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日啊!

ps:其實昨天哪個是今天的,現在這章纔是加更(_蠢哭了昨晚設定更新結果點了發佈,那今天可以一更否?

又:在這裏回答幾個微博私信問題,不知道是大家都不知道,還是個別人忽略沒注意我寫的細節,我統一說一下。

第一:東平郡王不是靠眼神認救命恩人,只是臉,迷糊中看到的是臉。

第二:祭祀時謝柔嘉騎的隨手招過來的馬,是馬,不是小紅馬,小紅馬和江鈴祭祀時都被關在城裏,如果是小紅馬我一定會特別點出這個紅字。() 周成貞在身子騰空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要摔倒了,所以他落地之前就已經做好了騰身而起的準備。

但就在他落地的瞬間一堆藤蔓砸在臉上,這突來的視線阻斷讓他身形一頓,也就是這一頓的功夫讓他重重跌倒,隨之有人壓上了他的身子,牢牢的鎖住了他的腰身,阻止了他發力。

我日!

周成貞再次罵道,顧不得扯開臉上的藤蔓,伸手就衝身上的人狠狠的打去。

“走。”

女聲忽的響起,周成貞只覺得身上一輕,打出去的拳頭落空,旋即就是馬蹄急響。

周成貞扯開藤蔓跳起來,看到紅馬馱着兩個人在林間疾馳而去的,林木密密,轉眼就消失在視線裏。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周成貞甚至有點做夢的恍惚。

我日!

他狠狠的甩了甩頭,面色鐵青。

他這是被人打劫了嗎?

被兩個山裏的孩子搶了馬?

這他孃的怎麼可能?

他在京城從會跑就開始跟人打架,打到現在可以說京城無敵手,沒想到竟然在一個山溝裏被人打了悶棍。

沒錯,是悶棍,他以前在京城也幹過這種事,猛地跳出來麻袋一套,亂棍一打,任憑那人功夫再高強,也只有被打的份。

要知道他所謂的能打架,可不是跟那些皇子一般被護衛逗着玩,他可是真正的打架。不講究套路只講究生死的打。

我日!

可是今天他竟然被人這樣打了!

周成貞一腳踢飛地上適才砸到臉上的藤蔓,這藤蔓枝枝椏椏,還帶着毛刺,臉上火辣辣的疼傳來。

周成貞站在原地,只覺得一腔憋氣,看着密林一聲怒吼。

“我日!”

謝柔嘉回頭看了眼,確信沒有人追來,撲通亂跳的心才漸漸平復下來。

適才看到這小畜生,又聽到他竟然罵自己小蕩婦,就想到了當初他罵自己的場景。

當初是因爲他們在花園被人看到。他罵了自己。

但是現在明明什麼事都沒有。他就這樣罵自己,簡直是讓她實在是無法抑制憤怒了。

一瞬間的衝動打了他,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他怎麼來這裏了?還騎着自己的小紅馬。

他是鎮北王世子,不可能一個人。肯定還有很多護衛跟隨。

這小畜生又是個睚眥必報的。打了他。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謝柔嘉回頭。

“安哥。”她喊道。

安哥俾脊背挺得直直的坐在馬背上,唯恐碰觸到她的身子,聽到她喊自己。神情不由緊張。

“是背上的傷疼了嗎?”他問道。

撞倒山石上那一下可不輕,適才又去撞那個人,又騎着馬疾馳顛簸。

“皮肉傷沒事。”謝柔嘉渾不在意說道,看着安哥俾又笑,“你也是,我說打你就真往死裏打,你不怕啊。”

“不怕啊。”安哥俾說道。

就跟在礦洞,她說進他就跟着進,她說砸他就砸。

只要是自己說的,他就毫不猶豫。

她忍不住想問問他自己讓他去死他也會毫不猶豫嗎?但這個問題轉到嘴邊又哂笑。

她怎麼會讓他去死?這個問題無聊又寒心。

“嗯。”謝柔嘉點點頭笑了,“不怕,有我呢。”

她轉過頭看着眼前的山林。

對,不怕,怕什麼,她已經在他手裏死過一次了,絕對不會再死第二次。

總裁玩上癮 現在怎麼辦?

