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咬着嘴脣點了點頭,和李麗一起把工具分類裝起來,可腦子裏那個病人的身影卻揮之不去。

我想,我大概是看到什麼了!

把所有的工具都分類裝好,我們便離開了手術室。

李麗扶着小推車說道,“小瑤,你先回去吧,我還要推着這些工具到消毒室去。”

“嗯。”我點了點頭,然後一個人來到了更衣室。

我把自己的衣服還有護士服都穿上了之後,便回自己的崗位了。

一路上,我又看到了那些奇奇怪怪的病人,他們不緊不慢地跟在我的後頭,嘴裏還如癡如醉地喃喃:“好香啊!”

這陰測測的聲音,讓我後背都發涼。

我加快速度,幾乎是跑着回到了護士站。

看着我滿頭大汗的樣子,陳玉十分關心地說道,“小瑤,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我看着陳玉,不由自主地抓着她的手,想要從她身上汲取一點溫暖一般。

感覺到身上慢慢回暖了,我這才覺得有了力氣。

我朝着陳玉笑了笑,“沒事,大概是剛纔站得太久了,有點累。”

“你嚇死我了,你知道嗎?”陳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還以爲你丟了什麼東西呢!”

聽了陳玉的話,我下意識地低頭檢查自己的身上,一邊還不經意地說,“怎麼會?我也沒什麼東西可丟的呀。”

話剛說完,我像是被電擊中了一樣!

我的天珠不見了! 這可怎麼辦纔好?昨天沒戴它,就已經惹怒唐琅了,要是唐琅知道我把他送的禮物丟了,他會不會把我吃掉?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天珠不可!

想到剛纔在手術室外間消毒更衣的時候,我明明把天珠放在櫃子裏的。我就一刻也待不住了。

我跟陳玉打了聲招呼,頭也不回地往剛纔的手術室奔去。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天珠才行。

我衝到更衣室裏,挨個打開了更衣室的櫃子,可是所有的櫃子都是空的!

我不敢相信地翻遍了所有的角落,還是沒有找到那顆天珠。

這時候,我好像聽見了李麗跟別人說話的聲音。

我衝到更衣室外面,正好看見李麗朝着更衣室走來。

我一把衝上前去,抓着李麗的肩膀,焦急地問道,“麗麗姐,你剛纔有沒有看到我的那顆珠子?”

“珠子?什麼珠子?”李麗楞了一下說道。

我比了比自己的胸前說道,“就是剛纔換衣服的時候,你說怕影響到手術,讓我摘下來的那顆珠子。”

李麗這才恍然大悟地說道,“就是你之前戴着的那個?”

我急忙點點頭,“對!就是這個!你見着了嗎?”

李麗想了想,搖搖頭說道,“你不是換衣服的時候放在你那櫃子裏的嗎?怎麼會不見了呢?”

我焦急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剛纔換完了衣服我就走了,也沒想起來,等我回來找的時候,已經不見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護士站的廣播,裏面的內容,竟然是讓我去腦科找什麼黃主任。

黃主任?

我疑惑地看了李麗一眼。

李麗接收到我的目光,便說道,“黃主任就是剛纔做手術的那個主刀醫生!他可是腦科很有名的鬼手大夫。”

說完後李麗歪着頭看了看我,說道,“不過,你是怎麼認識這個黃主任的啊?你不是說在黎城,你沒什麼認識的人嗎?”

我點了點頭,“我也不知道這個黃主任爲什麼要找我,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黃主任啊。”

“那你也不知道,是他點名讓你去當手術助理的?”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麗,她說,是這個黃主任點名叫我去的?

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真的什麼都不清楚。

李麗看着我的樣子,大概也知道我沒騙她。她擺了擺手說道,“算了,不管怎麼說,也不是什麼壞事,你就當是去學習了吧。”

“嗯。”我感激地朝李麗點了點頭。

“行了行了,趕緊走吧。”李麗推着我的後腰往前走了幾步,“既然人家點名要找你,說不定真有什麼事情要安排給你呢。快走吧,等你回來了,我再陪你找天珠。”

“嗯,謝謝你,麗麗姐。”我感激地朝着李麗笑了笑,然後走進電梯,按下了11層的鍵。

到了十一樓之後,我看了一下指示牌,便往腦科辦公室走去。

“叩,叩,叩。”我敲了敲門。

然後便聽到一個深沉的男低音,“進來吧!”

