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擡起頭來看艾希,沒想到艾希依舊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知道真的是算準了我們會率先攻克還是在所有的戰鬥面前都是這個表情。

我無奈的笑了笑,緩緩的開口說道:“艾希,我們待會怎麼打?”

艾希回頭看我,淡淡的搖了搖頭,“我們這一次看羅恩怎麼打就足夠了。”

我啊了一聲,艾希上一次還擔心自己看不透羅恩不知道羅恩心中是不是跟我們真的一條線,此時此刻卻又是要看羅恩怎麼安排,難道她不怕羅恩出工不出力最後導致據點被帝**佔據麼?到時候按照艾希的戰略,我們不能先打第一槍的情況下,我們定然是會陷入被動,雖然不會動搖我們佔據的優勢,但是被動挨打還是不會讓人心裏爽的。

艾希彷彿看透了我的擔心,轉過頭來緩緩的笑道:“放心吧王威統帥,雖然羅恩跟不跟我們一條心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最起碼他跟帝**不是一條心。”

我嗯了一聲,艾希說的的確有道理,只要不是跟帝**有一腿,我們這一次的戰略怎麼也還是會實施的



而我們和帝**慢慢的等待到了約定的地方,終於開始出兵攻擊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羅恩卻是按兵不動,看着帝**已經發起了衝鋒,我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但是羅恩卻依舊是不動,艾希似乎想到了什麼居然也是什麼也沒有說。

我看着艾希又看了看遠處裝酷的羅恩,不知道兩個人到底玩什麼默契,帝**可是都已經發動攻擊了。

而倫恩的軍隊顯然也不想束手就擒也是猛烈的對着帝**發動了反擊,帝**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但是卻侷限於據點的城牆只有那麼大,又爲了避免跟我們引起誤會,所以是兵力施展不開,只能是乾着急沒有什麼好辦法。

而即便是帝**已經對着倫恩的據點的城牆發動猛烈攻擊了,羅恩依舊是按兵不動,這讓我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着艾希已經微微露出微笑,我將我內心的着急強行暗了下來。

而帝**雖然不知道我們這面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趕在我們的前面攻破倫恩軍隊防守的據點將裏面的糧食後勤補給一下自身的軍隊,所以對我們這樣沒有動作顯得十分興奮。

看我們依舊沒有什麼動作的帝**開始變得放肆了起來,本來說好我們一人一面攻擊的,此時此刻帝**卻是佔據了三面城牆,盡力的展開兵力對着倫恩的軍隊發起猛攻。

帝**的軍隊終於攻上了城頭,跟上面防守的倫恩軍隊猛烈砍殺了起來。

而我有些失望的閉上了眼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帝**都要攻破據點了,我們的軍隊卻是死守在這裏一點動靜都沒有



而就在我看向羅恩,以爲這個慵懶的傢伙該不會是在馬背上睡着的時候,羅恩手中的令旗卻是緩緩地放了下來。

士兵們都愣住了,剛纔不上這個時候才上不是給自己製造難題麼?但是羅恩卻已經率先衝了出去,雖然羅恩是先鋒官,但是也沒有先鋒官衝在最前面的慣例啊,這要是被那個長了眼的羽箭飛過來可不是先折了一員將軍麼?

士兵們也不敢再猶豫,乾脆利落的跟着羅恩衝了上去。

而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羅恩率領的聯盟軍居然是一點抵抗都沒有的直接就登上了城頭,這個時候纔有一點點的倫恩軍隊前來阻攔,但是怎麼可能是養精蓄銳很久了的羅恩他們對手,一時間喊殺聲震天。居然是率先一步清理完了城頭上的倫恩軍隊,繼續像城市裏面攻擊去了,而這個時候按照約定帝**就必須撤下去了,但是倫恩的軍隊卻已經跟他們糾纏在了一起。

這可是讓兩面的軍隊叫苦不迭,帝**這是白給我們打工還損失了大量的兵力,而倫恩軍隊卻是想要回防卻被帝**擋在了這裏。

怎麼說呢,那就是兩面的軍隊都想要撤下來,但是兩面卻不敢率先撤離,萬一到時候被人跟在後面掩殺一陣,那可就不好了。

所以都是咬牙撐着,只是很快兩面就達成了默契,倫恩的軍隊緩緩的後退,而帝**也是緩緩地從城頭上撤了下來。只不過這畢竟只是默契,所以兩面的動作都很慢,這樣就給了我們機會。雖然我看不到羅恩率領的聯盟軍在據點裏面是怎麼打的,但是看着我們的聯盟旗幟越來越靠向裏面,而倫恩的軍旗則是緩緩地在外圍消失我就知道這裏面恐怕早就防備空虛了,這個時候正好是我們攻擊的好時間。我將目光從羅恩的軍隊中抽了回來,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帝**方面。

