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身影瞬間便出現在古鼠的身旁,看着與轉輪王交戰在一起的傢伙,此人的實力也恐怖的很,與轉輪王硬碰硬居然不落下風。

“住手!”

見狀我忍不住大喝,轉輪王聞言猛地一擊便抽身而回,我看着那皮膚黝黑的男子道:“你是何人? 無限先知 爲何攻擊我們?”

“我乃斬天神王麾下,爾等在此意圖何爲?”

那皮膚黝黑的男子與其高冷的說出,聞言我不由的疑惑的看着衆多神王道:“你們認識那斬天神王爲何人嗎?”

“不知道!”

衆人皆搖搖頭,唯有轉輪王眼中奇異光芒閃爍,見狀我不由的看向他,只見轉輪王看着那皮膚黝黑的男子道:“斬天神王在神界,他的屬下豈會跑到這裏?”

“我在哪裏,輪不着你們多問!”

皮膚黝黑的男子態度強硬,見狀我眼中兇光一閃,因爲我聽到轉輪王說他是神界的,還如此的囂張,說不得老子必須的教訓教訓你!

名門老公壞壞愛 “轉輪王,九位神王,剁了這丫的,免得他跑回神界亂說,到時候我們便有難了!”我大吼一聲,轉輪王自然是第一個出手,九大神王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瞬間便是最強的攻擊出手,宇宙之中頓時遍佈各種神通威壓。

皮膚喲嘿的男子見狀心裏立馬大驚,面部也開始變色,他剛纔出擊並未注意到這裏的人都是神王,因爲他的注意力先是放在轉輪王身上,見轉輪王和自己實力相差不多,加上自己有一件神器,自然是酌定的很。

本就是想打劫的他這時候偷雞不成蝕把米,不過他也非弱者,面對衆多神王一起出擊,還是能從容的抵抗。

見狀我心中又不得不感嘆最近是怎麼了,這強者不出則以,一出就是成羣結隊的來,剛打跑了個域外強者,現在就來了個神界,什麼斬天神王的屬下!

“爾等如此對我,他日必定取爾等狗命!”

這黝黑的男子見勢不可敵,我便見到他拿出一件陀螺型的寶貝往宇宙中一扔,瞬間變見那陀螺放大無數倍,然後一股毀天滅地的威壓輾壓下來。

“啊!”

面對這股威壓就算是在戰圈之外的我都感覺到渾身彷彿都要快碎了,更不要說在戰圈中的轉輪王和九大神王了。

轉輪王見此立馬扔出六道輪盤,六道輪盤也是神器一出現便瞬間把陀螺給頂起,皮膚黝黑的男子見狀神色大驚,他沒有想到我們這裏居然也有神器,要知道神器可不是白菜!

“衆生之道!”

我彷彿聽到六道輪盤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我便驚訝的見到六道輪盤居然冒出刺眼的光芒,一下子便把那陀螺給擊退。

衆人立馬感覺到身上的壓力消失不見,而當衆人在尋找那皮膚黝黑的男子時卻不見了蹤影,就連那陀螺也不知道何時不見的。

“噗!”

轉輪王這時吐出一口鮮血,引回衆人的視線,我急忙道:“轉輪王,你受傷了?”

“沒事,一點小傷!”

轉輪王微笑一下,道:“這六道輪盤的威力就算以我現在的實力,也無法完全催發,所以受了點反震之力,沒有大礙!”

“嗯,如此最好!”

聞言我點點頭,看着九大神王道:“你們有沒有受傷!”

“沒有!”

九大神王都搖搖頭,方纔雖說他們在威壓之下,可他們好歹也是神王,豈會被威壓便壓成重傷,也就爲這實力剛踏入神王境的面對這股威壓不可抵擋!

“小友!”

古鼠這時候睜開了的眼睛,我聞言回頭道:“古老哥,你醒了?”

“嗯!”

古鼠點點頭,然後道:“我們趕快回妖界吧,我怕那域外強者會趁機去妖界!”

“他不是也受傷了嗎?”

我聞言不解的看着古鼠,古鼠則是苦笑道:“那域外強者的實力要高於我,我與他那最後一擊,實則我傷的最重,他不過是受了點小傷,若手中有療傷妖物,頃刻間便可恢復!”

“嗯,妖界應該不會有事,若有事早就有人傳訊了!”

我點點頭,看着衆人道:“現在我們一起回妖界!”我說完,衆人便一起回到妖界的空間屏障之處,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妖界。

妖界並非是一顆星球,而是一個空間,這宇宙之中大多數的星球都是荒蕪的,只有那些無形空間中才會聚集修煉者。

“魔皇!”

