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說真人,你還敢假扮巫門門主嗎?”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太上真人的頭搖晃的像個撥浪鼓,村長此時也知道了太上真人只是一個騙子,因此一上前來就用柺杖狠狠的打在了太上真人的頭上,頓時太上真人頭破血流,而那個村長竟然不打算住手,還想繼續打。

我害怕弄出人命來,連忙制止住了村長:“村長,他固然可惡,可是你也不能鬧出人命來,現在可是21世紀了,是**律的年代,你這麼做,無意就是犯罪,把這混蛋交給我們吧!”

“今天多虧了你們,要不然我們真的就良心難安了。”

村長見風使舵的本事很強,一看我們佔了上風,就開始附和起我們來,不過我並沒有繼續理睬他。

“好了,關於陰婚的事情,我看就此作罷了,讓死者入土爲安吧!我們該做的,就是好好的爲死者做法事超度他,希望他能早點轉世投胎……”

師傅見事情已經明瞭了,就開始對衆人施教起來,我也樂得清閒,大嬸此時帶着她的女兒也回去了,只是就在我們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時,那個太上真人卻已經腳底抹油溜走了。

等我們回過神來找他時,他早跑的沒影子了,不過大家也沒辦法,只能不了了之,師傅和我帶着小師妹又轉身朝山上走去,就在半山腰時,沒想到又碰到了太上真人。

“我說你們是不是我今生的剋星啊?爲什麼我走到哪裏都能看到你們。”

太上真人一看到我和師傅,立刻就哭喪着臉,只是我心裏也好奇了一下,這老東西按道理說,應該是往別處跑纔對,怎麼會跑山上來?

“我說真人,這山上可是我們巫門的地盤,你現在不趕緊逃離,竟然還敢羊入虎口,難道你真不怕我師傅再給你一擊嗎?”

我說着就掏出了符篆,暗示他剛纔的雷劈,結果太上真人一看到我手裏的符篆,立刻就跪在了我們面前。

“我真不知道你們是巫門的人,我只是混口飯吃,瞧瞧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做工作肯定也沒人要,不騙騙人,我豈不是要餓死街頭?”

太上真人強詞奪理的話弄的師傅也來了脾氣,他大步走到太上真人面前,一腳就踩在了他的背部,結果因爲周圍樹枝的緣故,太上真人的後背衣服被“撕拉”一聲給劃破了。

當太上真人的後背露出來時,我看到他背部有一個淡紅色的惡鬼印記,這個印記我並不陌生,而且還非常的熟悉,因此一看到那個印記,我直接傻眼了,足足一分鐘纔回過神來。

“太上真人,你後背的那個惡鬼印記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身上有那種印記?”

不等師傅繼續教訓太上真人,我連忙跑過去推開師傅,然後一把抓緊太上真人的衣領就逼問了起來。

“當然是遭受反噬的了,你以爲是什麼,我其實以前也是道士,不是騙人的,只是因爲最後一次遭受反噬後,我的道術全部都消失了,所以才騙人的,罷了,這也是我活該。”

太上真人嘆了口氣,我從他眼裏看出了哀傷。

“你去過天水村對不對?這個惡鬼印記就是在天水村弄的。”

“你怎麼知道?”

太上真人一臉好奇的望着我,而我內心深處的那段慘痛的記憶又一次浮現在了腦海中。

“我就是天水村的人,之前我父親說有一位道長去過我們村子,而且還給他們了一線希望,那個道長就是你對不對?”

