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沒事,我自己來。”

她從牀上爬了起來,準備去拿創傷藥去,但是葉少風卻將她按在了牀上。

“不用了,從現在開始,你得聽我的,你哪裏都不要去了。”

“聽你的,少風,八年前,我也是聽你的,但是你卻突然消失了,所以說,我現在不聽你的,除非你再也不走了。”

此時,葉少風知道她現在情緒還有身體都很弱,便笑着說道:“當然聽你的,我哪都不去了,就在這裏陪着你。”

小離此時居然像是一個小女生似的,一會便躺在牀上睡着了,等她睡着了之後,葉少風便將給她的手包紮好了,將門關上了,便出去了,剛一出門,電話就響起來了。

“少風,你怎麼走得這麼急啊?”

葉少風一聽,居然是小離的聲音,她剛纔不是已經睡着了嗎?現在怎麼突然又醒了,“我有件事情要辦,辦好了就回來,你快點睡吧。”

聽着那聲音,葉少風便感覺到小離就在前面,因爲此時葉少風體內的三滴龍血正在他的體內融合着,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他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手裏拿着電話。

“不要啊,少風,我不要你離開,八年前你騙了我,現在我不要你離開,我就要你好好地陪着我。”

“小離,我一會就回來。”

“你一會不會又是八年吧?”

“怎麼會呢?”

“怎麼不會呢?”

葉少風一看,前面那個正朝着她走過來的女人不正是小離嗎?她明明不是在牀上睡着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呢?

此時小離走到了他的跟前,那個小離朝着葉少風笑了笑,他正在想着這件事情很奇怪。

但是此時葉少風卻突然像是感冒了似的,打了一個噴提,那個小離卻突然一下子消失了,葉少風接着再打了一個噴提,便連小離的聲音都聽不見了,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幻覺而已,奇怪了,葉少風繼續朝前走着,但是卻再也沒有看見她的影子了,他趕緊衝到了她的家裏,卻發現她還好好地躺在牀上,她根本就沒有動,他正準備走,小離卻突然翻了個身,將葉少風一下子拉住了,嘴裏還在嘀咕着,叫着少風,少風。

葉少風將她的手輕輕地放下,她一會又睡着了。

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他八年沒有見面的母親了,葉少風此時的心情相當地激動,母親可是一直都在小學裏面當老師,現在都快到退休的年齡了,在小學裏面教了一輩子的書,本希望葉少風也可以讀個好點的大學,將來也當老師,但是沒有想到葉少風高中還沒有畢業卻跑到了歐洲,這一去就是八年。

到了鎮上了,從鎮上的中學門口經過,葉少風頓時像是重新回到了中學時代一樣,看着那些學生們,從前在學校讀書的一幕幕又重新在他的眼前出現了。

經過一條巷子,葉少風走着走着,突然後面一輛車子開了進來,這巷子本來就很窄,葉少風卻正走在巷子的中間,那車子不停地滴着,但是葉少風卻當然什麼也沒有聽見,繼續朝前走着。

那輛車子停了下來,下來幾個男的,一看就是幾個學生小混混,一個個頭髮都整得很另類,他們直接朝着葉少風衝了過來,此時葉少風可是正在朝前走着,當然是知道他們來了,那幾個小混混居然徑直衝了上來,一個個手裏都拿着鐵棍,砍刀什麼的,將葉少風攔住了。

“喂,你沒長眼睛啊?擋爺的路,找死啊。”

葉少風卻當作什麼也沒聽見。

其中一個黃頭髮的混混上來就將葉少風猛地推了幾下。

“你丫的裝逼啊,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葉少風卻淡然地一笑:“你爺不是在這裏嗎?知道還不快喊。”

“喲,你丫的地看來是真不知道這鎮上什麼情況,敢擋老子的路。”

葉少風卻嘻皮笑臉地說道:“那擋了又會怎樣?”

那個小混混一聽,“兄弟們,上來告訴他結果。”

那幾個小混混直接衝上來便手持着兇器對着葉少風一陣猛擊,但是葉少風卻淡定自如,幾個回合下來,那些小混混手中的兇器全都散落一地,突然,那個頭頭拿着一根鋼管朝着葉少風猛砸了過來,葉少風極速地伸手過去,將那根鋼管給截住了,只聽到咯吱一聲,那根鋼管在葉少風的手心裏面極度地變形了,他將那根鋼管丟到了地上,那幾個小混混一下子看傻眼了。

“看什麼?還不快滾,幾個小毛毛蟲還跑過來跟哥哥交手,信不信哥打一個噴提都可以把你們給淹了。”

他剛說完果然打了一個噴提,這一噴提正好打在了那個小混混頭目的臉上,噴了他一臉,那個小混混頓時感覺到臉上一陣陣火燒似的,他整個臉上便突然紅腫起來,發出了尖叫聲,旁人都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連葉少風自己都還矇在鼓裏,他走過去小聲地問道:“小弟弟,你的臉怎麼了,哥沒打你你的臉怎麼腫起來了。”