我推門進去,然後就看到了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辦公桌的跟前。

“額,請問你是黃主任麼?”我有點緊張地問道。

對面這人實在太嚴肅了,而且我根本沒見過他摘了手術帽跟口罩的樣子,根本沒辦法確定這個人是不是剛纔做手術的那個黃主任。

對面的男人眯了一下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這才點點頭說道,“嗯,大師說的果然沒錯。”

我有點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大師又是誰?

可沒等我想明白,中年男人就換了一副面孔,笑眯眯的對我說道,“我就是黃主任,叫你來呢,是想問問你,要不要當我的專人助理?”

黃主任似乎還覺得不夠,又接着說道,“當了我的助理之後,以後只要有手術,我肯定都會帶着你。這樣的話,不出兩年,你肯定有操刀的機會。”

說完後,黃主任抱着手笑眯眯地看着我。 聽完了他的話,我一點也不覺得開心激動。相反的,我第一感覺就是,這黃主任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在福利院的時候,老院長就跟我說過,天上沒有平白無故掉落的餡餅兒,你要想得到什麼,必定要付出其他什麼東西來交換。

而我,一個剛來醫院不到半個月的小護士,憑什麼就得到這麼好的機會呢?

想到這裏,我一下子警惕了起來,十分戒備地看着黃主任,“爲什麼選擇我?”

其實,我更想問的是,他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

黃主任看着我滿是戒備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小瑤啊,別緊張別緊張!之所以選你呢,是覺得你是一個有潛力的小姑娘,所以想要好好培養你。”

不可能!

我們根本沒有接觸過,他是從哪裏看出來我有潛力的?

就拿剛纔做手術的事情來說,我還記得因爲自己遞鉗子慢了一步,差點耽誤了手術呢。

在場的任何人都比我做的要好,憑什麼單單選我?

至於什麼想要培養我之類的話,我根本就不信。跟這個理由相比,我更加堅信他有着什麼目的。

我咬了咬牙,看着黃主任說道,“主任,我覺得,您還是直說吧。你想要我做什麼?”

黃主任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果然是個爽快的孩子!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當初你來應聘的時候,就是我選的你,所以你可別忘了我這個恩人啊。”

黃主任摸了摸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我,“讓你當我助理,唯一的條件就是,跟我在一起。”

我完全沒有想到,自己能夠應聘上這家醫院,竟然還是因爲他的關係。

黃主任看着我好像不太相信的樣子,又接着說道,“你應該還記得吧,當初你應聘的時候,還有一個叫鄧曉曉的,那可是我們院長的親戚呢。要不是我極力推薦你,醫院當時就選了鄧曉曉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當時是有一個姑娘跟我一起應聘來着,只不過那姑娘有些胖,說話也有一些結巴。

我原本以爲,醫院選我,是因爲我比她更合適當護士,卻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個插曲。

我皺了皺眉頭,一想到黃主任竟然想讓我跟他在一起,我就忍不住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才十八歲,可他看起來起碼有五十了。最重要的是,這根本就是噁心的肉~體交易啊。

黃主任大概是從我的神情裏看出了我的想法,他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這笑容更是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又接着說,“我必須強調一點,我說的在一起,是指不管是吃飯睡覺上班,你都必須待在我的身邊。當然,我可以向你承諾,我不會對你做任何你不願意的事情。”

說罷,黃主任就笑眯眯地看着我,左手食指一下一下地敲在辦公桌上,我的心也被這敲擊的聲音提了起來,一上一下的。

哇靠! 歐陽皓我絕不會喜歡你 這根本就是猥~瑣大叔想要軟禁小蘿莉的節奏嘛!

我忍不住在心裏罵了一句粗話,這大叔不僅是變~態,還是個超級大變~態!

這種事情簡直讓人無法接受好嗎?

可黃主任這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是什麼意思?

管他什麼意思呢,這種事情我根本就不可能會答應的。

我搖了搖頭,對着黃主任說道,“我能不能拒絕?”

黃主任似乎並沒有因爲我的拒絕而生氣,他笑了笑說道,“先別急着拒絕,小瑤。我想,跟住在那間鬼屋相比,你會更願意答應我的建議的。”

不得不說,黃主任的話擊中了我的要害!