“是我沒錯,只是我沒有想到那個女鬼的怨恨會那麼大,我就不明白了,你們村子的人怎麼會得罪那麼厲害的女鬼?還害得我遭受了反噬,真是的,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接你們村子的活。”

太上真人的話讓我愣了一下,難道他並不知道我父親他們做的醜事嗎?難道說我父親他們並沒有對太上真人說實情嗎?我忽然感覺自己真的要抓狂了。

“你道術不精,爲什麼還要讓我父親他們那麼做,你遭受反噬,這是你活該,怨不得他人。” “什麼叫我活該?要不是你們隱藏事情的真相,我也不會被反噬。”

太上真人冷哼了一聲,而我內心此時也有些震撼,聽太上真人的說辭,老爸他們果真是隱瞞了真相。

“可就算是他們隱瞞了真相,那你也不應該受到反噬。”

“小子,你到底懂不懂道法?簡直就是門外漢一個。”

太上真人說着就把在我們村子裏的事情說了出來,結果師傅聽了竟然還幫襯着太上真人,而我也明白了太上真人爲何會這麼說了,原來太上真人的那個方法是正確的。

可是就因爲我父親他們隱藏了真相,所以纔會導致太上真人計算失誤,而我和表哥也起到了打破那個陣法的輔助作用,因此我們村民纔會被埋進大山深處,而太上真人也因此受到了反噬。

“對不起,是我沒有弄清楚,可是就算如此,你也不能隨便拿剛纔那個女人亂開玩笑,你既然已經沒有了道術,爲什麼要欺騙那些人說那個女人被惡鬼上身了呢?那可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不是什麼沒有生命的東西。”

“好了,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們想怎麼樣?要殺要剮,隨便你們。”

太上真人也不再做解釋了,直接雙腿一伸,躺在了地上,一副癩皮狗的樣子,看到他自暴自棄的樣子,我也不想在繼續浪費自己的精神了。

“師傅,我們走吧!”

“先等等,太上真人,你背上的惡鬼印記是可以除去的,你爲什麼不找人幫你除掉呢?”

“要是真的那麼容易除掉就好了,我現如今年紀也大了,也沒多少時間可活的,惡鬼印記除不除都無所謂,反正也只是讓我術法消失,剛好我也能做做普通人,幹了一輩子道士,也是時候做做普通人了。”

“惡鬼印記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如果你不趁活着的時候除去那個印記,那等你死後,你的魂魄也會直接變成厲鬼,你生前是捉鬼降妖的,難道你想死後被別人捉你嗎?”

“這麼嚴重?該死的,那個混蛋竟然騙我。”

野貓撩人:嬌妻太兇殘! 太上真人聽了師傅的話嚇得急忙從地上跳了起來,那速度比我都快,我忽然對太上真人有些好奇了,他以前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看來給你看這個印記的人並不打算想讓你安寧,我說真人,你怎麼到哪都不讓人省心呢?”

師傅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就朝山上走去,見師傅要走,我也帶着小師妹和神龍上山,太上真人厚着臉皮跟在我們身後,我看師傅那樣子,八成是想替太上真人除去身上的惡鬼印記。

雖然我對太上真人沒有多大的好印象,但是他好歹以前也幫助過我們村人,而且他如今也是因爲我們村人的關係才變成這樣,所以我也有推卸不了的責任,因此只希望師傅救了他之後,我跟他再也沒有牽扯。

回到山上後,師傅就開始擺起了陣法,說是要趁今天晚上的陰氣大盛時給太上真人祛除身上的惡鬼印記,因爲今天晚上是七星連珠的時候,所以陰氣也會大盛,而且我的鬼珠也會發揮強大的靈力。

所以今天晚上做法是最合適的,而且師傅剛纔給太上真人算了一卦,他的壽命已經不多了,所以不能再繼續等下去。

“師傅,爲什麼要用黑色符篆?這能隨便用嗎?”

看着師傅在地上貼滿了黑色的符篆,我心裏一陣緊張,師傅這也太胡鬧了,要是一不小心壞事了,那太上真人豈不是要灰飛煙滅,話說,這黑色符篆一般都不能輕易使用,尤其是在七星連珠的時候。

黑色符篆本身就蘊含着大量的邪氣和煞氣,而且今天晚上本來陰氣就旺盛,就算師傅成功了,也會被煞氣所侵蝕,怎麼想都覺得很吃虧。

“你就放心好了,這黑色符篆不像你想的那麼邪惡,有些時候,最邪惡的東西,也是最能剋制邪惡的東西,正正一定是正,而負負不一定是負,這是數學裏面最簡單的道理,你好歹也是一個大學生,不會連這個都不懂吧!”

