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覺得好笑,難道這些人說話都不怕人嗎?還是以爲我跟雲亦楓都是聾子,我暗暗搖頭,卻聽到身後一聲的斷喝,“趕緊起來,五個人打不過一個,真夠丟人的,走了。”

沒想到林小芸滿氣勢的,胳膊脫臼了還能教訓出口,真的是挺堅強的。

跟着雲亦楓往家走,我一會兒把他的大手牽上,“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就吃虧了,看樣子真沒人把我的太太放在眼裏是不是?說說,她爲什麼找你事。”雲亦楓似乎還是餘怒未消。

我摸搓着他的大手,“吳磊的女朋友,心裏怨恨我,就是因爲她跟吳磊這個關係我覺得有些對不住她。” “行,不管怎樣都要謝謝你子靜,我當時一眼就跟你一見如故,緣分真的是很其妙的東西。”她笑道。

“我也覺得跟你一見如故,行了,我先掛了,一會兒我把我的新電話發給你,你等我消息。”

“嗯!”劉蕾道。

我掛了電話,一直襬弄着手機,越想越覺得雲亦睿是最適合的人,但是他這麼忙,能爲我去做這樣的事情嗎?

我正在沉思,以至於雲亦楓到了我的身邊我都沒有發覺,他晃動着手衝我道,“子靜,想什麼呢?怎麼剛掛了個電話就變成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這才察覺自家的老公已經到了我身邊,我把他拖到沙發上坐好,“亦楓,我真有事要你拿個主意,你看看這樣可行嗎?”

我把在火車上認識劉蕾以及她父母逼她嫁人的事說了一遍,雲亦楓微微蹙眉,“子靜,你確定你說的只是你在火車上有一面之緣的人,不是認識很久的閨蜜。”

我知道雲亦楓在諷刺我,我嘆氣道,“亦楓,她跟珊妮很像,自來熟,也愛笑也有甜煞人的酒窩,我真的感覺她就跟珊妮一樣,要不我不會操這樣的心。”

雲亦楓似乎一怔,他的大手撫上我的頭,“子靜,你別這樣,你這樣我也心疼,你必須要走出來,要不他們也會難過。”

我抓住雲亦楓的手,嬉笑道,“我沒事,真的覺得她跟珊妮很像我纔想幫她,我們是舉手之勞,再說她來b市也會工作,以後找了老公也會還錢的,你擔心什麼?”

雲亦楓點了點我的鼻子,“我是在乎那二十萬嗎?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因爲她跟珊妮一點的關係都沒有,你呀!”

雲亦楓只要是這種口氣我就知道他已經妥協,我摟住他,“我覺得亦睿最合適,他要去了,劉蕾她家的父母保準把親給她退了。”

“噗”雲亦楓沒忍住笑了出來,“你去說,我可不去說,虧你想的出來。”

“怎麼了?就是做戲而已,以後過段時間再說兩個人不合適分了,反正劉蕾家就是爲了錢,有了錢怎麼都好說。”我卻不覺得這個辦法不妥。

“行,你去說,不過我覺得也就你說亦睿能答應,誰說都不會好使。”雲亦楓似乎一副看笑話的表情,難道有那麼難嗎?我心裏疑狐,卻越發想試一試,大不了雲亦睿就是不同意,我又不少快肉。

我感覺這樣的事在電話裏不好說,我想了想道,“明天我去公司找亦睿,提前給你說下請老公別介意。”

雲亦楓卻一副不以爲意的樣子,“隨便,我沒那麼小氣,沒有意見。”

我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孟映雪抓住了嗎?公司怎麼樣了?”

