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怎麼說也是她同父親弟,她居然一點都不向着我,還幾次三番的幫着賈家那個雜.種處處和我作對,要不是……

咦,王兄,你什麼意思?”

罵了半截兒,贏朗忽然覺得不對,在他印象中,贏皓從不是無的放矢之人。

忽然說這句話,必有深意。

贏皓淡淡一笑,又道:“我幾次去龍首宮給皇祖和皇祖母問安,聽皇祖母的意思……她老人家好像不似太上皇那般寵愛賈家子,是不是?”

贏朗聞言,面色似喜似悲,答非所問道:“王兄啊,若不是還有皇祖母的關心疼愛,時不時打發宮人賜下東西來關懷我,小弟怕是也熬不到今日。”

贏皓聞言,心中自然瞭然。

忠順親王是皇太后的幼子,遠比隆正帝受寵愛的多。

而贏朗又是皇太后最得寵的皇孫,當初在皇子所,贏朗可是連贏歷都不放在眼裏的主兒,憑藉的,就是皇太后的寵愛。

賈環不過一外臣子,幾番與贏朗起衝突,不管是非對錯,皇太后心裏都不會喜歡。

更何況最後賈環還廢了贏朗,這個芥蒂,也在皇太后心中深深埋下。

略微思索一番後,贏皓陰沉一笑,眼中陰鶩之色更鬱,沉聲道:“既然如此,朗哥兒你何不這般……”

幾句話後,贏朗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眼睛大亮,雙全握緊,猛然一拍桌子,大喝一聲:“好!”

……

“二哥?呵呵,你我兄弟,有事儘管說便是,何談一個求字?”

賈環面色微微訝然,側着臉微笑道。

“寶玉,你三弟眼睛不大好,有什麼事你給我說就是了,不要勞煩他。”

沒等賈寶玉開口,賈母就開口說道。

堂上氣氛頓時一凝,王夫人面沉如水,雙手緊握,攥緊佛珠……

賈環笑了笑,道:“老祖宗,你就讓二哥說,難得他跟我開口一次……

二哥,你是想要一匹好馬,還是想要什麼孤本古書?

想要什麼儘管說,小弟都去給你尋來。

好馬小弟府上就有,宮裏賞賜的御馬也還有幾匹。

至於孤本古書我雖然沒有,可我知道,李光地李相爺府上藏書甚廣,聽說比大內御書房裏的藏書都不差多少。

你想要哪本,只管說來,我去給你磨來就是。”

其他人聞言,看向賈環的目光,愈發感慨……

都說積福之家,兄友弟恭。

如今,弟恭是做到了,那麼兄友呢?

最難消受美人恩 在衆人注視下,賈寶玉面色漲的愈發通紅。

想想他的請求,他自己都有些張不開口。

可餘光瞥見王夫人望向他的目光,心中又是一緊。

當初他可是答應了王夫人,待賈環回來後,要替他舅舅說話。

不過他原想着是私下去說,卻不想,竟要他在這裏說……

賈寶玉只覺得一輩子的人都丟盡了,尤其是當着家中姊妹們的面……

再想想賈政也在此間,賈寶玉臉上的汗大滴流下。

這一幕,讓看在眼裏的賈母頓時心疼起來。

畢竟寵愛了十幾年,命根子眼珠子似的,縱然後來賈環異軍突起,越發出色,從她這裏分走了許多寵愛,可是,賈寶玉在她心裏,依舊是個如寶似玉的寶貝。

不想,竟被逼到這個份上!

老太太看向王夫人的眼神,漸漸鋒利起來……

而聽完賈環的話後,賈寶玉差點咬破嘴脣,只是實在磨不過太太的意思,他才低聲開口道:“三弟,舅舅……我舅舅,被派去了黑遼之地戍邊。

舅母捎信回來說,舅舅去了那裏就病倒了,着實難耐黑遼苦寒。

舅母還說,能不能將舅舅再調回來,不用回京,就是去西北也行,只要不在黑遼之地待就好……”

