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有人再度尖叫出聲,然後徹底的無語了。

幽藍之光后,還有一些淡淡的紫色在裡面,這讓有些經歷過測靈第六段的修靈者,心裡暗暗道:那紫色的光影是何物?

修仙長老段志怡也沒有見過此物,他心想:靈力六段,幽藍之光,是不錯,可是後面那個紫色的光影又是什麼東西呢?

東聖聖人眼神里一抹驚喜閃過,他知道此刻的輕風已經能夠控制世間任何靈物。當然目前他的功力,只能掌控那些低靈的靈物。

所有人心裡狐疑的時候,靈力石再無任何神彩出現,泯然於世間萬物。

「第五宗赤陽宮弟子輕風已經步入靈力第六段,幽藍之光!請再接再礪,爭取早日步入修仙行列。」

光明峰光明宮前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的邊緣,就是進入廣場的石階上對應著三個金黃的大字:雲劍台!

雲劍台的落成是光明劍道第一代劍神光明子在世的產物,雲劍台就是以光明子前輩的雲劍所命名,而光明劍道六千多年的歷史,雲劍台經歷過無數盛事和大劫,也是光明劍道從籍籍無名到天下知名的鑒定著之一。雲劍台也是去光明劍道大腦光明宮的必經之地。

這個廣場上有十八根柱子,這十八根柱子高聳入雲,每一個柱子都由白玉砌成,和周遭環境大相徑庭,這些柱子顯得氣勢磅礴。這十八根白玉柱子當中還有八根柱子都鑲嵌著鎦金大字,這八排鎦金大字都以人名為主,這些人都是光明劍道得到成仙的人物。

這八個人名對於光明劍道的來說,無一不是大神級的人物。

而這第一根石柱上的人物正是光明子,那白玉擎天柱柱子上是這麼介紹這位光明劍道創始人的:光明子,光明劍道的創始人和光明劍道的第一代掌門,叱吒天靈大陸三界三千年,憑一把雲劍創立起了這光明劍道,三千兩百歲的時候邁入了靈仙聖地。

光明子在他一千二百歲得時候,和另外兩位道友玉書真人、青葉真人一起創建了光明劍道。而他們的大名也留在了這些擎天白玉柱上面,玉書真人的大名排在了第七根柱子上,青葉真人則排在了第八根柱子,他們分別在自己三千七百歲和三千八百歲的時候邁入仙界。

他們經過了慎重和長期的選址,就把門派的地址選在了華西國的華山,剛開始的時候,教徒只有六十幾個人,發展到他們的後期弟子已經突破了一千餘人,此時在華山已經擁有二十七個宗,成立了各自的宗派宗主和所在。然後他們大力建造光明劍道各宗室的行宮,在光明宮修成時,開始了修建雲劍台。

光明子持掌光明劍道二千餘年,將光明劍道發展成為當時天下數一數二的門派,而後邁入仙境前將掌門人之位傳給了自己的弟子,當時天靈大陸僅次於他的仙俠人物「浩渺劍俠」金鱗子。

這第二根柱子上的人物自然就是金鱗子此人。金鱗子,光明劍道第二代掌門人,一千歲的時候接掌光明劍道,憑藉浩渺古劍,橫行於天靈大陸,三千三百歲的時候邁入了靈仙聖地。

在金鱗子持掌光明劍道的二千餘年歷史裡面,將光明劍道的宗派增加到了七十二宗,分別成立了各自的宗派,大力修繕光明宮和各宗行宮,完善雲劍台的一些設施和廣收弟子,到他成仙時,光明劍道已經有弟子三千六百餘人,成為當時天下數一數二的超級大門派。

第三根柱子上的人,是光明劍道的第一位邁入仙境的人物,也是光明劍道最為神秘的人物,也是光明劍道能夠在靈界眾多門派大浪中衝出重圍的決定性人物。

他的介紹如下:無極子,神秘人物,光明劍道第一位邁入仙界的人物,其餘不詳。

這興建雲劍台和建立宗派等事宜皆出於此人之謀略。

此人神神秘秘的,連當時的掌門人光明子都摸不準這人的個性和天賦,可是無極子說的每一句話,都得到了光明子的贊同和執行。這也是光明劍道高聳於天地間,成為天下第一門派的根本。他步入靈仙聖地比光明子提前了三百年。

