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船到橋頭自然直,融合什麼的就放到一邊吧,反正也不急在一時。這樣淡然的態度,似乎已經成爲空幻的下意識行爲,稱之爲本能都無所謂了。

對三意識的思考放到了一邊,面對當前的情況,空幻卻又是一陣頭疼。

等到部隊解救出有一艘突擊艦後,已經滿足於兩次普通戰鬥的空幻,選擇了不再跟隨部隊移動。但也沒有退出附身狀態的他,將戰車的車長位交給了另一位士兵暫代,自己則繼續控制着當前這位士兵的身體,隨同拖曳戰艦返回L11。

瞭解了戰車部隊的情況之後,他打算順便去L11瞭解一下現如今朋族這種前線後勤基地的建設情況。

然而,很顯然L11這個前線後勤基地的情況並沒有他想象中那般美好。

抵達L11的空幻,先後走訪了數個關鍵地方,浮空島不大,所以幾個鐘頭就遊了個遍。因爲並沒多少保密點,不需要公開自己的身份,空幻就能夠以一個普通士兵的身份對各個地方進行查看。

這卻是讓他發現了很多問題和不足。

彈藥補給倒沒什麼,因爲這一開始就是建設重點,所以管理者們也很用心。幾個倉庫存的雖然不算飽滿,幾次大戰後更是消耗了大半,可留下的也足夠接下來戰鬥使用,只不過管理上需要改進,這是體制問題。

最大的缺陷在於維修和醫療。

首先事關重要人員的醫療,考慮到整個朋族醫療體系雖然體制完善,但人員卻依舊不足的因素,即便有過優先照顧,L11也只有三名醫生、三十多名護士和十幾名勤務人員。

這表面上看起來,似乎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L11平時常駐人口也不過千人而已。但此時前線三個集羣進駐之後,問題就陡然暴露出來。從聯合艦隊和陸戰隊中相繼運過來的傷兵數量,已經超出了那可憐的三位醫生和三十幾位護士的承受極限,甚至連最初設計時刻意加大了些的醫院,此時都顯得擁擠不堪。

這就可以看出衆人最初考慮問題時缺乏經驗。

要是隻滿足L11本地人使用,100病人容量的醫院已經足夠;要是考慮到戰時前線的後勤問題,那麼至少也要2000病人容量的醫院才行。可L11的醫院完全是不上不下,500人規模,可現在單單運送過來的重傷員就有200多人,加上輕傷……

捂額。

到底是那個白癡設計的。

記憶中突然冒出某人在L系列浮空島醫院設定時,面對一羣設計人員只設定的100人規模醫院,站在臺上直接將1改成5,還滿臉‘咱是長遠考慮’樣子的場景。

囧。

空幻果斷偏過頭去。

穿行在擁擠的醫院走廊之中,看着那些臨時參與救助工作,動作還有些生疏卻依舊熱情滿滿的L11駐守人員,空幻心中說不出的酸楚。

當初自己修改的時候,還是太保守了,應該不是將1改成5,而是在後面添一個零纔對。

但那時候誰能想到這種場景。

整個走廊都瀰漫着一股血腥味,輕傷員擠在走廊上,相互照看着傷口,並接過護士帶來的藥物自己動手。即便是數據上不過幾艘戰艦的損失,可實際上戰艦中因爲各種情況受傷的成員也不在少數,只不過大都不是重傷而已。

然而即便如此,也嚴重影響了戰艦的戰鬥力。

“喂,那個,對,就是你,站在走廊上鬼叫什麼?沒受傷的話就給我立刻回部隊!”