賈寶玉說完後,就垂頭站在那裏,面色沮喪,雙眼垂淚,渾身的頹氣。

其他人也都不吭聲了。

王子騰到底是如何去的黑遼,縱然之前賈環有過一番合理的說辭,當時糊弄住了衆人。

但誰也不是傻子,過後沒多久就都想通透了……

賈環此舉,大概是因爲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他礙於家族顏面,和老太太的心意,不好直接對付王夫人。

索性,他就打掉王夫人的依靠,讓她明白,他不是不能動她,而是不願動。

她既然不自知,那他乾脆就釜底抽薪,拔掉她的底氣所在。

讓她看清形勢,本分一些,不要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從後面一段時間看,效果看起來還不錯。

可是,如今,賈寶玉卻提出這般要求。

而且還是在賈環剛剛受傷歸來,連走路都要拄着竹竿的時候……

不曉事!

賈母的臉色難看起來,心中憤怒悲哀交加。

但她不怪賈寶玉,而是怪他娘!

這個王家婦,當真不知輕重。

樑九功剛纔話說的那樣明白,說的是何人,難道她就聽不出嗎?

當真要逼着她這個老太太,親手送她去庵堂唸經禮佛,她才肯消停下來嗎?

賈母的眼角漸漸凌厲,而王夫人的臉色,也微微有些發白。

只是,卻緊緊抿着嘴,倔強的不肯讓賈寶玉收回方纔的話。

對她來說,王子騰實在太重要了。

在她心裏,王子騰一直是她最大的倚仗和依靠。

拋卻這些,王子騰也是最關愛她的兄長,王子騰妻對她而言也是一位殷勤有佳的嫂嫂。

因此,如論如何,她都不忍看着兄長苦寒而死,埋骨他鄉。

所以,她才硬逼着賈寶玉做下此事。

她雖然也心疼,可是,她若還有其他法子,又怎會這般相逼?

她是個婦人,只知道出嫁前從父,出嫁後從夫,夫之後從子。

她父已亡,雖說兄長亦如父,可卻又因她之故,讓兄長几乎送命。

她夫雖然尚在,卻早已相敬如冰,夫妻幾乎恩絕……

所以,她還能靠哪個?

因此,縱然逼的賈寶玉緊了些,她也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棄。

賈政本來從不當着賈母的面教訓賈寶玉,可此刻卻有些按捺不住了。

黑麪上擰着眉頭,雙眼嚴厲的看着快將腦袋垂到胸前的賈寶玉,眼看就要爆發……

感受着堂內凝滯的氣氛,賈環心中暗自嘆息一聲,在賈政開口前,他先道:“二哥,朝堂之事,尤其是軍國大事,焉有小弟抉擇之理?

而且,不提黑遼軍團十數萬大軍,數十年如一日的駐紮黑遼。

就連咱們的祖父先榮國公,當年亦手提十萬雄兵,遠征北海。

怎麼別人都受得苦寒,王子騰就受不得?

軍人,若連苦寒都受不得,還當什麼軍人?

原本,於公於理,小弟都不該應承你……

只是,這畢竟是二哥你第一次開口相求,我不好駁你面子。

這樣,我暫且去試試,成與不成不好說。

不過……

二哥,你且記住,只此一次,下不爲例。

婚姻宣誓書 我早有交代,族中之人,沒有當官執政者,就不要參政。

你記住了嗎?”

賈寶玉被這一番話說的面紅耳赤,u看書(#46;uukanhu.com心裏打定主意,日後就算太太說破大天,他也不會再做這事。

點點頭,低聲說了句“知道了”後,賈寶玉就站在那裏不言語了……

賈母等人見狀又是一嘆,這塊寶玉啊,當真是一點場面規矩都不懂。

賈環雖然話是那般說,可既然應承了你,那就有八成的把握。

人家答應了你的事,你怎麼連句感激的話都不會說呢?