發表書評: 帝**就像是我們預料的那樣乾脆利落的衝向了我們,我和艾希卻是不以爲然,這個時候我們早就猜到了帝**有這麼一個動作又怎麼可能不做防備呢?只是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帝**的本陣突然燃起了沖天的大火,宣告本陣危及的鐘聲也想了起來。wwwpinwenbao

這讓我和艾希怎麼也想不到,畢竟倫恩的軍隊都已經被圍困在這個據點裏面了,就算是外面殘留的軍隊也幾乎都已經龜縮到了城市裏面,而我們的主力部隊也都在這裏集結,到底是誰襲擊了帝**的後路呢?

但是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我們的背後也是突然傳來了震天的喊殺聲。我吃了一驚,“這是帝**埋伏好的軍隊麼?”

我的目光看向了艾希,艾希卻是搖了搖頭,“王威統帥,帝**已經十分疲憊了恐怕是沒有這個機會也沒有這個時間繞着遠的路繞到我們的後方突襲我們的。”

我卻是用更加迷茫的眼神看着艾希,“既然不是帝**,那會是誰呢?”

艾希皺着眉頭,卻是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恐怕這一次來的是精靈族了。”

我吃了一驚,雖然精靈族在戰鬥中曾經一度幫助了倫恩的軍隊,但是到了戰爭的後期精靈族就已經銷聲匿跡了,此時此刻爲什麼又會在這樣的關頭突然殺了出來呢?

雖然心頭有着無數的疑惑,但是此時此刻也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我看着眼前潮水一般退下去的帝**,咬了咬牙命令聯盟軍立刻回防後方



艾希卻是並沒有隨着我們的的大部隊一起後退,而是率先率領着大部分的騎兵部隊回援了。我看了看據點,那裏羅恩率領的軍隊已經幾乎佔據了所有的主動,而且此時此刻帝**也算是退了下去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所以我只留下了兩個營隊的士兵作爲接應,其他軍隊我全部都帶上回援了。

只是還沒有等我靠近,就已經聽到了震天的喊殺聲,不同於人類的那種語言,也並不是像是精靈族的哪種語言,而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一種語言。這讓我不由得遲緩了一下,就是這樣一個遲緩那操着我聽不懂的話語的士兵從我們眼前的土牆後面撞了進來,

我們的士兵們都是大吃了一驚就要後退,倒不是士兵們貪生怕死,而是那些衝進來的敵軍既不是人類也不是精靈,而是獸人,之所以我從來沒見過就可以認出來他們是獸人是因爲他們雖然揮舞着刀劍卻是有着野獸的面容。

只不過我們的士兵畢竟也是身經百戰了,雖然一開始因爲過於吃驚而後退了兩步,但是很快就重新整理了隊形,因爲並不清楚獸人軍隊的戰鬥力,所以我們的士兵乾脆利落的對着獸人士兵就是一頓箭雨,獸人們卻似乎不知道這羽箭的厲害,居然用手中的武器揮舞格擋,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看起來粗壯的獸人手上卻也是一點都沒有慢下來,居然打掉了不少的羽箭,只是因爲羽箭過於密集,還是有不少的羽箭射到了獸人的身上,那些羽箭掛滿了獸人士兵的身體卻都並沒有***去太多。

反倒是因爲這樣激發了獸人的狂熱本性,獸人們咆哮了起來向我們衝了過來



正當我不知道是不是該讓士兵們反衝鋒的時候,又是一陣羽箭落下,那些獸人們此時此刻覺得羽箭威脅並不大居然是沒有太過抵擋,但是這些羽箭卻是乾脆利落的貫穿了她們的身體,衝進來的幾十個獸人士兵居然立死當場。< 好看在線>