師傅說的很輕鬆,似乎晚上做法跟他沒有一點關係一樣,見師傅一點壓力都沒有,我心裏也着急了,二師妹如今也不在,我一個人勸解師傅他也不聽,就在我煩躁的時候,神龍走了過來。

“放心吧!你師傅做的沒錯,他不會有事的,而且有我和你在守護,他很安全。”

有了神龍的保證,我的心才稍微安靜一些,因爲小師妹屬於陰體,不適合留在這裏,特此她早早的被師傅安排在屋裏寫字繪畫。

好在小師妹還比較聽話,知道自己不該來這裏,因此一直都留在房間寫師傅教習給她的知識,而太上真人剛服用了師傅給的丹藥,如今正呼呼大睡中,看到他睡的那麼香甜,我真想給他一腳,但是想想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陳庚,你彆着急,你試着放鬆你的心情,你要是一直這麼焦躁的話,一定會對你師傅今天的做法不利,這種陣法是最忌諱你這種心情的。”

神龍一臉淡然的模樣,聽了他的話,我也試着讓自己冷靜下來,唸了一百遍清心咒後,我這才感覺自己坦然了下來。

看着天色越來越暗,天上的七星也已經升起來了,如今就等着午夜時分的珠聯璧合,希望師傅不會有事,因爲今天的事情太重要了,大家也都忘記了吃飯,而我們也自然忘記了小師妹還是小孩子,不過好在小師妹很懂事。

她竟然自己燒了飯菜給我們送了過來,可是她剛一到院子裏,就被師傅罵回了屋裏,因爲現在已經是天黑了,而且這裏的陰氣也開始上升了,要是小師妹再靠近一步,恐怕一生都會多災多難。

“小師妹,聽話,趕緊回去睡覺,不管你聽到什麼,都不要睜開眼睛看,也不要出來,快點回去。”

我見小師妹愣在屋檐下面,生怕師傅再罵她,就連忙示意她離開。

“大師兄,那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琳兒先回房去了。”

琳兒懂事的說完話就轉身回去了,手裏的飯菜也放在屋檐下面,不過誰都沒有過去吃飯,因爲現在師傅已經開始作法了,而太上真人早陷入了昏睡中,神龍吃不吃都無所謂。

wωω●ттkan●c o

而我也沒有任何心思去吃東西,因此就小師妹吃了飯,只是可惜她做那麼多,就在我想着小師妹的時候,天空忽然閃過一道亮光,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急忙召喚出鬼珠來,因爲之前兩顆鬼珠已經合二爲一了,所以現在就只剩下一顆珠子了。

而這顆珠子也直接定在了太上真人頭頂的半空中,看着鬼珠散發出光芒,天上的七星也開始了合併,短短的十分鐘,我卻感覺像是過了半個世紀一樣漫長。

當七星合併在一起時,天空射下來一道光芒,正好光芒照射在鬼珠上面,而鬼珠又反射出淡紅色的光芒來,光束照射在太上真人的背上時,我肉眼明顯的看到太上真人抽出了幾下。

接着他背部的那個惡鬼印記像是被燒焦了一樣,當陣陣黑煙冒過之後,太上真人背部的印記也消失了,此時天上的七星也已經黯淡無光,接着就消失了,鬼珠也回到了我體內。

“師傅,師傅你還好吧?”

鬼珠剛回到我體內,師傅就倒了下來,嚇得我連忙奔到師傅跟前扶住了他。

“沒事,就是體力消耗過大,休息兩天就沒事了。”

師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子,大口喘了兩下,聽了師傅的解釋後,我這才放下心來,可是看到師傅一臉的疲憊,我還是替他把了一下脈,好早真的是沒事。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師傅,我扶您回房休息吧!”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嗯,記得去把飯菜熱一下去,消耗這麼多體力,爲師餓的快不行了。”

就在師傅剛說完自己餓得不行的時候,小師妹突然從房間奔了出來,不等我問,她急忙端着飯菜就往廚房跑去,這小丫頭明顯剛纔一直都在偷看我們,要不然怎麼會知道師傅餓了呢?