我的確很害怕繼續住在唐宅,可是他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我穩住心神,對着黃主任說道,“謝謝主任的關心,我想,我還是回去考慮一下好了。”

說完後,我禮貌地朝他點了點頭,轉身就離開了腦科辦公室。

在我即將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聽見黃主任不在意地說道,“去吧,我相信,你很快就回回來找我的。” 我走出黃主任的辦公室正準備離開,恰巧看見了一個護士拿着一樣東西往這邊走來。

雖然沒有看到全貌,但我還是認出了那個鏈子。

我快步走到這名護士的跟前,正好看到她左邊眉角有一顆黑痣,我瞬間想起來這是剛纔一起在手術室裏的其中一名護士。

我朝她笑了笑,很禮貌地說道,“你好,我能看看你手裏的這條鏈子嗎?”

小護士可能沒認出我來,她看了我一眼,說道,“哦,這個啊? 霸佔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這是我在整理手術更衣室的時候撿到的,黃主任說讓我拿過來給他。”

我一聽,連忙說道,“正好我有事情要去找黃主任呢,要不,這東西就讓我幫你拿去吧。”

小護士戒備地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說的話。

我連忙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工作牌,“剛纔我們一起跟着黃主任做手術來着,你不記得啦?我張小瑤啊,而且剛纔廣播還說讓我去找黃主任呢,你聽見了嗎?”

小護士點了點頭,眼裏的戒備明顯小了。

我再次擺出自認爲最無害的笑容,對她說道,“這下你相信我了吧?我真的也是要去找黃主任的。”

小護士看了我的名字一眼,恍然大悟地笑了笑說,“哦,原來是這樣。那就謝謝你了啊。正好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呢。”

我笑眯眯地說道,“不用謝不用謝,我就是順路的。”

小護士把手裏的東西遞給了我,然後朝我招了招手,轉身離開了。

我按捺住心中的激動,笑眯眯的看着離去,這才轉身快步往我自己的那個護士站走去。

來到了護士站,我剛把手裏的東西往脖子上套,就聽見了李麗的聲音,

“咦?小瑤你的珠子找到了呀!”

我點了點頭,把天珠塞進了衣服裏面。

“在哪裏找到的呀?”

我想了一下,便說,“哦,是剛纔有個護士前輩撿到的,剛纔我去腦科的時候整好碰見她拿着這個東西來找我。”

“這麼巧!”

“是啊,真是太巧了。”我點了點頭,心裏卻在想黃主任的事情。

怎麼想,這件事情都透着一股子怪異。

就在這個時候,護士站的電話很突兀地響了起來。

“叮鈴鈴鈴……”

李麗順手接起電話,“喂,”

我還在想着之前的事情,冷不丁地就看到李麗把電話遞到了我跟前。

“諾,找你的。”李麗朝我努了努嘴。

我疑惑地接過話筒,無聲地問道,“誰啊?”

沒等李麗回答,電話那頭就想起了黃主任帶着笑意的聲音,“小瑤啊,我是腦科的黃主任。剛纔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啦?”

我沒有想到,他竟然那麼着急,竟然都把電話打到護士站來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天珠的位置,說道,“那個,黃主任,我很感激你的幫忙,不過我想了一下,還是覺得自己不太適合當手術助理,再次謝謝你的厚愛。”

那頭的黃主任似乎沒有想到,我竟然這麼幹脆的就拒絕他了。他的語氣聽起來好像十分惱怒的樣子,“張小瑤!你可要想清楚了!多少人想要得到這個機會,我都沒有同意,你別不識好歹!”

我對着電話說道,“再次謝謝主任的厚愛,這個職位,我自認爲真的無法勝任,對不起了,主任再見。”

說完後,我就把電話給掛了。

說實話,我很清楚自己的舉動一定激怒了黃主任。但是我真的一點都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瓜葛,我總覺得,他對我有着別的目的。

一想到我很有可能會被辭掉,整個人心情都不好了起來。

李麗大概是聽到了我們的對話,在我掛完電話之後,對我擠眉弄眼地說道,“看不出來小瑤,原來你後臺還蠻硬的嘛。說說,那黃主任是你什麼人?”

我搖了搖頭,“大概讓你失望了,我根本不認識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