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所以只能夠一起湊錢請殺手,希望殺手能夠殺死冷黎,這樣他們的資源和地位也就不會受到衝擊了。

可以說如今的冷黎就是整個南林市的動亂之源頭,同時也是冷家復興的希望。

這個人徑直的走到了冷黎打坐的屋內,但是沒有受到一點的阻礙,可見冷黎一定十分的信賴他。

見到這個人走了回來後,冷黎從打坐中回覆了過來,然後看着眼前的這個賊眉鼠眼的人問道:“耳奴,瞭解到了什麼有用的消息了嗎?”

那個鬼鬼祟祟的中年人正是冷黎嘴中的耳奴,他因爲天生就聽力特別的好,被冷家發現了,於是就一直培養,用來給冷家盜取一些信息。

並且此人有着非常強大的僞裝能力,他已經奉了冷黎的命令,遠距離的觀察林飛觀察了好幾天了,可以說是已經瞭解了林飛的一些動向了,就比如柳茹,她就已經查出來,一直在林飛的小屋子裏住着的那個女孩叫柳茹了。

“彙報大正老,有情況了,林飛把那兩個女子送走了,其中的一個正是東海市柳家的千金大小姐柳茹了,我剛親眼看清了她的臉了,可以肯定就是柳家的大小姐了,要不要我跟上去啊”

冷黎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你不要跟着,你還繼續回去給我監視林飛,我覺得這個小子最重要了,他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你去把這個祕密給我探查出來。”

她的眼神有些冰冷了起來,對於林飛也不再是當初見面時的那個老奶奶的態度了,活了這麼過年的經驗告訴她,林飛身上一定隱藏着一個驚天的大祕密,這些天來她一直在調查者林飛的身世,已經查到了很多,越是瞭解林飛,她越是感覺林飛的可疑。

耳奴應了一聲是,然後就向着外面走出去,行走的時候沒有一絲的風,要不是能夠看清他的身體,你都感覺不到有這麼一個人在你的身邊走了過去。

直到出了冷家的長老會之後,耳奴的身體開始慢慢的變得越來越透明,最後消失在了一片花草樹木之中,而這些花草樹木的方向正是通向林飛的住宅的地方的。

林飛送走了兩女之後,就趕忙將自己的屋子收拾了一下子,然後來到了距離自己不遠的白薇的住處,他好久沒有跟白薇說話了,他覺得是時候去交流一下子感情了,自己這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都沒有時間好好的和這幾個人一起聯絡下感情了。

林飛決定等到把刺客的事情解決了之後,自己就好好地跟他們聚一聚,到時候再把王天琦也叫過來,也是好久沒有見過這個小子了,不過聽說他在南嶺發展的很不錯,林飛就放心了。

敲響了白薇的門之後,林飛在外面沒等多久就聽到了腳步聲傳來,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壞笑,準備好好的戲弄一下子白薇,於是一下子跳到了白薇的屋頂上面,等到白薇打開門探頭出來看的時候,他突然從上面跳了下來,正好跳到了白薇的身後,然後從後面捂住了她的眼睛說道:“猜猜我是誰。”

白薇自然能夠聽得出來林飛的聲音,雖然林飛用了假聲,但是她還是能夠聽得出來的,於是噗嗤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她轉過身來笑着看着林飛,然後說道:“你怎麼有空來看我了,我看你最近這麼忙,屋裏還有兩個伺候你的人,還當上了冷家的長老,我還以爲你都把我給忘記了呢 。”

白薇雖然是笑着說的這句話,但是林飛能夠聽出裏面的深深地怨念,於是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頭說道:“我這不是一抽出空就來看你了嗎,前一段時間雖然沒有空來看你,但是我可是時時刻刻都想這你的,就連昨天做夢我都夢到你了,夢到你跟我一起修煉呢。” “噗嗤。”白薇看到林飛的這副樣子,也被他給逗笑了,笑了起來,臉上的小酒窩還有那可愛的小虎牙也都漏了出來。