總算是放下心裏的一塊大石頭的我擡頭去看,居然射箭過來的是艾希的親衛隊,只不過他們手中握着的並不是普通的羽箭,而是矮人一組設計出來的連射弩,說是連射弩也不過是能連射三根弩箭,而且上弩箭的時候十分費力,一般的戰鬥幾乎都用不上,所以艾希將他們配給了高速衝鋒的騎兵部隊,目的也不過是讓騎兵們在衝鋒的時候有個遠程壓制弓箭手的東西。

但是沒想到此時此刻卻是救了我們的命。

艾希騎在馬背上卻是神情肅穆,半晌才扭過頭來看着我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看來這一場戰鬥我們只能是撤退了,而且是能保住多少軍隊就抱住多少軍隊的那種撤退了。”

我吃了一驚,雖然看到了獸人士兵知道這一場戰鬥非比尋常,但是也應該沒有淪落到這種程度吧?

艾希看我似乎還在猶豫也不說話,直接伸出了手,我看了一眼艾希還是抓住了她的手翻身上了她的馬背,剛想要說什麼卻是被我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密密麻麻的獸人和精靈族奔跑在整個戰場上,我們的士兵們幾乎是一邊倒的被屠殺,即便是有心想要射箭不是遭到了精靈族猛烈地弓箭壓制就是被獸人們咆哮着格擋掉了,整個局面就像是人類的末日一般。

我有些呆滯了起來,精靈族的出現已經是讓我不能接受了,此時此刻居然還有如此之多的獸人蔘與其中。

艾希也沒有猶豫,看我愣住了立刻下令所有沒有接觸到戰鬥的人類軍隊立刻後撤,撤到糧食那裏去



而聯盟軍也是很快的執行了起來這條命令,一方面要歸功於艾希的調教掌控,另一方面這樣的戰場讓誰看了都不會覺得這是一場可以打得戰鬥,所以大家都十分默契的早就準備好了撤退的準備了,當然如果艾希腦子發熱命令士兵們衝鋒,恐怕這些士兵們也不會猶豫的當了逃兵吧?

只不過我們這樣拋棄掉了再戰場上的軍隊迅速的後撤到糧草囤積的據點裏面卻發現這根本是剛離虎穴又進狼窩的節奏啊,這個據點居然也被精靈和獸人的聯軍攻打着,只不過他們的聯盟雖然強大隻不過我們也是憑藉着高牆阻擋了不少的攻勢,無數的聯盟弓箭手站在了倒塌的那面牆後面對着衝上來的敵軍不停射箭,雖然幾隻羽箭不能傷害到獸人族,但是蟻多咬死象,也是在入口處累積了不少獸人的屍體。而精靈族雖然很努力地往裏面射箭,只不過他們的面前不是高牆就是那兩人多高的獸人一族,所以也是一籌莫展任由我們的弓箭手不停地消耗着獸人的士兵。

看到這一幕,很多軍隊乾脆掉頭就往要塞方向逃過去,因爲大家實際上都知道除了這裏以外,我們更是連一個堅固的據點都沒有了,所以與其東躲西藏還不如真的趕緊逃到要塞裏面去呢,說不定還能抱住性命。

但是艾希卻沒有下達這樣的命令,艾希的命令是:“全軍隱蔽。”

這讓士兵們都是想不明白,艾希不趁這個時候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怎麼還會隱蔽在這裏呢?精靈族和獸人們此時的注意都停留在據點上面,可是我們後退的最好機會,只不過軍令難違,關鍵是隱蔽就隱蔽吧,畢竟短時間內還是安全的。

我這個時候總算是恢復了一定的理智,看着艾希緩緩開口問道:“艾希,這一次我們怎麼辦?”

艾希看着遠處正在不停進攻的精靈族和獸人族,沒有回頭看我卻是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個時候我想問問你,我們是直接撤回去還是在這裏打一戰?”

我愣住不知道艾希是什麼意思,但是轉念一想就明白了

。如果我們就這樣撤回去,可就真的是在戰場上一刀一槍都沒放就撤退了回來,到時候打敗我們的不是敵人,而是我們自己的畏懼心理。

這樣畏懼的心理會讓我們的士兵更加畏懼,到時候恐怕在等精靈族和獸人族找上門來的時候我們恐怕就真的是隻能不戰自降了。反倒是在這裏打上一仗,贏了可以鼓舞士氣也可以讓士兵們知道別的物種並不是真的並不能戰勝。要是輸了,也不過是跟逃跑了一樣而已。

我咬了咬牙緩緩開口說道:“打他丫的。”