我們直接出現在魔皇宮中,以那木爲首的衆多神王便一起迎了出來,當然還有小九和李崖,我見狀道:“諸位辛苦了,一會在魔皇宮各自尋一處住地,然後在魔皇宮上空一起撐起一道屏障!”

“好!”

衆人聞言全都點頭答應,只要撐起那無形的屏障便可避免魔皇城在受到戰鬥的波及,雖說妖族資源足夠,可建設起來還是比較浪費時間。

李崖對魔皇宮也比較熟悉,然後帶着十八位神王各自選了一處住處,然後我和古鼠,轉輪王,小九也都各自選擇一處,龐大的力量一起在空中凝聚。

一道足以隔絕神王境第七重強者全力一擊的無形屏障出現,這道屏障縱使那域外強者全力一擊,也不可能立馬就被攻破,只要他一擊未果,我們便能瞬間出現。

“我要去一趟北冥,把這裏的事跟猴哥說一下!”

待一切事情都做好,我便看着古鼠和轉輪王道:“古鼠老哥隨我回去便可,轉輪王,小九,你們便留在這裏,以防萬一出現的變故!”

“有古兄陪大王,大王路上安全倒不用擔心!”

轉輪王點點頭,小九則是也想隨我一起去,我便看着小九道:“小九,你在這裏安心恢復實力,你現在的實力跟當年比起來,還是差的太多!”

“好吧!”

小九聞言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我和古鼠便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便已經在北冥之中,現在妖界大地各處,只要我願意隨時都可到達,這就是能使用神通的好處。

“大王,魔皇!”

我和古鼠的出現立馬就引起衆人的注意,我發現衆人除了麒羊,七彩,猴子和豬妖不在以外,全都在這裏,不過除了贏勾和旱魃,衆人現在修爲都是在妖皇境巔峯。

見此我心中還是大大的驚訝了一番,也不知道猴子到底用了什麼辦法,居然能夠把衆人都提升到如此高的境界。

需要浪漫 “你們繼續修煉!”

我看着正在不停參悟神王境的將臣,該隱,後卿,鷹蒼,鷹天嘯說着,他們聞言點點頭,他們現在心中也很着急想突破神王境。

“贏勾,麒羊,七彩去哪了?”

我並未問猴子去哪,因爲猴子肯定沒有事,定是找什麼地方爲豬妖恢復實力去了,贏勾聞言道:“他們都被猴神王帶走了!”

“呃!”

我看着贏勾,贏勾看到我詢問的眼神,便道:“猴神王說麒羊和七彩的潛力很大,他又着急爲豬神王恢復實力,便把麒羊和七彩一起帶走了!” “嗯,古老哥,你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跟他們說一下,我去尋找猴哥。”古鼠聞言點點頭,我便直接消失在原地。

這是我自從進入北冥第一次進入深處,已經達到神王境的我進入這裏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可我在北冥之中尋找半天也沒有發現猴子蹤跡。

“猴哥!聽的到就回句話。”

我高喝了一聲,我相信猴哥要是能聽得見必定會回答,果不其然猴子的身影下一秒便出現在我眼前。

“怎麼了?”

猴子看到我便問,我聞言笑道:“出現點意外情況!”

“什麼意外情況?”

猴子聞言不解的看着我,我便把域外強者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也把我對於這些事情的分析統統說了一遍,更是把魔祖在域外星域混的挺好,爲什麼突然要回來的分析也詳細的和猴子說了一遍。猴子聽後眉毛都差點擠在一起。

“怎麼了?”

我見猴子如此表情便心中隱約感到不好,猴子聞言舒展開眉毛道:“如果按你所說,那人的實力比古鼠應該還要略勝一籌,而他卻在古鼠受傷時逃走,明顯是感應到了你們的出現。”

“他現在明顯寡不敵衆,他應該是想辦法傳旭給魔祖去了!”猴子說完,我也瞬間也明白了,猴子則接着道:“至於你所說魔祖的目的,很有可能是爲了我手中的殘卷!”

“對啊!”

聞言我眼睛一亮,我怎麼就沒有想起來這個,魔祖已經奪取豬妖的後半部關於無上之境的奧祕,那麼他一直沒有突破肯定是想尋找到這上半部。

雖說魔祖不知道猴子一直在妖界,可他卻能確定一件事,他都沒死,猴子定不會這麼輕易死去,他要趁猴子沒有恢復實力之前找到猴子,然後奪取那上半部關於無上之境的殘卷。

“應該就是如此了!”

我一拍手,可猴子這時卻又搖搖頭道:“這件事可能也並非如此簡單,若是爲了這半部殘卷,魔祖必然會第一時間親自回來,他卻讓手下先回來,這其中定是有什麼緣由!”

“管他什麼緣由,猴哥你修復恢復的也差不多了,他魔祖只要還沒達到無上之境,回來也未必就能討得好處!”

