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知道你能修煉到如今的境界,除了自己的努力外,強大的傳承也是必不可少的條件。

請不要緊張,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祕密。你的傳承越是強大,對於我們這一方來說,就越有好處。

好好修行吧!時間還很充裕。按照你的修行速度,在計劃開始之前,你足以成長到我們其中一員的水平。”

“好吧! 只因當時太愛你 我也習慣了,說到底,還是我的實力不足。不過我相信,終有一天,在我的面前將不會再有任何祕密。”

“說得好!想要成爲至強者,就需要有這樣的自信。時間也過去很久了,我們回去吧!不然,你的好學生,恐怕是要把我的酒樓翻個底朝天咯!”

“嗡”的一聲,一陣空間漣漪過後,軒轅君和妙俊風再次出現在了小菜園裏。

“俊風,剛纔的所見所聞你一個人知道就好,不要外傳。”

“請前輩放心,晚輩知道輕重。”

“嗯,你回去吧!我就不回了,我還要去會一位故人。”

“好,晚輩告辭,前輩保重。”妙俊風對着軒轅君彎身一拜。

視線一轉,坐在酒樓二樓雅間內的皇甫鎧,在獨自一人喝完一壺果酒後,心裏立刻着急起來。

“老師怎麼還沒回來?會不會出什麼事?都這麼長時間了,也應該回來了。

不行,我得出去找找!”

正當皇甫凱起身準備出門尋找妙俊風時,妙俊風恰巧推開雅間的房門,帶着歉意說道:“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有點事,耽擱了。

我們快些吃飯,一會還有重要的事要去做。”

“啊?哦!老師請坐。”皇甫凱的思維沒有跟上妙俊風,但他還是本能的順着妙俊風的話做了回答。 酒足飯飽之後,皇甫鎧激動地向妙俊風問道:“老師,我們要去做什麼重要的事?”

看到兩眼放光的皇甫鎧,妙俊風微微一笑的說道:“小凱,在去之前,我想弄清楚一件事。不然,我總會覺得很彆扭。”

“老師,您說。”

“你的名字,究竟是凱旋的凱,還是鎧甲的鎧?”

“老師問的是,以往我名字當中的鎧是鎧甲的鎧,但父皇總覺得凱旋的凱要好些。

鎧甲是用來護身的,同時也可以彰顯自己的氣勢。以往的我的確需要一套強大的鎧甲來護身,但從今天開始,我覺得我名字當中的凱字將永遠使用凱旋的凱。

老師,您覺得我的這個決定怎麼樣?”

“挺好的,我們走吧!該回宮了,要是還在外面溜達,指不定又會有多少人把報告打到聖上那裏去!”

“老師,您還沒說什麼重要的事呢!您可不能故意轉移話題。”

“小凱,等到明天下午你就知道了。這也是在考驗和鍛鍊你的耐性。”

“哎!好吧!反正您說什麼都有理。”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皇甫凱聳了聳肩,攤着雙手嘆道。

日落而後日升,皇甫凱在第二天的上午表現得很沉穩,沒有因爲下午的事和心中的期待而出現一絲急躁和不穩的情緒。

中午吃過午飯,皇甫凱向妙俊風行禮後,笑着問道:“老師,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去處理昨日您口中所謂重要的事了?”

“當然可以,走起!”

腹黑誘拐小萌妻 當他們二人再度走出宮門後,李公公的身影是出現在宮牆偏殿的正前方。

“這小子,怎麼又帶着太子出宮了?難道他是想在大街上挑選禮物送給神皇嗎?嗯,的確有這個可能,只是這禮物會不會俗了點呢?