艾希笑了笑依舊是沒有回頭看我,兩隻眼睛一直在掃描着戰場上的情況,此時此刻獸人們進攻受挫似乎已經讓獸人們十分狂暴了,很多不能擠進攻擊範圍內的獸人都用手中的兵器不停打着城牆。

而精靈族們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了據點裏面,艾希緩緩地退了回來,轉過頭來輕輕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個時機看起來還可以。”

我嗯了一聲,這個時候獸人族進退兩難,精靈族雖然箭技高超但是並不像是獸人那樣皮糙肉厚,就算是要比一般的人類強壯不少,但是人類的武器還是很容易就可以對精靈族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的。

只不過在我們選擇先鋒的時候出了一點小小的歧義,艾希堅持要自己率領着自己的親衛衝上去,但是我卻無法接受艾希陷入危險,希望能讓巴洛代替她去。

只不過最後艾希還是說服了我,“王威統帥,如果連我們都畏手畏腳,你覺得士兵們真的會覺得這一場戰鬥可以打贏麼?”

我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同意了艾希的意思,艾希也不廢話,乾脆利落的就騎上了自己的馬匹,從馬匹揹着的包裹裏面摸出來一把弩箭,看着我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一場戰鬥如果我

。”

我還沒有等艾希說完就大聲打斷,“沒有如果,你一定能取勝的。”

艾希沉默了一下看着我緩緩的笑了一下,卻還是繼續說道:“請幫我照顧一下雪心。”

說完艾希也不等我回復,雙腿一夾馬腹,坐下的駿馬嘶鳴着衝了出去,艾希看也不看的擡手就將手中的連射弩射了出去,三枚弩箭毫無懸念的射穿了三個精靈的頭顱。

而緊隨在艾希身後的艾希親衛隊也是掏出連射弩對着精靈族的陣地一陣猛射,雖然精靈族在箭技上面可以說是大師,但是面對漫天的箭雨卻也是失去了躲避的機會,一時間竟然是被我們偷襲成功射殺了不少精靈族士兵。

然後這才組織起了精靈族的士兵們對我們進行換射,不得不說精靈族的弓箭技巧的確厲害,即便是親衛軍這樣身經百戰的士兵已經將自己的身體最大程度的貼合在馬背上卻依舊使不停地有中箭落馬的。

只不過因爲我們是偷襲,加上又是高機動的騎兵部隊,所以精靈射手們不過是射出了兩三排箭就已經被我們的騎兵衝到了眼前。

這一下精靈族可謂是慌了神,開始分散躲避了起來,只不過我們吃了這麼大的苦又怎麼可能會讓他們就這樣輕鬆逃開呢,所以騎兵們追着精靈族就是一頓猛砍猛殺,場面一時間陷入了混亂。

而看起來智力稍稍有些欠缺的獸人族這個時候才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那些沒有擠進攻擊缺口的獸人士兵們都扭過身子來向着我們這個方向衝了過來。

我也不甘示弱,立刻率領着其餘軍隊向着戰場進發了起來,只是剛等我們走出了躲藏的樹林,親衛軍已經和獸人們交上手了,一往無前的騎兵們頂着長槍衝向了獸人族。

長槍毫無抵擋的插到了獸人一族的皮膚裏面卻是騎士被頂的倒飛了出去

。後面的騎兵們看到這個情況知道獸人族的皮膚堅硬程度跟城牆有的一拼之後,放棄了長槍衝鋒的念頭,轉而是讓坐下的駿馬用這高速的衝擊力將獸人士兵踩成肉泥,但是怎麼能料到獸人族居然乾脆抓住了馬蹄,反倒是讓坐在上面的騎兵們都墜落在了地上。

只不過獸人族的動作不僅如此,只要落下來一個騎兵,隨後定然是有一個獸人族士兵的大木棍打了上來,沒有開鋒的木棍卻將身穿鎧甲的騎兵們砸成了肉泥。

這樣的景象讓我們的士兵們畏縮不前,我不得不衝到了最前面,這才鼓舞了士兵們的士氣。

只不過大家也都不敢靠近獸人士兵們,反倒都是一股腦的去追擊精靈族了,所幸的是獸人族士兵數量不知道爲什麼很少,參戰的大多是獸人族這讓我們的士兵們一時間也沒有明顯的落入下風。

