,他自然是不允許別人因為這個瞧不起他的。

一個讀聖賢書的人,教出來的女兒又是不孝又是手腳不幹凈的,怕是要被別人給笑掉大牙。

蘇葉才不管他怎樣,見著他奪刀,直接就用胳膊肘一把給他頂開了,就蘇老大那瘦弱的小身板兒,蘇葉不過是用了五成的力氣,他就險些跌坐在地上了。

「你!你這個逆女!是真的想要氣死我啊!」蘇老大覺得他這輩子受到的屈辱都沒有這兩天他這個女兒給他的多。

雖然平日里對蘇葉常打罵,但這死丫頭可是從未還過手,甚至都沒有頂過嘴,只是跟個膽小的耗子似的躲在角落,一句話都不敢說。

現在可到好,不僅敢頂嘴了,還學會還手了,連他這個爹的話都敢不聽了。

「這一大早的吵什麼吵呀!」剛剛林玉走出來的房間裡面又走出來一個男人皺著眉不耐煩地說道,睡眼惺忪的樣子很明顯是被外面的吵鬧聲給吵醒的。

這是蘇家的二兒子,蘇崑。

蘇葉瞥了他一眼,沒有在意,而是轉頭看了一眼後面,看到老太太也拄著拐出來之後,連忙過去將菜刀給放在窗台上,就攙扶住了老太太。

「奶奶,您怎麼出來了,您這腿腳也不好……」蘇葉皺眉有些擔心的說道。

外面的情況她還應付的了,她這人不喜歡惹事,可也不是怕事兒的人,平白無故的給她身上潑髒水,她自然是不會忍著的。

「我要是再不出來的話你要怎麼做?真拿刀砍你爹呀?」老太太瞥了蘇葉一眼,但也沒有真的生氣,而是一種恨蘇葉不會變通的無奈。這孩子現在鋒芒太盛,看著一點兒虧都不吃,但實則是吃了大虧,將自己置身於非常不利的位置。

蘇葉抿了抿唇,真的砍的話倒是不至於。

「保護自己是對的,但再怎麼著這個也是你爹。要是讓別人知道你對自己爹爹都這樣,還不笑話死咱們家呀。你這以後都要跟著我住了,我可教不出壞孩子。」老太太話雖這麼說,卻是向著蘇葉說著,手更是抓著蘇葉的手,走到了蘇葉的前面,很明顯是護著她的意思。

蘇葉無奈,卻也不能說什麼,只能點頭稱是。

原主給她留下的記憶中顯示,這家裡面一共是有四個兒子,但是前面三個兒子都是年紀不小了,他們小的時候似乎就是在這個山村裡面長大的,是被老太太原本的婆婆照看養大的,然後小叔叔蘇戟和原主的年紀只差兩歲,小叔叔似乎是在別處出生的,然後帶回家,被現在的老太太孫婉君親手撫養教導長大,相比其它幾個哥哥不知道要懂事有禮多少,為人也是仗義大氣又孝順的。

但是原主會成為現在的樣子還真是不應該,一家子都是瘦瘦的,原主能夠長的這麼肥,也算是家裡面的基因變異了。

「哼!我不管你們的家事什麼樣,今天這雞你們得還給我!」李嫂子一邊說著就要往老太太那屋裡面去走,去找那被蘇葉拿回來的雉雞。

老太太剛想說話,蘇葉就開口了。

「你憑什麼說我偷了你的雞?」

蘇葉說著鬆開了老太太,她這會兒拄拐是完全站得住的。

重要的還是,她怕萬一一會兒那個李嫂子過來拉扯她會影響到老太太。

「憑什麼?進去搜一下不就知道了嗎?你家中要是有的話那就是偷了我們家的!」李嫂子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朝著蘇葉走過去,絲毫沒有懼怕蘇葉這高壯的身子。

「呦,這話還真是新鮮呢,怎麼我家就不能有雞肉了呢?就許你們家吃,我們就不能吃嗎?我倒是不知道這小山村裡,人還都分三六九等呀,你們家就高別人家一等呀?」蘇葉嗤笑,天大地大,她見過那麼多人,就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呢。

「我不管!反正你們家就是吃不起的!」李嫂子也不管蘇葉說什麼,直接否定。


其實她的話也不無道理,畢竟這年頭,一般家裡面都是不會吃雞肉的,家裡養了雞都是留著下蛋的,這誰能捨得吃呀。 李嫂子嗓門大,跟蘇葉爭吵著,又引過來不少人。

蘇葉覺得,這窮鄉僻壤的,村民們還真的是很閑,誰家有點兒雞毛蒜皮的事兒都得來圍觀一下。


「這怎麼回事兒呀?」

「好像是這蘇家丫頭偷了李春花她們家的雞了吧。」

「嘖嘖,我就知道這丫頭不是個好東西。」

「就是,長的丑不說,手腳還不幹凈。」

「哎呀,這以後可得防著點兒了,我們家呀菜園子裡面的蘿蔔就老是丟,讓人給挖了,保不齊就是這丫頭乾的。」

「要我說也是,我們家雞平時都下蛋七個,有一回早上我一看,誒?就六個,正好這丫頭從那邊過去,現在想想估計就是她偷的。」

「還有我們家……」

「我們家她沒準兒也偷過東西……」

圍觀的村民都湊在一起,看著蘇葉和李春花僵持著的樣子,紛紛開始討論起來,都是各種揣測蘇葉,好像非要給蘇葉扣上一個小偷的帽子才開心。

蘇葉聽的都快笑了。

人吶,就這麼的可笑。

她這還沒有出來事實真相呢,他們就已經開始蓋棺定論。

而且還把那些莫須有的東西也全部都扣到她頭上,好像她沒有偷過他們誰家點東西,他們就得掉一塊兒肉一樣,就和這群人不一樣了。

「沒有什麼吃得起吃不起,只有捨得不捨得,你說我偷了你家的雞,證據呢?一隻褪了毛的雞,誰都可以說這是她家的,反正都死了,什麼特徵都沒了,死無對證啊。」

蘇葉說著勾起來嘴角,目光掃過那群圍觀的人,笑道:「我可以說,那隻雞是從他們任何一個人家裡面偷的。畢竟這種佔便宜的事兒沒有誰會拒絕的不是么?」

果然,蘇葉的話說完之後還真有人想要站出來說什麼,但是被人拉著知道出來就合了蘇葉的意了,才沒有出來。

不過蘇葉的話倒是說進去他們心裡了,白落的便宜,誰不想占呢?

「你這丫頭少給我狡辯!你怎麼不死了,被老頭子都給碰過了,還在這兒裝給誰看呢!果然,從手到心,都髒的不行!」李春花見蘇葉伶牙俐齒的,破口罵道。

蘇葉就賊煩這種嘴巴很臟,動不動就人身攻擊的人。

好好說話講講道理不好嗎? 新妻有毒

她這個人真的一點兒都不挑的!

「說完了嗎?」蘇葉面上十分淡定的看著李春花,甚至嘴角還露出了微笑。

李春花可以沒教養,像是一個潑婦一樣的罵街,但是她不行,她可不能像她那樣。

見自己都那麼說話了才,蘇葉還是一點兒生氣的意向都沒有,也不像是被她罵的害怕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