“這丫頭也太不聽話了。”

師傅不滿的嘟囔了一句,不過我並不這麼認爲,我反而覺得小師妹很有膽量。

“師傅,我覺得小師妹膽識過人,以後肯定也是一個難纏的小傢伙,我看您後繼有人了。”

“說的爲師好像後繼無人似得,行了,趕緊扶我回房去,這裏陰冷陰冷的,怪難受的。”

我不敢繼續囉嗦下去,扶着師傅就回到了房間,然後這纔出來扶着太上真人去休息了,因爲惡鬼印記雖然祛除了,可是也要休養幾天身體才能恢復,因此太上真人這幾天一直都逗留在我們巫門裏。

“我說太上真人,你身體都好了,怎麼還不走?”

一大早我就看到太上真人拿着師傅的佩劍在院子裏練劍,這都過去一週了,太上真人的身體也早恢復了,可這老傢伙就是賴着不走,我師傅趕他好幾次了,卻沒有想到他一直往後拖延。

“誰說我身體好了?我這還沒好利索呢,要是剛一下山出現什麼問題怎麼辦?你們就好人做到底,幫我徹底治療好這也算是好事一件。”

太上真人厚顏無恥的話令我真的頭疼了,每次讓他走,他都說這幾句話,好像他沒有別的話一樣。

“我說老傢伙,你還要不要臉?人活臉樹活皮,你又不是我們巫門的人,跟我們也沒有半毛錢關係,一直賴在我們這裏到底想做什麼?就算是吃閒飯也要給錢吧!”

我不說錢還好,一說錢那老傢伙直接就跳了起來,十足的一個老無賴。

“好啊陳庚,我不就是吃了你們幾碗飯嗎?有必要跟我提錢嗎?虧你還是道士,你的道家法則都背到哪裏去了?一天到晚就只知道錢錢錢,沒有錢就活不下去了嗎?俗氣,簡直就是俗不可耐。”

太上真人的叫罵聲很快就引來了師傅,師傅一看到太上真人像個猴子一樣上跳下竄的,直接一巴掌就打了過去,結果太上真人躲避不及,一頭就撞在了門樑上,他的額頭也頓時多了一個大包。

“好啊!你們師徒兩個聯手來欺負我,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太上真人的無理取鬧惹得師傅也發飆了,我可是見過師傅和智和大師鬥嘴的,如今太上真人敢挑起師傅的怒火,簡直就是不要命了,我在心裏對他默哀了幾分鐘,希望他等會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我面前。

“陳庚,門外面來了一夥人,氣勢洶洶的,說是來找太上真人,你快去看看吧!”

就在我繼續看熱鬧的時候,神龍突然跑了過來,看他一臉嚴肅,我也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因此連忙示意師傅和太上真人停下。

“你們兩個先暫停一下,叉叉說門外來了一夥人,氣勢洶洶的,說是來找太上真人的,我說真人,你該不會是得罪什麼人了,所以才一直賴在我們這裏不肯走吧?”

我本來是打趣太上真人的,結果太上真人一聽我的話,竟然大叫一聲就丟下師傅的佩劍奔到了屋子裏面去,還特意關上了門,看到他那般舉止,我也猜出來他一定是在躲避那些人。

“走,我們先去看看。”

師傅哼了一聲就朝門外走去,我和神龍也跟着走了出去,因爲二師妹已經回來了,所以小師妹也交給了她去管教,所以她們此時並不在這裏。

我和師傅以及神龍來到了門外,果真那幾個人長得很兇悍,而且個個手裏都拿着傢伙,真不知道太上真人那老傢伙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

“我說你們都是誰啊?來我們巫門鬧什麼事?”