那個小混混一擡起頭看到葉少風,便嚇得趕緊跑掉了,但是由於他過於激動,一轉身便撞在了那輛轎車上面,正好是膝蓋撞了個正着,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他的膝蓋骨給撞碎了。

那個小混混是他們的頭目,自己都給傷成那樣子,還哪有心思跟葉少風作對,他突然轉過身來朝着那羣小混混喊道:“都愣着幹什麼。”

其中一個小混混喊道:“興哥,要不要一起上去收拾他。”

“還收拾個屁啊,趕緊撤,快過來扶老子,麻逼的。”

那羣小混混便趕緊上了車,但是由於那條巷子很窄,他們開着轎車卻沒法倒車了,所以只好退出去,就他們那爛技術,只聽到轟的一聲響,車子直接撞在了後面的牆上,尾部嚴重變形。

收拾完那幫小混混,葉少風繼續朝着前方走去,再穿過幾條小巷就要到他的家了,此時葉少風格外地興奮和激動,八前來,他也曾經想過回家,但是他卻一直都走不開,他迷戀於他自己創建的僱傭兵團,更重要的是因爲一個人,她需要他的保護,而且他曾經答應過她的老爸,直到將那些追殺她的殺手全部幹掉了,把那個幕後的黑手鏟除之後,葉少風纔想到了回家,正好此時他收到了一封密函,收到了這封密函後,他便回到了華夏,他很想知道寫這封密函的人到底是誰,雖然他並沒有興趣和誰合作,但是他卻對於他說的那個神祕任務卻很感興趣。 葉少風懷着激動的心情行走在這條通往他家的巷子裏,說實在話,這條巷子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巷子裏面好像很是安靜,裏面的住戶基本上都搬走了,穿過了幾條小巷,葉少風終於到家了,但是家裏卻鎖着門,八年了,對於葉少風來說,此時的心情真的無法形容,還是那間房子,只是那間房子似乎重新粉了一下,牆面看上去還很新,突然,身後出現了一個男的,他突然將手拍在了葉少風的肩膀上面。

“喂,你幹什麼的啊?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聽着那個很渾厚的男人聲音,葉少風知道此人來者不善。

他慢慢地轉過身來,看了他一眼,尼媽的,他打扮得像是一個嫖客似的,那人嘴裏叨着煙,他白了一眼葉少風。

“喂,你幹什麼來着?跑到這裏來幹什麼?知道哥是誰不?說出來不嚇死你。”

葉少風一聽:“哦,願聞其詳,那請問哥哥到底什麼來頭。”

“在這個鎮上誰不知道我虎哥,看來你是新來的吧,這新鄉鎮誰見到我虎哥不給三分面子,就算是鎮長見到哥了都還要打聲招呼,哦,對了,昨天哥還跟鎮長說話來着。”

葉少風卻裝出一幅很膽怯的樣子,他小聲地問道:“那虎哥,以後還請多多關照啊。”

“那倒是沒問題,到哪裏報上我虎哥的名字就可以了。”

葉少風趕緊點頭說道:“那是,那是。”

他盯着那個虎哥,“不知道虎哥到這裏來找誰啊?”

那個虎哥一聽,“當然是女人啊,尼媽的,這女人實在是太極品了,都四十幾的人了,居然走出來還像是二十幾的小姑娘,太極品了,哥可是瞄上她了,凡是這鎮上我虎哥瞄上的女人,那是必須要搞上手的。”

葉少風一聽,雖然他心裏相當地來氣,但是他卻很沉着地說道:“哦,是這樣啊,聽說這個女人他的兒子是個殺手啊?難道你不怕嗎?”

“哥們,別嚇人了,真以爲哥剛出來混啊,她兒子是殺手她還在這裏混跡,哥都摸清楚情況了,聽說她很早就死了丈夫,她的兒子也離家出走了,哥這是上門關心關心她。”

葉少風嘻笑着說道:“真的很極品嗎?”

那個虎哥一聽就來勁了,他一臉色眯眯的樣子,嘻笑着說道:“這哥還騙你?”

“喂,你是誰啊?”

葉少風故意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哦,我這裏有樣東西,是專門來送給這戶人家的。”

那個男的此時很好奇地說道:“什麼東西啊?她不在家,就交給哥轉交給她就行了。”

“那不太好吧?”

葉少風假裝推辭道。

那個虎哥一看就是個暴發戶,脖子上面掛着很粗的金項鍊,手上帶着一塊名錶,還有那衣服穿得相當地肥大,整個人往那裏一站,就像是一頭大肥豬似的。

葉少風順手將那個虎哥的那條金項鍊拉住了,放在他的手心裏。

“虎哥,這項鍊很牛逼啊,想必值不少銀子吧?”