溫室裏,果真養不出萬年鬆啊!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二嫂,你前頭先去幫我說,若不然一會她們一見,怕是沒功夫說了……”

其實,這只是個藉口。

真正的原因是,王熙鳳正親自攙扶着賈環的胳膊,送他去二門。

因爲後宅沒有男僕,總不能讓賈政去攙扶,而賈璉又是這邊的家主,做這種事也拉不下顏面。

所以王熙鳳這個二嫂剛好……

可是,攙就攙吧,能不能……拉開點距離……

賈環是習武之身,頗爲強壯,不怎麼畏寒,所以穿的比較薄。

而王熙鳳雖然穿的厚實,可那鼓鼓囊囊,軟膩豐潤的感覺,還是能清晰的從賈環不時陷進去的胳膊肘間,傳至心間……

再加上她身上發出的酥骨幽香,不僅酥骨,好像還能酥腦……

都說軍營待三年,母豬賽貂蟬。

賈環雖然還沒那麼恐怖飢.渴,可作爲一個正常童男,尤其是一個血氣方剛的赤陽童男,他心裏還是跟貓抓似的……

其他姊妹們已經繞到後面,從兩府夾道中間的黑門過去寧國府了。

她們是內眷小姐,輕易不好出二門,便只能走小道。

但賈環今天卻不能從那裏過,因爲他是家主,大戰歸來,焉有走小門的道理?

所以他被王熙鳳攙扶着從榮慶堂往二門處走,預備到了二門再乘轎子。

ωωω •t tkan •¢ ○

可剛離了姊妹們的視野,賈環就覺得,王熙鳳將他照顧的越來越“貼心”了……

其實,豈止賈環覺得心裏有貓抓,王熙鳳又何嘗不是如此?

對於男人來說,女人的臉,和女人的胸,是最好的催.情春.藥。

而對女人來說,尤其是對王熙鳳這般,權勢欲極強的女人來說,男人的名爵、地位,權利,以及身上濃烈的雄性氣息,簡直是她無法抗拒的誘.惑。

方纔看着賈環那身鬥牛公服時,她就已經心裏難忍癢癢了……

此刻又“貼心”的抱着這個能穿公服的人,她豈有不心動之理?

再加上賈環剛纔戰場回來,身上還未退去的殺氣和彪悍雄烈之氣不停的衝擊着她的心房……

天哪!

也許是因爲懷孕期間的女人需求更強烈,所以賈環濃烈的雄性氣息差點薰昏了她的頭。

王熙鳳覺得只靠着這個人,嗅着他身上的這股氣息,她就快到了……

所以,她想靠的更近一點,好讓這種感覺來的更猛烈些……

其實,若賈環眼睛好的時候,她反而不敢靠的太近。

儘管不願承認,但她還是清楚,她心底其實是有些怕賈環的。

當初賈璉將賈迎春送入宮中,賈環回來後暴怒之下,一耳光生生將賈璉扇的飛起,還有那句“既然長兄如父,那你爲何不跟你那死鬼老子一起去死”……

這一幕,給她留下太深的印象。

她確實怕賈環……

但是,現在卻有些不一樣了。

她反而敢親近上來,似乎還想掌握主動權……

不過好在,賈環及時開口提醒,讓她清醒了過來。

雖然感到兩頰熾熱,兩股間更是溼漉漉的……

不過王熙鳳到底有膽氣的多,她先不露聲色的掃了眼跟在身後不遠處的幾個丫鬟婆子,記住她們都是誰後,又用丹鳳眼瞟了賈環一眼,端的風情萬種!

只可惜,真的是媚眼兒拋給了瞎子……

隨即反應過來後,她也自覺好笑,便高聲笑道:“三弟,你眼睛還不好,我這個當二嫂的,不照顧緊一點,萬一讓你磕着碰着了,回頭老太太還不惱我?

你放心便是,一會兒你先在轎子裏坐着,待我去跟尤大嫂還有你的那兩個心肝講明白了,你再落轎便是,哼哼!”

眼中春情還未散盡,說的話也有些輕浮,不該是從嫂子口中說出。

不過,賈環卻沒有太反感。

他相信,王熙鳳會有底線,不會真想與他及亂。

頂多就是撩拾撩拾他這個出色的小叔子,過過乾癮,污一污,吃點小鮮肉……

而他呢,這好吃不過餃子……

咳咳!

總之,不及亂是底線,不過分就好。

雖不說人生得意須盡歡,可,太過古板,也不大好……

王熙鳳稍微鬆開了些賈環的胳膊,沒讓它再卡在裏面。

不過走路時卻還是來回的摩擦着,效果似乎更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