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怒不可遏,伸手拔出了一直跨在腰間的紅蓮刀,揮刀而下,可當刀身觸及到老四媳婦的瞬間,卻被反震開來。

似乎我並不能幹擾這個世界的人。

我不願再看她一眼,吐口痰,扭身回到了醫院的走廊。

女人的大哥二哥正在打電話借錢,但數目都很小,甚至於連家裏老人的養老錢都借了來。

湊了一天,卻只湊到了兩千塊,但這已經是殺雞取卵弄來的錢,再多也搞不到了。

醫生做好縫合,將病人送出了手術室,丟下句:「回家養著吧,生死由天。」便離開了,那個小鬼一直矇著他的眼睛。

這次他沒有再回頭叮囑胖女人一家人要記得按時吃飯。

男人被接回了家,昏迷數日,最後竟奇迹般醒了過來,但卻無法發力,否則心臟便疼痛難忍。

被獨自留在家裏好幾天的小女孩兒也病了,她還太小,不具備照顧自己這麼久的能力,不過幸得一位遠房奶奶聽聞,於是將孩子接去治病暫住了。 地動山搖,天星搖曳!

在一次又一次的暴擊之下,原本四散而逃的獸群也漸漸停下了腳步。。。

雲錚這個神,似乎正在被它們的王暴打!?

極北城內的魂師們個個神情詭譎,按理來說,雲錚鎮殺了為禍大陸的五大邪神傳人,還逼退了此次大型獸潮,挽救生靈無數,他們理應向雲錚伸出援手才對,更不用說對面的泰坦雪魔王還是此次獸潮的幕後黑手了——泰坦雪魔王雖強,但極北城也有不少強者,無論怎麼說,至少聲援還是能夠做到的!

但神孽這兩個字,卻讓他們遲疑了!

泰坦雪魔王該死,神孽亦該死!

唯有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在穩住餘波之後,果斷的從牆頭飛出,直接顯化武魂真身,朝泰坦雪魔王殺去!

他們的確是來阻止泰坦雪魔王的,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想救雲錚!

他們只是想牽制住泰坦雪魔王。

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將極北城的情況傳回了武魂城,想來不出一刻鐘的功夫,千道流、比比東以及其他三尊元素神祇傳人就該趕到了。

不要忘了,武魂殿的聖女還在雲錚手上呢!

哪怕是為了千仞雪的安全,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都不能讓雲錚死在泰坦雪魔王手上!

至於對雲錚,是殺還是救,就由千道流和比比東來拿主意了!

「唳——」

「吼!」

一道嘹亮的啼鳴以及一聲駭人的咆哮聲之後,神俊的火焰神鳥和殘暴的狂野暴熊出現在極北城外的冰川之上,熾熱的炎息令泰坦雪魔王皺了皺眉,不耐的朝兩尊封號斗羅的方向看去。

那雙參入雲霄的眸子如同兩尊大日,灼灼逼人!

雙方的實力差距,僅從身形差距便能判斷一二——泰坦雪魔王身逾數百米,即便火焰神鳥能夠振翅而飛,也只是在泰坦雪魔王的雙肩處徘徊而已,那滔天的凶焰,無不令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戰慄而不安!

兩年前,即便有極北天地之助,泰坦雪魔王也未必是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聯手的對手,但現在不一樣了,泰坦雪魔王的確從嫉妒邪神的傳承之中獲得了不少好處!

若非雪帝銷聲匿跡,泰坦雪魔王甚至想和雪帝做過一場,好讓雪帝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極北之王!

這樣它也好用力量征服雪帝!

說起來,泰坦雪魔王之所以能夠獲得嫉妒之神傳承,還得感謝雲錚呢!

若非兩年前,雪帝在泰坦雪魔王面前選擇了雲錚,不僅對雲錚百般維護,甚至讓雲錚擁有了它近萬年都未能獲得的關注,讓它妒火叢生,它也不會被嫉妒之神注意到。

誰讓雪帝對雲錚青睞有加呢!?

只能說當日因,今日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想到這裡,泰坦雪魔王心中愈發暢快,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雲錚!