嗯!就讓灑家跟上前去瞧一瞧,興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唰”的一下,李公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宮牆上。下一瞬,他的氣息變得很平凡,混跡在了茫茫的人海里,與他們倆保持着一定的距離。

“跟上來了嗎?很好,有他的幫助,接下來的一個月將會很順利。”

自認爲隱藏了氣息的李公公,做夢也想不到。妙俊風從昨天開始就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今天,他更是有意如此,將李公公主動地邀請到局中,讓他來替自己和太子打掩護。

皇都的煉器師公會算是總會以下最高級別的公會所在了。要不是總會的會長和長老們覺得這裏太浮華,總會的選址首選就應該是這裏。

“老師,您不會是要教我煉器吧!”皇甫凱在來到公會門口的一瞬間,興奮的向妙俊風問道。

“你覺得呢?噓!要低調!”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看着兩個人走進了煉器師公會,李公公的臉上是露出了淡淡的的笑容。

“原來如此,他是想教太子煉器。這個主意是不錯,只是一個月的時間夠嗎?希望太子在煉器一道上有天賦吧!不然,那幾位皇子可是會把太子狠狠的踩在腳下啊!”

取出戒指中代表自己身份的令牌,妙俊風很輕鬆的帶着皇甫凱借用公會的傳送陣,來到了南玄武城的煉器師公會。

這裏可是他的天下,在他的吩咐下,工作人員很快就將一間高級煉器室改造成了一間廚房。

“老師,我們不是要煉器嗎?爲什麼要把煉器室改造成廚房的模樣呢?”

“傻小子,我什麼時候說要煉器了?我昨天和你說的重要的事,就是要在一個月之內,教會你一道菜!這道菜必須是你親手製作,通過皇都酒樓大廚的品嚐。

若是一個月之內,你做不出這道菜。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聖上的生日宴你就不要參加了。”

“不是吧!老師!書上不是說君子遠離庖廚嗎?”

“你那是讀死書,身爲太子,你認爲你可以做個合格的君子嗎?未來若是登基,你覺得你可以用君子之術來駕馭整個朝臣和天下嗎?

好了,聽我的話,趕緊忙活起來。我們時間有限,每天最多隻有八個小時的廚房時間。”

太子帶着幽怨的眼神,看了妙俊風一眼。但最終,還是帶起了廚帽和護袖,系起了圍裙。

“我給你準備了一個大冬瓜,你就先拿它練手吧!拿起你右手邊的第二把刀,開始切冬瓜吧!

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把冬瓜切開,每塊冬瓜的寬度約大拇指指甲蓋的長度就可以了。

期間不允許動用修爲,只能純粹的體力勞動和用手法來掌控力道。一旦被我發現,你動用了修爲,那等待你的將會是一個不眠之夜。

下面,開始吧!珍惜每一秒的時間。”

皇甫凱拿起刀,開始很認真的切起冬瓜來。起初的十幾刀他覺得很輕鬆,可是在切到第二十五塊冬瓜時,他感覺自己的手臂有點酸,握刀的手掌也開始抖動起來,似乎有點不聽使喚。

“啊!”一聲呼喊過後,“噼”的一絲鮮血濺射而出。皇甫凱的手指被割傷了,鮮紅的鮮血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着。

“很好,你算入門了。身爲一名合格的廚師,在入門時,被切傷手是在所難免。我給你包紮下,之後繼續。”

“老師,您能不要這麼殘忍嗎?”皇甫凱可憐巴巴的看着他說道。

“現在的殘忍可以換來未來的幸福與微笑。忍着點,你可是男人!”

“是!老師!”

時間一天天的過着,妙俊風和皇甫凱每天都是中午時分進入皇都煉器師公會,深夜才從裏面出來。

皇甫凱從剛開始的牴觸,到如今二十多天後的對廚藝的喜愛。他完全把自己投入到了一個廚師的角色中。

就在他們倆辛苦忙碌的同時,一雙雙眼睛,一個個勢力對他們也是頗爲關注。

對此,妙俊風早已安排。一個個煙霧彈是被他不斷放出,再加上李公公很自然的真情配合,那些勢力對太子的煉器是越來越失望,到最後徹底變成了嘲笑,並希望他能繼續保持下去。

坐在御書房的皇甫有德,端着茶杯,時而凝眉,時而嘆息,時而又是淡淡的苦笑。

“妙俊風啊!朕把太子拜託給你,你可一定要給朕爭口氣啊!”

