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終於也特喵有自己的本命武器了!

而且等級還不孬!

“玄機傘,你能改變形態嗎?”唐牧北剋制住自己的激動情緒,神祕兮兮問道。

見狀,玄機傘同樣神祕兮兮低聲反問道:“主人,您想怎麼變?”

喲!

聽這語氣有門!

唐牧北繼續低聲道:“就是像葉修大神的千機傘一樣,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形!變成刀、劍、槍之類的各種武器!”

……

空氣中突然安靜了片刻。

玄機傘聲音略顯激動,“葉修大神是誰?主人您認識嗎?能讓他老人家出手幫我修改一下設定嗎?”

唐牧北:……

這畫風好像不太對吧?

他有些不甘心,直接問到:“你……不會變形嗎?”

“主人,我只是一把傘,還能變成什麼樣呢?”玄機傘尚未成型,但唐牧北已經從它語氣中聽出一臉懵逼的表情了。

艹!

www⊕тTkan⊕℃o

特喵的白激動了!

當初突然有一把傘直奔自己而來撲入懷中的時候,他還以爲喵君終於不坑自己了!

還以爲會賜給自己一把神級武器,從此拳打扶桑腳踩溯洄,一路從底層打到總部去!

順便再特喵虎軀一震收幾個漂亮妹紙。

尼.瑪!虧得自己想的那麼美好!

玄機傘一句話,夢碎了!

心還哇涼哇涼的……

長此以往,若是沒有兩位大佬暗中相助,我特喵怎麼才能成爲第一位最早開啓十層樓的男人?

偏偏還攤上這麼個破功法!

修煉到現在,連特喵具體的力量體系都沒弄明白。

希望這次參加年會,能遇到個明白人,爲自己答疑解惑吧……

唐牧北抱着玄機傘默默發呆;扶桑和溯洄倆人在識海中默默關注着。

“果然,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兵刃。這把玄機傘,太特喵適合小朋友了。”溯洄看着刷屏,咬牙狠狠道:“還想腳踩我?他是吃漂亮長大的嗎?美得他!”

扶桑一點頭,“一樣的神經質。其實我也一直以爲玄機傘內有玄機會變形呢,沒想到牧小朋友氣運不咋地,好不容易有把好武器,不但功能雞肋還特喵是個半成品。”

“居然還想着拳打腳踢咱倆?”溯洄嘿嘿一笑,“可憐的小朋友,想變強都快想瘋了。”

扶桑沒回話,他正捏着下巴思考問題。

牧小朋友莫名其妙就接了洛水那傢伙的因果,然後就遇見溯洄,再就是自己。

起點會不會太高了些?

所以他老是把超越自己當作目標?

這裏面誤會特喵是不是有點大了?

他才修煉了一個月時間,就開始夢想着超這個超那個開十層樓。牧小朋友知道我扶桑宗主自幼便是天才奇遇不斷,然後歷經千年修行才走到這一步麼?

是不是該考慮參加過年會以後,帶他出去見見世面?也好以後可以對修行保持些敬畏之心。

畢竟修行一途何止艱難,那可是隨時會身死道消不能回頭的路啊!

感謝書友八雲-紫、殘月無寂、雞腿阿打賞,謝謝支持! “牧店主,有人找!”祁天佑在敲門。

唐牧北收起懵逼的玄機傘,開門一看,原來是畢老爺手下那個收購經理來了。

簡單寒暄幾句,收購經理看着被厲鬼們圍起來各種調戲擺弄、封印起來的靜心老祖,微微皺眉。

“不瞞牧店主說,我們主人收購龍虎宗門人是發配到灰界去開礦的。”經理壓低聲音道:“原本用焰影草做獎勵也只是爲了調動大家的積極性。

萬萬沒想到啊,陰界有名的鬼廚先生居然找了幾個幫手,把龍虎宗給連鍋端了!

我們焰影草的庫存,一下子就被兌換去了百分之九十!”

唐牧北臉色一紅,特喵的端老窩這茬也有我的份!

對方面露難色繼續道:“本來應該是悄鳥收購人類修士的事兒,被這麼一弄滅了宗門,影響可大了!

人類修士聯盟現在對我們提出抗議,要求釋放人質。

偏偏我們畢老爺參加會議沒在島上,雖然以前我們也沒少幹收購修士這種事,但涉及到八品還真沒碰上過。

這個該怎麼兌換,已經超出我這個經理的工作範疇了。若是牧店主信任我,我先把靜心老祖帶走,等畢老爺回來以後再議價。”

經理神祕兮兮道:“恰巧我們要將大批龍虎宗門人轉移到隱蔽的礦洞去,省得被人類修士聯盟抓住小辮子。

若是牧店主覺得暫時將其放在店裏安全,那就等我們畢老爺回來驗貨交易以後再想辦法轉移。

您覺得呢?”