“道長,這沒你事兒,我們是來找太上那個老匹夫的,死騙子,害得我妹子差點被人配了陰婚,要不是我昨天晚上回家,恐怕我永遠都不知道那件事情。”

來人是大嬸的兒子,也是之前被太上真人配陰婚女人的哥哥,看來那件事情還沒完啊!本以爲都結束了呢。

“你們找太上真人我們不反對,可是你們來我巫門鬧事就不對了,太上那老傢伙是在我們這裏沒錯,可是再怎麼說,這裏還是我們巫門的地方,如果你們想找他的麻煩,那也要等他離開我們這裏了,到時候你們雖然打罵他,都跟我們沒有關係。”

“道長,我們知道是您救了我妹子,可是太上那老傢伙您爲什麼要保護他?”

“不是我要保護他,而是隻要一到我們巫門,就禁止動武,太上之所以變成這樣,其實也是受了惡鬼的反噬,所以纔會心智受損,這幾天他一直在我這裏休養,你妹妹那件事情,也不是出自他本意。”

太上真人之所以說那個女人被惡鬼上身了,其實都是因爲惡鬼印記的關係,所以纔會心智有所分辨不清,也不是出自於他的本意,這都是後來我聽師傅說的,如今太上真人已經恢復了,也清楚自己所做的錯事。

儘管太上真人一直在懺悔,可是有些事情,做過了,就是做過了,是很難消除印記的,而如今那個女人的哥哥找上門來了,太上真人自然就不敢出來了,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做了虧心事,所以怕找事的。

“道長,那你也要讓他出來給我們一個解釋啊!我們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如果他肯承認自己錯了,也肯改過自新,我們也不再說什麼了,但是他要是再敢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幾個今天哪怕是不要命了,也要打死那個老匹夫。”

“既然你們這麼執意,那……庚兒,去叫那個老傢伙出來。”

師傅對我使了一個眼色,我立刻就會意了,跑到太上真人的門外後,我就把外面的事情說給他聽,結果這老傢伙死活都不願意出去,還說一出去就會被打死,弄的我也來了火氣。

“老傢伙,你要是再不出去,不等他們打死你,我也要打死你。”

我說着就一腳踹開了房門,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太上真人竟然背靠在門上,結果那一腳也讓他直直的趴在了地上。

“哎呦,臭小子,你是想要我這老命啊?去就去,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頓,也好過你剛纔那一腳。”

太上真人揉着自己的屁股,無奈的搖了搖頭就跟着我走出了房門,一到大門口,結果一個人都沒有,好在神龍還留在這裏。

“叉叉,他們人呢?該不會挾持我師傅下山了吧?”

“說什麼呢你,他們都被你師傅請到客廳去了,你們去客廳吧!”

因爲我們巫門的客廳有些奇怪,不像是別的門派一進去走過大院子就是客廳,我們的客廳是設立在祠堂後面的,我們一進門並不是客廳,而是祠堂,我曾經特意問過師傅爲什麼,結果師傅只是給了我一個爆慄。

所以我如今也不懂這是爲什麼,不過得到神龍的答案後,我忙帶着太上真人朝大廳走去,一到大廳門口,裏面的人都一涌而出。

“老傢伙,你可知錯?”

“知錯,我知錯,我再也不會犯那種錯誤了,這幾天我也一直在反思,真的是對不住各位了,唉!我從來沒有做過錯事,可是在即將大限之際竟然做出那種令人髮指的事情來,幸好沒有釀下大禍,否則我就算是死了,靈魂也難以安息……”

我原本以爲太上真人還會對抗一陣子,結果沒有想到他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了起來,好像他纔是那個受到委屈的人一樣,沒想到這老傢伙竟然這麼能演戲,不去做演員還真是可惜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太上真人就對着那個女人的哥哥磕起了頭來,那個女人的哥哥顯然沒有想到太上真人會這麼做,嚇得他連忙退後了一步,畢竟他還是年輕人。

