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單單以少女的視角來看,她是小男孩,而路葉被照顧的小狗……

這合理嗎?

這非常合理。

不要奢求一個人換了環境就能輕易改變本性。

只能說路某人算是為了一時的懶勁兒,導致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把自己從人變成了狗。

聽完薇爾莉特那近乎於控訴和陳述之間的話語。

老婦人簡直無話可說。

將大部分幹活的事情推給一位柔弱的少女的確不妥。

但她察覺到了薇爾莉特的異常感並不在此。

如果只是因為這樣,那為什麼?

那如同人偶般精緻的臉龐,對世間一切都彷彿漠不關心的眸子……

為什麼少女那近乎獃滯的臉上會流露出一絲悲傷呢?

薇爾莉特靜靜地看著漫畫的最後一頁。

——小狗道路中央目送小男孩遠去。

老婦人似乎意識到自己搞錯了。

自己在意的是小狗與主人的身份問題。

而少女在意的是故事的結尾。

漫畫大概只有二十多頁的樣子,但薇爾莉特趁著休息時間很認真地看完了。

她不懂什麼故事結構,也不知道什麼解讀方式。

只是讀完了漫畫后,沒由來地升起一股悲傷。

而這種感情在經歷了昨晚路葉對她說的那些話后,變得似乎更加濃烈了。

她太過單純,單純到連「分離」這種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處境都沒有考慮過。

就算路葉某天走在路上被車撞死。

或者是被搶劫犯殺了。

或者是被男桐擄走了。

這都是有可能的。

但她從未考慮過這些,只是覺得待在「那人」的身邊是自然的。

這種理所當然簡直就跟肚子餓了就要吃東西一樣自然。

何止是一張白紙啊……老婦人不由得感嘆。

其實連「紙」都不是,不過就是一片「空白」罷了。

人與人的分離不過是宿命,這是每個人在長大之後就會明白的道理。

即便是世間最有緣的人,也不能保證那夢幻的相伴會永遠持續下去。

最簡單,也是最初的「分離」便是出生的時候。

臍帶被剪斷,嬰兒與母親失去了身體上的聯繫,然後開始成長。

人在成長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然後重複「得到」與「失去」這兩個環節。

所謂的人生,其實更像是一趟單人、且單向的旅程。

——宿命的終點。

——死後的黑暗。

——靈魂的所在。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目的地,而在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不過是須臾之夢。

說到底,路葉不過只是這趟旅程中的某一個旅人,或者說某一個瞬間。

但少女卻固執地想要抓住那個瞬間。

這個想法簡直過於可笑,就像小孩子說要抓住天上的星辰一般。

湖邊那次簡單的談話並沒有說服單純的少女。

她的心底第一次迸發出如此強烈的意志。

「你很在意小男孩與小狗的離別?」

面對老婦人的詢問,薇爾莉特怔住了。

的確。

她實在是不明白。

為什麼自己不能待在那個人的身邊。

如果要說那個人有多好,她是斷然說不上來的。

只是覺得……很安心。

僅僅是聞著他的氣味。

感受著他的體溫。

聆聽著他的聲音。

有關那個人的一切,只要是在自己的身邊,胸膛就會變得很溫暖。

從心底延伸出的那股快要溢出來的感情……到底是什麼?

「是的,我很奇怪,為什麼小男孩不能狗狗呆在一起,我在思考這件事情。」

薇爾莉特以自己的語言訴說了不公。

如果只是被單方面地拋棄,或許她還想得通。

因為如果小狗狗討厭小男孩的話,是不會讓他觸碰的。

她理解這種感情,就好像那些羊兒們不喜歡她去摸一樣,那種感情也許就是討厭吧。

但在湖邊小狗狗……或者說路葉流露出的眼神並不是討厭或是釋然,而是不甘。

像個心愛的玩具被搶走了似的小孩子一樣,不由得想讓人去摸摸他的頭。

但薇爾莉特不知道該怎樣去安慰人。

有時候她無意間做出的動作會撩撥少年的心弦。

但當她想要下意識地去做些什麼的時候,才發覺自己的無力。

身為人的「機能」尚未完全恢復。

但在某人有意無意的、也許微不足道的關心下,少女那身為人的「機能」卻多多少少正在復甦。

但這也是她目前煩惱的根源。

如果是兩個月以前的她,一定是不會有這種煩惱的吧?

她只會覺得這裡的事物很新鮮,東西很好吃。

雖然現在也是一樣,但卻多了某個在乎的人……用她的修辭來說,是小狗狗。

「真是個傻孩子。」

在理解到這一點之後,老婦人笑了。

她不知道少女與那位少年究竟有何過去。

但值得肯定的是——兩人的相遇並不是壞事。

「如果小男孩不得不走的話,那麼給小狗戴上項圈不就好了嗎。」

年邁的婦人對少女如此說道。

「項圈?」薇爾莉特眨了眨眼。

「是呀。」

老婦人微笑著,彷彿在訴說為這種事情煩惱實在是不值得。

簡單的說,這位前不久似乎還是奴隸的少女似乎很喜歡現在的主人,不想被拋棄。

——那解決的辦法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

「你的名字是叫薇爾莉特對吧,薇爾莉特,你知道嗎,養小狗是需要牽引繩的,繩子代表著狗與主人之間的聯繫,無論是走到哪裡,繩索都會將小狗與主人之間聯繫起來的,只要有了聯繫,那就很難再分離了。」

老婦人的話語彷彿帶著某種隱秘。

「聯繫……我還是不太懂。」

單純的薇爾莉特目前自然是不明白老女人的用意。

而等到以後她明白這個用意之時,身邊已經多出了好些競爭對手。

「你覺得男女之間的聯繫除了感情,還有什麼?」

老婦人一副過來人的樣子,彷彿在給徒弟傳授什麼大道。

「遇到了好男人,就得把他系在裙帶上啊!」

老婦人看著慈祥,但說出來的話卻十分勁爆。

或許是不想看著少女再這麼煩惱下去,她乾脆地說得更加直白。

老婦人笑眯眯地伏在薇爾莉特耳邊。

她壓低了聲音,似乎在傳授某種訣竅。

「真是個傻姑娘啊,有了孩子的話那男人就跑不掉了,乾脆悄咪咪地在氣球上扎個洞吧……」

——徹頭徹尾的誤解。

——但更要命的是,少女若有所思地點了一下頭。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