林飛看迷了,白薇的這個樣子實在是太迷人了,讓他看的都有些入迷了,自從白薇開始修煉之後,整個人的魅力也變得更加的強大了,就連林飛看着也是十分的心動,這清純的樣子再配合上剛纔幽怨的眼神,是個男人看了都會心動的,林飛自然也不意外了。

“白薇,你真好看。”他情不自禁的說道,隨後就看到白薇羞紅了臉頰,不敢看他的眼睛,而是將自己的頭瞥向了一邊看向了外面的花花草草,小手緊張的互相握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了,我今天來找你是想看看你的修煉情況怎麼樣了。”林飛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知道自己有些冒昧了,於是趕忙轉移話題說道。

“昨天剛剛突破了練氣八層的境界,還沒有穩定下來,相信今天好好打坐,估計就能夠穩定下來了。”白薇看着林飛說道,然後一臉希冀的看着林飛,那表情就好像在說讓林飛趕快誇誇她一樣。

林飛睜大了眼睛,雖然已經預料到了白薇會修煉的很快,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這纔多長時間啊,就已經修煉到了和自己一樣的境界了,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啊。

要是說出去,估計整個華夏都要轟動了,畢竟這種資質,幾千年也不出一個,歷史上也就出現了這麼寥寥可數的幾位罷了,除了一個太早被人發現後,在被爭搶的過程中死亡了,其他的無一都改變了整個歷史的走向。

所以林飛極力的掩飾白薇的資質,就是想要給她更多的時間來發展自己的實力,這樣即使她的體質以後曝光了,也有更多的選擇,而不是悲催的成爲一些勢力手中的槍來用。

“那我試試你,看看你在術法上有沒有什麼進步,怎麼樣?”林飛有些躍躍欲試起來,白薇是一個和自己同等級的高手,他很想和白薇切磋下,順便再提高一下子白薇的實戰能力。

不然即使自己的修爲再高,沒有實戰能力,在打鬥中也發揮不出自己的真實水平了,實戰經驗在戰鬥中起着極其重要的地位,直接影響到戰鬥的勝負。

林飛就是想通過幾人的對戰來互相提升戰鬥技巧,並且也有利於他們對術法的練習,可以說是一個一舉多得的事情,所以是值得推廣的。

兩人一起來到了外面,就在這個時候,迎面而來,冷若塵和水嫣然也一起來到了白薇的院子裏,看到林飛後,臉上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林飛,我們去找你,沒有找到,就知道你會在這裏,果不其然,不好好的修煉。竟然在這裏泡妹子,真是個渣男。”水嫣然一看到林飛就衝了上來,然**住了林飛的脖子,惡狠狠地說道。

林飛有些懵逼的看着水嫣然,然後脫離了她的束縛後說道:“我怎麼就成了渣男了,我冤枉啊,我什麼都沒有做啊,真搞不懂你是什麼腦回路,是不是所有的男人在你的眼裏都是渣男啊?”

水嫣然也不甘示弱的看着林飛說道:“說你渣男你就是渣男,還敢在這裏狡辯,你不是渣男誰是渣男啊,難道是我啊。”


“可不是嗎,你就是個渣女,我看出來了。”林飛呵呵一笑反擊道,看着水嫣然惱怒的樣子,感覺十分的有意思,直接笑出了聲音來。

“你還真是好笑啊,不就開個玩笑嘛,這麼生氣幹什麼,還不是你先開我的玩笑的,我都沒生氣,你倒先生起氣來了。”

“你給我去死,死林飛,你給死渣男,看我不打死你。”說罷, 我的工作是花錢 ,水幕之術。

林飛瞬間就被幾堵立起來牆給圈在了裏面,看不到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只見這些牆好像是一面一面的鏡子一樣,反射着光芒,林飛只能在鏡子裏看到千千萬萬個自己,其餘的什麼都沒有。