雖然是在考察醫院情況,可空幻此時附身的一位普通下士,就這樣大大咧咧地穿梭在本就擁擠的走廊中,還漫無目的地這看一下那抹一把,時不時捂額嘆息,這動作很快招來了周圍士兵的不滿。

空幻愣神之際,更是被越來越多的士兵表示懷疑和鄙視。

苦笑一聲,他並未做解釋,而是很快穿過走廊離開了醫院。

雖然士兵們中傷員數量很多,但留在醫院的大部分都是輕傷卻又是影響到了戰鬥發揮,所以纔會被送過來的受傷狀況。依靠本地人以及戰艦支援的軍醫,倒是勉強可以維持。而且正因爲朋族人少,朋族在醫療體系建設中,對於成藥的準備相當充分。

普通大朋族體系的成員和士兵,也都被要求學習了一些簡單的救護,此時就顯示出效果,輕傷的大都可以自行救助,倒是讓護士們減少了很多工作,也避免了慌亂。

再加之每隔幾天,就會有趕往新朋島的貨運船起航,能夠定期將重傷員運向其它浮空島分流,倒是免了積壓傷員導致醫院擠爆的危險。

走出走廊,短暫遮蔽射向雙眼陽光,讓這副普通身體適應之後,空幻重重地吸了口外面的新鮮空氣。

視線停留在前方L11廣場上那兩艘抵達之後就停在那裏的突擊艦,思緒開始轉移方向。

相比起擁擠卻也差強人意的醫療體系,如果以後勤基地的規模考慮L11,另一方面的問題卻也不容忽視。

維修。

L開頭的星空赤道人工浮空島,每一座都有一個挖空結構製作而成的維修廠,但這個維修廠容積有限,只能對一艘6000噸級左右的戰艦進行維修。但戰爭狀況下,一艘的維修規模顯然眼中不足。

所幸,戰艦部隊和L浮空島上維修人員數量還算夠用,依靠浮空島廣場和腳手架的相互配合,L11此時實際上可以正常維修一艘當前朋族戰艦水準的戰艦,並同時檢修五艘同級戰艦。

但是……

“多久!?”

也許是剛剛探視了在醫院中的同僚之後,正好從醫院走出來的突擊艦艦長,在門口被一位身着維修工人服裝,滿身油污的工人攔住,並開口吼出了些話。

從艦長的表情來看,這似乎不是什麼好話題,至少艦長大人滿臉不爽。

這引起了空幻的注意,並毫不猶豫地將精神力投放過去,幾乎是光明正大地偷聽起來。反正做暗影體系這個組織的情報頭子也久了,這幾乎成了本能。

而或許是認爲在L11很安全,艦長和維修工人都沒有發現這一情況。

這讓空幻對於朋人的保密意識感到皺眉。

“大概需要一週時間吧,艦長閣下。”

www⊕тTk ān⊕c ○

維修工人顯得很平靜,一般來說這種維修工期就算他們計算的很準確甚至可以縮短,都還是會引起某些主事者不滿足,所以對於艦長的反應,他倒是習以爲常了。

“一週,嗯,是啊,先生……”

“叫我陳工就是了。”

對於艦長的反應感到平靜,倒是對於先生這個稱呼略顯受寵若驚,畢竟朋族之中這稱呼也不是能隨便叫的。因此他很自然地推薦了自己平時在工廠時,周圍人對自己的稱呼,那要親切很多。

當然,艦長也不打算在這種小事上糾纏,他在意的是更重要的事。

“好吧,陳工,一週啊一週!那幾乎是組裝一艘新船的時間了……”

“是組裝貨運船,閣下。而且當美玲號被修好之後,它將會是一艘新的戰艦而不是普通的貨運船……”

“可我要的不是新船!”

艦長相當鬱悶地直視着眼前波瀾不驚的工程師,看來對方就是主持對自己可愛的美玲號進行維修的組長了,但他顯然不願意等這麼久。

“我只想要我的戰艦和以前一樣,只要能夠立即參加戰鬥就可以了!”

維修組長很無奈:“老實說,艦長閣下,美玲號已經不剩多少了,或許你一開始就不應該讓她受這麼多傷。”

“可這又不是我造成的,攻擊她的不是我啊!”

艦長攤開雙手,一副鬱悶的表情,似乎這樣就能讓維修小組的速度提升一倍:“大家都知道,當時我絕對是在全力避免她遭遇那麼多傷害……”

“可現在看來,您的努力並沒有見效不是嗎?”

