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眼瞧着沒影了,焦急喊道:“不行,這會不知道跑那去了,還是得把他抱着。”

“喏,主子你看,在坐電梯玩呢。”

我往那一看,從這邊電梯坐上去,又從那邊下來,玩的不亦樂乎,還一個勁的衝我笑。

哎,這混小子,我沒當過媽,以後當媽可得操心了。

我和傲雪走上去,我一把抱住他小身子,和顏悅色的說:“寶寶,別玩了,媽媽帶你去買衣服。”

“嗯,好的媽媽。”在我臉上吧唧一口。

我們三來到一家童裝店,店裏面生意很好,店員很忙,沒人搭理我們。

傲雪抱着鬼娃娃,我從衣架上拿給娃娃比劃了下。

選了個跟他爹一樣經常穿的黑色,又覺得太老成,選嫩色和他不符。

爲難之際,突然我聽見鬼娃娃對櫥窗喊道:“紅姨……”

我猛地擡頭,看見櫥窗前面,一頭大波浪紅髮妖嬈的女子站在櫥窗前,對着鬼娃娃笑。

許是鬼娃娃太興奮了,直接從傲雪的手上掙脫穿透櫥窗,跑向那隻狐狸。

我急忙喊道:“回來,寶寶給我回來。”

鬼娃娃直接穿透櫥窗,跑到櫥窗外面。

紅狐狸一把抱起鬼娃娃,狠狠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轉頭朝我若有所思詭異的笑着,然後消失了。

連同鬼娃娃一起消失不見了。

我和傲雪大驚,傲雪想穿透櫥窗去追。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我一把把她拉住:“不要穿,店內有監控。”

傲雪漆白臉色,緊張的問道:“主子……怎麼辦,鬼太子不見了,鬼王大人會殺了我的。”

我嚇白了臉色:“別慌,別慌,我們先出去。”

拖着傲雪從商場裏面繞出來,跑到剛纔紅狐狸站立的櫥窗前。

鬼娃娃和紅狐狸早已失去蹤影。67.356

傲雪驚慌失措道:“主子,沒了狐狸的氣息。怎麼辦?”

我焦急喊道:“快,傲雪快用追魂術試試。”

“好。”傲雪閉目凝聲唸咒。

我掏出電話,翻到鳳子煜的電話號碼。

君無邪說過,銀狐是鳳子煜收養寵物,而這隻紅狐狸是銀狐的侍女。

找到鳳子煜一定能找到紅狐狸。

我不怕紅狐狸對娃娃做什麼,輪實力,娃娃在紅狐狸之上的。

我就怕銀狐把鬼娃娃逮住,怕他交給鳳子煜,在威脅君無邪。

更怕狐狸把鬼娃娃的心挖出來殘忍的吃掉。

那樣的話,我會內疚一輩子。

我慌亂的撥打鳳子煜,按鍵後,鳳子煜並沒有立即接電話。

那方傳來嘟嘟嘟的聲音,每響一下,我都分外的焦急。

我嘴脣忍不住的喃喃自語:“快接電話,快接電話,鳳子煜快接電話啊……”

我等待了半分鐘,就像一個世紀這麼久。

那方,他終於接了電話。

孱哮聲音似乎很虛弱,沒有了往日的清透,接起電話我似乎聽到一陣欣喜:“小幽……”

他似乎很高興我會主動跟他打電話。

我低低的:“恩了一聲。”

那方,他咳嗽幾聲後,高興道:“小幽,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上一次打電話給我,在三個月之前……”

我聽他聲音,身體好像不怎麼好,像受了傷一般。

上次夜冥襲擊我的時候,我看他好好的,沒傷病啊。

我侷促了一下,不知怎麼開口。

這時傲雪睜開眼,對我搖搖頭:“主子,感應不到。”

我咬牙,深呼吸一口氣,對鳳子煜道:“鳳子煜,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那方,鳳子煜聲音有些失落,但依舊溫潤:“你說把,只要我能答應的。”

“鬼娃娃不見了,君凌,他被紅狐狸抱走了,我知道你是銀狐的主人,你能不能幫我把君凌找到,算我求你了,他和我很有緣分,張口閉口叫我媽媽,我當他是自己孩子一樣疼愛,你可……”

鳳子煜咳嗽了幾聲,聲音沉重道:“君凌?鬼太子……你說紅狐抱走了?”

“對。”

“你現在在那?”

“我在裕景廣場前,我們就在這裏失散的。”

“好,你等我十分鐘,我馬上趕到……”

我連忙喊道:“唉,從你家到這裏,車開的在快也要半個小時,你……”

那方,他已經掛掉電話了。

我看着電話嘟嘟嘟了幾秒,把電話按上,放在兜裏。

傲雪特別急,對我說道:“主子,我在這附近找找,就算找不到人,探到一絲氣息也好啊。”

“行,你快去把,我在廣場附近找找。”

“嗯……”

傲雪往人羣中涌去,我焦急的四處張望。

前妻,別來無恙 先是跑到裕景廣場的摩天輪處看了,沒有!