第四根柱子上的人物是光明劍道年齡最長的人物,據說他活了三千多才進入光明劍道,六千歲邁入修仙者行列,七千歲的時候才步入靈仙聖地。

這個人就是老君子,光明劍道教科書般的人物,光明劍道他經歷過三代掌門,最終飛升是在東聖聖人掌教后的第八年。

第五根柱子上的大神天賦不行,修靈不行,也沒有橫行天靈大陸,只是憑藉著自己悟出的一個道,而得道成仙,得享仙福。這個道被稱為「時間道」,而通過這個道此人得以順利步入仙途。

這個人叫無塵子!他經歷了光明子和金鱗子兩個時代,也是光明劍道成長中的見證者之一。

雲劍台上還有一根柱子,這根柱子跟其他的都不同,這根柱子上面沒有任何字,沒有任何描述。這個修仙者進入仙途前許下了一個宏願:天下無我!

。。。。。。

一共兩天線索,尋找輕風王者和日月邪教的機會。

還有那條,

天下無我,

南弦一雙手合十,

內心激動萬分

似乎他領悟到了一個晉級靈尊境的門檻。 南弦在進入七十二重天仙界時,之前曾擔任光明劍道的掌門人,也就是東聖聖人。

他又回憶起東聖聖人歷經那場輕風的對決,

似乎又尋找突破天地界限,

突破靈尊境的關鍵。

天下無我!

所以這六根柱子就成了空空如也的石柱,可是後世人為了紀念這位老前輩,在他下面鑲嵌下了「無機子」這三個淡淡若無的小字。

雲劍台上還有十根擎天白玉柱,這也是為以後步入仙界的光明劍道弟子預留的。進入這擎天白玉柱,而且留名,也是每個光明劍道弟子的畢生追求和夢想。

雲劍台,除了這些威猛的擎天白玉柱外,還有四隻青銅麒麟巨獸放置於雲劍台的四個方位。 強情奪愛:掠愛霸情總裁 每座青銅麒麟巨獸都注視著光明劍道的四方八周,威武無匹!

廣場正中有一個檯子,高逾三丈,前後左右都有石階步上這個檯子,這就是雲劍台的「雲劍台」核心所在。這裡就是讓光明劍道弟子無時無刻不想登上的雲劍台,那意味著你已經獲得了長老和宗主的認定,成為了光明劍道未來的希望。

這三年一屆的雲劍台大試,就是一個機會。

「光明劍道宗試劍大會」是給年輕一輩弟子的一次機會,如果你能在試劍大會上取得優異的成績,那你將有機會得到長老們,甚至是掌門人的指點和照拂!

三年一屆的大試,已經在光明劍道進行了九百九十八屆,這一屆將是第九百九十九屆。

第一屆大試要追溯到光明子創建光明劍道后的第五百年,原本只是想選出各個宗派宗主候選人的比賽,沒想到一兩屆后發展成為光明劍道的年輕俊才間的比試。前三百屆每十年舉行一次,后因為光明劍道弟子人數的激增,曾停止了一兩百年,直到後來金鱗子將這試劍大會調整成為三年一屆,試劍大會才又繼續進行!

試劍大會,在雲劍台的比賽時間是一周。

參試人數每宗各出兩名弟子,加上上屆的前三甲,以及主峰光明峰光明宮再出九人蔘賽,再由掌門提名八人參加,一共一百六十四名弟子參加!前階段一共要淘汰一百名弟子,然後剩下的選手進入六十四強。

經過七場角逐,最終誕生當屆的前三強。三強的名單會被記入光明劍道的雲劍台雲劍訣裡面,歷史留名。雲劍訣是光明子的一本秘籍,裡面有博大精深的劍術和光明劍道歷屆的長老、宗主、以及試劍大會的三甲人物,更有光明劍道大記事,此訣目前在南郭長老手裡持掌著。