雲亦楓點了點頭,“嗯嗯!抓住了,張鵬判了死緩,因爲她有身孕判了六年緩刑兩年執行,我們的公司終於得到了澄清,恢復了信譽,而且最重磅的消息是孩子不是亦睿的。”

“啊?”我大吃一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亦楓你怎麼不跟我說。”

雲亦楓雙手一攤,很無辜道,“你都跑的不見影了,我找誰去說。”

“那麼在杭州的時候你不說。”我不滿道。

雲亦楓敲了敲我的腦袋,“那個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把你打包扛走,我還有那個心思管別人。”

他說的有些道理,沒想到孟映雪懷的孩子不是亦睿的,她可真夠操蛋的,人做到她這個份上真的是讓我由衷地“佩服。”

“張鵬爲什麼沒判死刑?他的哪條罪不夠他死的?”我想一想還是感覺氣憤難填,吳磊的一條命不夠他死的嗎?

“手下那麼多的嘍囉給他頂罪他哪能那麼容易死?持槍、陷害都被人頂替了,這樣他還覺得判重了還去上訴,不過高院維持原判。”雲亦楓的眼睛微眯,危險的很,“不過我想讓他。。。”

我猛然將抓住了雲亦楓的手,脣角都在哆嗦,“不要亦楓,我不要你跟張斌一樣,你有本事就讓他坐一輩子的牢,別的歪腦筋我求你不要動。”

雲亦楓這才緩了臉,“你說的很對子靜,爲那個垃圾真的不值的,我會讓他一輩子出不來的。”

我這才放心把他的手圈住。

吃了飯,我又給我媽媽去了電話,告訴她我換了手機號,想想又給我爸爸打了電話,他卻給我說了件事。

“子靜,你媽已經結婚了,爸爸已經不做它想了,但是你許姨今天給我說了很多話,我想來想去想跟她復婚,我想徵求一下你的意見。”夏傳明似乎有些難以啓齒,吞吞吐吐道。

我真的很震驚,纔想到那個包庇許翠父親的那個警察已經被抓起來了,其實許翠是無辜的,但是我爸難道一點都不介意嗎?

“爸,我尊重你的選擇,只要你認爲許阿姨她心裏有你,你也想好好跟她過日子,我不反對。”其實許翠對我爸是有感情的,只是覺得得不到迴應,女人又傻的厲害,如果她真能回頭跟我爸爸重新開始,我接受,我只慶幸這件事沒有鬧開,要不他們再婚就有熱鬧看了。

“子靜,爸爸先謝謝你,我主要是考慮若軒,加上你許姨在那個人沒抓進去之前有一次跟若軒說她後悔離開我跟他,爸爸覺得跟你許姨過了這麼多年了也是有感情的,所以才做這樣的決定。”

“爸,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人誰不犯錯不是,還有,如果跟許姨復婚,你別再有大男子主意,能做點家務幫她做點,有時候女人不見得非得讓你做,主要是暖人心。”我勸他道。

“爸知道了,柴米油鹽沒那麼簡單,爸經過了這次教訓,會跟亦楓學着怎麼做人家的老公。”

我看着雲亦楓笑的溫柔,他似乎一怔,不知道我爲什麼跟我爸說着說着衝他笑,不過他靠在我的身邊揉着我的肚子。

我知道他的意思,因爲在杭州那一夜我倆都沒有任何的措施,現在已經過了半個多月了,我卻一點跡象沒有,應該是沒有中獎。

可是雲亦楓時不時地撫摸我的肚子,似乎覺得這裏面有個小生命似的,有些好笑。

跟我爸掛了電話,雲亦楓依舊撫摸着我的小腹問道,“怎麼個情況?剛纔衝我笑什麼?”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沒什麼?”我蹭了個舒服的姿勢,“是爸覺得你這個女婿很合格。”

雲亦楓微笑,“那當然,沒看看我是誰的老公。”

我忍不住也笑了起來,“來老公,老婆給你個獎勵。”說完我低頭輕啄了一下雲亦楓的脣。

雲亦楓似乎一怔,我想想這似乎是我第一次主動吻他,心裏有點小得意。

我剛要撤出,卻被雲亦楓圈住加深了這個吻。

轉天我想着怎麼跟雲亦睿說,似乎真的有些難以啓齒,但是我還是覺得不算是什麼事應該。

下午沒有課,我坐車去了上揚國際,經過了這一次的洗牌,似乎上揚國際集團的樓我都覺得巍峨了不少,由於是陷害,兇手都已經抓住,現在的上揚國際似乎更加的名聲在外。

我推門而入,跟接待小姐已經是老熟人了,她微笑,“夏小姐,你找總裁還是總經理?”

