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沒聽到!”她故意別開眼,但抵在他胸前的小手卻沒有將他推開。

唐旭堯眉頭一挑,薄脣貼近她的耳朵,壞壞地恐嚇,“耳朵不好使了嗎?!要不要我來‘診治’一下啊?!”

薄脣,輕輕擦過她的耳垂。

“你想怎麼樣?!”她瞪了瞪眼,就不信他敢在這裏亂來!

唐旭堯揚起奸詐的笑容,“不怎麼樣,就是……這樣!”

話落,咬上她軟軟的耳垂,舔弄。

“……”夏海芋渾身一抖,跟觸電了一樣,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要他輕輕一碰,她就腿軟。

“啊!”打完針的小護士忽然開門從病房裏走出,看到他們曖昧的一幕,無意識地尖叫起來。

夏海芋如遭雷擊,慌慌張張地推開唐旭堯,咬牙啓齒。

臭流氓,居然害她這麼丟臉!以後她還怎麼來醫院啊!

無意中撞見曖昧的小護士,目瞪口呆,但卻怎麼也挪不開腳步,因爲……認識啊!很熟啊!

“……”夏海芋頭頂冒煙,隨便找個方向慌亂地跑遠了。

唐旭堯卻很大方地朝小護士笑了下,“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到時候請你吃喜糖!”

小護士的眼睛閃閃發亮。

夏海芋面紅耳赤,呼哧帶喘地跑到了不知名的樓層,擡頭一看,標牌上寫着偌大的英文——骨科。

周旁,路過一名醫生正在跟兩個病人家屬交談,神情都很沉重。

夏海芋生怕打擾,轉身欲走,卻忽然被人叫住了。

“小姐——”

嗯?!

叫她嗎?!

夏海芋微微錯愕,但周圍沒有別人了,應該是叫她的沒錯。

只是,有點奇怪啊!

慢慢回頭,看向叫住自己的那麼醫生。

“呃……叫我嗎……有什麼事……”

醫生細細看了看她,終於確認了似的,問,“小姐,你剛剛是不是跟一位中國男人一起來醫院的……在樓下幫你打傘的那個……”

夏海芋微微蹙眉,“您是指……辰逸嗎?!”

“對!就是他!”醫生聽到辰逸的名字後,變得有些激動。

夏海芋直覺不對勁兒,“醫生……怎麼回事……”

“小姐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越來越奇怪!

醫生到底想跟她說什麼?!

“醫生……是辰逸……怎麼了嗎……”夏海芋怯怯地問出心底的疑問,這一刻,她終於有點弄明白自己心頭纏繞的那股奇怪是來自哪裏。

醫生的話,或許可以給她答案!

“小姐,是這樣的……我以前是在另外一間醫院工作的……那天我接待了一個患者,就是辰逸先生……他說自己跟人打架後覺得骨頭有些疼……自己懷疑是骨折……”

打架?!

想起來了,是辰逸和唐旭堯在餐廳打架的那次!

呼吸開始緊繃,“然後呢?!”

“然後我幫辰逸先生做了檢查,發現他不是骨折,更不是什麼外傷,他……患了骨癌。”

骨癌?!

夏海芋冷冷地倒抽了一口涼氣,腳步下意識地往後退去,後背抵在冰涼的牆壁上。品書網?vodtw.com

lnwow.com

品書網?vodtw.com 早點分手

晚上的飛機,在登機之前,他們都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夏海芋瞥了瞥茶几上的文件,又看了看唐旭堯,“你還要去公司交代一些事情吧,去吧,公事要緊。”

他搖頭淡笑,“不要緊,還有不少時間,我可以先送你去學院,你不是還要交請假條嗎?”

“那只是例行程序,我早就請好假了,早點晚點都沒關係的。”

“走吧,反正是順路,送完你我再去公司。”

重生之錦繡春 “嗯。”夏海芋柔順地點頭。

兩人一起出發,十指緊扣。

彼此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溫度。

踩着最熟悉的臺階,望着最熟悉的路口,就這樣,淡淡地牽手,並肩走。

白色邁巴赫徐徐前行,一直駛向學院門口,夏海芋徑自下車,朝着唐旭堯揮手,“拜拜!”

唐旭堯目送她走進去,然後手打方向盤,擡眸看了下倒車鏡,一個熟悉的身影一閃而逝。

辰逸?!

