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是林洛。”

論地位與職位層級,眼前這位是要比林洛以及單青青都要高的。

“株相市特別行動組,沈青山。”

流程過後,三人很快就熟絡起來。

“沒想到兩位竟然如此年輕,比照片中看起來年紀還要更小,當真是青年英才。”

沈青山先是誇讚一句,再問道:“不知道兩位是否接觸過此類任務?”

其實沈青山內心是有些擔憂的,此次行動事關重大,關係到幾十上百人的人身安全。

甚至可能還有更大的牽扯。

蕭遠給他派來這麼兩個‘娃娃’,他實在是不放心。

雖然兩人的資料沈青山都瞭解過。

但官方資料素來有爲了紙面好看,過分誇大的嫌疑。

比如林洛的資料上寫着,曾經作爲主力參與過地下世界‘蜘蛛’的特別行動。

那時候的林洛還是一個三級武者,怎麼可能作爲主力?

沈青山雖然懷疑,但也沒說出來。

他問清楚,也是爲了確保任務能夠萬無一失的完成。

“接觸過!”

林洛二人異口同聲的回道。

“那就好,我將此次任務的詳情告訴你們。”

沈青山也不再糾結,只是希望這兩人到時候別拖後腿吧。

“此次行動,我們兵分三路。整個大道可疑據點共有三處,而且相隔較遠,很難做到即時支援,而我們又必須同時搗毀三處據點,所以任務危險性較大。”

“如果對方將兵力集於一點,那遭遇對方的那一組頃刻間會受到對方集火。”

“你們需要做的有兩點。”

“第一,必須保證人質的安全。這一點我之前也和你們提過,對方很可能挾持了諸多人質,都是女人與小孩。”

“第二, 我在時光裏等你 ,等待支援!”

“任務過程,允許擊殺!”

沈青山將任務詳細的需要說給二人聽。

“明白!”

單青青和林洛都是有過經驗的,也沒有多問。

另外兩組人員的配置沈青山也沒有說給二人聽,這些都屬於保密範疇。

也是爲了避免有臥底將全盤情報泄露出去。


交接之後,沈青山很快離去。

林洛與單青青按照指示來到海灣大道的目標點。

海灣大道是株相市一條較爲繁華的主路段,全長十公里。

對方三個可疑據點分佈很遠,支援時間最少需要五分鐘以上。

這個時間對於突發危險的話,已經是屬於超長範疇。

林洛和單青青心裏素質都還不差,至少表面看不出來任何的端倪。

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處中小型的食品加工廠,有上百號員工出入。

官方已經給二人安排好了身份,兩人喬裝打扮一番,便輕易混入其中。


此時正好是午餐時間。

工廠裏的年輕男女、大叔大媽們三五人聚成一堆,正在高談闊論。

這也是工廠生活爲數不多的樂趣了。

林洛大概能看出整個工廠的構造,除了兩大生產加工車間外,還有兩個大倉庫。

但是兩個倉庫,只有一個倉庫開放,有貨物進出。

另一處倉庫,有人嚴守,但卻沒有任何貨物流動。

這便是一處疑點。

聽這裏的員工說,這個食品加工廠本就黑心,經常各種理由扣除員工工資。

老闆也是恨不得將一個人當做十頭牛來用。

如此節省的公司,卻專門派兩閒人守着一個廢棄倉庫?

林洛雙眼微眯,乾坤眼悄悄運轉,竟是穿不透牆壁,看不清裏面的虛實。

這一下,他更加確定其中有鬼了。

只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說不定人質就全部關押在裏面。

他若是太過沖動,對方狗急跳牆,後果不堪設想。

林洛裝作沒事的樣子,走到一個蹲着吃飯的小兄弟旁邊,遞了一根軟白煙給他,“老哥,你在這做了多久了?”


小兄弟骨瘦如柴,皮膚黝黑,一口黃牙,不過人倒是挺熱情。

林洛與他搭話,他也沒擺出老員工的囂張姿態,而是很和氣的回道:“我在這做了兩三年咯,高中畢業就在這打工了。”

他語氣有些哀嘆,看着林洛的面孔很是陌生,問道:“你是新來的吧?”

林洛點了點頭,又遞出一根菸,“以後還請老哥多多關照。”

“來了都是朋友,互相關照,互相關照。”

小兄弟也比較外向,三語兩語之間,兩人就熟絡起來。 和小兄弟聊了很久,林洛便開始動起心思。

他看向那座空置的倉庫,笑問道:“老哥,你來的久,說說咱們這廠到底怎麼樣?有沒有前途。”

小兄弟會心一笑,“廠裏面錢途我就不多說了,妹子嘛倒是容易勾搭。”

對方的回答跑偏,林洛無奈道:“你誤會了,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說咱們廠生意怎麼樣?我看後面那倉庫都是閒置的。”


“哦!”

小兄弟似乎懂了林洛的意思,“你是擔心加班費是吧?”

“這一點你倒是可以放心,別看後面那倉庫閒置着。但咱們加班絕對是妥妥的,二十四小時不停工。”


“只要你願意加班,上二十四個小時都可以向主管申請。”

林洛若有所思。

聽這小兄弟的意思,這座工廠生意還不錯咯。

那麼倉庫空置的嫌疑就更大了。

現在是白天,人多眼雜,林洛也不好行動。

準備晚上再動手。

和兄弟又客套了幾句,林洛離開,找到同樣在打聽情報的單青青。

“現在基本可以確定,那間倉庫絕對有問題。說不定人質就藏在其中。”林洛說道。

單青青眉頭微皺,“那怎麼辦?”

這倉庫常年有人嚴守,他們想要在不驚動對方的情況下潛入其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聽廠裏的員工說,晚上的時候,倉庫偶爾會開啓進行貨物調運,這或許是我們的機會。”

這條線索,也是他們目前唯一能夠不動聲色接近倉庫的契機。

“如果倉庫裏面關押的真是人質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經常進行轉移。”

“或許, 宋朝我最牛 。”

單青青沉思。

官方那邊是有專門的監督管理部門來進行食品安全監督的。

每一車貨物的出入,必定都有記錄在冊。

但對方敢膽大妄爲在食品加工廠做這種勾當,肯定是有充分的準備。

想要在檔案中查出蛛絲馬跡來,必定很難。

地下世界滲透性這麼強,在官方這邊怕也是打點了關係。

不然這些‘貨物’不可能運送出去。

林洛捋了捋下巴,凝重道:“我覺得還是先不要動官方數據的比較好,說不定對方早就料到了這一點。”

“如果我們貿然查官方的數據,對方很可能馬上就會收到消息。到時候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怎麼辦?”單青青覺得林洛說的也不無道理。

可是總得有一個解決辦法不是,拖得越久對他們就越不利。

“今天晚上再來看看情況吧。”

事情總不能急於一時,雖然留給他們的空閒不多,但是充分的準備還是需要的。

林洛準備今天晚上觀察情況過後,再做定奪。

單青青也同意了林洛的提議。

兩人混在人羣中,隨着員工們上班下班,也體驗了一把廠內的生活。

甚至因爲林洛長的還不錯的原因,不少性格開放的廠妹們主動投懷送抱。

和他約夜宵的都有好幾個。

林洛還在其中一人身上發現了初級神農錦囊,當即就給收了下來。

這個開局有點難 ,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揮手便能收取。

這也讓林洛鬆了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