“我找總經理,我自己上去就好。”

“請。”她客氣地道。

坐上電梯我一直想着措詞,等道了總經理室的樓層,我都沒想好怎麼說,似乎真的有些突兀,算了,我對自己說,既然已經來了問問就好。

路過祕書室,我真的是很有名了,我制止了她們的騷動,自己一個人去了雲亦睿的辦公室。

我輕輕敲了敲門,雲亦睿看樣子挺輕鬆的,聲音很和氣,“請進。”

想想也是,上一世其實他的性格就跟亦楓不一樣,一直像是遊戲花叢玩世不恭,現在卻都變的跟亦楓一樣有些冷漠,似乎都是因爲我。

我推門而入,雲亦睿的頭埋在電腦底下,似乎在做着什麼,人都說認真的男人最有味道,不得不說這樣的雲亦睿是有些吸引人的地方。

我踩着平底鞋慢慢靠了過來,他這才把頭擡起,一眼之下他似乎有些癡了,我暗暗嘆了口氣,扯出一抹笑道,“亦睿,忙什麼?”

他這才反應過來,“子靜,你怎麼來了?到沙發上坐,要喝點什麼?”

“別忙了,我找你有點事,這事絕對不能勉強,也不許翻臉,我就是想讓你幫我一個朋友。”我先把醜話說前頭,不管怎麼不能傷了和氣。

雲亦睿一怔,給我倒了杯咖啡放到了我眼前,和聲道,“不會惱的,你說吧什麼事?”

我就把劉蕾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他的眉頭蹙了起來。

這種事很爲難嗎?我自己都有些懷疑了。

他看了我一眼,突然不緊不慢道,“爲什麼不用我哥,反正也是假的。”

“是這樣,我要找的人必須是單身,因爲這個樣子哪怕說以後分手也不會讓別人懷疑,但是你哥不行,會穿幫的,所以我纔想到你。”我看着他道。

雲亦睿很專注的看着我,“子靜,我就問你一句,你說實話我就考慮要不要幫你?”

我點頭,“你問吧!亦睿。” “如果我哥跟你沒結婚,你會讓他去做這件事嗎?”雲亦睿看着我道。

我連考慮都沒考慮,“我不覺的做這件事有什麼爲難的,如果我跟亦楓沒有夫妻關係,我會讓他去做。”

雲亦睿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因爲這個是你說的,以後也怨不得我。”

我怎麼覺得雲亦睿說話這麼彆扭,我卻察覺不到到底是哪裏不對,只能道,“你這是答應了?”

雲亦睿扯出一抹無奈的笑,“你讓我做的事我能不答應嗎?我們什麼時候去杭州?”

雲亦睿越說我越覺得彆扭,不過他答應了讓我舒出一口氣,也沒那麼難不是,“過兩天我跟劉蕾串串詞,別穿幫了,不行我讓她加你微信,你倆商量下看怎麼說。”

雲亦睿的眉頭微斂,“我沒有那個東西,我是全力配合你,你怎麼說我怎麼做,我沒有必要跟那個女人單獨聯繫。”

雲亦睿顯然是有點不悅了,我想想也對,雲亦睿本來就勉爲其難,我這樣說更讓他覺得麻煩,“行了,你記得她叫劉蕾,你就裝高冷範就行,不用說別的,去了把錢一放就說他家的女兒是你的女朋友你要帶走,就可以了。”

雲亦睿外表帥,加上一看就是有錢人,劉蕾的父母知道女兒攀上這樣的髙枝還不偷着樂,所以說這事十有八九就成了。

雲亦睿點了點頭,“名字我記住了,放心吧,也不會很難,我能做好。”

我微笑站起,“謝謝你了亦睿,那麼我先回去了。”

“子靜,等等。”雲亦睿突然叫住我。

我一愣,“亦睿,你還有事?”