。。。。。。

南弦一主持的光明劍道可是七十二重天數一數二的所在。

那場對決自然也是無比的精彩萬分,他想起了輕風這位強者的點滴。

試劍大會那幾日的,就有了一些啟迪。

晴空萬里,白雲幾縷掛在天際邊,這是個黃道吉日,這裡是「華山劍道宗試劍大會第九百九十九屆」的現場雲劍台。

一大早,這可以容下五六千人的雲劍台巨大廣場,已經是人滿為患了。各派體質精堅的凡人都提前抹黑前來,只有為了佔一個好的位置,低階修靈者自然也是提前到來。

這高聳的雲劍台比賽正台上卻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與台下人聲鼎沸、喧囂完全不同。掌門人、修仙長老、各派宗主都還沒有來到這裡。

參賽者,大部分也沒有到來。

這些到了這裡的凡人弟子和落選大試的修靈弟子,都匯聚在每根高聳的白玉石柱子下面,看著這些散放出金光璀璨如雷貫耳的字跡。不由對著這些白玉石柱上的人物深深鞠躬,以表達自己的崇敬之情。

有許多人都會對這些猶如天神般名字下跪和祈福,以求自己早日邁入修靈修仙者行列。

「光明子祖師,今天一定也在仙界注視者這場試劍大會吧!」一個修靈七段,落選這屆試劍大會的弟子不由脫口說出了這句期許之語。所有光明劍道後輩弟子皆稱光明劍道創始人光明子為「元力天尊」。

「嗯! 我有一顆龍珠 啟蒙天尊金鱗子祖師,他們就如天上的星星一樣,與天地同在。」旁邊一個小個子也對著師兄這樣感嘆道。同等金鱗子也被稱為「啟蒙天尊」。

「哼哼!」這時他們背後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兩人回頭,馬上做出恭敬之形態:「師兄,何時到的這裡?」只見來人露出了一些不悅的神色,嘴裡說道:「吩咐你們做的事情,可有辦到?」

小個子道士回道:「回稟正法師兄!你交待的事情,已經辦妥了。」

來人一身極青色的道袍,此人正是正法,由於歐陽刑天目前雲遊天下,他暫代第十宗養心宮的宗主之位。聽完這個弟子的回復,立馬他臉上出現愉悅,正法好像十分滿意是的,說道:「乾的不錯!師父回山我一定多多提及你們的名字!」

兩位小道士一聽完正法說的在師父面前多提及自己的名字,不由心下一喜,「多謝正法師兄。」正法卻只剩下了笑。

第十宗養心宮眾人卻投來了好奇的目光,不由好奇的看著第十宗這位高高再上的正法師兄。

隨著這笑聲完畢,天空之中無數的流光劃過。有的在天際映出一條彩帶,十分驚人,這條彩帶將原本晴朗的天空照映得更加通紅了。

許多人不由發出驚叫:「哇!掌門人和仙尊們到了!那道超級的驚鴻,就是掌門人么?」

凡人弟子不由搖旗吶喊,歡呼聲直上天籟,全部注視著光明宮方向。這當先來的正是光明劍道的掌門人、修仙長老、宮門宗主,每一個人都駕馭著自己的法寶,這些法寶發出著驚鴻熠熠,這些彩帶有大有小,顏色也是各異,最開始那道超級黃色金光就是東聖聖人的法寶光明神劍發出的。這南郭長老腳下踩的寶劍散放出深紅色的亮光,周叔通腳下踩的確是一道綠色的靚影,胡休的青芒寶劍的來路也被一條巨大的青色光芒染成,這些仙家法寶的神奇光芒,讓雲劍台廣場上的弟子們目不暇接。

落霞宮的米雄和赤陽宮的胡休亦在修仙長老一列,胡休駕馭著自己的青芒寶劍提前一天就到了這光明宮,今日和所有修仙長老和宗主一同下了山來觀看本次大試。

落到雲劍台檯子上的時候,一眾光明宮弟子突然從石階上出現,約有四五十個,每個人手裡都有一張竹椅子,只見他們將這些竹椅子全部安放在雲劍台上,而後對著掌門人等前輩行了一個禮,然後迅速的退了下去。

東聖聖人對著隨行來的人一抬手示意:「眾位請坐!」

「謝掌門人!」所有人致謝還禮,然後紛紛坐了下來。

與此同時,天地間突然出現了無數道光芒!這應當是參加本次試劍大會的弟子們駕馭著自己的仙劍法寶來了。

光明劍道,以劍為道之根本,所以光明劍道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以劍為御寶。劍,天靈大陸兵器之一,屬於「短兵」,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稱。天靈的劍由金屬製成,長條形,前端尖,後端安有短柄,兩邊有刃的一種兵器。天靈大陸的劍是排在所有法寶中第一的兵器。