他回頭望去,卻發現無跡可尋。

快速地推門下車,在附近尋找,“辰逸……出來……我看到你了!快點出來!”

聽到他的喊聲,躲藏在暗處的辰逸微微挑脣,勾起淡淡的笑,慢慢、慢慢地走了出去。

陽光下,他的影子修長,而又蕭索。

唐旭堯直覺地回頭,在看清來人時,眼底喜怒交加。

“辰——逸!”他咬牙啓齒,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體情況,他真的很想上去給他一拳!

“堯,好久不見,你還好嗎?!”相當於唐旭堯的憤怒,辰逸反而是雲淡風輕。

“該死的好!”唐旭堯衝過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想發泄,卻無計可施,“該死的,你到底藏到哪兒去了?!知不知道我們都很擔心你?!”

“我很好。”辰逸的語氣依舊是淡淡的。

唐旭堯不想跟他浪費時間,果斷三個字,“跟我走!”

“……”辰逸站定不動,目光直直地對上他的眼,直截了當地挑眉來意,“我今天來,是爲了海芋。”

唐旭堯微微一怔,好吧,他承認,聽到這句話他很悶,但這不是發脾氣的時候。

深呼吸了口氣,語氣誠懇地道,“逸,你先跟我去醫院,這些事以後再說。”

“沒有以後了!”辰逸很堅決,眼底的固執讓人沒辦法拒絕。

唐旭堯握了握拳,有些無奈,“你想說什麼?!”

“我想你跟她分手!”

什麼?!

分手?!

“辰逸,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唐旭堯極力剋制着自己的情緒,但聽到這種話,他真的覺得很……抓狂!

辰逸淡淡地笑,眼睛裏沒有一絲玩笑的意思,“我再清楚不過了,雖然我現在病得很重,但腦子很清醒。堯,你和她不合適,分手吧,早點放開,對你對她都好。”

“……”唐旭堯頓了頓,緩緩四個字,“我喜歡她!”

辰逸還是維持淡笑的樣子,說出的話來卻帶着濃濃的火藥味,“喜歡?!你的喜歡是指隨意操作她的人生,一手安排她出國,還有控制她的一切嗎?!”

唐旭堯怔住,“你什麼時候知道這些事的?!”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能再在一起!”

唐旭堯咬了咬牙,語氣很是篤定,“我做那些事,只是想把她帶到自己身邊!”

“可你沒問過她的意思,從頭到尾都是你的圈套!”辰逸的聲調不高,但音色裏凝聚着幾絲寒意,與平時的溫潤相差甚遠。

唐旭堯長眸籠霧,“辰逸,你有你的方式,我也有我的方式,我喜歡她,就一定會不擇手段地把她鎖在自己身邊!”

“唐旭堯,這只是你自以爲是的想法!海芋的個性你不會不清楚,她的自尊,她的不卑不亢,你叫她怎麼接受這些,她要是知道這一切……”

“我暫時不會讓她知道的!只要……”話未說完,唐旭堯忽然眸色一凜,前方拐角處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夏海芋踉蹌地走來,臉色白得像紙。

他們在說什麼?!

她來美國竟然是唐旭堯安排的?!

怎麼會這樣?!

明明是陳院長幫她打理一切的!

不,她不相信,她要親自問個明白!

夏海芋走到唐旭堯跟前,神情僵硬地問,“這一切真的都是你安排的?!”

“海芋,你聽我說……”唐旭堯伸手去拉她的手,她卻往旁邊一躲,腳步退了兩步。

“你只要告訴我,是,還是不是?!”

知道再也瞞不住,唐旭堯無奈地點了點頭,“是。”

夏海芋雙手抱住頭,覺得腦子裏一片混沌,卻一下子有好多好多話要說。

“唐旭堯,你覺得這樣很有趣嗎……你費盡心機把我從中國弄到美國來,很有意思嗎?!”

“你知道我爲了這次出國付出了多少嗎……那段時間裏我只做一兩份兼職,花光了所有的積蓄,擠出一切時間去學習,我拼了命似的,幾乎是不眠不休,因爲我知道我沒有那麼強的實力,所以我很努力很努力,我想用自己的打拼去獲得肯定……可是到頭來我發現自己是個白癡,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你隨隨便便一句話或是一個電話,就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團亂……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把我弄到美國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很好玩嗎,你做我的學生很好玩嗎,你做我的鄰居很好玩嗎?!”