他嘴角一扯,盯着我道,“子靜,你是不是屬於卸磨殺驢,我都幫你忙了,你就這樣走了。”

“啊?”我又一怔,“亦睿,你是讓我感謝你嗎?行,哪天星期天你去家裏,我親自下廚請你吃飯。”

雲亦睿似乎有些好笑地看着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坐下,陪我說說話。”

“哦”其實我最怕跟雲亦睿說話,就怕他不着調地亂說,但是現在畢竟是我先找的他,我只能坐下含笑道,“行,你說吧!”

“子靜,我想爲我哥說幾句話,這些日子他也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所以你對他好點可以嗎?”雲亦睿突然衝我道。

我這是第一次聽雲亦睿說這樣的話,真的很意外,我以爲他跟亦楓屬於水火不容,難道說我誤會了什麼?

“謝謝你亦睿,我會對你哥好的,畢竟他是我最愛的人,你這樣說我很高興。”我由衷地道。

“子靜,我會試着放手的,雖然真的很難,但是我會去做,有一天我跟我哥說了很多,我們倆把掏心窩子的話都說了,所以說我也想開了,不過你可不可以不要躲我,我們就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我的老婆變大嫂真的令我無法接受,但是我會慢慢認清這個事實,但是我不會叫你大嫂,我叫不出來,你看可不可以?”雲亦睿盯着我滿臉的真摯。

我微笑,“我對你沒那麼大的意見,其實我一直知道上一世我的責任也大,但是結果真的是慘烈,亦睿我希望你理解,任何一個人不會走那樣的老路,她的心得多大才能接受你,所以我是做不到,我沒怎麼怪你,但是你的出現總會讓我想起那個痛,我試着不去想那些糟心的事,我們拋開上一世,努力做個普通朋友。”

要想完全拋出心裏的芥蒂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我努力去把雲亦睿當成一個普通人,慢慢來。

雲亦睿的臉上出現痛苦,很快隱去,“子靜,你這樣說我也很高興,我知道要你真的把我當成普通朋友也有一點的難度,我會努力,只希望你忘記過去,真正能輕鬆下來,我絕對不是逃避責任,就是希望你能把傷心的事全部拋開,開心一些。”

“我知道,畢竟那是上一世的事情,其實都該隨煙而去,你放心吧!我不會再對你有成見。”我一直微笑。

“這一次我們跟蘭家完全的撕破了臉,蘭茉莉也捱了我哥的一記耳光,所以你現在可以放心她不會再對你造成什麼影響了,孟映雪也抓住了,孩子不是我的她承認了,並讓我原諒她,她得到法律的制裁,我不想追究。”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雲亦睿,“亦睿,我說句話你別不愛聽,我真的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孟映雪,你對她我覺得格外不同。”

雲亦睿露出苦笑,“我不喜歡她,不過就是想通了很多事,有些愛是可以原諒的,她喜歡我我知道,有的時候愛不得真的很痛苦,這種苦我嘗過,哪怕她做再過分的事情,不過是想讓我多看她一眼,我雖不贊成她的所作所爲,卻不想經過自己的手落井下石,別人怎麼對她我不會管,但是我也不會再踩她一腳,她就自生自滅好了。”

我點了點頭,沒想到經過了上一世,雲亦睿想明白的東西都送給了別人,如果當時他不是過於極端,我突然叫自己的腦子打住,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沒有如果,而我現在有了雲亦楓這個是我最幸福的事情,別的我也不想再去想。

“我明白了,你這樣想也對,也希望她有了這次教訓真的能夠重新做人,畢竟認識一場,誰也不想趕盡殺絕。” 逆世女捕快 我輕聲道。 半響我聽到了開門聲,原來是雲亦楓回來了,手裏提着一大堆大大小小未開封的購物袋。

我洗了手,不解地問道,“亦楓你都買了什麼?怎麼這麼多?”