但擁有神力庇護的雲錚的確不是那麼好殺的,明明看起來已經氣若懸絲,偏偏就是不死!

「哼!」泰坦雪魔王冷哼了一聲,心中暗罵道:「本王便要看看,你還有多少神力能夠讓你苟延殘喘!」

想罷,泰坦雪魔王一雙巨大的獸掌之間便匯聚起了恐怖的極寒波動,彷彿要將天地凍結,其中蘊含的力量,又如同狂涌的海嘯,令人心驚肉跳!

看到這一幕,火鳥斗羅心中大急,連忙大叫道:「住手!」

緊接著,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便硬著頭皮朝泰坦雪魔王攻了上來,一上一下,呈絞殺之勢,威勢不俗,卻只是讓泰坦雪魔王稍微抬了抬眼皮。

兩年前,泰坦雪魔王多少還會謹慎一二,但如今,區區兩尊封號斗羅而已,泰坦雪魔王還不放在眼裡!

實力和修為的突飛猛進,讓泰坦雪魔王迷失了自己,心性已經飄飛了——如果泰坦雪魔王當真見過千道流等人類的巔峰強者,或許泰坦雪魔王方才會認識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說白了,泰坦雪魔王就是膨脹了!

但這並不是說泰坦雪魔王就已經目空一切了,畢竟是兩個封號斗羅的合擊,泰坦雪魔王雖不放在眼裡,但也不能無視,只能不耐的低咆了一聲,散去掌心的能量,雙拳轟出,砸向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想以一己之力橫推兩尊人類封號級別的強者!

轟——

事實證明,泰坦雪魔王的確有囂張的資格,即便是以一敵二,它也絲毫不落下風,甚至仗著汪洋般永不枯竭的氣血,將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砸飛了出去!

一聲巨響之後,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的武魂真身雖未潰散,卻也不似一開始那般凝實。

若是有絕頂強者在此,還能透過兩個武魂真身看到此時不斷咳血的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

一擊之威尚且如此,若泰坦雪魔王全力以赴,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焉有命在!?

此時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心中一陣懊悔,恨不得自己從未離開過極北城。

泰坦雪魔王可不會因為他們的懊悔而罷手,除卻雲錚的原因之外,泰坦雪魔王同樣對人類深惡痛絕,原本有雲錚頂著,泰坦雪魔王沒工夫去搭理其他人類,現在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主動送了上來,泰坦雪魔王自然不會讓這兩個人類從自己手下輕易走脫!

只見泰坦雪魔王咆哮了一聲,再度欺身上前,巨大的拳頭如同雨點般落下,火鳥斗羅和魔熊斗羅只得左避右閃。

但即便他們倆已經使出渾身解數,也只是支撐了半刻鐘而已,就連武魂真身都被打散了!

泰坦雪魔王獰笑了一聲,正欲給予兩人最後一擊,卻猛然發現,之前都快被自己嵌入冰川的雲錚,也趁著這段時間爬了出來!

對泰坦雪魔王而言,雲錚和眼前兩個封號斗羅孰輕孰重不言而喻,它果斷的放棄了眼前兩個封號斗羅,轉而又找上了雲錚。

此時雲錚的狀態只能用奄奄一息來形容,頭髮被冰雪和鮮血糅雜成了一坨,肉身崩塌,尤其是胸腔,幾乎要與後背重合,四肢完全變形,體內只靠最後那團神力支撐,不可謂不凄慘。

看到這樣的雲錚,泰坦雪魔王譏笑道:「哈哈哈!看你這半死不活的樣子,不若讓本王助你解脫!?」

面對泰坦雪魔王的譏諷,雲錚並未理會,而是定定的盯著泰坦雪魔王,一字一頓的質問道:「你要殺我,為什麼要掀動獸潮!?」

「哼!大言不慚,殺你就殺你,你以為本王會回答你嗎!?」泰坦雪魔王獰笑了一聲,譏弄的神色在它那張醜陋的臉上如此相得益彰。

雲錚聞言,眸光一黯。

見雲錚氣機有所鬆懈,泰坦雪魔王猛地又是一拳轟出!