很快雲劍台上就被這些紛至踏來的人所烘托出熱鬧來了,許多人的仙劍很有特色,許多人這輩子都沒有看到過,如此盛會自然許多人也增長了見識。這時天際上出現了一幕,只見一個弟子駕馭著一把發出水晶光芒的寶劍來到天際,眾人看那寶劍散發出的驚鴻竟然無比清澈,映入眼帘的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這劍是什麼劍,如此的透亮閃爍,可能劍長一點五米左右,劍身近似柳葉形,厚脊,雙面刃,直柄,中間有兩道凹槽,柄首略呈環狀,柄與劍身銜接處的兩側有凸齒,劍身向下斜凸成鋒,這柄部有握把。

一定不是凡品!仙劍,絕對的仙劍!所有人被這光芒所吸引,一時間心裡諸多猜疑和羨慕。

自然這也引起了台上的貴賓的重視,無不投以羨慕的目光。

只見駕馭寶劍之人,一身黑色的衣飾,全神貫注的御劍飛行在天際,可是他腰間似乎有一雙手。

那是一雙白皙的手,難道這個弟子已經將御劍術修至第六層了嗎,盡然可以載人了!所有人心裡對來的人有了一個實力有了一個直觀的影像,這個弟子實力絕對很強。

靠近地面的時候,那背後傳出來了一個少女的聲音,「輕風師兄!你的御劍術越來越好了!謝謝你載我來。」

那黑衣少年回答道:「小師妹客氣了。」

所有弟子頓時大悟,原來是個少女,這個叫輕風的人,所有人都還是認識的,這個人就是上次測靈大出風頭的凡人之一。雖然,落霞宮的浮山被人們賦予了「靈人」的稱號!可是當日出現幻境,這個黑瘦小子自然也給人的映像深刻無比,甚至是有了些神秘。

他們一下地,在地上的人再度感覺到了驚訝,一個白衣少女,站在了黑衣少年的背後,他們驚訝的是:這個白衣少女長著一張傾國傾城的臉。

這個被眾人關注的少男少女,正是月落和輕風兩個人。月落已經沒有了靈力,來這裡自然需要借力,而輕風就被她徵用了。

輕風和月落來到這裡后引起了轟動,兩人卻不以為然,馬上就站在赤陽宮指定的地點,然後青竹青樹兩師兄弟先後降落,赤陽宮弟子一共四人蔘賽,第五宗赤陽宮還有一個參賽者已經先到了這裡,這人見棋盤洞眾人到了,不由給予了極高的禮數:「各位師弟是美們好!」此人眼神卻投向了月落,似乎更在乎眼前的這個少女。

青竹青樹自然認識這位,他們回禮道:「白師兄也好!」

輕風也和月落回禮,但是卻不對那個白師兄說話,月落對他的眼神很在意,小聲的對輕風說道:「他的眼神有問題是不是?怎麼老看著我。」輕風取笑道:「人家是在看你嗎?不要自作多情了,呵呵。」月落小聲說道:「你看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好像無視了那個白師兄。

白師兄自然聽見了這一切,可是他的表情卻很淡然,似乎對於兩個人的悄悄話不以為然是的。他笑笑,然後說道:「馬上要開始淘汰賽了!各位兄弟加油啊!」

「謝謝白師兄!」青竹青樹回禮。

然後走到幾人走到白世勁的旁邊站定,青竹小聲對著輕風和月落說道:「此人是我們第五宗的大師兄,名叫白世勁,修靈第八段,是目前我們赤陽宮最厲害的弟子之一。」

月落聽完后,突然看見白世勁回過頭來,突然對著她笑了笑,月落感覺到了些彆扭,然後別過頭看輕風那張臉去了。她卻發現輕風對著白世勁微笑示意了下,然後才回過頭來對著白世勁微微笑了一下,白世勁有些難以捉摸的看著這微笑中的少女,不由有些羨慕起棋盤洞的人來了。白世勁看不透少女所想,只是大腦里不斷出現那個微笑的表情。

不由再度回頭看了看棋盤洞這個漂亮的小師妹,卻發現她正在和旁邊的黑衣少年在說話!