他笑道,“過來看看,喜歡不喜歡。”

我很納悶,拆開包裝嚇了一跳,都是新衣服,新鞋子還有各種的絲巾、胸花、頭飾,多的很。

“亦楓,你買這麼多東西做什麼?”我驚奇地問道。

“我給你買的,看好吧!”雲亦睿拿出一件紅色的羊絨大衣,“穿上試一試,天氣越來越冷,我看你都沒有什麼衣服,我的老公太不稱職的。”

我有點奇怪,因爲我的衣服一般都是自己買,雲亦楓從來不管,今天這是怎麼了?

“爲什麼要給我買衣服?我有衣服穿的”我拉着他的手道。

“以前我覺得給你充分的自由,你想做什麼都做什麼?因爲我也怕買的東西不符合你的心意,但是發現我的老婆不怎麼花錢呀!把自己老婆打扮的漂漂亮亮是做老公的職責,所以我決定以後我給你買衣服,怎麼樣?我的眼光還不錯吧!”雲亦楓似乎瞬間變成了孩童,等着我去誇獎。

“你亂花錢。”不故意不悅道,其實哪個女孩不愛漂亮,更別說我上一世我的衣櫃裏的衣服能開個服裝店了。

“別不捨得花錢。”他將我圈住,“男人掙錢都是給女人花的,要不我覺得我什麼作用也沒有,以後我們一起去逛街,你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

我將頭後倚到他的肩膀,“以後都聽你的,不過買衣服還是我說的算吧!其實我覺得我主要在上學,穿那麼好的衣服浪費,不過既然你給我買了,我就勉爲其難收下了。”

雲亦楓悶悶的笑聲傳到我的耳邊,“真的榮幸,老婆大人。”

我也失笑起來,看着他把吻印到我的脣上。

晚上我跟劉蕾說了一切都準備好了,她幾乎要哭了,最後卻笑着說以後她一定會成功,我真的很喜歡性格開朗的女孩,她們的笑容真的能感染人,就像是珊妮,活着通透睿智,誰都喜歡她,就是命不好。

我們串了串詞,練習了幾遍,我把雲亦睿的照片發給了劉蕾,半響她才發過來兩個字,“真帥。”

我微笑,看樣子劉蕾對雲亦睿很滿意。

接着我把去劉蕾家該怎麼說的話給雲亦睿發了過去,還把劉蕾的照片也發給了他,雲亦睿也回了兩個字,不過不是“漂亮”,而是冷冰冰的“收到。”

第三天趕上了星期六,我跟雲亦楓、雲亦睿殺去了劉蕾的家,由於我們三個人的組合過於養眼,一路上都是關注的目光,我甚至覺得這些人已經在嫉妒我了,我只想把雲亦睿讓出去,誰打包拿走最好,不過我老公就不能讓她們肖想了。

飛機更快,兩個多小時就到了杭州,我拿着劉蕾給我的地址是淳安縣,所經之處也很美麗,等我們到了地方一看也還好,是個舊小區。

劉蕾的家是15號樓二單元的804,這樣看起來劉蕾的家也不算很差,不過小區的人看我們都很驚詫,我問了個老大爺,他把我們領到了15號樓。

這個地方是個高層,電梯也不知道不能用還是不讓用,我們只有爬樓梯,兩位雲家少爺哪怕提着東西爬個8層樓還是心不跳氣不喘,而我卻爬到六層就開始喘了,惹得雲亦楓蹙眉道,“每天跑步身體怎麼還這麼虛?”