那個虎哥一聽:“你還真識貨,不多不多,也就值上十幾萬吧。”

葉少風一聽,故意打了一張,“什麼?十幾萬啊?那還不多啊,虎哥,看來你在這新鄉鎮混得是風生水起啊。”

他嘻笑着讚歎道,那個虎哥可是聽得相當地得意。

“那是,那是,手下有幾百號兄弟,哥沒事怎麼幹事業啊。”

葉少風裝得像是鄉巴佬似的,用一種很崇仰的眼神看着他,“真的啊,幾百號人啊?”

“那以後虎哥可得多照顧小弟了。”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看你長得還挺結實的,就跟着我一起到工地上去幹吧,跟着虎哥隨便接幾個工程,保管你口袋裏的銀子不會少。”

“搞工程啊,虎哥,那行,那你得帶着小弟了,你看小弟這初來這小鎮上面,什麼人都不認識,就是一個送信的,你說叫哥怎麼混啊,如今這社會可是超級的現實,沒有關係混個鳥蛋啊,虎哥,那小弟以後就全靠你了。”

“那當然沒有問題,對了,正好馬上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辦,這就看你的能力了,要是你辦的好的話,自然以後少不你提升的機會。”

葉少風一聽,表現得很是積極。

“什麼機會,虎哥不妨說出來聽聽。”

那個虎哥哼了一聲,“小鎮上面準備建一箇中心花園,周副鎮長都已經答應交給我幹了,但是這新調來一個秦副鎮長,他現在專門負責管機建,他居然說什麼要公開招標,招尼媽逼的,最近哥正忙於幾個工程項目,都沒有時間來管這事,這事要是你擺平了,直接給你提一成。”

聽到一成,葉少風似乎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濃厚的興趣。

那個虎哥見葉少風並沒有反應,便拍着他的肩膀說道:“你可別小看這一成,至於幾十萬。”

那個虎哥盯着葉少風:“你就說你是幹還是不幹?”

葉少風此時也盯着他:“那虎哥,請指點一下,小弟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啊。”

那個虎哥哈哈大笑:“看來你是真的不懂啊,哎,沒跑過江湖的兒們是這樣的,這都不知道,擺來他自然是要對他用點手段。”

“那請問虎哥到底用什麼手段啊,要不去給他送點禮。”

那個虎哥一聽,“就那姓秦的,老子還給他送禮,給你安排幾個小弟,找個時機自然把他打一頓得了,不要讓他知道是誰幹的。”

“那他萬一知道了怎麼辦?”

葉少風裝作很害怕似的,那個虎哥一聽,很激動地說道:“哥們你是真沒在江湖上混啊,就那姓秦的,單槍匹馬的,還想把這個新鄉鎮給翻過來啊。”


“那是,那是,虎哥都是**湖了,那姓秦的自然不敢跟虎哥鬥了。”

“跟哥幹,不會少了你的好處,只要你的能力,自然有你提升的機會,對了,這是哥的名片,你拿着,有事打哥的電話。”

葉少風接過名片,一看上面寫着戰堂董事長,專門承接大小工程施工,還有廣告語,尼媽的,太雷人了,爲人民服務,爲百姓解憂,戰堂戰堂,更加輝煌,什麼玩藝了,葉少風看着他那張名片就想爆笑,還尼媽的戰堂董事長,這也太囂張了吧,明擺着就是武力解決,看他面前的這個虎哥可是一直都在新鄉鎮裏面囂張得很啊,當然他的背後肯定是有人給他撐腰的,要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那麼牛逼。

葉少風將那張名片拿在手裏,小聲地說道:“戰堂啊,虎哥,這名字很牛啊,難怪虎哥在這鎮裏可是混得風生水起的。”

那個虎哥見他要找的那個女人到現在也沒有回來,門還是鎖着的,他便對着葉少風笑着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啊,有事打電話,要是你想好了,想加入戰堂的話,直接來找哥就行了,哥會給你發展的機會的,保你有這鎮上混得開。”

“虎哥,要不再等一會,說不定就回來了。”

葉少風還故意勸他,此時他恨不得把他打肉沫。

他的話剛說完,那個虎哥電話就來了,只聽到他在電話裏面聲大氣粗的說着,看來他遇到麻煩了,所以他便趕緊跟葉少風打了聲招呼,便直接走掉了。

待那個虎哥剛走了一會,葉少風便朝他喊道:“虎哥,小弟還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的。”

那個虎哥便突然轉過身來,又走了回來,很不屑地問道:“什麼事啊?快說,哥幫你擺平。”

葉少風卻有些不好意思似的。

那個虎哥見葉少風一直盯着他就是不說,便笑着說道:“有什麼事,說吧,只要你跟着我虎哥混,自然哥能幫你的都會幫。”

葉少風表現得很是興奮,趕緊說道:“虎哥是不是真的啊?”

“老子虎哥什麼時候說過屁話了。”


“那虎哥能不能借給小弟一點錢?”

“多少,說吧。”

葉少風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了一個手指頭,那個虎哥一看,什麼情況,“一千塊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