這邊話音剛落,溯洄在識海中冷哼一聲,“典型的想往下壓價!”

“emmm……有一部分原因吧,不過滅人宗門確實比較麻煩。”扶桑宗主卻是捏着下巴若有所思,“記得當初我隔三差五滅人宗門的時候,好像也有什麼聯盟找茬來着。

那時候我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裏的,可惜牧小朋友不能碰這個黴運,不然肯定沒好果子吃!

牧小朋友,你讓他給你寫個條把老頭兒讓他帶走吧,留在你這裏遲早是個禍害。”

唐牧北做考慮狀,然後在識海反問道:“萬一到時候交易壓價怎麼辦?我那個分身小技能還需要不少焰影草升級哩!”

“大不了等你再去灰界的時候,我幫你找找之前封印起來的那片草地!”溯洄大手一揮豪放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你別因爲這事兒被盯上懟了,不就是焰影草嘛,以後有的是!”

話已至此,唐牧北示意收購經理可以先帶走靜心老祖。

對方忙從文件袋裏拿出一枚玉牌,衝着神色萎靡的靜心老祖照了一下,上面立即浮現出他的基本資料來。

“牧店主,這是我們提走人的證據,您收好。”經理笑臉盈盈道:“我們畢老爺做生意向來童叟無欺,不知牧店主兌換意向是什麼,我們回去也好提前準備。”

唐牧北收起玉牌,順便表達了對焰影草的迫切需求。

交易對方表示明白,隨即拿出一副手銬將靜心老祖拷住。

還別說,雖然外形讓人有些跌破眼鏡意想不到,但此法寶顯然效果很棒。

靜心老祖頓時就跟個普通階下囚一般,全身散發出來的修行者氣息一概全無。

神色萎靡、步履蹣跚,似乎被拷住以後他就變成個普通的七八十歲老頭兒了。

收購經理往他身上摸了摸,“牧店主,您瞧見了。他身上一無儲物戒二無儲物袋,除了光溜溜一個人外別無他物。”

當面驗清自然是爲了以後沒有糾紛。

畢竟一名八品修行者,他隨身攜帶的必是精品!

“嗯,這小子倒是個明白人。”溯洄手裏把玩着兩個鼓囊囊的儲物袋,手上一枚紅寶石儲物戒指閃閃發亮,“讓我扒過的老頭兒,兜裏比臉上還乾淨呢!”

扶桑卻是長嘆一聲,“你抓緊時間準備吧,咱倆光靠打劫不行。如果能在那個地方找到蒹葭,我的問題能解決以後,咱們三個聯手,說不定能把你的洞天福地從小黑屋裏給拽出來!”

拽出來?

溯洄聽聞頓時眼前一亮,扭頭扎進自己的小花園裏不知道搗鼓什麼去了。

解決了一樁大事,唐牧北心頭也略微輕鬆些。

過兩天就要去參加年會了,要真把靜心老祖放在俱樂部,不定生出什麼禍端來。

兩位前輩同意對方先提走人,實在太好了!

“妖刀,在嗎?”唐牧北撩撥撩撥肩上那個小紙片人問道。

小紙片人晃了晃腦袋,傳來妖刀的聲音,“在的,牧店主有何吩咐?”

“那個……吩咐談不上。” 花嫁媽咪:總裁爹地請簽收 唐牧北微微皺眉,也不知道妖刀願不願意跟着去。

它要是不願意,自己可就沒有一個能帶出門的了!

“12月2號上午八點我要去參加店主年會,是可以帶三個名額的,你……願意跟我走一趟嗎?”他小心翼翼問道。

之前妖刀說過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這種話,但唐牧北可不想強迫它,所以先問問對方意向如何。

沒成想,妖刀倒是回答的很乾脆,“那我今天晚上趕回去,後天一早跟着牧店主去長長見識!”

喲!今天居然是個心想事成的日子哩!

唐牧北心裏美滋滋,搞定一個妖刀最起碼不會丟人丟到家了!

“牧店主,年會還有倆名額,您打算帶誰去?”俱樂部中一干鬼衆聽聞,急忙湊上來。

後天可就要出發了,牧店主居然還沒宣佈,難道是除了妖刀外另找了強援?

“那個……其他就不帶了吧。”唐牧北撓撓頭解釋道:“年會是白天舉行的,咱們景瑤城有能白天出沒的鬼修嗎?”