維修組長終於有些不耐煩了,這裏又不是工業區的造船廠,唯一的維修工廠此時還被另一艘更杯具的戰艦給霸佔着。不過廣場加腳手架的組合,能有這樣的速度本已經算是奇蹟了,那還是他們辛苦做出計劃之後,改了又改才得來的結果。

誰不想在即將對這次侵略中最後一支蟲族作戰的時候,能夠讓自己維修的戰艦趕過去幫忙呢?可凡事都有個現實與理想的對比,而現實就是……

“總之,至少需要一週時間才能維修完畢。”

“爲什麼我不自己發動全船人脫掉鎧甲、拿起維修工具、爬上腳手架之後自己安裝更換那些裝甲板?想來那樣絕對花不了一週時間吧?也許明天中午就能起航了!”

艦長表示無法淡定,他甚至已經做出一副要離開的表情。

而待在不遠處一顆大樹下,做出一副觀望浮空島景色以調整心情摸樣的空幻,卻也好一陣無力。看樣子這位艦長閣下真的很固執,而更無語的是,他遇見了另一位更加固執且佔着理的對手。

這就註定了他的杯具。

“艦長閣下,我已經解釋過了,美玲號的問題已經不僅僅是裝甲板方面了。”

組長指着遠處被腳手架佈滿的突擊艦,殘破的外表的確看起來相當悲哀:“內部線路有不少出現焦化情況需要更換,炮塔轉軸卡住了需要進行維護上油,此外還有機械傳動系統必須調試,最主要的是引擎骨架上不少地方也出現了裂痕。”

“或許,你應該慶幸整體結構還算堅固,所以船體骨架並未受損,否則這時候就不是等上一週,而是永久……”

“好好好,我明白了。”

終於明白有理走遍天下這一真理的艦長,也發現不可能憑藉自己的幾句話,就讓時間迅速壓縮。與其這樣爭吵,還不如給對方多騰出來點時間,所以果斷選擇了投降。

“可我等了這麼長時間,至少要把快到使用壽命的速射炮炮臺給我換上新的吧,而且那幾門主炮也沒啥用,幫忙替換成普通速射炮吧。”

“這個……那需要再等上一週讓新朋島送貨了。而那樣做,您恐怕需要至少兩週時間,艦長閣下。”維修組長一如既往地淡然。

“多久!!!”

整個醫院大門都充斥着這位艦長的嚎叫聲,甚至連空幻佈設在對方身後的精神力偷聽用薄膜,都被迫發出劇烈抖動,讓他不得不將其撤掉以避免給自己造成麻煩,畢竟這具身體還是很脆弱的。

當然,艦長大人也體驗了一次朋族制度的嚴厲。

在他發出咆哮的下一刻,正好在大門不遠處對一羣傷員進行查看的某位醫生,果斷地跑了出來,對艦長閣下進行了一番深入的、深刻的、極富有哲理的、隨人淚下的有關於‘不得在醫院內部極其周邊喧譁’的法令應該如何遵守的教育。

沒錯,某位剛剛遭受打擊的艦長,此時已經淚流滿面了。

有鑑於艦長如此配合的表現,加上對於自己連以爲大男人,特別是軍人都說哭了的強大能力感到尷尬,在幾分鐘後,醫生大人放掉了這位艦長。

至於之前的維修組長,因爲是本地人口,對於某醫生了解深刻的他,早早地拋下艦長閣下以需要全力維修不便繼續浪費時間爲由,逃之夭夭。

不過還在偷笑中的空幻,卻很快發現那位醫生竟然轉身之際,雙眼直視着自己。上下掃了一眼此時的空幻,醫生大概是發現時間浪費了一些,不願繼續做無謂消耗,才冷哼一聲,轉身向醫院走去。

但沒等空幻送氣,對方的留言卻傳來,正好讓空幻和那位艦長聽見。

“有那個時間嘲笑自己的上司,還不去做點正事!”