“你說這是因爲你的喜歡……可是你的這種喜歡……讓我很難受!讓我很難堪!”

……

夏海芋強忍着眼淚,不想哭,不能哭,可心底的委屈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他騙到大洋彼岸來!

身體一點點軟了下來,她緩緩蹲下了身,將頭埋進膝蓋。

怎麼辦?!

怎麼辦?!

她到底要怎麼辦?!

她現在已經完全陷進感情的漩渦了,可是在接受他之前,她掙扎了那麼久,就是深刻地明白她和他之間的差距,她不想依附他的,不想從他身上得到任何利益,可沒有想到,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

她現在還能拒絕嗎?!

不,不能,她沒有那個能力,可是她就真的要在他的“庇佑”下得過且過嗎?!

她的自尊,她的自信,她的努力,她的勇氣,全都沒了!

他站在她面前,高高在上,就像是王子,而她連醜小鴨都不是!

顧念半生 唐旭堯僵在原地,不可否認,他是私自操縱了她的人生,如果不是他把她騙到美國,他們的感情不會開始,他了解她此刻的心情,她跟他在一起,其實是自卑的,她很努力很努力地才克服一切,才肯接受他跟他在一起……他懂的,真的懂。

“海芋……”他緩緩走近她,她卻一步步後退。

不,不要逼她,她現在腦子很亂,需要好好想想。

別過頭,忽然——

“辰逸呢?!”

夏海芋這麼一問,唐旭堯也吃了一驚,轉眸去看,辰逸早已經走掉了。

恍然,他們似乎想明白了一個問題——辰逸好像是故意來離間他們的感情,然後擾亂一切就又消失了。

夏海芋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然後鄭重地看向唐旭堯,“我們現在不要吵架,好不好……先找辰逸……”

“嗯!”

唐旭堯拉着夏海芋上車,兩人的心此刻都亂了,但表面卻維持着平靜,因爲他們都知道,有些事,早晚要解決,暫時的迴避,只是暫時。

旭陽科技。

大廳裏爲數不多的人,在看到來人的剎那,全都怔住了。

唐旭堯拉着夏海芋腳步匆促地進了電梯,電梯的指示燈一路亮起直到最後,兩人面色同樣緊繃,都恨不得一下子衝出去。

щшш¤TтkΛ n¤Сo

員工們面面相覷,怎麼回事,總裁罕見的失控啊!

“叮”地一聲,電梯門向兩側劃開,邵衡正好迎面而來,三人撞個正着。

“堯、海芋……你們……”看到兩個人的表情有些不對,邵衡倍感訝異,“發生什麼事了?!”

“辰逸出現了!但是又消失了!”

邵衡感到錯愕,看得出來,眼前的兩個人吵架了,但是眼下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這個!

看了看手錶,邵衡謹慎地問,“你們今天還去不去澳洲了?!”

“暫時不去了。”唐旭堯和夏海芋異口同聲地回答。

不知名的地方,辰逸獨自坐着,低聲呢喃——

堯,海芋,很抱歉,我只能用這種方法阻止你們去澳洲,就算只能阻止得了一時,也只能這樣。因爲去那裏之前,你們的感情必須足夠堅定,否則的話…… 各自心事

(?)“邵衡,繼續派人盯着私人診所那邊的消息!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

“明白!”

唐旭堯凝眉思考,道,“還有,到警局那邊疏通一下,去海芋上班的地方查找一下道路的監控錄像!”

“好的,我馬上去!”邵衡甩下西裝外套,急匆匆地踏進電梯。

“等一下……”唐旭堯又叫住他,“我跟你一起去!”

邵衡怔了怔,視線瞥向一旁的夏海芋。

夏海芋也正好擡眸,視線卻是掠過邵衡,落在唐旭堯身上,手,因爲某種緊張攥緊了衣角,緊緊的,像是要抓住什麼東西,但又好像什麼都抓不住。

“……”咬了咬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因爲,她明白他的意思了,他不想跟她呆在一起。

雖然他們剛剛約定過,暫時不吵架,但是……也不會像是之前那樣形影不離了。

電梯的信號燈一直閃爍,邵衡瞥了瞥身旁的兩個人,淡淡搖頭。

真是夠折騰的,他們兩個人談個戀愛怎麼就這麼費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