氣喘吁吁的遊樂園裏面走了一圈也沒有。

連忙跑到停車場附近找了一圈,也沒有。

我撕心裂肺的吶喊:“到底在那裏,寶寶你到底在那裏?”

我記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就像個丟了娃的母親,失魂落魄的邊找邊哭,在人潮洶涌的廣場上尋找。

我不能讓他落到狐狸手裏,狐狸拿他威脅君無邪,還有活命的機會。

我現在最怕的是狐狸吃了他,鬼娃娃的心也能增長功力的。

一想到這裏,我就更急了,心如刀割般疼痛。

“寶寶,快出來,別嚇媽媽了。”

我現在終於孩子被搶被拐賣那種父母的痛苦了。

我眼睛被淚水刮花,看到廣場路邊停靠着一輛布加迪威龍超跑。

那輛超跑不僅引起了市民注意,也引起我的注意。

因爲那車牌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是個同號六的車牌。

這車牌是君無邪的,他載過我幾次,我不記住都不行。

車牌能造假,只是這車上的人…… 難道真的是君無邪,他就在附近?

我把手背擦乾淚水,吸了吸鼻子快速的奔上前去。

把買年貨的大姑娘撞了一下,我低頭一看,地上糖果紅包什麼的撒了一地。

我蹲下去,幫忙撿落在地上的年貨,連忙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其中一個脾氣不大好:“唉,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都不看路的?”

“算了,看她心情不好,別爲難人家了。”

“幾十塊錢都成這樣了,真是的。趕去投胎啊,以後看着點。”

我把地上的糖果撿起來,交給那女生,從兜裏掏出一百塊錢遞給她:“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現在很急,這一百塊錢,你重新去買好了。”

我紅着眼,用手背抹了抹眼淚。

兩人看我這個樣子,不好爲難我,但也沒接下我那一百塊錢。

那個脾氣大的說道:“行了,行了,你去忙把,以後別冒冒失失的,撞倒小孩子就不好了。”

“嗯。”

我朝君無邪的跑車方向轉身……

跑車旁,君無邪和長的跟我一模一樣的女人一起。

僅僅是一個側面,我一眼都認出來了。

那個女人穿着白色毛呢裙,長髮飄飄,手裏提着大包小包,顯然是剛剛購物回來。

他在幫她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女人嬌俏的和君無邪偎依在一起。

一副俊男美女和諧的畫面。

引的路人連連圍觀,有的甚至停下腳步,拿手機拍照。

兩人毫不顧及的擁在一起。

看到這一幕,我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譁一下全部涌了出來,和寒風吹在臉上,毫無知覺。

我的心很疼很疼,那種疼痛前所未有過的。

就像你拼命鉤織出來的世界,幾番死裏逃生,原以爲美好生活就在眼前。

結果就怎麼支離破碎的被瓦解了。

我的世界坍塌了。

君無邪紅脣勾笑,溫柔的把那女子的手裏購物袋接過來,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把車子打開,讓她先上車,優雅的幫她關好車門。

繞到車前,打開車門……

君無邪要走了,他要離開了。

不行,我不能給他離開。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我要問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君無邪,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就在他要上車的一瞬間。

我朝他拼命大喊:“君無邪……”67.356

他彎腰的時候頓了一下,卻沒有回過頭,卻沒有看我一眼。

我知道,他是聽見我的聲音。

他聽見了!

是他,一定是他。

他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爲什麼?

總裁前夫出局了 我眼淚在寒風中橫飛,我忍着哭泣想衝過去。

我要質問他,爲什麼如此待我。

他腰身頓了一下,然後鑽進車裏,把車門關上。

當我跑到車子後面,他已發動車子,開車了。

我朝他車子努力喊:“君無邪,停下來,她是誰,她到底是誰?”

我拼命的跑,拼命的追,悽悽的哭的語無倫次道。

“下來,你給我下來,君無邪你混蛋,爲什麼要騙我,欺騙我的感情來傷害我。”

“你說,你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君無邪,我錯了,我以後不和鳳子煜走近了,不和李盛煊他們來往了。你停下來。”

“君無邪,君無邪,君無邪……”

我拼命的追,拼命的跑。

可是不管我怎麼追,怎麼跑,都跑不過他那輛千萬級的超級跑車。

我眼淚橫飛,聲音嘶啞,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車子離我越來越越遠。

我悲憤的大叫:“就算分手,你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好不好,君無邪……”

啪……

我一個不小心,腳扭了一下,摔到地面上,滑了三四米遠。

我的手心被地面冰冷的小石子劃破,血就這麼往外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