“額……那個,艦長閣下,您聽我解釋。”

“哦,是嗎?也許維修小組需要一名搬運工一邊工作一邊做解釋來調劑生活。”

“……” 前略

天國的被降臨者

很抱歉,對於因爲本人降臨期間,對您的生活所造成的前略中那些困擾,本人深表歉意,並深刻地認識到了這種行爲的危害。

因此,本人已經將身體交還與你。

若是你願意,本人還可以將你調動進入飛行戰車的試驗部隊,參與飛行戰車的試驗,作爲補償。當然,那是因爲本人對於你的技術有深刻的認識,覺得合適纔會如此。而且即便接受,你也會進行測試之後才能最終決定。

以上,朋族某長老留。

“……”

對於某位剛剛從意識空間迴歸,重獲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後,卻立馬悲哀地發現自己因爲不明原因得罪了艦長,不得不協助維修工人進行搬運沉重的裝甲板等工作,所以短期內是沒法回到部隊。

也因此,他和這艘戰艦的成員們一樣,失去了參與第三次侵略後期戰鬥的大好機會,欲哭無淚。

憤怒和怨恨是理所應當的,但面對空幻開出來的補償,以及意識空間中那相當無節操的留言,他卻是隻能哭笑不得。當然,如此好的機會,他顯然不會錯過,所以在工作的同時,也聯繫了空幻留下的聯繫方式獲得了測試的安排,意外地藉此減少了幾天工作。

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至於空幻方面,觀察中本就確定了這位士兵能力,雖然不高、卻也不低,加上空幻降臨是雙方意識那種敞開程度所產生的共享,事實上那名士兵已經具備了短期晉升到靈魂級的能力,所以不用擔心去戰機部隊出現問題。

何況,面對與戰車相差很大的飛機,大多數實驗駕駛員本就是從頭開始學習摸索,所以也就無所謂能力產生的麻煩了,只要會學習就好了。

不過,那位士兵其實不需要抱怨。

因爲將麻煩扔給他,本人卻逃回新朋島身體之中的空幻長老大人,並沒有得到想象中的解脫。那裏可是有着一位遠比突擊艦艦長和醫院醫生更爲危險的生物,暗血長老在等着他。所以,默哀吧。

暗血,朋族長老,陰神;三意識分身之一(卻總是抗拒這個身份);嬌蠻暴力,充滿軍事狂熱卻又承襲了學自8051處的腹黑;危險等級:MAX;標定稱號:超·BOSS;猜測專屬武器:柴刀。

“……”

“剛剛是什麼東西,空幻,你想要解釋解釋麼?”

一時大意忘了在陰神級面前,即便自己擁有主意識能力,可實際水準也不過幽神級的空幻,果斷地被暗血讀取了思想。也理所當然的,暗血地發現了空幻意識中所想的那些評價。於是,在醒來見到一身黑氣的暗血,甚至手中還不知道從哪兒真弄出一把柴刀之後,空幻的大腦中下意識地做出了反應。

“冷,冷靜,暗血你要冷靜!”

只不過,這反應或許是很正確的,只是當事人似乎並不會接受。

前線分析室內的參謀們,對正在爆發的慘案(家庭暴力?)視若無睹,大概是已經習以爲常或者不敢參與吧。倒是因爲要忽略這裏的情況,他們工作起來比平時還要認真幾分,做起事來熱情滿滿。

……

當夜進入最深處,咕語鳥趴在被它身體重量給壓地擡不起頭的枝頭,發出嚕咕嚕咕的叫聲之時,分析室內的時間指針正好指向了0:00分。

新的一天在秒針越過最高處後到來。

“報告,前線陸戰隊彙報,已經成功將所有四艘突擊艦救援出來。另外,原本待援的另一艘主力艦,在陸戰隊抵達之前已經自行清理了追擊的敵人,並正在向L11方向移動中。”

“很好,看來主力艦的傢伙們也有點進取心啊。”

“突擊艦又有,只不過力不從心而已。”

“是,知道。”

不知道何時復活的空幻,此時正襟危坐地待在屋內,看着一旁靠的不近不遠,對空幻散發着生人勿近氣息,對周圍參謀卻如同春風拂面般輕柔的暗血,空幻只能小心翼翼地對戰況進行評論,卻還是找到反駁,只能無言以對。

隨後,暗血做出補充:“的確,在進取心上,空幻你也只有做路人的級別了。”

“哈!”這打擊大了點吧,整個分析室內被黑線佔據。

“啊咧,不對麼?”