只是時間一長了,精靈族不是逃跑掉了就是已經被我們斬殺當場,留下來的都只剩下獸人士兵了。

看着這樣銅牆鐵壁又力大無窮的獸人士兵,我第一次犯了難,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打這些獸人士兵。

只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打,獸人士兵卻是知道該怎麼打我們。只見一個有一個的獸人士兵左右揮舞着手中的大棒,不停地將左右兩側的人類士兵打飛或者打扁。

我們的士兵卻只能用弓箭不停地射擊,除非是射到了獸人們幾乎沒有什麼皮膚的眼睛上,不然跟撓癢癢沒有什麼區別。所以獸人士兵們不閃不躲的對着我們羽箭就走了上來。

艾希卻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手中還握着幾個奇怪的樣子的東西,只不過我一看就知道了艾希手中的是什麼了,火藥。

艾希也不廢話,乾脆利落的將其中的一個火藥球扔到了一個獸人士兵的身上,那個火藥球砸在獸人身上不痛不癢卻是順着他的身子滾落到了地上,艾希瞬間抽出羽箭點燃了前面的箭頭就是一箭



轟隆一聲巨響,那個獸人士兵腳底下的火藥毫無懸念的爆炸了開來,這樣劇烈的轟鳴聲不光是讓我們的士兵有些不適應,而且連獸人士兵都像是被炸傻了一樣站在原地不動。

滾滾的濃煙漸漸散去,那個被火藥炸了的獸人士兵卻像是雕塑一樣的站在原地一點都不動彈。

“這不可能。”我驚叫出來,“火藥居然對獸人一點效果都沒有?他們的皮膚難道比城牆還要厚實麼?”

艾希卻是無動於衷,突然拉了我一下,用手指着那個獸人士兵,我順着艾希的手看去,獸人士兵雖然還挺立的站在原地,但是七竅卻是流出血來。

又是幾十根羽箭射到了那個獸人士兵身上,那個獸人士兵就像是被人推了一把的雕塑轟然向後倒塌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這讓我們都感到十分的興奮,看來獸人也不是一點弱點都沒有的麼?雖然火藥儲備糧實際上我們並不多,但是這樣的東西畢竟是可以再次製作的,所以我們也沒有吝嗇,將火藥球扔到了獸人腳底下緊接着艾希補上一箭,隨後就是一陣又一陣的轟鳴聲。

到了最後就連智力有些不太過關的獸人也知道了這樣東西的危險,也不管我們快要被攻破的據點了,抱着腦袋就逃了出去。

我和艾希也不敢讓士兵們追擊,只是讓士兵立刻將戰場上所有還活着還能搶救的士兵都集中了起來,同時還讓下面的軍官們開始統計這一次的傷亡情況。而這個統計很快就出來了,情況十分的不樂觀,我們雖然擊退了一波精靈族和獸人族的攻勢,但是付出的代價卻是不成比例,我們這面損失了將近千人卻是隻殺了幾十個精靈族和十幾個獸人士兵。看着這份戰報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這樣的情況還是我們佔據了偷襲的先機。 只不過士兵們卻是並不知情,雖然也知道這一場戰鬥我們損失也不小,但是看着我們的士兵似乎損失的要比敵人少也是十分的興奮,只不過他們卻忘了我們是動用了多少人才達成現在的局面的。wwwpinwenbao

當然我也不會專門去提醒他們,這些話只需要我和艾希兩個人知道就好了,現在我們也不知道這些獸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個戰場上,但是戰鬥力之間的差別多麼明顯我們已經知道了,如果這個時候在提醒那些士兵們我們是用了多少士兵才造成這樣效果的,恐怕士兵們會喪失戰鬥的勇氣。

而且這個時候我們雖然擊潰了獸人和精靈族的聯合部隊,但是看起來這不過是他們指揮官派出來的一個小分隊,目的不過是趁着我們主力部隊不在的情況下攻破我們的糧食補給所。

這樣的話,我們就算率領着殘餘部隊回來也是得不到任何的補給,然後日後在逃亡的過程中不得不一邊捱餓一邊還要防備他們的追擊。

但是他恐怕沒有想到我們會如此乾脆利落的放棄前線作戰的部隊迅速的後撤,所以這也給我們了一點喘息的機會



我們也來不及收拾戰場,將所有可以攜帶的糧草全部帶上,雖然精靈族的主食是水果,但是獸人族到底吃什麼我們的確不知道,所以對於那些我們帶不走的糧食都是一把火燒了個乾淨,反倒是金銀珠寶我們故意沒有帶走反倒是扔得滿地都是。