我看着猴子說着,實際上我說的沒錯,猴子就算沒有恢復巔峯狀態,可他曾經擁有過完整的無上之境奧祕,我就不信他沒有記住。

“嗯,至於那個域外強者的事情,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忙,我現在正在恢復實力關鍵時刻,還有幫那笨豬恢復到原先的巔峯狀態!”

猴子說完,我點頭道:“這個域外強者雖強,但還沒有強到要猴哥出手的地步,猴哥儘管放心修煉,若我們真的頂不住,你在出手!”

“嗯!”

猴子點點頭,我突然想起麒羊和七彩,便問道:“猴哥,那麒羊和七彩怎麼樣了?”

“這兩隻小傢伙倒是蠻有意思的,那麒羊定是兩隻達到神王境的神獸後代無意,雖說血統不純,但卻有了突變基因,待他出關,必能達到神王境界!”猴子說完,便接着又道:“至於那隻神鳥,我只能告訴你,它非同一般!”

“呃!”

本來我聽到麒羊出關便可達到神王境界的時候,心中歡喜不已,可當聽到猴子說神鳥非同一般的時候便一愣,不解的道:“七彩雖說也是神獸後裔,可我卻沒看出來有何不一般啊?”

“呵呵,你要是能看得出來,你就不需要現在來和我說那域外強者的事情了!”猴子不屑的瞥了我一眼,我見狀只能悻悻一笑,道:“這倒是,不過,老子天賦異稟,區區百年便達到如今的境界,日後成就肯定不會低於你!”

“嗯,這點我倒是相信!”

猴子聞言居然沒有反駁,見狀我便接着問道:“猴哥,這七彩到底有何不同凡響之處?”

“它的體內封印了兩股強大的力量,若是我沒猜錯的話,這七彩應該是轉世的,而不是新生!”猴子此言一出,我便心中震的嗡嗡響,這也太他媽扯淡了吧,老子隨便弄只坐騎都他媽這麼牛逼,這麼一看,好像就老子顯得平凡無奇了。

不過在換個想法,正因爲我身邊的人一個個都非同凡響,才能彰顯老子更加的不同尋常。

“猴哥,那他們什麼時候能夠出關?”

猴子聞言搖搖頭道:“麒羊的情況絕對是在幾年之內,可這七彩比較麻煩,若要解開它體內的力量,恐怕它無法駕馭,到時候難免落得身死道消!”

“所以我已經幫他解開一絲,讓它緩慢的吸收,等它達到妖王境時,我在爲它打開一道封印,幫助它吸收一道封印內的力量!”

“那兩股力量究竟有多強?”

我很好奇的看着猴子,猴子聞言看着我笑了笑道:“只能這麼說,若是讓那股力量肆無忌憚的爆發,貌似除了我,你們所有人都無法承受,更正確的說法,除了我和古鼠,轉輪王,加上那個域外強者,你們都得死!”

“臥槽,這麼強!”

聞言我心裏直跳,這得多大實力啊,我急忙對猴子道:“猴哥,你還是循環漸進吧,別到時候弄出一個天災,到時候我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哈哈哈,放心吧!”

猴子說完我便要走,猴子卻叫住了我。

“等下!”

“怎麼了?”

我回身不解的看着猴子,猴子從身上拿出一枚九轉大金丹遞給我,我立馬眼神怪異起來,這猴子不是說沒有那麼多了麼,現在怎麼突然又拿出一枚送給我!

“你想多了,這不是給你的!”

猴子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道:“這顆金丹,你交給九妹,讓她儘快服下煉化這枚金丹,好早些恢復當年的實力,這樣在接下來的事情發生時也好能有自保的餘地。”

“臥槽,猴哥,你也太偏心了吧!”

我接過九轉大金丹不滿的說着,猴子聞言則道:“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現在九妹可是你媳婦兒,給你給她不都一樣嗎?再說了,你體內的九轉大金丹的藥力並未全消失,它足夠把你提升到神王境界五重!”

“好吧!”

聞言我才稍稍平復一下不滿的心,放好了九轉大金丹便一閃消失了,下一刻便出現在贏勾,旱魃他們所在的地方。

“大王,你回來了。”

贏勾和旱魃看到我便走過來,只是他們眉宇之間帶着憂慮,見狀我知道古鼠已經告訴了他們最近發生的事,以及可能要發生的事情。

“你們都知道了吧?”

我問完,贏勾和旱魃點點頭表示他們都聽古鼠說了,我見狀道:“現在你們當務之急便是抓緊時間修煉,儘可能提升修爲,魔祖可能會很快就到來,也可能會等幾年,十年,甚至百年,所以你們必須爭取有限的時間,爲接下來的事情做好準備!”