“再怎麼說我也是做了很多事吧,怎麼能這麼評價!”空幻決定扞衛自己的權利。

“也是啦。”做出一副認同的表情,暗血單手覆臉,再次補充到:“將空幻你的進取心評價成路人,都是對路人的貶低的說,所以,應該是路燈吧!”

“你那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路燈……

暗血故作天然地表示不知道空幻在說什麼,而聲嘶力竭卻如同全力擊打在棉花上毫無作用的空幻,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過,只得採取不合作態度。

如此一來,兩人之間的氣氛更加沉默。

久而久之,暗血卻也無趣,笑鬧了小半會兒就停下了對空幻的調侃,暗歎不會是玩壞了之類的想法,渾然不覺周圍人的詭異視線。

至於周圍參謀們,別看一個二個板着臉好似啥都不知道,心裏指不定笑成什麼樣子,不過,空幻對此也並不在乎。

冷哼一聲,轉頭看向身旁臉部肌肉僵硬的參謀,空幻搖頭。

朋族內部就是這點不好,平時閒下來,相互之間的階級觀念太過淡漠。這或許也是因爲人少的原因所致。但因爲人少,加上搬遷到浮空島和聚集在工業區、地下城等地區之後,同一個地區的人,無論朋人還是其它的,相互之間都經常見面以至於非常瞭解。

大家一天到晚擡頭不見低頭見,有什麼事鄰里之間很快就傳開,毫無祕密,就彷彿一個小村莊,每個人都知根知底一般。

在這種熟悉的氛圍中,相互之間會很和諧,卻很難產生真正的敬畏。

何況,朋族政府也明令禁止了各種壓迫的存在,加之人少又集中,政府的法令推行和監督都相當輕鬆所以穩固。因此在朋族內部,各地區成員之間的關係不高不低,可以說就是某種平等狀態。

爭論威信,恐怕也就長老院算得上朋族唯一的權威機構了。

這或許就是國家小的好處,但也不少壞處。

而與此同時,因爲各浮空島、工業區和地下城的間隔以及交通問題,卻又漸漸產生了某些地區抱團排外的情緒。這種現象此時並未過多展露,畢竟各地組建也不過才四五年而已,但有過人類經驗的空幻,卻也對此早早做出了準備。

同時,網絡促進的大範圍交流、時常進行的各地人員交流、加強通訊和交通連接等等措施,都在穩步推行中。

言歸正傳。

“你們有分析結果嗎?對05號的進攻多久才能結束?”

周圍早就在分析室悶久了的參謀們心中一熱。

這是一個機會,若是做得好,這些在前線分析局熬資歷熬時間的參謀們,很有可能在兩位長老,特別是暗血這位軍事院祖師面前做出優良表現之後,獲得進一步的晉升機會,那並困難。即便不會晉升,應該也可以獲得轉移到其它主要部門的機會。

於是,幾位參謀立刻在腦海中打起了腹稿。

但空幻顯然沒打算讓他們更多的準備,而是再次追問起來,還帶着些許不滿。不管這些人如何想,空幻的目的只是單純地想要了解一下普通參謀們對於戰局的考慮,從而查漏補缺而已。

“空幻長老,暗血長老,根據我方估算,此次戰鬥最快可以在明日正午之前結束。”

短暫討論之後,參謀們也打算直來直去,不多廢話。

“哦,也就是說半天時間?”

擡頭看了看時鐘,空幻點頭,隨即詢問:“理由?你們得出這種結論的理由?說說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