沒想到水嫣然這小妮子在水系的法術上的造詣這麼的高,這纔過去了多長的時間啊,就把這門術法練成了這個水平,這個樣子困住一個練氣八層的修士一時半會還是沒有問題的。

“讓我試試你的法術的威力吧。”林飛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後直接從空間戒指中把自己的鋼傘斬龍拿了出來。

斬龍上是有一層薄薄的龍晶的,這玩意專門剋制的就是術法了,所以林飛一下子把斬龍紮在了一道牆上,就看到那道牆立馬就扭曲了起來的。

自己在裏面的倒影也變得扭曲了起來,但是並沒有擊碎這面牆,而是在一瞬間之後,牆體就立馬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

此時, 怒戰蒼穹 ,維持着水幕的運轉,這纔沒有讓水幕在林飛的槍擊下立馬就被破壞掉。


林飛一擊有效之後,並沒有立馬繼續出手,他知道如果一直這樣的活,自己雖然能夠破壞水幕出去,但是浪費的時間也會很多,而且會對自己造成不小的消耗,這樣並不是最好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就是靜下心來找到這水幕術的破綻,然後再一舉擊破,這樣自己就可以直接出去了,不用浪費太多的時間。

這就像是在找程序的bug一樣,林飛相信水嫣然一定還沒有到了那種沒有破綻的地步,只要自己用心的去找,一定能夠找到破綻,到時候就可以直接衝出去了,不用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了。

林飛閉上了眼睛,用自己練氣十一層的靈識仔細的掃描了起來,就像是一個攝像頭一樣,仔細的掃過每一個角落,就在十幾秒之後,林飛驚喜的睜開了雙眼,然後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有了,找到破綻了。”

說罷,還沒有等水嫣然反應過來,林飛直接拿着自己的鋼傘斬龍向着一個地方刺了過去,隨後這本來巨大的水幕像是漏了氣的皮球一樣,瞬間就破了開來。 水嫣然沒想到林飛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破綻,一時之間根本就反應不過來,蒙在了原地,而林飛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直接來到了她的身邊,一下子就握住了她那又白又細的脖子。

甚至林飛還在上面捏了兩下子,弄得水嫣然羞紅了臉。

不過由於白薇還在身邊,林飛可不敢太過放肆了,於是趕忙放下了自己抓着水嫣然脖子的手,然後對她說都:“還是太嫩了,術法雖然練習的不錯,但是對戰的技巧實在是太差了,漏洞百出,剛纔如果真得是在打鬥而不是比試,你現在可能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林飛毫不客氣的說道,他就是爲了讓水嫣然記住今天的教訓,不然以後她真的在實戰的時候犯這種錯誤就致命了,誰也救不了她。

雖然也是知道林飛是爲了自己好,但是水嫣然還是有些不服氣,覺得林飛訓斥自己太過了,本來就只是一場切磋嗎,幹嘛這麼認真,而且她本來就輸了有些不高興,林飛還訓斥她,讓她的大小姐脾氣立馬就上來了。

“我不聽,我不聽,我剛纔大意了,咱們再來一局。”水嫣然嘟着小嘴十分不高興地看着林飛說到,然後直接就發動自己的術法向着林飛這邊打了過來。

林飛也不甘示弱,他今天必須要好好的給水嫣然這個小妮子上一節課,讓她知道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林飛並不準備收手,而是好好的教訓一頓她,讓她知道修真界的殘酷。

水嫣然這次釋放出來的術法並不是水幕了,而是釋放出了她學習的另外一個水系法術,名叫水分身。

這個術法還是林飛當時幫她選擇的,也是一個不錯的術法,不過前期的作用沒有這麼大,而是到了後期,會發揮出驚人的作用。

水分身並不只是包含一個術法,而是好幾個術法合在一起的總稱,有些複雜,但是如果練成了也及其的厲害的。

現在水嫣然只能做到召喚出兩隻水分身,還不能做其他的,這兩隻水分身都繼承了她百分之三十的戰鬥力,關鍵是和水嫣然長的一模一樣,如果不靠近去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其中的差距。