這一次,雲錚並未坐以待斃,體內迸發出無量毫光,磅礴到幾乎要掀翻天幕的神力朝泰坦雪魔王壓去!

其實雲錚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他只是想通過泰坦雪魔王再確認一番罷了,既然泰坦雪魔王不配合,雲錚也就不再遲疑了。

哪怕拼著一身修為盡數消散,哪怕從此血肉枯竭,雲錚也要讓泰坦雪魔王死!

「怎麼可能!?」見雲錚竟還隱藏著這般偉力,泰坦雪魔王難以置信的尖叫了一聲,瘋狂的想要逃離,但本就是它自己衝殺上前的,哪有那麼容易回撤?

泰坦雪魔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無量毫光將它籠罩!

光芒萬丈,甚至讓空中皓日都顯得黯淡無光,但在泰坦雪魔王眼中,那就是死亡的陰影!

而另一邊,打出這一擊后,雲錚已經徹底油盡燈枯,他甚至不惜傾注了自身的本源力量,只為誅殺泰坦雪魔王!

可就在這時,異變再起,一道黯淡而邪異的光芒在毫光中心綻放。。。

看到這一幕,雲錚登時兩眼一瞪,怒罵道:「無恥!」

。 張凡開車去名苑別墅接韓淑雲,發現她和苗英相處和諧,已經成了好朋友,兩人一起在花園裏蒔弄牡丹,說說笑笑像是親姐妹。

見張凡回來,韓淑雲率先走過來,小燕子似地飛進懷裏跟張凡抱了抱,踮起腳根親了一下。

苗英站在樹下看着這場面,臉上不由得一紅,不知是羨慕還是嫉妒,輕輕咳了一聲,笑道:「太秀了吧?」

韓淑雲回頭笑罵:「貓兒狗兒似的,遞什麼聲遞聲?!要是有貓爪子抓心,今天晚上叫小凡把你收了不就得了,省得你饞巴巴地看不得別人辦點好事!」

「你這個壞丫頭!」

苗英羞笑着,舉起手裏的土鏟子,假裝打下來。

張凡一伸手,順勢在空中抓住土鏟子,往回一帶。

苗英重心前傾,一下撲倒在張凡懷裏。

張凡忙伸手去她腰間扶。

不料她身子繼續前傾,於是張凡的手碰到了一團東西。

他手上一哆索,心中萬分尷尬,動作僵化在那裏,不知是鬆開還是握住。

這東西張凡在苗英家裏門外那次見過。

見過沒碰過,對於男性來說是個煎熬,他心裏偶爾就會想起那次事情,免不了產生一陣陣小嚮往,想像著將來能體驗一下。如今真真實實的碰到了,頓時感到沒有失望,果然是女子的極品。

「啊呀張凡,你耍流珉哪!」韓淑雲猛然瞥見張凡的手放在一個不該放的地方,小嘴驚得成了O型。

張凡忙把手縮回來,雙手扶住苗英雙肩使她從懷裏站直,幾分歉意地搓着手,憨笑道:「我不是故意的。」

韓淑雲拍著巴掌道:「你不是故意的,那就是說苗姐故意的?苗姐,你是故意的嗎?」

「去去!小丫頭片子,拿你姐開心!」苗英臉上紅雲兩朵,腿軟腰松,已經羞得不能自勝了,身子如風中擺荷,站立不穩。

自從老公被年氏動遷隊搞死之後,苗英獨守空房,也真是不容易,她正值三十歲左右,心理和生理都正常,長夜難捱之際,怎能不想有個情郎陪伴在身邊?