……

原本吵吵鬧鬧的俱樂部突然安靜下來,這條件太特喵扎心了!

桃娘收起桃花扇幽幽道:“至少五品以上的鬼修依靠些天材地寶能在白天出沒,咱們景瑤城向來物力貧瘠,怕是愛莫能助。”

“沒想到現在參加年會要求居然這麼高!”宿陽伯長嘆口氣一拍大腿,“如此一來也只有妖刀能拿出手了!”

“放心吧牧店主,您能帶着妖刀去至少還有一個名額,隔壁幾個市的店主肯定一個都找不到!您絕對不是墊底的那個!”無瞳安慰道。

只是它的安慰聽起來有點怪怪的。

“是啊,能在白天出沒的鬼修,找到三名談何容易!” 諸天之從新做人 祁天佑眉頭都快擰成疙瘩了。

本來打算着此次年會跟着牧店主去見見世面的,可照這情況看,就算有法寶相助能去參會,那也不可能是其他店主攜帶鬼修的對手。

屆時豈不是給牧店主丟人?

一片尷尬的安靜中,玄機傘實在忍不住了主動溝通主人,“您是聰明的人類,要善於使用工具啊!我玄機傘就是爲店主打造而生的,可以庇護三名厲鬼不受陽氣侵蝕,您不會把我功能都忘了吧?

難道,在主人眼裏以後真的要把我當燒火棍來用咩?”

感謝書友迂腐眼、雞腿阿、死神之絲、露壬癸、丶希文、檸檬卟酸打賞,謝謝支持! “我沒有,不是我說的,你別瞎想啊!”唐牧北急忙否定。

儘管在他潛意識裏真覺得玄機傘用來施展棍法還挺順手哩。

再說了,誰能想到自己能將一把傘當棍子來用?對戰中,這才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呢!

玄機傘聞言更傷心了,“連燒火棍都比不上嗎?難道主人要將我當作攪屎棍?”

唐牧北:……

你特喵原主人到底是誰啊?怎麼會打造出有這麼奇葩思維的武器來?

有把自己比做攪屎棍的武器嗎?

你是攪屎棍,我成什麼了?誰又是屎?

真尼.瑪,得了這麼個本命武器,我找誰說理去?

唐牧北覺得心好累,塞塞的。

“主人,雖然我現在能力並不突出,僅僅能攜帶三名厲鬼出行,但您要對我有信心!”玄機傘感知到他情緒低落,便鼓勵道:“別的不敢說,最起碼保護三名厲鬼去參加年會妥妥的沒問題!不信,您現在就可以試試!”

“怎麼試?”唐牧北一臉懵逼。

你特喵要是不靠譜,這大青白天的把我俱樂部的厲鬼曬死了算誰的?

“就在大門口,您撐開傘就會自動撐開一片陣法結界,只要厲鬼處於結界範圍內就可以受到保護。”玄機傘躍躍欲試。

唐牧北抽抽嘴角,看看手中的玄機傘小聲問道:“那個……我的玄機傘說它能庇護三名厲鬼在外行走,你們……信嗎?”

“沒有金剛鑽不敢攬瓷器活,既然它這麼說肯定是有這個本事的,我選擇相信!”祁天佑想都沒想回道。

桃娘卻是上前仔細打量片刻,略微猶豫,“一點保護法陣的氣息都沒有啊?真的能行嗎?”

“行不行試試不就知道了?”無瞳是個行動派,拽着唐牧北就往店門口走,“您去門外太陽下撐開傘,有沒有法陣一眼就看出來了!”

“嚶,此話有理!”嚶年等厲鬼紛紛點頭表示贊成。

此時正是上午十點來鍾。

冬天的太陽非常溫暖的照耀着這個慵懶小城市。街上行人不太多,但街邊還是有不少曬太陽的居民。

唐牧北拿着玄機傘硬着頭皮走出大門,然後將傘撐開。

大冬天也沒下雪,特喵的在大街上撐把傘多像個二貨!果然,有路人經過的時候,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反倒是俱樂部的厲鬼們,全都扒在落地窗戶上,笑嘻嘻看着他。

玄機傘撐開,在陽光下折射出淺古銅色光線,似乎它的材質並不是金屬而是漂亮的綢緞一般。

陽光一照,傘下有花紋流轉投映在地上。

居然真的是個非常複雜的法陣!

“看,我沒騙您吧?”玄機傘很嘚瑟,“這可是我與生俱來的能力!今後隨着我的能力增強,法陣的投影範圍會越來越大,可以攜帶更多厲鬼在白天出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