這些對於人類最爲寶貝的東西在生命面前已經失去了意義,但是如果獸人族和精靈族的士兵們也喜歡這種東西,那麼這些東西也可以幫我拖延一些時間,如果要是對面的指揮官協調不好,因此兩個種族再發生一點小小的矛盾,那就對我們來說太好了。

只不過我們這個時候也是疲於逃命,所以這些東西都只是草草的處理了一下就趕緊攜帶着所有的糧草開始了後撤,艾希卻是沒有率先離開,而是帶着不少騎兵留在了後面並且看起來佈置了不少陷阱。

而我則率領着衆多軍隊開始逃亡,雖然士兵們都放鬆了一些心情但是戰鬥的殘酷還是歷歷在目,所有人這個時候也不抱怨了,而是瘋狂的向後面撤退,因爲敵人並不在我們附近所以他們還能勉強保持秩序,加上艾希作爲副統帥居然落了後,更是讓這些士兵們放鬆了一些,並沒有因爲逃亡而出現崩潰。

而我們撤退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背後卻是傳來了馬蹄聲,這讓本來就有些驚弓之鳥的的軍隊出現了**,不過很快哨馬就將後面到底是誰傳達了過來這才穩住了局面。

後面的是艾希率領的騎兵部隊,艾希越過衆多士兵來到我面前,我們兩個策馬並排而行,我環顧了一下左右,周圍都是我們的親衛,加上士兵們都人心惶惶都在擔心後面是否有敵人追擊過來,對於我們兩個人反倒是沒有什麼人注意了。

我才推了推艾希,艾希扭過頭來看着我,臉上一臉的疲憊。

我輕輕開口問道:“你們幹什麼去了?”

艾希苦笑一聲,“王威統帥,我試驗了一下我們的武器對於那些獸人的作用。”

我哦了一聲,連忙追問道:“效果怎麼樣?”

艾希也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的發愁。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恐怕我們的武器對於皮糙肉厚的獸人來說沒有什麼用處。

我看着艾希緩緩的開口問道:“獸人族在我看到的那本書上面距離我們可以說十分的遙遠,更何況獸人族一向是內戰不斷,這個時候爲什麼會有獸人來襲擊我們呢?難道是精靈族說服的他們?”

艾希搖了搖頭,“王威統帥,我雖然不知道獸人族爲什麼會參加對我們的戰鬥,但是我卻是知道獸人族和精靈族關係並不算是和睦,所以絕不可能是精靈族說服的獸人族。而且我看了一眼那些獸人攜帶的旗幟,是一個族羣的獸人,但是在前線偷襲我們的獸人卻跟他們並不是一個族羣。”說到這裏,艾希難得的沉默了下來。

我卻是艾希沒有說完也知道了艾希的後半句話,那就是這一批跟那些獸人不是一起的,那麼這情況就顯得十分嚴峻了。雖然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獸人族會一起來襲擊我們,但是這恐怕有一個十分不好的消息那就是獸人族恐怕已經和解了。

我和艾希兩個人沉默不語,半晌卻是突然看到背後的士兵**了起來,這讓我和艾希十分的詫異,卻是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因爲我們的後面居然有士兵在喊着:“獸人族來了,快跑啊

。”

我還在發呆,艾希已經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了,手中的弓箭也乾脆利落的掏了出來,向着聲音的來源就是一箭,一個士兵瞬間倒地。

周圍的士兵們都是嘩的一下炸開了鍋,艾希厲聲喝道:“再有動搖軍心者,定斬不饒。”只不過卻還是已經晚了,士兵們聽到了那個謠言之後已經開始變得奔潰了起來,雖然軍官們不停的維護秩序,但是看着軍官們蒼白的臉色和不停向後看的眼睛,我就知道這些人不過是出於義務,恐怕他們內心也是想要逃跑的。

艾希又是幾箭連發,將幾個最爲動搖的士兵射殺這才勉強穩住軍心。只不過還沒有等我們鬆一口氣,又有人喊道:“艾希他們讓我們墊揹他們要逃跑了!”