林飛是因爲對水嫣然及其的瞭解所以才能夠一眼就看出那個是誰嫣然的本體,哪個是分身。

但是兩個分身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覷的,林飛可不敢大意,畢竟水嫣然可是水系裏的王者,這水系法術到了他的手裏威力可是會遞增的,林飛自然是不敢大意了。

林飛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武器,鋼傘斬龍向着水嫣然的一個分身打了過去,一下子就將那個分身給打成了稀碎,但是讓林飛不敢相信的是,在下一刻,這個被他打碎的水分身立馬又重新組合了起來,然後一恢復就向着林飛的胸口拍了過來。

林飛沒有想到這和個水分身還有這個效果,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着了她的道,被水分身給拍到了自己的身上。

隨後,這水分身就像是長在了林飛的身上了一樣,隨着林飛開始動了起來。

林飛眉頭緊皺,他能夠感覺到是這貼在自己身上的水膜一直到在尋找着自己的弱點,想要滲透進自己的身體之內。

雖然這個水分身的攻擊力不太強悍,但是到了水嫣然的手裏卻被玩出了花,這一層水膜貼在林飛的身上讓他及其的難受,根本就發揮不了自己的全部能力了。

畢竟在自己進行輸出的時候,不是所有的精力都能放在那上面,還要花一部分的時間來進行防禦這煩人的水分身。

這無疑就造成了很大的牽制,這還只是一個水分身,要是有十個百個呢,林飛簡直不敢想象了。

就在這個時候,林飛不準備再拖了,於是直接用出了自己的絕技,也就是哪個從祁家學來的玉金手。

只見林飛的身上立馬變出了一股玉色的光芒,不過現在這個階段,林飛也就只能變出一些個光芒了,畢竟距離真正帶玉金手大成,他還差了好遠呢。

不過這已經足夠用來對付現在的水嫣然了,只見水嫣然施法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層水膜,就像是再也粘不住林飛了一樣,直接從林飛的身上滑落了下去。

這讓水嫣然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有點不敢相信,不知道林飛到底是使用了什麼法術,竟然把自己的這個祕密絕招給破了。

她當時之所以信誓旦旦的想要與林飛再切磋一場,就是因爲自己有這個絕招,她覺得用來剋制林飛一定及其的好用,但是沒想到林飛這段時間也在進步,而且進步的很大,不僅僅是自己境界的提升,還在自己的武器以及術法上下了大的功夫。

畢竟不管你境界再怎麼高,不會實戰或者說沒有實戰技巧的話,就很難打贏。

脫落了水嫣然的水分身之後,林飛感覺自己全身都十分的輕鬆了起來,沒有了剛纔的那種阻礙感,這讓他感覺自己身輕如燕。

在他心裏,水嫣然的這個法術可以算作是控制類型的法術了,可以說是及其的厲害了,甚至比狂鐵施展的哪個重力術還要強大很多,畢竟重力術只是讓受術者感到更大的重力,並不會帶來一些精神上以及防禦上的威脅。

這個水分身就不一樣亂,能讓你一刻也不能停止的去想他隨時可能給你來一下子。

不過即使再厲害,林飛現在有了攻防兼備的玉金經之後,就不怎麼害怕了,這個水分身就像是遇到了龍晶一樣,直接被阻隔在了外面。


而與龍晶不同的是,玉不是用來阻隔靈力的,而是用來吸收靈力的,那些靈力到了玉的上面後,就會被直接吸收掉,所以水嫣然才感覺自己施展的法術到了林飛的身上後沒有了效果的原因。

破了水嫣然的法術之後,林飛直接就向着她衝了過去,然後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長槍向着她的另外的一個水分身戳了過去。

畢竟他是不會真的拿自己的長槍去戳水嫣然的本體的。 水嫣然看到林飛向着自己打了過來之後,立馬就驚慌了起來,但是好在林飛一轉身打在了她旁邊的水分身上,這才讓她放心下來,知道林飛實在故意放水,畢竟剛纔那一下子要是打在她的身上,估計她已經輸了。