有一點可以肯定,周成貞不知道她的身份,自己對於謝家來說是個醜聞,再加上三月三替跳,謝家一定不會跟人說自己在鬱山,尤其是跟朝廷來的人。

周成貞大概會把她們當做山裏人家的孩子,就跟娜娜小姐那樣。

而要在山裏搜尋一個山野人的孩子,不經過謝家是不可能的,因爲小紅馬在,那邵銘清一定就在附近。

邵銘清知道了肯定會掩護自己,而謝文興知道的話也肯定不會把自己交出去,一定會想法設防的掩蓋。

周成貞又不可能永遠呆在彭水,祭祀已經結束,他們很快就要離開了。

只要躲過去這段,大家就山高水長不再見了。

“安哥,下馬。”謝柔嘉說道。

安哥俾立刻跳下馬,伸出手接她。

謝柔嘉扶着他的手跳下來。

“小子。”她拍着馬說道,“你多繞幾圈就回祖宅去,這幾天千萬別回咱們家。”

紅馬咴咴兩聲撒腳歡快的跑了。

“安哥。”謝柔嘉又看着安哥俾,“你現在搬到我這裏來住。”

謝家絕對會護着自己,但對安哥俾可就不會了,眨眼就能推出去。

她不能讓安哥俾再被謝家作踐死了,一定要讓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保證如果有事第一時間護住他。

安哥俾聞言露出幾分愕然,面色一紅,只是臉色黑看不出來,他嗯了聲垂下頭,依舊連句爲什麼都沒問。

馬兒嘶鳴人聲鼎沸攪動的山路上熱鬧起來。

“世子爺!”

護衛們尋來的時候,周成貞還在山裏跋涉,走一步罵一句,罵紅馬瞎跑進到山裏這麼深,罵那兩個野孩子竟然敢打他搶馬。

還好山林雖然大,周成貞能辨清方向,很快就聽到了尋來護衛們的喊聲。

“別他孃的喊了!”周成貞站在山石上沒好氣的罵道。

護衛們大喜看過來,神情卻是一怔。

這人,是世子爺?

頭髮散亂,衣衫凌亂,還沾染着土枝葉。狼狽之極。

“看什麼看!”周成貞罵道,伸手扯過一段樹枝,將頭髮挽起來。

護衛們忙轟的圍過來。

聽到消息從另一邊趕過來的邵銘清看到周成貞這樣子也嚇了一跳,再看四周沒有小紅馬。

“殿下,是被小畜生傷到了嗎?”他急問道。

小畜生?

當時那野孩子撲過來的時候就是罵的這個,這小子竟然也敢罵他。

周成貞蹭的跳下山石。

“你罵誰!”他喊道。

邵銘清愣了下。

上門狂婿 “馬啊。”他說道,“殿下,您是不是被紅馬傷到了?”

馬啊,可不是,他騎着瘋了的紅馬衝出來的。大家都以爲自己沒制服那匹馬才弄成這樣的。

周成貞啐了口氣。撩衣坐下來。

“不是馬,是被另外兩個畜生打劫了。”他說道。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再次都愣住了。

打劫?

護衛們瞪眼看着周成貞,他們沒聽錯吧?

一向只打劫別人的世子爺被人打劫了?

“打劫怎麼了?這荒山野嶺的。我就不能被人打劫嗎?”周成貞吼道。“沒聽過虎落平陽被犬欺嗎?”

我日!

他心裏又罵了一遍。

“竟然敢打劫世子?”

“這山裏竟然還有劫匪?”