這一些士兵們都炸開了鍋,艾希雖然百發百中在人羣中依舊將那幾個喊話的人射殺當場,卻是再也控制不住了局面,士兵們推推搡搡的不停推搡起來,本來就並不寬闊的道路馬上更加的擁擠,武器和防具乃至糧食都被扔了一地,擁擠的士兵們互相踩踏。

艾希冷笑一聲卻是沒有了動作,反倒是拉着我向一邊讓開,好讓那些因爲恐懼而失去了理智的人先從我們面前躲開。

但是儘管如此,還是被人潮衝亂了我們的陣腳。

正當我痛心不已的時候,艾希卻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王威統帥,小心刺客。”

我微一愣神,馬上就覺察到了人羣中的不對,看起來所有的士兵都是推搡着向前走去,卻是有那麼十幾個士兵不光沒有向前而且是橫向的穿過人潮向我們這個方向擠了過來。而且所有阻擋在他們面前的人都會被他們一刀斬殺,這更是讓士兵們慌亂不已。

艾希冷笑着拿着那幾個人,緩緩地張開了弓箭,所剩無幾還圍在我們周圍的親衛也是持刀戒備起來。

艾希急箭射過去,那幾個已經暴露的刺客沒有地方閃避卻是將周圍的士兵們拉過來擋在前面逃過了一劫。

艾希也不懊惱,手中依舊是平平穩穩的搭弓射箭,那幾個刺客還想如法炮製卻是發現周圍的士兵也發現了不對,都從他們周圍避開了,幾個刺客這一下沒有了辦法一個個中箭倒下。

生死不知卻是立刻被後面的士兵踩踏了過去,想來是活不成了。

艾希和親衛們依舊是不敢放鬆,果然這裏面不止那幾個刺客,幾個本來被推搡的士兵在經過親衛的面前的時候突然轉向猛砍猛殺起來,沒有防備的幾個親衛立刻倒地。

那幾個刺客從親衛組建的人牆裏面鑽了過來,卻是雙拳難敵四手,被斬殺當場。

這一下艾希也不敢託大了,厲聲吩咐道:“將所有靠過來的士兵都當做刺客處理。”

這一下可是將不少的士兵砍殺,不過士兵們多是想要逃命,雖然不知道我們爲什麼突然殺人,卻也不過是以爲是執法而已,所以都避開了我們。這一下反倒是將那些想要靠近我們的刺客亮了出來,那些刺客看到不能再在人羣中躲避也是乾脆向着我們衝了過來,只不過那些刺客身手卻並不怎麼好,三下五除二居然就被親衛們幹掉了。

我看着刺客們都倒在了地上才鬆了一口氣,緩緩的開口問道:“艾希,你說他們是誰派來的刺客啊?是怎麼混進我們的軍隊裏面的啊?”

我回頭卻是看到艾希皺着眉頭,不由得開口問道:“怎麼了?”

艾希擡起頭來看着我,卻依舊是一臉的愁容,“王威統帥,這些看起來並不像是刺客啊

。”

我啊了一聲,難道我們殺錯了人?

艾希卻是繼續開口說道:“刺客多半是專業的,一擊不中立刻遠遁。但是這些人居然在暴露了自己行蹤的情況下依舊是衝了過來,而且看他們的身手和武器也並不像是那些專業的刺客。反倒是像是一些狂熱的信教徒,爲了自己所謂的信仰獻身。”

說完這些,艾希上前將其中的一個刺客的衣服撕開,卻是頓了一下馬上去撕開另外一個刺客的衣服,然後只是看了一眼就站了起來,“王威統帥,他們真的是所謂的信教徒,只不過讓我奇怪的是他們信奉的是上一任的賢者。”

我迷茫的看着艾希,不知道艾希說的是什麼意思。

艾希卻是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以前沒有聽過這個很是正常,因爲在上一任賢者離奇失蹤之後,這個教派幾乎就已經使消亡了,所以並不常見。只是這個時候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如此之多的教徒呢?而且作爲人類的教徒,爲什麼會幫助獸人和精靈一族呢?”

艾希思索了一下,卻是立馬蹲了跺腳,轉過身子去問一個親衛,“這些士兵隸屬於那個將軍?”

我這才發現這些士兵們雖然統一着裝着聯盟的制式軍服,但是我們爲了區分是哪一個部隊的士兵還是在軍服上面略有不同的,這些士兵們身上的識別居然是一輛馬車上面懸掛的一把鐵劍的標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