“萬歲,您就放心吧!老奴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但就是說不上來哪裏不對勁。”

“繼續觀察,反正也沒幾天了。希望他們倆到時能帶給朕驚喜,而不是驚嚇!” “老師,請您品嚐一下,我感覺這將會是我的巔峯之作。”

妙俊風拿起筷子,不苟言笑的夾起一口菜送入嘴中。

酸甜中帶着淡淡的薄荷之感,酥脆過後確是糯糯的鮮香之味,就像是迎面吹來的海風一般,讓人感到無比的愜意。

“不錯,走,讓那大廚品嚐一下。”妙俊風端起盤子,也不管站在那的皇甫凱,急匆匆的走出了改造後的煉器室。

“老師,您等等我!”皇甫凱“蹬蹬蹬”的小跑着,追着妙俊風的背影而去。

神皇的生日宴,在皇宮內每一年都會舉行,每十年會在帝都內大辦一次,每百年會在整個皇庭隆重的舉行一次。

這一屆的神皇生日宴,是小規模的,因而,只在皇宮內舉行。可就是這小規模的生日宴,確讓無數人擠破頭皮的往裏鑽。

規模越小,被邀請而來的人,身份就越尊貴。在以往,某些名不經傳的人就因爲參加了這個宴會,轉身一變,就變成了朝廷的一方大員或是名動一方的大人物。

這一屆的神皇生日宴更是如此,很多有心人想借着這宴會讓八皇子賞識。八皇子的口碑很好,再加上明年就滿十八歲了,按照慣例,若是各種考覈都達到了優異,他可是會被封王的。

坤寧宮,魏公公笑着走進殿內說道:“皇后娘娘,天大的喜事啊!老奴剛剛收到消息,二皇子特意從西人國趕回來,準備給萬歲過生日。”

“真的嗎?皇兒要回來了?他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呢?這下可怎麼辦?本宮準備的禮物不知道能不能讓萬歲滿意啊!”

“我的娘娘哎!您就把您準備的禮物先收起來吧!二皇子可是讓人帶話了,他已經準備好禮物了,保證能讓萬歲滿意。”

“這孩子,就喜歡把事情弄得神神祕祕的。我這當母后的早晚要被他給嚇着。”

“瞧您說的,老奴覺得,這樣挺好。說明二皇子有謀略,有手段。那些自以爲是的皇子們斷然不會是二皇子的對手。”

“就你會說話。四皇子和八皇子那邊我到不在意,就是不知道太子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呵呵呵,這也是老奴要跟您說的第二件事。據我們派出去的探子說,太子到如今是連一件像樣的符器都沒有煉製出來,爲此,太傅可是大發雷霆,把他狠狠地訓斥了一頓。”

“哎!這孩子,有一位煉器宗師輔導還煉製不出一件符器,真是讓人感到惋惜啊!要是皇兒在,說不定能煉製出兩件呢!”

“娘娘說的是。老奴就先下去準備一下了,明天定要讓二皇子風風光光的,把其餘皇子們的風頭全部蓋掉!”

“嗯,你下去吧!我也再好好想想,禮物是不是要再精貴一點好。”

坤懿宮,懿貴妃坐在椅子上,笑着對皇甫皓說道:“皓兒,你總算是回來了。我就怕你路上出什麼事,趕不回來了。”

獨佔小嬌妻:霍少寵上天 “母親,瞧您說的。您的兒子就那麼沒用嗎?有了這件珍奇,這一次父皇的生日宴一定能讓我和母親高人一等的。”

“你有這信心就好。只是我聽說,太子那邊也很努力,八皇子那邊更是準備了兩樣珍奇異寶呢!”

“母親,數量的多少沒有意義,只有質纔是根本。您就放心吧!皇兒準備的禮物,別說是父皇了,就算是皇爺爺在看到後,也會怦然心動的。”

“這可不像你啊!以往的你都很低調的,怎麼這一次這麼高調了呢?”

“母親,我也不想高調啊!只是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想父皇也不會再給我們充裕的時間了。明年八弟就要成年了,也許明年就是大夥封王的日子,也有可能是太子之位確定的日子。”

“哎!只要盡力就好,母親不奢望你能當上太子,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坤麗宮,皇甫明和皇甫珠圍繞在乾貴妃的身旁,三個人撓有興致的盯着桌上擺放的兩件奇物。

“明兒,你說的是真的嗎?這兩件奇物若是和在一起還能變成另一件更加神奇的奇物?”