“是!”

贏勾和旱魃點頭應諾。

古鼠這時候看見我眼神中的擔憂,便笑道:“小友不必太過擔心,雖說魔祖很強,但只要有大統領在,魔祖即使親來,也未必就能掀起什麼風浪!”

“嗯!”

聞言我點點頭,道:“古老哥,我們這便回魔皇宮吧。”

“好!”

古鼠點頭應諾,我跟贏勾和旱魃吩咐了句,待他們幾人醒來便把這些事情告訴他們,然後便轉身和古鼠一起消失在原地。

我和古老哥本來是直接回魔皇城,可我突然想起百萬沼澤的那裏的毒蜂羣,我心中隱隱覺得那裏應該有什麼祕密存在。 “古老哥,我們稍後在回魔皇殿。”

我傳音給古鼠,古鼠聞言停下身子,我倆一起出現在百萬沼澤的邊緣地帶,不解的看着我道:“小友,去這百萬沼澤有事?”

重生八零:敗家媳婦有點田 “古老哥,可知道這裏有一羣毒蜂盤踞在沼澤之下?”

我微笑着說完,古鼠則是搖搖頭,他雖說實力高強,可他一直隱居在古妖遺址裏的墓室,除了偶爾去散散心,很少關心妖界的事。

“這百萬沼澤之下有一個蜂羣,我一直都很好奇這毒蜂到底是何物種,只是事情太多,一在的耽擱了。”

我說完突然想起這毒蜂的來歷,道:“小九說,這毒蜂是從北冥之中帶到這裏的,古老哥在北冥之中難道沒有遇到過?”

“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想起一個事情!”

古鼠皺着眉頭,彷彿在回憶,良久之後眼睛一亮,看着我道:“數萬年前,我進入北冥,發現過一個破敗的蜂巢,裏面卻只有幾顆卵,難道這裏的蜂羣便是那個蜂巢孵化的?”

“嗯,很有這個可能!”

我聞言點點頭 基本已經可以肯定這裏的蜂羣便是古鼠曾經在北冥遇到的那個,只不過古鼠遇到的時候並不起眼而已,但現在這些毒蜂卻已經開花,達到一種恐怖的數量。

牽起你的小爪子 “走吧,我帶古老哥見識一下!”

說完我已經飛往沼澤中心,直接利用龐大的威壓直直的砸向沼澤之中,立馬無數的小妖慘叫不已,可我卻並未停止,我要逼迫這些毒蜂自動飛出。

“嗡嗡嗡嗡!”

果然沒過多久我便聽到了毒蜂的嗡鳴,然後我和古鼠就驚訝的發現,鋪天蓋地的毒蜂正在飛來,要不是我和古鼠都是神王境,恐怕還真得被這無數的毒蜂所嚇到。

我和古鼠都法力護住周身,而那鋪天蓋地的毒蜂則彷彿有靈性一般,並未主動的進攻我們,反而在我們十米遠處停下。

“小友,這些毒蜂好奇特!”

古鼠在看到這密密麻麻已經遮住天日的毒蜂皺着眉,聞言我心也已經有點忐忑,這毒蜂要比我想象中還強大多了,要不然在我和古鼠的威勢下,早已被震退或者震死,可他們就彷彿沒事一般圍着我們。

“不管你們是誰,離開沼澤之地,否則,死!”

就在這時一聲彷彿穿越空間的聲音進入我和古鼠的耳朵裏,我倆聞聲眉頭都一皺,我看着古鼠傳音道:“古老哥,你能感受到方纔聲音的來源麼?”

“感應不到!”

古鼠雙眼凝重的搖搖頭,我見狀心中大驚失色,方纔發話的明顯是那紫翼蜂王,只是我很費解,難道他也是神王境的?還是說他強的,連古鼠都無法捕捉到它從哪裏發出聲音?

“哈哈,不知道發話的可是紫翼蜂王?”

我和古鼠暗地裏傳遞這消息,但我面上則大笑的道:“早就聽聞百萬沼澤,真正的掌控者是紫翼蜂王,若是給面子,便出來一見可好?”

“哼,少說廢話,直接說你要幹什麼!”

紫翼蜂王貌似並不給面子,聞言我眼中精芒一閃,嘴角帶起一絲奇怪的笑容看着古鼠點點頭,古鼠則也是露出了笑容。

“紫翼蜂王這麼說是不給我面子了?”我故作生氣的道:“不給我面子,那麼就必須承受我的怒火,只是不知道蜂王能承受得了幾分?”

“你,你要幹什麼?”

這句話一出,立馬證實了我心中的想法,這紫翼蜂王壓根就不是什麼神王境強者,只不過不知道從哪裏學來的一個本事,能讓我們無法捕捉到他聲音來源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