此刻無意間被張凡羞了一下,不由得燃起了一團燎原之火。

她後退兩步,手扶一棵小白楊站穩,把氣息喘平,拿眼睛深深地看着張凡。

韓淑雲見苗英這姿態十分的吸引人,冷笑一下,把張凡往前一推:「快去抱抱你的美人吧,她都着急了!」

張凡被韓淑雲一推,重心本有些失衡,再加上心有所願,情不自禁地假裝踉蹌兩步,「撞」到了韓淑雲身上。

韓淑雲被張凡輕輕一撞,躲閃不及,眼見得兩人就要成「呂」字,嚇得她忙扭臉過去。

張凡的嘴輕輕地碰到了她的長發之上。

鼻孔之中,湧進一股秀髮的清香。

忍不住深深地嗅了一下,才把頭抬起來,回頭罵道:「小雲,你再敢亂來?!」

苗英意識到當着韓淑雲的面失態是很「危險」的,會不知不覺中給自己樹立一個情敵,便深深地舒口氣,鎮定下來,板起面孔道:「小雲,你再胡鬧,我不跟你做朋友了。」

韓淑雲嘻嘻笑着,過來挽起苗英的胳膊,「姐,別口是心非!心裏想,嘴上犟,晚上不睡直砸床……」

「閉嘴!」苗英伸手去掐韓淑雲。

張凡忙道:「別鬧了,我請你們吃飯。吃完飯我和小雲回江清去。」

「剛來就要走?」苗英一怔,眼圈裏忽然佈滿哀傷,顫聲問。

「省城那邊診所有事找我,不能不去,都是重患大客戶,還有村裏一些事也要處理……等過幾天,我就會回京城。有件喜事我還沒跟你們說呢,我在京城開了一家公司,以後重點在京城發展。」

「……真……真的?」苗英顯然受到震驚,驚喜交加,說不出話來了。

韓淑雲特別喜歡京城,聽說在京城辦了公司,歡天喜地,衝過雲抱住苗英,尖叫道:「英姐!」

兩個美女抱着蹦了起來。

高興了一陣子,這才鬆開手,苗英道:「不去飯店好嗎?我們在家做一頓吃多好呀。」

韓淑雲也同意這個提議,張凡也不好反對,於是,兩個美女忙進廚房開始烹調。

張凡擠進廚房,要搭把手,被兩個美女齊齊地給推出來,韓淑雲笑道:「一邊涼快去,大老爺們下廚房會傷了事業運!做飯是我們女人的事。」

張凡聽她說得這麼「嚴重」,不敢再勉強,只好乖乖地聽話。

在客廳里看了一下電視,沒意思,便慢慢踱到花園陽台,拉了把椅子坐下,眯着眼睛看滿園的鮮花。

看着看着,忽然,柵欄的另一邊傳來細微的聲音。

張凡一愣:對了,那邊住的是雲梨呀!

上次,第一回來看房時,看見雲梨從鄰園裏走出來鑽進汽車裏,當時心中萬分慶幸,這也是促使他決定買下這幢別墅的原因之一。

雲梨是一線當紅影視明星,是張凡的偶像,她的電視劇是張凡最愛追的。

張凡扭頭向那邊看去,心中一樂,莫非可以一睹花容?

便悄悄站起來,溜下陽台,藉著樹叢的掩護,走到柵欄跟前。

木板柵欄邊栽著一行小樹牆,張凡躲在樹牆后,從枝葉之間,可以清晰地看到對面園子裏。

園子裏一大片如地毯一般的草坪,草坪上立着一架鞦韆,花籃式的鞦韆座看上去像是歐洲貴族後園。一頂八角形星條旗陽傘下,放着一隻玻璃圓桌和四把黑色的藤椅。

圓桌上擺放着一隻高腳杯,杯里半杯紅酒,椅子上坐着一位身材絕佳的美女,她蹺著二郎腿,慢慢端起酒杯飲一小口,輕輕把杯子放下,然後望着對面葡萄架上的幾隻蜜蜂飛舞,表情相當怡然自得。

她身穿一件齊膝搭褳式寬袖綢上衣,寶藍色,胸前印着兩朵大牡丹,牡丹是紅色的,在藍色底的襯托之下特別吸引眼球,片片花瓣綻放着,似乎在有意提醒男士的眼光,告訴你牡丹之下有兩個不凡的存在。

下身穿一條七分緊身打底褲,純墨色,緊繃在腿上,把一雙大長腿的形狀完全體現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