護衛們紛紛喊叫着。抽出手裏的刀劍。

這山裏當然不會有劫匪,邵銘清心裏再清楚不過,看着狼狽的周成貞。再看到四周沒有紅馬的蹤跡。

兩個…畜生….

兩個?

馬被搶走了….

這紅馬可不是誰想搶就能搶走的,除非……

邵銘清心裏咯噔一聲。

不會吧……

“真是大膽,竟然有這樣的人!”他豎眉喝道,“世子爺,那兩個人什麼樣?”

周成貞吐口氣。

什麼樣當時事情太突然,他還沒看清這兩人長什麼樣,他們就打過來了,然後就跑了。

“一男一女,小的十三四,大的十七八。”他說道,“長什麼樣說不清,但我見到了就能認出來。”

“好,世子爺,我這就讓人去找。”邵銘清豎眉說道,“這鬱山的山民雖然衆多,但是都是常住民,要查找兩個人也不難。”

他說這話看着四周。

“世子爺,您先去山下的宅子裏歇息,我立刻組織人。”

周成貞嗯了聲,起身邁步。

進了謝家祖宅沒多久,東平郡王就來了,看着周成貞笑。

周成貞已經洗漱更換了衣裳,頭髮也梳得整齊,又恢復了那個翩翩如玉的美少年,但他依舊被東平郡王笑的臉火辣辣。

大概是被藤蔓扎傷的緣故。

“我錯了。”東平郡王說道。

錯了不該放任他去煙花之地夜不歸宿,若不然也不會遇上這種事嗎?

屋子裏的隨從們心裏想道。

“你當初說不信山野裏的人能打死你的時候。”東平郡王接着說道,“我不該信的。”

周成貞瞪眼跳起來。

“我這是失誤!”他說道。

“失誤也是被打了。”東平郡王說道,“聽說還是兩個比你小的孩子?”

屋子裏的隨從們都低下頭,不忍直視周成貞漲紅的臉。

邵銘清疾步進來了,對着他們施禮。

“找到了嗎?”周成貞喝道。

“已經搜查半座山了,正吩咐他們把所有十三歲到十八歲的男女帶來。”邵銘清說道,臉上帶着焦急和歉意,“我已經讓人告訴謝大老爺了,他會立刻增派人手來,最遲明早一定把人找出來。”

東平郡王笑了笑。

“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謝大老爺了。”他說道。

周成貞跳起來。

“小事?”他喊道,“這怎麼是小事?這是搶劫!窮山惡水出刁民!小小的孩子們也敢打悶棍搶我的馬,這謝家也不過如此!”

話音才落,有家丁跑進來。

“表少爺!老夫人的紅馬回來了。”他大聲說道。

周成貞一愣。

回來了?

馬廄裏,一匹紅馬正悠閒的甩着尾巴吃着草料,身上還有未乾的水澤。

“是不是又自己去河裏洗澡了?”邵銘清站在一旁說道,伸手扶着馬頭,又言辭一轉,“別隻顧着吃,快帶我們去找劫你的人。”

紅馬咴咴幾聲噴着氣繼續吃。

東平郡王看到這一幕又轉頭看周成貞。

“周成貞,你又跟我說謊。”他說道,“你到底幹了什麼?”

周成貞瞪眼。

“喂,十九叔,我哪裏說謊了?”他喊道。

東平郡王看着他,伸手指了指還在吃草的紅馬。

“馬不是好好的?”他說道。

“這馬很厲害的,說不定自己掙脫跑了。”周成貞說道。

“馬怎麼跑這裏來了?”東平郡王又說道。

“周衍,你傻啊。”周成貞喊道,“剛纔下人不都說了嗎,這傢伙是謝老夫人的,是謝家的馬,它自然知道回來的路啊。”

“周成貞,你不傻啊。”東平郡王淡然說道,“你還知道這是謝家的馬,是謝老夫人的馬,那些山民們都傻啊。”

周成貞一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