被這麼大年紀的人跪拜,真的會折壽的,所以他纔會如此驚嚇,而師傅也愣在了當場,看來他也沒有想到太上真人會有這麼一手。

“算了算了,既然你也知道錯了,那件事情也就算了吧!不過你給我記住了,以後要是再敢做出什麼令人髮指的事情,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放過你。”

“我發誓,我再也不會做出那種事情了。”

得到了太上真人的誓言後,那個女人的哥哥帶着那羣人就離開了,門派此時也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只是太上真人一見那些人走了,立刻嬉皮笑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好像剛纔的那副可憐樣子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我說老傢伙,你這臉皮怎麼就那麼厚呢?剛纔還是一副驚嚇過度的樣子,怎麼一下子就又恢復了呢?”

“哼!你懂什麼,我這叫大丈夫能屈能伸,這纔是做大事的人,哪像你們,一個個怕事的樣子,像你們這麼畏手畏腳的,將來還怎麼做大事?”

我和師傅沒有想到這老傢伙竟然還藉此教訓了我們一頓,弄的我滿心都是火氣,只是師傅卻一直沉默着,這點倒是讓我有些費解。

“師傅,你該不會是被他給氣瘋了吧?”

“瞎說,行了,我說真人,你也是時候離開了,他們都已經不找你麻煩了,你以後好自爲之吧!希望我不會再遇到你。”

師傅對太上真人下起了逐客令,不過這也是難免的,他都賴在我們這裏好幾天了,我們也不是辦慈善機構的,而且他的壽命也即將走到盡頭,要是他真的死在了我們這裏,我們以後對外界可怎麼說得清。

“好了,我也該走了,是時候回去了。”

太上真人這次沒有繼續糾纏,而是附和着我師傅的話,只是我從他眼裏看出了淡淡的憂傷,似乎是在回憶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又像是在回憶什麼開心的事情,反正就是很糾結的那種神態。

“庚兒,你等下護送真人回去,一定要把他完好無損的帶回他們門派。”

“什麼?師傅,你不是開玩笑吧?”

師傅的話讓我直接震驚了,而太上真人也愣在了一邊。

“開什麼玩笑,爲師像是開玩笑的人嗎?速去速回,記住了,一定要保護好真人的安全,他時限已經不多了,應該可以活着回到門派吧!”

師傅說這就嘆息了一聲,然後轉頭就走了,也不給我反駁的機會,而太上真人的眼睛也變得深邃了起來,就是不知道他此刻心裏在想什麼。

“陳庚,你師傅讓你護送我回去,我想應該有他的道理,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白送我的,等我到家了,我就把我終生所學的都傳授給你。”

太上真人似乎害怕我拒絕,連忙對我施展出了誘惑,可惜我對他的本事根本就沒有什麼興趣,要是我師傅說把他所學的傳授給我,那我還有可能感興趣。

“不好意思,我對你終生所學的東西沒有興趣,走吧!我師傅已經給我下達命令了,我也不得不聽,不過你一路上可不許亂來,我可不像我師傅那麼有耐心。”

瞪了一眼太上真人後,我轉頭回房,因爲這次路途遙遠,我肯定是要回去收拾幾件換洗衣服的,而且還要準備一些靈符,免得路上遇到什麼意外,我可不想讓這老頭子死在荒郊野外,那到時候他變成鬼了,估計也不會放過我。

收拾完後我就帶着太上真人下山了,神龍是我帶來的,而且也跟我簽訂了契約,自然也是跟在我身邊的,只是我真心不喜歡他,因爲我在我面前,是沒有任何**可言的。

“真人,你到底是哪個門派的?”

一路上,我問了好幾次太上真人門派在哪裏,結果他每次說的都不一樣,這讓我立刻就感覺這老傢伙根本就不想回去。

“哎呀,你着急什麼,跟着我走就是了,我又不可能賣了你。”

說急了,太上真人直接就不解釋了,他的賴皮勁又來了,氣的我真想一腳踹飛他。

“我說你到底想要玩什麼?我可不是來陪你郊遊的,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管你了,你自己回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