“當然,這可是皇兒手下的門客蒐集了很久,花費了很大的代價才從外面購得的。要不是這一次的生日宴特別重要,皇兒才捨不得拿出來呢!”

“你這孩子,送給父皇的禮物還捨不得,連你都是你父皇的。”

“母親,這不一樣。我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又不是從父皇身上掉下來的肉。在我的眼中他是我的父皇,可在父皇的眼中我只是他衆多子嗣當中的一個而已。”

“噓!小點聲,你就不怕被有心人聽了去。”

“哼!聽去就聽去,我說的是事實,又沒有詆譭父皇。像太子那麼沒用,父皇都能容忍到現在,對於我,父皇應該更能包容纔對。”

“母親,哥哥說的對。我支持他!”

“你這丫頭!跟他在一起久了,都學壞了!對的你要支持,不對的你就要指出,幫助他改正。以後你哥哥是要封王的,一旦封了王,他的一言一行可不能在這樣隨意了。”

“母親,哥哥爲什麼只能當王爺呢?我覺得哥哥可以當太子,未來更是可以…”

“住口!這話也是你能說的嗎?”乾貴妃帶着怒容喝止了皇甫珠接下來要說的話。

看到妹妹要哭的模樣,皇甫明是趕緊圓場說道:“母親,妹妹是童言無忌,她是無心的。再有她也只是在您的面前說說,在外面她還是很尊重太子的。”

“哎!我知道你們兄妹的感情好,你也不用替你妹妹打掩護。一入紅門深似海,母以子爲貴。母親當然希望你能當上太子,但這也只是在心裏想想。

作爲母親,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你們倆能夠快樂平安健康的成長,在歲月長河中能後幸福的生活下去。”

“母親,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改。”皇甫珠被乾貴妃的話給打動了。

皇甫明的心裏也有點觸動,但身爲男子,又是一個有野心的男子,自己的感情還是要少一點爲好。

御花園內,皇甫霖和容昭儀走在花叢中,欣賞着一簇簇爭奇鬥豔的花朵。

“母親,我們就真的不準備些好的禮物嗎?”

“傻丫頭,禮物是次要的,心意才最重要。我們準備的禮物夠了,接下來只要堅定的站在太子這邊就可以了。”

“哦!雖然不明白,但我還是聽母親的。” 這一屆的生日宴,皇甫有德將宴會舉辦的場地定在了緊鄰皇家獵場的皇家園林。

這一次參加宴會的除了後宮的皇后,嬪妃,皇子公主們,對外邀請的也只有少數幾位德高望重的老臣。

乾陽,乾家當代家主,朝廷右丞相,乾貴妃的父親。

諸葛峯巒,諸葛家隱居幕後的實權人物。雖將王位讓給了親弟弟,但誰都知道,他纔是諸葛家真正的主事人。

司徒郎,與諸葛峯巒齊名的實權王爺,皇后娘娘的父親。

坤自在,坤家家主,坤風的父親,朝廷左丞相。

以上這四位,在朝中的分量都很重,也是皇甫有德最倚重的四位老臣。

“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四位老臣在見到皇甫有德走入宴會場地後,是齊齊地向他彎身行禮。

“諸位愛卿,平身。朕沒想到你們會這麼早到。莫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朕說吧!”

“哈哈哈,聖上英明,我們四個的確是商量好了,早一點來,有話要對聖上說。”開口的是諸葛峯巒,在四個人中他是唯一的一名武者。

“哦?既然如此,那就你先說吧!朕也是好久沒有聽到你的聲音了。”

“謝聖上。那我可就說了啊!說的不對的地方,還請聖上不要見怪。

我們四個認爲,關於太子的人選得要好好地討論一下了。如今的太子皇甫凱有點弱,他不適合再待在儲君的位子上。

我等知道聖上正值壯年,還有千年的歲月。但儲君還是要儘早培養爲好。

在衆多皇子中,二皇子,四皇子,八皇子都是良好的人選,尤其是八皇子到了明年就滿十八歲。按祖制,在成年的皇子中,一旦有三位能夠獨當一面,就要給他們封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