其實林飛並不是故意放水,而是想要繼續訓練水嫣然的實戰能力,畢竟馬上就要進行大戰了,到時候他自己是應付不了曉組織派來的殺手的,所以必須要藉助這些個同伴的力量才行。


這時候幾人還沒有一點的實戰能力,這讓林飛十分的擔心,並不是爲了自己的性命安危擔心,而是害怕自己萬一在實戰中被拖住,敵人採取逐個擊破的手段來對付他們的話,林飛十分有可能會來不及保護和支援隊友,這樣她們就會有生命危險,這並不是林飛想要看到的。

他一定要保證這幾個人的絕對安區,不然他寧可自己去面對這個煉氣十層的殺手,也不想要幾個人受傷害。

這也是林飛爲什麼非要好好訓練幾個人的原因了,就是想要他們在對戰的時候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爲了實現這個事情,林飛必須要努力才行,不然要是幾人誰收了傷害,他一定不會原諒自己的。

林飛將那個水分身給弄死之後,就直接來到了水嫣然的身邊,然後直接抓住了她的脖子,看着她絲毫不留情的說道:“你這個實戰水平,別說真的打架了,我看你連個小孩子的技巧都不如,給我認真點,打鬥的時候一定要耳聽六路,眼觀八方纔行,你現在的這個樣子,根本就不適合上戰場。”

林飛絲毫也不客氣的說道,兇的水嫣然的眼睛裏面都已經紅潤了起來,馬上就要哭了。

不過林飛雖然看着心疼,但是並沒有一句安慰話說出來,他就是要水嫣然記得這個教訓,不然以後一定會在這方面吃虧的。

林飛是這麼想的,但是水嫣然卻感覺極其的委屈了,有些說不出話來了,看着林飛,一臉的委屈,就連白薇和冷若塵也趕忙跑過來安慰了起來。

但是林飛卻喝止了她們,叫她們誰也不要安慰水嫣然,這下子可算是惹惱了水嫣然了,她也是有脾氣的人,被林飛這麼個欺負的法,自然是不願意了。

於是立馬就開始反抗了起來,她知道林飛是爲了自己好,但是就是看不慣林飛那副樣子,真的以爲自己是隨便欺負得了,而且還這麼氣自己,也不給自己道歉,這就算了,還不允許別人來安慰自己。

林飛的霸道無疑是直接惹怒了水嫣然,只見她直接一個水牆術把林飛給包圍了起來,然後接着釋放了兩個水分身,還有一個水幕,把林飛死死的困在了裏面。

林飛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容,如今把水嫣然的脾氣給激起來了那就好了,只要她認真起來,以她的天賦,一定會立馬就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了。

林飛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水嫣然的性子還是不錯的,自從她修煉以來,就改了之前的好吃懶做的習慣。

可能是想要幫助林飛吧,畢竟和林飛也算是最好的朋友,而且兩人還有這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情,當她知道了林飛有危險的時候,就一直努力的修煉,想要能夠幫得上林飛。

所以被林飛罵了兩句她就情緒爆發了,如果是別人的話,她翻個白眼也就過去了,但是這個人是林飛的話,她就不能這麼容易的翻過去了。

所以這才大發脾氣,甚至差點被林飛給氣哭了。

冷若塵還有白薇兩女則是在一旁焦急的看着林飛,但是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說才能夠讓兩人停止下來,所以就只能在一旁乾着急卻沒有一點的辦法。

林飛卻不知道兩女的想法,他的想法十分的簡單,就是讓水嫣然的實力得到提升,哪怕水嫣然因此怪自己他也願意。

但是林飛沒有想到的是,水嫣然太在意自己對她的態度了,瞬間就不願意了,直接就放了大招。

在水嫣然釋放的這個水幕術之中,林飛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潮溼的靈氣,這裏的水靈力實在是太多了,就連他的衣服都已經在瞬間就溼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