此時雲間台上空再度出現無數道光芒,輕風從那裡面看到了浮山和米粒的影子。

浮山現在的實力,應該比自己高多了吧!輕風心想。

雲劍台響起了巨大的掌聲,而後歸於平靜,所有人只是認真的看著走上前來的南郭和段志怡長老,所有人只期待這兩個人宣布那聲:「光明劍道宗第九百九十九屆試劍大會現在開始!」

可是一般人都知道,這些長老們不把儀式進行完是不會讓比賽開始的,因此,當南郭長老和段志怡走到台中的時候,所有人有了一種強烈的預感。

前奏一定會很長,會很長!

果然如人們預料那樣,段志怡長老當先開口了:「首先歡迎各位光明劍道弟子光臨第九百九十九屆試劍大會現場!」台下響起了一些歡呼聲,而後弟子繼續看著段志怡的講話。

他接著道:「這屆試劍大會,掌門人東聖聖人光臨了現場,請所有人掌聲響起來,歡迎掌門人!」

這時,東聖聖人站了起來,向在場的人示意了下,而後落定。他心裡不由的感嘆道:上次參加試劍大會還要追朔到兩百年前,這屆不是靈人弟子的出現,自己斷不會出現的。

。。。。

如果輕風在地球上會在哪裡你?

地球無數奇獸的復甦,

這難道就是輕風大人復活的節奏。 那屆大會,湧現出了太多無敵的天才。

當然正法那種隱藏在光明劍道的邪教代表,也不是沒有。

他又陷入了回憶中。

……

不由對自己靈人這個身份,多加了份定義,維護天下和平!

而其他人心裡卻另有思想,比如第十宗的正法,還有第三宗的浮山!前者希望世界越亂越好,後者希望自己早日當上光明劍道的掌門人!

這就是每個人思想和追求的不同,也是改變世界觀的根本。

段志怡見自己所講的話起了效果,不由準備進入下一個階段。

段志怡神情依舊不見有所波動,繼續講著那些令人生出夢想的話語。

「上屆比賽是第七宗艷霞宮的弟子云玉風獲得第一名,這一屆是他繼續蟬聯第一名,還是令冠軍旁落他人!雲玉風啊,雲玉風,這屆大熱可不止你一個人,可要注意了。」台下鬨笑出聲,這段志怡說雲玉風的時候,盡然將所有人全部都逗笑了。

「其他大熱弟子都有第十宗養心宮正法和第三十六宗飄搖宮的羅邪書等人,自然靈人浮山的實力也是威脅他衛冕的關鍵因素之一。赤陽宮的輕風,首次測靈靈力六段,實力也不容小視,他會是最大的黑馬嗎?這些懸念都留待比賽中揭曉吧!」

所有人不由有些嫉妒這幾個被提及名字的弟子,心裡卻對輕風靈力第六段也能獲得提名,感到搞笑。要知道這前幾人的修靈已經都在高階水平以上了。

浮山等人皆是自豪無比,唯有輕風一個人低頭,旁邊的月落青竹等人看見了,還以為他害羞了呢!

輕風想的卻是:我才靈力第四段,我能威脅到第一名,真他媽搞笑。

這時,段志怡的下一階段終於來了:「有請南郭長老宣布比賽的一些規則和賽程!」

這時,南郭長老上前兩步,剛剛和段志怡一條線,他心細了下,而後上前了一步,堪堪超越段志怡長老一個身位。不由清了下嗓子,高聲道:「下面由我為大家宣布比賽的規則和賽程!」

然後南郭長老先宣布了比賽的規則。比賽規則很簡單,斗劍!斗靈氣!

這屆比賽在每宗原有兩張名額的基礎上多加了三張,這樣一共就是每宗有五個人蔘賽了,七十二宗就是三百六十人,加上各位修仙長老再推薦些人次,加上上屆比賽的前十名(以前是前三),一共五百一十七人!為什麼會多出五人呢?所有人一直納悶無比。

首階段,淘汰賽!五百一十二強進一百二十八強,一天內決出。

次階段,複賽第一場!一百二十八強進六十四強,半天內決出。

次階段,複賽第二場!六十四強進三十二強,半天內決出,進入決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