“一般人爬個8層都是我這樣,你們比較特別。”我邊喘邊道。

雲亦楓摟住了我的腰,“回家之後加大運動量,不能懶了。”

我吐了吐舌頭,發現雲亦睿看着我笑,我也送給他一個笑臉,我真的是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跟雲亦睿這樣相處,有些不真實。

到了8層我們找到了804,我微微一怔,因爲劉蕾家的防盜門都生鏽了,也不知道用了幾年,看樣子她家真的有些困難。

我敲了敲門,很快有個四五十歲挺精明的中年婦女打開了裏面的房門,她很驚詫地看着我、雲亦楓跟雲亦睿,衝我們問道,“你們找誰?”

作爲唯一的一個女孩我笑道,“阿姨,我是小雷的好朋友,我們是從北京來的,你叫下小蕾就知道了。”

我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雲亦睿,雲亦睿有些不情願道,“阿姨好!”

可能我們三個人真的是相貌不俗,劉蕾的媽媽把劉蕾叫了出來,劉蕾看見我一聲的高呼,“子靜!”

“小蕾,我們來了。”我笑道,雖然我已經把雲亦睿的照片給她發過去了,她看見雲亦睿還是臉上一紅,咬着脣道,“你也來了。”

雲亦睿倒是大方的很,“你回家了我能不來嗎?”

我心裏暗暗得意,我看着也覺得挺刺激的。

劉蕾的媽媽看見我們的確認識,忙道,“小蕾,趕緊開門,把你們朋友讓進來。”

劉蕾開了門,我們換上鞋走進,家裏還是比較寬敞,也很乾淨,一個三居室。

把我們讓到客廳,劉蕾的爸爸也出來了,皮膚有點黑,一看就是老實本分的工人,我們打完招呼,坐到了沙發上,很自然劉蕾跟雲亦睿坐到一起,我跟雲亦楓坐到一起。

劉蕾的媽媽似乎覺得不太對,“子靜對吧!你們是來看小蕾的嗎?”

我微笑,“阿姨,我實話實說,這一次我想把小蕾帶回b市,這個是來徵求你們意見的。”

劉蕾媽媽的臉微微一變,“既然你們是小蕾的好朋友,我也不瞞你們,小蕾過些日子就要嫁人了,你們可以來喝杯喜酒。”

我微笑,“阿姨,你可能沒弄明白事情的經過,小蕾身邊的人他叫雲亦睿,是某財團的總經理,他很喜歡小蕾的,我們這次來是要給你們說清楚的。”

劉蕾的媽媽把目光放到雲亦睿的身上,沒有欣喜,慢慢又把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子靜,你先說說你們是什麼關係好不好?”

我心裏也有些着急,兩個當事人像是啞巴一樣,就我在喋喋不休,似乎就想告訴別人,他倆是假的情侶一樣。

我趁着別人不注意給了雲亦睿一個該他說話的眼神,然後低笑道,“阿姨,我跟雲亦楓是夫妻,這個雲亦睿是我小叔也就是我亦楓的弟弟,我跟小蕾是好朋友,他們是通過我認識的。”

劉蕾的媽媽又把目光放到了雲亦睿的身上。

雲亦睿這纔不緊不慢的開口,“阿姨,我知道家裏的情況,也知道小蕾是什麼意思?她怕我是玩弄她,我這個人不會說話,只會用行動表示,我喜歡小蕾,這個是聘禮二十萬,你們收下,我希望帶小蕾回b市,你們看可以嗎?”

雲亦睿說完把放置二十萬的現金的包打開,我也不指望他能說什麼,這樣看看行不行的通吧!

劉蕾的臉已經紅的不像樣子了,卻一句話不說。

劉蕾的父母似乎被眼前的人民幣驚住了,他們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女兒身上,“小蕾,怎麼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